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四十一章 慢则气骄 1
    邪异身影携无匹煞气轰然而降,足一点地,狂乱气流以人影为中心肆虐爆发。

    晶壁碎片在气劲冲击下射向四面八方,正邪双方看客都多有躲闪不及被击个正着的,惨嚎之声不绝于耳!

    阴魍魉一挥手,击飞了一块飞向自己的碎片,阴沉双目紧锁来人,沉声道:“来者何人?”

    但见来人少年模样,肤色苍白,头发墨黑,面容俊秀中带着几分邪异,此时身形挺立,周身缠绕着若有若无的煞气,虽不知他来意,但感觉来人浑身上下皆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那少年瞥了阴魍魉一眼,冷然道:“吾乃剑嶽鬼王,是谁此城之主?”

    阴魍魉戒备问道:“朕便是这幽冥鬼城之主阴魍魉,不知有何指教?”

    剑嶽鬼王眼一瞥,道:“你虽身带鬼气,但终是人身,怎在鬼界做了一方之主?”

    质问一般的无礼言语,令阴魍魉顿生不悦,“你,莫不是有意见?”

    剑嶽鬼王点头道:“不错,吾目前居无定所,尚缺一地安身,途径此处,见这鬼城颇为壮观雄奇,颇合我胃口,便有了久居的念头,特来一观,此城之主,竟然是人身。”

    阴魍魉听出他话中有话,冷笑道:“你既想久居,朕现在又是用人之际,各方高手,来者不拒,你若臣服朕的麾下,此城自有你一席之地。”

    “又或者,你自感实力不足,无能统辖此城,退位让贤,将此城让予我!”剑嶽鬼王平淡道。

    “哈哈哈!原来又是个痴鬼!”阴魍魉放声大笑,幽冥鬼城自建立起便遭各方觊觎,四方鬼王皆有侵吞兼并之心,但阴魍魉却凭借自身实力连退各路强敌,多年征战后终在鬼界站稳了脚跟。如今,阴魍魉秣马厉兵准备回归阳界,并不打算在阴间扩张势力,而阴界诸王也知晓幽冥鬼城是块难啃骨头,所以彼此之间已有默认的共识,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扰。

    如今却有一个从未听过名号的鬼王来此大放厥词,阴魍魉顿时有了猜测,来者应是新晋升的鬼王,有了鬼王的实力,但一无城池,二无臣属,又不知水深水浅,才会单枪匹马冲入此处,大放厥词,但真是个愚蠢傲慢的莽货。

    但阴魍魉肆意嘲笑声中,剑嶽鬼王面色丝毫不变,似只当他是小丑一般。待他笑够了,才道:“可敢与我来场鬼王对决?我若胜了,便将此城让我!”

    听闻鬼王对决,阴魍魉面色微微一变,鬼界势力众多,常年厮杀,为防扩张势力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让第三方渔翁得利,便有鬼王对决的惯例,双方各下赌约,由鬼王之间一战定输赢,而立下的约定,也无法违背。阴魍魉能守住幽冥鬼城,便是靠其在对决之中从无败绩,阴魍魉也因此膨胀,对自身实力有相当自信,但——

    “笑话,对决需要对等筹码,你一席之地都没有,便想讨要朕的幽冥鬼城?凭什么?”阴魍魉冷笑道。

    “凭吾,你若能胜吾,吾便奉你为主,任你差遣,麾下多一鬼王,对你能有多少帮助,你心中了然。”剑嶽鬼王傲然道。

    阴魍魉亦心中一动,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方才那剑嶽鬼王凭空出现,分明是破碎虚空而来,除非是靠了什么能干扰空间的法器,否则,只凭这一手,便知对方确实有配得上鬼王称号的实力。如今他正图谋一统六道的大事,急需高手,若能降服这剑嶽鬼王,那定成一大助力。

    但随即又在心中否掉这个想法,幽冥鬼城对他太过重要,不容有失,纵然再多上几个鬼王,他同样不会冒险去换。

    可阴魍魉也不愿轻易放过这机会,既然有鬼傻头傻脑自己送上门来,怎能让他简单离开,再加上修罗道就在列席,如今血千秋、血万戮一副看热闹的模样观视,若是一口回绝,反而显得露了怯,不利于他日后掌控六道想了片刻,心里有了计划。

    阴魍魉思绪变了几变,剑嶽鬼王不耐道:“怎么样?想好没有,你可是怕了?”

    晏世元见阴魍魉迟迟不答,急忙递话道:“陛下,不必理会他,只需你一声令下,我们便可将此妄人擒下!”

    “哦?要以多为胜吗?吾有何惧?”剑嶽鬼王眼露鄙夷道。

    阴魍魉挥手止住了晏世元,又指向纪凤鸣道:“莫要自抬身价,对你何需以多为胜,你这不知从哪冒出,自称鬼王的孤魂野鬼,朕只怕你连朕的鬼奴也赢不了!”

    “他?”剑嶽鬼王挑眉,打量着纪凤鸣。

    “没错,朕不知你实力,而手下又不养无用之鬼,你便是想奉朕为主,朕也未必收留你,不如你先与他战上一场,若胜不了他,还有何颜面自称鬼王,朕在鬼军之中给你留个十夫长的位置便是抬举你。”

    剑嶽鬼王大笑道:“可笑,吾若真输给他,你便是要吾当鬼奴,吾都允你,但我若赢了,你会把城交我吗?”

    阴魍魉笑道:“怎有可能?本座岂会将一城之地寄托在一个鬼奴胜负上?胜了他,也不过证明你有资格与我对赌而已。”

    “败为奴,胜,却不过换一个机会而已,你倒是好算盘!”剑嶽鬼王嗤道。

    “这是自然,若任什么从未听闻的角色都可以指名道姓挑战朕,那朕岂还有余暇。怎么,莫非你还担心输给一个鬼奴?”阴魍魉出言相激道。

    剑嶽鬼王面色一变,现出愠怒之意,道:“好,吾便先取下这鬼奴,再来败你!”

    而在剑嶽鬼王身后,谢灵烟和左飞樱二女却暗暗交流,剑嶽鬼王的突然而来,无形间救了她们二人性命,二人却也不敢轻易动弹,趁此机会疗复伤势,

    而谢灵烟却觉虽面目未曾见过,但只看背影,眼前这剑嶽鬼王挺立如剑的身姿,倒是令她倍感熟悉,心疑之下,又察觉剑嶽鬼王双手负后,但手指却在书画着什么。

    “他是在写字传递信息,而能看到他手势的只有我和左飞樱,莫非?”

    谢灵烟想着,读着他写得字,忽而面色大变,险些叫出来,还好身子被挡着,没被其他人看出。

    “我数到三,咱们一起动手,逃出此地。”困住身子的水晶牢笼也碎成渣,左飞樱听着那剑嶽鬼王和阴魍魉的赌约立下,心知若要逃,这是最后机会,暗暗传声给谢灵烟。

    “不必,有人让我们按兵不动。”谢灵烟道。

    此时,“碍事的,就先滚开!”剑嶽鬼王一震衣袖,二女身子一轻,已被气劲托着倒飞了到了墙角。看似重重摔在地上,但却一股柔力化消了下坠的力道。几名鬼卒上前要先将她们收押,左飞樱欲动手,谢灵烟却按住她的手轻摇了摇头。

    二女遂不做抵抗,任鬼卒擒下。

    而看向擂台中央,剑嶽鬼王方才挥袖间,擂台以以他足下为圆心,被刻下了一道半径丈许的圆痕。

    阴魍魉不解,问道:“你这又是做什么?”

    剑嶽鬼王傲然道:“吾堂堂鬼王,自折身份对上区区鬼奴,若是再不相让,传出去岂不令人笑话,莫说胜吾一招半式,便是能在半个时辰内将吾逼出此圈,便算是吾输!”

    “那你可真是……自寻死路!”阴魍魉冷笑道,随即下定命令。“鬼十一,动手吧!”

    一声令下,纪凤鸣再展术诀,引风唤雷,雷龙电蛇呼啸而出,直击剑嶽鬼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