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三十八章 情痴则惘 3
    竞技场中,较量仍在继续,风龙狂舞奔啸,逼得谢灵烟和左飞樱步步后退,谢灵烟暗道不妙,身为剑修,与纪凤鸣这种修炼的人道法距离拉得越大,就越无反击的机会,若要胜他,唯有贴身缠斗,阻碍他施法。

    正常情况下,想接近纪凤鸣本就是难上加难,但好在,左飞樱一直准备的术法也要就绪了。

    谢灵烟感应到周遭灵气聚拢,道了声:“掩护我!”随即飞身向前,直迎向风龙的血盆大口直冲而去,眼看要被一口吞下,脚步却是丝毫不停。

    就在此时,却听左飞樱诵道:“衍万象,归太虚,洞天水镜!”

    空气中凝聚出一面冰晶般晶莹的镜子,而镜射之下,一条一模一样的风龙从镜子钻出,宛若倒影。却是张牙舞爪,与那条风龙纠缠撕咬,扭成一团。

    十丈见方的水晶笼子,在两尾风龙的加入后瞬间显得拥挤,而谢灵烟轻盈双足踩踏在龙脊之上,在翻腾的龙身之上如履平地,风龙猛一个摆尾,谢灵烟借势跃起,虚发几道交错剑气为掩护,而自身居高临下,使出一招“风雪冰天”。

    剑吐寒光,挟带九天寒气席卷而下,‘风雪冰天’是傲寒剑诀中最繁琐复杂的招式,而一旦尽展,便如暴雪当头罩下,让人无处可躲。

    而纪凤鸣也是丝毫不躲,对谢灵烟的攻击视若不见,一道道血痕在他身上炸开,他却依然指印法诀,操纵风龙攻击左飞樱,全然无视死关将临!

    谢灵烟预先设想过纪凤鸣可能做出的任何应对,甚至心中认定,她这一剑就算倾尽全力,也绝无可能奏效,所以准备了许多后招,但却从未想纪凤鸣竟是对他的剑视而不见,毫不抵挡!

    不欲杀人,谢灵烟急忙收剑,但全力的一剑哪这般容易收住,眼看漫天剑光就要将纪凤鸣绞成肉屑,忽而,“别伤我师兄!”左飞樱的风龙竟摆脱纠缠。头一甩,飞身直扑向前,将谢灵烟撞开。

    好在左飞樱尚有分寸,只将她撞开就收势,谢灵烟虽是气血翻涌,但却并无大碍,向后翻个身子又站稳。

    但此时,交战撕缠正酣,岂容半点分心。纪凤鸣的风龙没了对手阻碍,血盆大口张开直扑向左飞樱,只听闻一声惨呼,左飞樱已被风龙咬再肩膀高高提起。

    剧痛之下,洞天水镜的术法瞬间崩碎瓦解,左飞樱的风龙消散无形。

    左飞樱被风龙叼着急甩,血雨如落樱飞散,危在旦夕,谢灵烟见情况不妙,舍下了纪凤鸣不顾,回身欲斩龙。

    但见谢灵烟真气急运,纯净道氛生起,宛若皎洁清冷月光,不带一丝烟尘之气,出尘之姿,竟让人忽视了她面上可怖的伤痕,只当她是月宫仙子,降临凡尘。

    下一瞬,月光倾泻,谢灵烟人剑如一,好似带着月宫的清寒之气,却是冷厉一剑,斩断风龙的龙首。

    “是凌霄剑宗六大剑式中的广寒凌虚剑!”其余道门之人惊异道,皆是叹服谢灵烟年纪轻轻就有这般造诣。

    风龙断首,谢灵烟顺势接下坠落的左飞樱,左飞樱已是面色苍白,半边衣服已被血浸透,但她未死,攻势便不停止,断首风龙身躯一爆,无数鳞甲化作锐利风刃,如雨倾泻。

    左飞樱甫一站稳,便招出绮罗红伞,红伞迎风而涨,护住二人头顶,而谢灵烟也是舞剑成圆,接下从其他红伞死角方位散射而来的风刃,但风刃无歇无止,无穷无尽,左飞樱的红伞被越压越低,口角不停涌出鲜血,谢灵烟也渐渐挡不下这许多风刃,被漏网的利刃割得身上皮肉绽开。

    纪凤鸣实力高出他们一截,纵然联手,想要与他抗衡终究还是不可能。

    “你,莫管我了,走吧!”左飞樱咬牙道。

    谢灵烟默然一下,一边挥剑一边道:“走?就这么大一牢笼,我往哪走呢。”

    左飞樱笑道:“别假了,你也看出来了吧,师兄攻击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我一人。”

    谢灵烟不语,方才那险些杀了纪凤鸣的一剑,就已经让她察觉到了,再一联想前面的战斗,当即明了全部,阴魍魉对纪凤鸣所下的命令是杀了左飞樱,与她并无干系,只要她不卷入争斗中,不护在左飞樱周遭,便无一记攻击是冲着她来得。只需要她躲得远远的,便能保证自身安全,但——

    “不行,我不会让你死在我眼前!”谢灵烟双目坚定,斩钉截铁,说话间,两道风刃擦身而过,划破皮肉,血液飞溅,溅到左飞樱苍白娇颜上,粘稠,却又带着温热,温度如泪水一般。

    “切,跟咱们交情多好似的。”左飞樱撇撇嘴,但这一个动作,却使得更多血从她口中涌出,随后同样笃定道:“放心吧,师兄最疼我了,才不会杀我呢。”

    “你先把身上血擦净,或许更有说服力。”谢灵烟回呛道。

    “这是我们师兄妹间增进感情的游戏,你这外人怎么可能懂,所以——”左飞樱突起一掌,将谢灵烟击出!

    “抱歉啦,我和师兄之间,可容不下第三人!”左飞樱笑靥如花,再催术法,大口大口的血从口中涌出,湿透她的衣襟,而绮罗红伞又暴涨一倍,挡住漫天风刃,护住谢灵烟安然脱离风刃范围。

    “左飞樱!”谢灵烟惊呼道,她与左飞樱不算熟,而且无缘无故的互看不顺眼,见面多时再斗嘴,但却也每次都是并肩作战,虽然不说出口,但也早有情谊,左飞樱不欲让她同时陷危,一掌将她送出,谢灵烟心中竟是一疼,好似与至交好友分别一般,无法割舍,但见红伞扩大之后,终究难以久撑,又极速缩小,如暴雨中的荷叶,不堪摧折。

    “哈哈哈,真是个好姑娘,不愿拖你一起下水,一掌送你出危险,凌霄剑宗的小姑娘,你是不是该投桃报李,想办法救她,眼下就有一个救她的方法。”晏世元大声笑道。

    “晏世元,你!”谢灵烟剑尖指向晏世元,却气得说不出话来。

    晏世元道:“莫要指错目标了,快些想,你想到了吧,那个救她的办法。”

    谢灵烟一瞬迷茫,随即身躯一震,如遭电击,

    晏世元道:“看来是想到了,没错,就是杀了纪凤鸣啊,那你的剑可要对准目标,来,听我的,笔直向前走上几步,手起剑落,捅别的地方没用,他是鬼奴毫无痛觉,只要命不死,法术就不会停止,只有一剑斩断纪凤鸣的头颅,才能阻止他,才能救出卫无双的女徒儿!”

    晏世元声音低沉,宛若魔鬼呢喃,伞下的左飞樱闻言忽然心神大乱,又中了几计风刃,但却嘶声叫道。“喂,谢灵烟,不要听他的!是我送你出去的!你不能恩将仇报!杀我师兄!”

    晏世元如癫似狂的大笑道:“你不是喜欢救人吗?不是喜欢铲邪除恶吗?眼前就是机会,纪凤鸣已被控制,堕入邪道,现在,他会先杀了她师妹,你若不阻止,他再杀这些道门之人,之后出了鬼界还会杀更多的人,杀到尸堆如山,血流成河,你要救这些人,就必须在此杀了他,怎么?你的手在抖什么?还是你心中的天道正义,纤弱得承受不了一滴血的重量?”

    “这便是你的用心?便是要逼我杀人?”

    谢灵烟面色苍白,漱雪剑斜插地上,似是无力将它举起,先前道门之人死前的哀嚎声,咒骂声,悲苦声,一声一声回荡在她脑海。

    世道怎么了,为何逼正为邪?

    人心怎么了,为何黑白不分?

    手中的剑怎么了,为何要救便要先杀?

    谢灵烟想问,却无人能答,只能眼着左飞樱撑伞的身躯逐渐不支,如一朵雨中红花,即将倾倒。又看着纪凤鸣术式连环,毫无停歇,最终,唯有将一切问题,化作最凌厉的剑式,自己讨要答案!谢灵烟腾身而起,剑气沛然环绕周身,若皎洁无暇的月光,要净化这人间地狱!

    “谢灵烟!不要!求你不要啊!”左飞樱哭喊着,嘶叫着,她不顾一切得想要冲出风刃笼罩范围,阻止谢灵烟,但一道又一道风刃永不停息,击在绮罗红伞上,压得她直不起腰,抬不起头,视线看不到伞外的情景,只能发出声声杜鹃啼血般的哀嚎。

    忽然,剑鸣锵然,随后,伞上一轻,风刃击在伞面上的嘈杂声也不见,如暴雨骤止,风消云散……

    “师兄……”左飞樱却是心沉渊底,手脚无力。险些拿捏不住伞柄,费劲全力将伞檐上移,痴痴向前看去,却见——

    数道巨大晶莹冰剑倒插在地,剑刃透明,柔和如月光,清冷如坚冰,却是如一个护盾,横挡在前。而谢灵烟驻剑于地,源源不断的寒冷剑气,滋生更多的冰剑护体。

    “广寒凌虚剑第三招,也是唯一的全然守势的剑招――冷月映澄江!她竟能使出此招,那方才为何不用?难道是临阵突破?”晏世元喃喃自语道,事情并未按预料进行,这是谢灵烟第二次让他感到意外。

    “你……你没杀我师兄?”左飞樱眼神迷蒙道。

    “你都求本姑娘了,本姑娘当然大发慈悲应允你了.”谢灵烟不回头,继续加催功力,却也不忘奚落道,她方才情感催化之下,突破过往极限,竟使出了以前从未能使出的“冷月映澄江”之招,却非是诛杀纪凤鸣,而是选择了重新回来,护住左飞樱。

    左飞樱撅着嘴,撑起身子,止住肩头的血,聚集真气准备再施展术诀“先前我说可以试着与你交朋友,现在这句话收回,我果然还是跟你合不来。

    “那便最好,什么一见如故,义结金兰,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的恶心话你可千万别在本姑娘面前说。本姑娘可不想与你痴痴傻傻的女人交朋友。更不会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也不知谁才是痴傻,明知前头是火坑还往里跳!”左飞樱手一扬,术法已成,气温陡降,周遭寒气聚涌加速剑墙凝聚。

    “还不是为了救你,不用感谢,记在心里就行……”两个丫头倒是丝毫不怕走岔了真气,斗嘴依然斗个不停。

    “我指得火坑不是这里,是前日,你身中幻术闯入鬼界时喊出的那个名字。”左飞樱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

    谢灵烟神情一变,露出慌乱之色,真气险些溃散。左飞樱及时出手,助她稳住真气,同时露出得胜般的笑容:“喜欢上这么了不得的人物,你说是谁痴傻呢?”

    “你!”谢灵烟竟是比方才身陷险境还着急,却是面红耳赤,羞恼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左飞樱却打断道:“所以喽,咱们都是为情而痴,但算起来你更痴一些,所以你要听我的话——我不许你和我一样相信我师兄,但你可以相信我,今天,师兄,我,顺带捎上你,谁都不会死!”

    ps:还不够,我还远远没有尽兴,再来,再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