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三十七章 痴则情惘 2
    竞技场上,又一个水晶笼浮起,正是第二轮游戏中用到的那个。

    水晶笼十丈见方,方才斑驳的血迹已被冲去,晶壁光洁如新,晶莹透彻,若不是鼻端还有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几乎让人觉得这牢笼是梦幻水晶宫。

    笼中,三道人影品字而立,正是纪凤鸣,左飞樱和谢灵烟三人。

    所有人皆在好奇,晏世元又要使出什么玩弄人心的手顿,左飞樱却在这时对谢灵烟道:“喂!你的脸还疼吗?”

    谢灵烟微微一愣,点头道:“已经无事……”

    左飞樱打断道:“伤成这样,哪里是无事,我教你个去痕的法子,你以将雪莲榨汁,用雪莲水调和玉蜂蜂蜜,玫瑰清露,东海明珠粉。再以寒玉冰镇后,涂抹绞碎的雪莲瓣冷敷在脸上,早晚一次,小时后脑门就跌了个疤,就是靠这法子将疤痕去了的,不过,嗯,你这伤比我当时严重多了,不知还能不能奏效。”

    谢灵烟仍未反应过来,只得呆愣愣道:“多谢告知……”

    “没什么啦,我以前虽看你不顺眼,但现在知道了,你对我师兄没有什么企图,这样的话,咱们还是可以交个朋友的……”左飞樱毫无紧张感的说个不停。

    “这,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先要有命出去再说。”谢灵烟额头冒汗,打断道。

    “哈,放心吧,有我师兄在呢!”左飞樱轻声的摆摆手,又大又亮的杏眼看向纪凤鸣,一脸幸福,灿若花开。

    “就是你师兄把你捉来的啊!”谢灵烟登时无语,在心中大叫道。

    她终于明白了,左飞樱在其他时候,是个头脑明晰,聪明狡黠的女子,除了遇上能威胁到她在她师兄心中地位的漂亮女子时会表露出护食般的敌意,对其他人无威胁之人也算大方得体。可一旦在纪凤鸣身边,便成了一个恋情深重火热的少女,而对恋爱中的少女来说,方才纪凤鸣把她夹在腋下擒来时,这般亲密的接触带来的幸福感,,怕是早就冲毁了她的头脑,理智是什么?显然已经被她丢到脑后了。

    但也亏她这一闹,紧张气氛被一扫一空,谢灵烟平复心情,握住漱雪剑剑柄,指向晏世元道:“晏世元,这次你要耍什么花招。”

    晏世元笑道:“本道主看你喜欢救人,这次便让你救个够,待会纪凤鸣会攻击他的师妹,除非他死,或者左飞樱亡,否则无休无止,你自己抉择该救谁吧!”

    “你!又是这种让至亲至爱之人相残的手段,无耻!”谢灵烟怒道。

    “过奖过奖,事不宜迟,小门小派的比斗看多了乏味,就让我一观道门两大魁首级宗派,凌霄剑宗和万象天宫弟子的修为到何等境地吧!”

    “鬼十一,杀了他!”阴魍魉随之一指左飞樱,原本木然而立的纪凤鸣身影瞬动,手指一拈,一道火凤昂然现形,带着炎流清啸着向左飞樱扑去。

    “喂!你可别站着让他杀啊!”谢灵烟惊慌道,剑一引,一道寒冰剑气呼啸而出,抵挡凤火,但气劲相交,谢灵烟只感觉冰寒剑气如被太阳暴晒,转眼消融。

    却在此时,冰寒剑气散逸的寒气聚拢,化作一道冰壁张开,护住左飞樱。“你当我傻啊,师兄最疼我了,若杀了我,他还不难过死。”左飞樱翻着白眼道。

    谢灵烟舒了口气,想要坚定的点头说:“是啊!”但说到嘴边的却是句“那便好!”随即再催剑气,白芒一闪,斩向炽焰火凤。

    火凤凄厉一叫,被剑气斩为两段,但火焰却不见消减,反而分化做觜火猴,翼火蛇,尾火虎,室火猪等火相星宿,绕开左飞樱的护身冰壁再度攻来。

    谢灵烟随即再催傲寒剑诀,寒气席卷,凝气成冰,数道冰剑刺向翼火蛇和室火猪。

    而左飞樱紧贴着谢灵烟的后背,手引法诀,口中轻诵,“衍万象,归太虚,葵水真界!”

    一道葵水结界瞬间张开,将觜火猴,尾火虎困于结界之中。双兽身上不断挣扎,要挣脱结界束缚,而水流则要冲刷去双兽身上的火焰。

    但随即,风生火起,纪凤鸣再引狂风之力,增添火兽之威,火舌高涨,熊熊烈焰狂舞,葵水真界中水汽沸腾,竟反有被煮沸之象。

    却见左飞樱再施展新术,但所施术法却是出乎意料,竟同样是呼唤狂风,两股风力围着火兽交卷撕缠。

    但火势却不见更猛,众人思索片刻看出门道,是交缠的两道飓风在将空气卷走,火兽所在的中心竟成真空境界,短短片刻,没有空气火兽瞬间呜咽着消散。这种借力使力,因势利导的破法可谓妙到极致,直令观战的道门之人齐声叫好。

    而另一方,谢灵烟也趁着时机飞身向前,一瞬之间连出数剑,快剑连环,不容眨眼,璀璨剑光已如漫天飞雪,带着清冷寒意刺向翼火蛇和室火猪。

    翼火蛇,室火猪皆是二十八宿中的火宿,这种星宿化灵之术,星宿兽灵皆有元素组成,刀剑难伤,但也非全无弱点,兽灵体内有与天象对应分布的星核,是元素集结的核心枢要之处,只要击碎星核,兽灵自然消散。

    但说来容易,要透过火焰,一瞬间连刺中数个细如针眼的星核,这便需得剑法精准迅捷到了一定境地。

    短短数招,二女各显不凡,已让其余道门之人赞叹不已,又惊又羡,心中暗自赞道,不愧是道门最顶尖门派出来的最顶尖的弟子,年岁轻轻就有此等造诣。甚至让一些小派门中,一些年岁半百的长老都自叹不如,只感半生虚度。

    然而,更令人惊异的还是纪凤鸣,‘开元之后第一人’的称号,是荣耀,更是众矢之的,过于闪耀的名头,令天下不服者数不胜数,甚至方才见他被阴魍魉控制,一些人幸灾乐祸,心中起了奚落嘲弄之心,只道纪凤鸣也不过如此,轻易就落入敌手。

    但此时,纪凤鸣显露能为,便让他们的嘲笑轻视之心荡然无存,但见纪凤鸣身不动,手掐诀,不闻颂咒之声,那两道纠缠的旋风就被一双无形大手强拧成一股,融合成一条威风凛凛的风龙,风龙兼具风的迅捷和龙的威猛,爪击角顶,牙咬尾摆,矫健灵敏,威势万钧,只击得左飞樱和谢灵烟节节败退。更令其余人看着心惊。

    神识受困,受制于人,对功力的发挥必有影响,但即使纪凤鸣在不完全状态,高深莫测的修为,变化万千的道法依旧让众人慑服,心中皆生一念。“开元之后第一人,当真名不虚传!”

    但再想到这惊才艳艳的纪凤鸣也被人所制,那阴魍魉岂不是更难对付,众人更觉心头如被黑云压过一般,压抑黑暗。

    所有人都惊异于纪凤鸣的实力,唯独一人例外!

    牢室之中,本对一切都不怎么上心的脏污怪人,自见纪凤鸣揭下面具,露出真面目后便是眼睛一亮,面上虽因脏污太多显露不出太多表情,但周身血水荡漾的波纹变得忽急忽缓,毫无规律,便暴露出他的心绪未必如表面一般安然。

    见到纪凤鸣的超凡术法,他却是皱紧双眉,“不对啊,就算是神识受控影响发挥,他的修为,也不该仅此而已!”

    心生疑虑,脏污怪人双眼眯成缝,紧盯纪凤鸣,似要窥破他的所有秘密。

    忽而,血池中血水炸开,几声闷响,暴起数道冲天血柱!印证着脏污怪人的激荡心绪!

    而崩散的血雨中,脏污怪人双目猛睁,精光爆闪,透过血雨帘幕,依然亮得骇人,又惊又疑的赞道:“好小子,竟然连分身化影的术法都被你学会了,不愧是……嗯,不愧是卫无双的得意弟子!”

    ps:更新不能停……不能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