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四十章 痴则情惘 5
    &lt;&gt;&lt;/&gt;

    “不用挂虑你师妹,这半个时辰由我争取”应飞扬口出豪语,神情却是淡然,无一丝夸耀成份,好似只是在陈述简单不过的事实。,

    纪凤鸣虽不知他哪来的自信,但丝毫不疑,诚挚道:“多谢!”

    应飞扬上前数步,又顿足道:“对了!对手若你,我无留手的余地。”

    “不必顾忌,做得到得话,还请替我好好教训我。”纪凤鸣说话间,无名指的血也被挤尽,被挤压到淤青指头又被粗糙的地面磨得血肉模糊,看着就似能感受到那十指连心剧疼,但纪凤鸣,又毫不迟疑的咬破拇指继续专注画符。

    应飞扬点点头,“那半个时辰后,就交你了,我们一起,将想救的人救出!”

    说罢,径直向前,透过牢门穿入刑室,随后纵身一跃,身形没入了悬挂梁上镜子中。

    站稳脚时,已置身在鬼镜之中,鬼镜之中依旧一片荒芜,如天地遗忘,无人问津的死角,黑沉沉的镜界中,一身白衣的女鬼阿离分外显眼,此时闭着眼,似睡似寐,正在疗愈自己的灵体。

    阿离张开迷离眼睛,带着疑惑道:“是你?”虽然应飞扬此时形貌与先前附在木灵身上时不同,但眉角那道刀痕,依然让她认出应飞扬身份。“你又回来做什么?”

    “我来,解放你”应飞扬将手伸向阿离,受到感应,阿离的身上束身的锁链显出形迹,如条条黑蛇,肆意狂舞。而应飞扬手向前探出,一把抓住刺入她肩膀的一道锁链。

    阿离虽是无实体的鬼魂,但锁链也是深扎在她灵魂,应飞扬只扯动锁链,就令阿离痛苦难当,但随即令她惊异的一幕出现了,应飞扬竟猛然一拔,竟将锁链从她肩膀上拔出,再反手将锁链刺入自己肩膀!“现在,你自由了!”

    “你,你可知你做了些什么?”阿离惊异道,阿离作为狱鬼,被困在此处多年,不得自由,每日最大的心愿就是能骗取被煞气吸引来到此处的鬼物,让它们解开自己锁链,而接替自己成为狱鬼,承受着无尽的孤寂。

    但是,会被煞气吸引来的皆是最凶狠的厉鬼,而厉鬼中,像她这么痴傻好骗的永远是少数中的少数。先前想欺骗应飞扬,分明已经被他识破,但此时应飞扬竟又返回此处,主动将她放出,令阿离不知他究竟要做什么。

    就像找替死鬼一样,解放原来的狱鬼,那解放者就会接替成为新的狱鬼,阿离无法理解之际,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它其余锁链自行从她魂体内拔出,随后方向一转,一根一根,狠狠刺入应飞扬魂体内!

    锁链刺入魂灵的痛楚阿离曾亲身经历过,那时的她疼得流着血泪,将周遭的一切击成碎,哭喊着诅咒自己,诅咒害她沦落至此的所有人,足足三天才将痛楚平息。

    但应飞扬却没发出一声哀嚎,若不是看他紧蹙的双眉,和紧紧抠入土中的指头,阿离还当他毫无痛觉呢。

    但随即阿离本能感觉到,阴沉、暴戾,凶虐,狂躁的煞气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涌来,灌注应飞扬魂体之中,应飞扬身上气机膨胀到无限大,仰天一声凄厉嘶吼,四野惊爆,尘沙四起,整个境界的随之震荡。

    而漫天烟尘中,应飞扬已立身而起,赤红的双目,狂舞的黑发,宛若地狱魔神将临!

    “果然如我所料,这就是我用自由换来的力量!”应飞扬闭眼,安抚着着体内翻涌的煞气,再一睁眼,双目已恢复如夜般的深沉。

    “既然这力量靠鬼狱集聚,那就合该,用在毁灭鬼狱之上!”应飞扬手一虚握,一把煞气凝聚成的剑昂然现形,剑意冲霄,直刺穹顶!

    竞技场中,一场战斗已近尾声,谢灵烟、左飞樱二女虽竭力挣扎,但实力差距却是难以逾越的鸿沟。纪凤鸣变化万端的术法下,二女终是难以支撑。

    此时,纪凤鸣正施展雷法,雷霆闪耀,电光叱咤,数道腕粗电蛇而来。

    谢灵烟挥剑引雷入地,引开两道电蛇,但雷电爆炸时的冲击依然将她冲击的呕血倒飞,退到了左飞樱身前,颤声道:“你这师兄,厉害过头了吧!”

    她曾和左飞樱联手对阵过天女凌心,天女凌心年岁虽与她差不多,但根基深沉,又精通诸多佛门精湛功法,论实力胜她良多,当时她只觉天女凌心在年轻一辈无人能敌,但与纪凤鸣交手,才知纪凤鸣犹然在天女之上。

    “废话,要不然怎能称作开元之后第一人!”左飞樱将十指翻舞,招出阴雷掩护左飞樱,借阴雷阳雷相互抵消的原理化解雷电攻击,过度的施法使得真气反冲,血液从毛孔渗出,她却仍一脸骄傲的说着。

    “现在是得意的时候吗!给我”谢灵烟气得大骂,但骂到一半,声音却突然沙哑住,惊惧的看向上头,说不出话来。

    水晶笼顶层,浓厚雷云在纪凤鸣上头积攒,向四周侵吞扩散,转瞬,正片牢笼已雷云笼罩范围下,仿佛绝望攒聚成云气压顶而来,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这下真要死了”谢灵烟喃喃道。

    下一瞬,万道雷光铺天盖地,肆虐而下!要带着狂暴之威蹂躏大地!

    左飞樱亦是面色大变,绮罗红伞再度张开,护住二人头顶,但一道道电剑狠狠砸向红伞,“嗤”的一声,红伞终于难支,被隔开了一道口子,而又一道电光透过口子直劈而下,二人眼看将被电成焦炭!

    然而!

    电剑明明已到脑门顶,谢灵烟也分明感觉到了头顶发丝在高热雷电下烤出的焦糊味,本已闭目待死,但死亡却并未降临。

    谢灵烟睁眼,却见雷云中心,黑暗的云层中不知何时开出了一道更加黑暗的缝隙,宛若一只恶鬼睁开了邪恶的眼睛。

    缝隙一开,便贪婪的索取周遭一切,弥漫的云气,劈落的雷光,竟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倒吸回哪缝隙中,雷云开始一点点的回缩,转瞬就被吸进。

    而缝隙的胃口也不仅如此,周遭的空间也开始扭曲变形,紧贴着缝隙的水晶壁竟也经不住扭曲,承受众多攻击依然不见破损的水晶壁此时开始片片龟裂,裂痕迅速扩散,最后一声脆响,整个水晶笼锵然崩碎!

    碎片受到地面和裂隙的双重引力,二力抵消下,失重一般飘在空中。

    万千碎片,晶莹闪耀,映照出同一身影,一道缠绕着森森鬼气邪戾身姿从裂隙中缓缓降下,现身杀戮战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