<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五章 慢则气骄 5
    至极的剑意,引动肃杀的氛围,越苍穹双目一张,冷视眼前千军万马,“本座的对手,就是你们这些孤魂野鬼么?”

    剑皇邀战,地狱道众鬼修哪个敢言,一时万军噤声,心颤之际,忽而眼前一花,越苍穹已消失眼前,而是化作一抹辉煌金影,跨空越界,现身高台顶层。

    “还是说,本座的对手是你们?”

    磅礴剑意,隐隐待发,而剑意所向之处,正是六道恶灭三大道主以及修罗道第一高手血千秋!

    剑皇立身高台,高台便好似拔高了万丈,生出泰山般雄奇之感,而越苍穹便如封禅泰山的君王,虽是与阴魍魉等人平齐,但气势上却如居高临下的皇者,睥睨四人。

    感应到剑皇漠视之意,血万戮怒喝一声,“狂妄!”,随即手腕一抖,新得的“毁煞枪”如蛇吐信,在他手中涨出千重枪影,每一道****的枪芒是凌厉至极,六道之众皆暗赞修罗道主豪勇无畏,随之吆喝道:“咱们人多势众,害怕他们作甚,众人齐上,杀光他们!”六道之人纷纷一声应和,随即冲向中间的佛道修者,惊天之战的战端由此开启。

    然而,血万戮却知晓,他之所以会奋出那枪,并不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而是因为面临强者的怯意,越苍穹虽未朝他看上一眼,但他却觉却觉得自己的神经遭受这无形压迫,好就像一把拉满弦的弓,终于难再承受,弦断,枪出。

    好在修罗道的功法重在以战养战,越战越强,随着一瞬间千百记枪击,每一击都超越了上一击,血万戮战意也层层拔高,熊熊燃起,但又——

    随即冷却!

    枪尖之前,越苍穹手不动,脚不移,身形稳立,但好似被一道无形屏障罩住周身,凌厉迅捷,如雨繁密的枪击,被气罩阻住,伤不得剑皇分毫,只在气罩上泛起阵阵淡金色的涟漪,血万戮不禁大惊失色。

    虽未亲眼见过,但他也早听闻,越苍穹绝技黄金剑芒是天下间最刚猛,最霸道,最具攻击性的剑法,只是未想到,越苍穹竟是能将百炼钢炼做绕指柔,刚柔并济,黄金剑芒用作守势竟也能用的这般严密

    但危急之时,才是能揭示一个人的本质与潜能的时刻,血万戮虽惊,但随即一声长喝,振奋精神,靠着修罗道战吼之法拔升战意,同时,千道枪芒、万般变化凝聚如一,归于一体,变成朴实无华的一枪!

    简单的轨迹,纳血万戮精气神于一枪,充满一往无前、独霸天下的意味,洞穿越苍穹身前气墙

    “道主,危险!”血千秋这一声是在血万戮方出手时就喊出,但此时才将字吐全,原本马后炮的一竟成了预言一般,揭示了未来。

    “不错。”血万戮突破过往的全力一枪,也只换得越苍穹轻声一赞,随即便见剑皇探出一手,轻描淡写的握住血万戮雷霆万钧的一枪,血万戮顿觉毁煞枪在对方手上生了根一般,任他奋起九牛二虎之力也拉扯不动。

    而随后,剑皇又轻提枪尖,道了声:“撒手。”

    血万戮顿觉长枪尾端上扬,好似一条难以压服的狂龙要脱手而出,却是咬着牙压住兵器不放,二人角力下,毁煞枪已被弯成了一个弧形,未几,血万戮足下一松,被枪尾挑起,随后弹性之下被反掼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而一口血未来得及吐出,越苍穹已拽着枪尖左右抡甩,像掼沙包一般将血万戮一次次摔在地上,惨不忍睹。

    “剑皇,还请住手,修罗道无意与你为敌!”血千秋知道剑皇难敌,本想让阴魍魉、晏世元先缨锋芒,但却不料自家侄儿功力最低,承受不住越苍穹剑意压迫率先出手,逼得他不得不动作。一边口上求情,一边化出一把战戟,带着山崩海啸般的气劲冲击而来,这一击虽为救援,但爆发出的威力已甩了血万戮远远一大截。

    越苍穹见血万戮被摔得七荤八素也不愿扯手,暗赞了他的硬气,又见血千秋雄戟横烈,威势浩瀚,随即眸光一闪,郎笑道:“好!你无意与本座为敌,本座却有意找你试招,这样的敌手,才堪得本座动剑!”

    越苍穹将血万戮一甩,连人带枪砸到高台后的墙体上,不再理会。同时并指如剑,直刺向前,说是动剑,但天下皆知黄金剑芒锐利无匹,不必假借外物,而剑皇本身就是最锋锐的一把剑!

    “轰”,越苍穹剑指对上战戟的月牙儿,雷霆一击,方圆震撼,血千秋却是被击得虎口发麻,连退三步,每一步都踩出一个大坑。

    剑皇见血千秋接下一剑,更加欣喜,双指轻划,数道璀璨金芒自指尖迸射而出,森然剑意,弥漫全场。正是不式绝学,黄金剑芒。

    血千秋身为修罗道第一高手,纵使难敌剑皇之威,也不至于一击即败,略显文秀瘦弱的身形,搭配着古朴厚重的战戟,却有一种相得益彰的感觉,长戟挥舞,摧枯拉朽,带出道道血色罡气,尽显血腥之意,连挡剑皇数招。

    趁着此时还能支撑,血千秋咬牙道:“晏道主,鬼王,你们还等什么,快帮手啊!”

    “好!”晏世元一口应下,反盯着方才向他邀战过,此时正朝他冲杀而来的商影,神情慷慨无畏,好似战阵上的勇将一般大声道:“血兄放心,那边交给我,凌霄剑宗商影!你既然寻死,本道主就来断送你性命!”

    随即,身形从高台飞起,无数圆环从双袖飞出,暴雨一般打向纵飞而来的商影。

    看着晏世元分明是不敢与剑皇为敌才对上商影的,却还一副为你解忧的样子,血千秋气得心中大骂,险些乱了心神,在黄金剑芒下连连败退。

    “叔父。我来帮你!”血万戮虽被摔了几摔,但一则剑皇未将他当成对手,二则他修炼修罗道功法,肉身强横耐打程度远超同一级的其他高手,虽失了颜面,但受伤非重,稍喘过气来,就挺枪再战越苍穹。

    修罗道叔侄二人功体相同,招数也是一脉相承,此时配合起来自有默契,力拼人间极剑。一者枪出如血蟒,翻腾飞舞,一者戟动如狂龙,气劲纵横,凌厉劲风携带着道道散逸出来的赤红血罡,以血罡金芒交触之处为中心,成爆炸态势向四面攒射,所经之处,地面龟裂,墙体破碎,却唯独阴魍魉周遭除外。

    阴魍魉一直坐在座上,纵然身遭已成最凶险的战团中心,却依然双目低垂,端坐不动,好似整个人与座子融为一体。只散逸气劲迸射到他身遭时,才引动护身鬼气挡下。使得他周遭一丈方圆,成了与外界战火完全隔绝的境地。

    非是他不想动,不敢动,而是方才为求脱身引爆鬼镜,已使他魂体受创,后又接纪凤鸣全力一拳,伤势更加沉重,遇上一般敌手倒也罢了,但面前的越苍穹,虽未曾谋面过,但那一身既含有剑者凌锐,又带着皇者霸道的气质已令他倍感压迫,此时只得压榨潜力之法,加速伤势恢复,以求尽快达到最强状态。

    与此同时,其他战场已是各自胶着。

    商影和晏世元交手之处在高空之上,商影长剑挥舞,引动寒意,无尽冰寒之气引得周遭气温陡降,冰雪纷飞,连空气陡有质量般凝结起来,而手中长剑更带着比寒流更肃杀的寒意,袭向晏世元,誓要一讨爱徒毁容破相之仇。

    晏世元心有旁骛,无法专心应对,只好采取完全的守势,力求不失,无数圆环上下飞舞,交击碰撞,挡下一道道冰寒剑气,发出阵阵如水溅溪流般的悦耳声音,二人功力相若,晏世元又一心防守,自是难解难分。

    而高台下,便是一场大混战,前排正道修者结阵挡下汹涌鬼流,而后方,是被救出的诸多受困道众,因知晓他们身中噬元鬼雾,所以这次来援的修者做足了准备,共计十个修者被分出来专门驱毒,此时丹药,符咒、银针并用,助他们恢复。其中,最为惹眼的是天女凌心。

    但见天女晶润双掌合十,素雅面容虔诚圣洁,一个如材质如白玉,造型如昙花般的花灯漂浮在半空,天女凌心浩瀚真气灌注昙花灯内,昙花灯便射出阵阵牛乳般清圣柔和白光,一次就将十数道人照在灯光内,困锁筋脉的鬼气在灯光照耀下如黑烟般从毛孔渗出,但遇上灯光后,随即被灼烧一般带着“嘶嘶”气鸣声消散无形,鬼气一消,这些道人立马变得生龙活虎效率,操着兵刃法器冲向前方,看这驱毒效率,天女凌心一人就顶得上其他所有人

    纪凤鸣引开天之阵灵气枯竭,此时便做指挥,应飞扬、谢灵烟、左飞樱等人也有伤在身,各自调息,反而是张润宁冲杀最狠,龙虎双剑纵横飞舞,收割人命,天师印更是在天上化作磨盘打消,同时与数个六道恶灭法器相撞,却依然大占上风。

    其实,人数战力上依旧是六道占优势,修者人数比道门多了一倍不止,更有数千鬼军为奥援。

    但一则道门之含怒出手,气势如虹,二则鬼狱即将奔溃,六道众所站立之处的地面再遭剑皇剑气破坏,已坍塌大半,众多鬼军掉落下层,剩下鬼修鬼卒也因能立足之地不多,被迫簇拥在了一起,阵势难以展开,所以反而缚手缚脚。

    也因各方胶着,现如今,胜负的关键依然在高台之上。

    高台上,剑皇越苍穹立身不动,剑指指天,沛然剑意冲霄干云,惊天动地。

    “再接下本座这招‘剑极皇律’,今日便可饶你们性命。”越苍穹声音淡然从容,显然至今仍是未出全力。

    说话间,冲霄剑意凝聚成形,化作万千璀璨金光,照亮鬼界半边灰蒙天空,随即,锐利无伦的黄金剑芒自天而降!

    修罗道叔侄二人无暇说话,对视一眼,心有默契,血万戮功力催上极致,赤红双目闪动嗜血光彩,挺身在前,毁煞枪斜指向天,宛若对天宣战,而血千秋背后赞掌,磅礴真气灌注血万戮体内,同出一脉的“修罗战气”彼此相容,毁煞枪化作腾空而起,化作一个三头六臂的阿修罗。修罗肤色赤红,发如火焰,双臂平摊分托日月,另四臂各持兵刃,昂天一吼,战意炽烈!

    下一瞬,极招各自爆发,万道黄金剑气自天而降,绚烂得不可方物,若奉行天授皇权,定修罗道二人死刑。

    而战天修罗高举兵刃,巨大身躯卷动狂飙的暴风,直冲苍穹,四把兵刃齐齐斩下,直撼剑皇绝式。

    “轰”一声天雷般震耳欲聋轰鸣,战天修罗终究难敌人间极剑,化作道道猩红血气散逸而去,毁煞枪打着旋倒插入地,之后化作一道血光重新没入血万戮眉心。

    而血千秋、血万戮叔侄二人受到气流冲击,同时如炮弹一般倒飞,直撞向坐于位上的阴魍魉。

    眼看就要撞到一处,突然,阴魍魉双目一张,气机陡升,周遭阴风乍起,凝成两只硕大鬼手,抵住修罗道二人退势,再分掌一拨,将二人送到一旁,而阴魍魉缓缓从座上起身,长身挺立,绣着万鬼地狱的灰色皇袍在阴风下猎猎飞舞,宛若张开地狱图景。

    阴魍魉漆黑如幽夜的双目冷视着越苍穹,凛然道:“无知后辈,冲撞到朕的驾前,便让你永坠地狱,忏悔今日罪行。”随即一掌竖立,一拳虚握,从掌心抽出一把白骨铸成的骷髅长刀。荒骨邪刃斜指向地,天愁地惨的煞气却已如浪涌向越苍穹。

    “朕?”剑皇一声失笑,无限讥嘲,“剑皇之前,竟敢以‘朕’自称,你的称谓,需得配上你的实力啊!”越苍穹双指一并,隐露锋芒,黄金剑芒虽未发,却已震古烁今。

    剑中皇者,鬼中王者,胜负生死,尽此一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