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三十一章 贪则欲乱 2
    “第二场,游戏?”

    “没错,你们可有谁自愿要参与?”晏世元环顾几个牢笼,似笑非笑的问道。但见识了前面的游戏后,道门之人自是噤若寒蝉,无人应声。

    眼见如此,晏世元装摸作样的叹了声“罢了,既然没人,那还是我自己指派吧。”晏世元伸出手指,扫了被囚禁的道门之人一圈,被他手指指到的都不约而同的身子一缩,生怕被他点到名一般。晏世元似是很满意他们的反应,哈哈一笑道:“放心吧,其实人选我早就准备好了!”

    话音一落,晏世元的手指指向空无一人的竞技场中央,而随他手指落定,一阵机关响动声响起,竞技场中心地层打开,浮起了一个牢笼。

    牢笼透体透明,似是用特殊的水晶打造一般,即使身在高台之上,牢笼中的情景依旧看的分明。

    只见牢笼十丈方圆,正中是一个小台子,摆放着一个上头了小洞的铁箱子,不知箱子中装着什么,周遭又有放着刀枪剑戟的兵器架,除此之外还困有十人,高矮胖瘦不尽相同,但此时却都穿着相同款式的白袍子,只袍子上写着从一到十不同的数字。而面上带着一个厚实的铁面,好像把整个头都锁在一个铁盒子中,只露出口鼻眼,他们解不下面具,旁人人无从分辨他们的身份。

    那十人见到周遭情形,面色大变,开口斥问,纷纷开口斥问“晏世元,你又搞什么把戏”

    晏世元笑道“方才的那场戏,你们虽在地下,但也通过机关的镜面折射看了全场,现在与上场游戏同样,我赠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而已,只要你们参加我的游戏。”

    “什么活命的机会,不过是凌虐我们的手段,逼使亲友相残罢了!”几人大声道

    晏世元失笑道:“冤枉啊,上个游戏中那四个道人不按我的规则来,才招致血亲相残的后果。究其原因,皆是因为他们带上了正道赋予的伪善面具。但你们却不同,你们现在脸上虽带着面具,心里的那层面具就尽可以丢下了。无人见过你们面具下的真容,你们才好做出不违背本心的选择。其实这次的选择比上一场游戏宽松了许多,不管选哪条,你们都有活命的机会。”

    “当然,为了防止你们再乱来,这次游戏就限定在这笼中进行,水晶笼是海底寒冰掺杂异域水晶制成,又有符咒加持,我若不放你们出来,你们就绝不可能脱身!”

    说着,晏世元做了个示范,屈指一弹,两道指气而出,彰显一身不俗修为,击倒水晶墙上,发出“碰!碰!”闷实两声,墙体微微震颤,但看似薄脆如冰的水晶墙却是连到痕迹都没留下。

    虽不信任对方,但听闻活命的机会,有几人眼神已松动。袍子上书着“四”号的人问到“你,究竟是让我们选什么”

    晏世元道“你们若想活命,就需有个取舍,中间的箱子中,装着两种不同丹药,东侧的丹药会让你们先天灵气受污,功力尽废,就此沦为凡人,服下它们后我便开牢门放你们离开。”

    听到活命的机会,牢笼中人眼神中不见丝毫喜色,反而皆是又怒又惊,颤声道:“功力尽废?贼人,好歹毒的心思!”

    晏世元冷笑道:“呵,你们倒是贪得无厌,能放你们离开已经是六道恶灭的恩德了,若不废了你们的功力,那岂不是纵虎归山?”

    随后又以手托腮,用看蚂蚁般的眼神看下去:“不过也难怪,对修者来说,这身修为就是人生的全部,你们舍不得丢下也是理所当然,这样,我再赐你另一个机会,西侧的丹药是你们所中之毒的解药,大色泽,气味都与东侧丹药并无区别,可以助你们恢复功力,但若要离开,还需你们做一件事杀死这牢中的其他人!”

    穿着八号袍子的人怒道:“要我们自相残杀,怎有可”

    “停”晏世元打断道:“这位道兄,冠冕堂皇的话就不用说了,你们现在面上带着面具,被我们擒来时也没人知晓,杀完人回去把手洗洗干净,该做掌门的继续做掌门,该做长老的继续当长老。没人知晓的脏事就不叫脏事,不会损及你们光辉形象的。哦,顺带一提,我以起魂誓,保证笼中其他人与你们毫无瓜葛,毕竟逆伦杀亲的戏码看一次就够了,所以你们大可放心的杀人。”

    “好了,两条路皆在这里,取什么要也只你们自己清楚。你们有一炷香的时间思考,可要快些,水晶笼内中的空气不多,拖得久了,你们谁都活不下去!”

    话音一落,十人皆带着眉头紧皱露出思虑之色,谢灵烟见状心头一冷,大声道:“你们!这有什么好考虑的?没了修为并不等于死,但残害同道的话,就算活着也无异禽兽,虽生犹死!”

    晏世元悠悠道:“小姑娘,这你可错了,凌霄剑宗是道门数一数二的大派,你又是家学渊源,一身修为来得轻易。但他们却不同,他们能拜入仙门就已经是莫大的机缘,汲汲营营几十年,不知踩下了多少人,所做皆是为了修行,如今修为有成,地位,财物,声望皆是触手可得,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便是一些国家的国主都及不上。这时你让他们舍去一身修为,舍去修为带来的权力,利益,地位,这可是从高高在上的云端天人摔落地面再度沦为凡人,对他们来说这才是生不如死。”

    谢灵烟呸道:“妖言惑众,权力、利益、地位皆是身外之物,何需贪恋,修道之人本就是凡人,便是没了修为,依然好手好脚,照样可以活!”

    晏世元嗤笑道:“你嘴上说得轻巧,是因为那不是你重视的东西,嗯,就好比对你们这个年纪的姑娘来说,你们爱惜你们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胜过生命,皮相也是身外之物,你就能轻易舍去吗?”

    晏世元话音方落,便见血光飞溅!

    谢灵烟捡起牢中一块尖石,在自己吹弹可破的嫩脸上狠狠划了一道,霎时多了一道皮肉外翻的狰狞创口!

    “有何不能?”谢灵烟双目冷然遥视晏世元,朱唇轻启,一字一顿道,娇艳面容对比下,那伤口更显可怖,却似是这少女在向众人昭示,这世上有的可以舍去,有的,不能!

    美与丑,正与邪,对立分明,震绝人心!全场一片寂静,无论正邪都是震撼于谢灵烟的刚烈决然,而晏世元那原本那标示着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容不由僵硬,心生一股寒意。修罗道的血万戮更是一拍扶手,大声赞叹道:“好个烈性女子!”

    道门之人皆觉得心血翻涌,静默一阵,牢笼中穿“四号”袍子者大声道:“莫让一个小丫头比下去了,我们所有人都服下东侧的药,修为没了算不得什么,大家活着出去,把这里的消息带回正道!”

    “八号”附和道:“没错,修为丢了还可以再练,练不成还可以教人,教徒弟十年,再让徒弟替我们诛邪!”

    “说得好,我们都服下第一种药!”“三号”大声喊道。

    谢灵烟自毁容貌之举,却是胜过千万句大道理,一时群声沸腾,道门之人纷纷叫骂,而被关的十人不再犹豫,做下许诺后排成队依次取出铁盒中的丹药,一并服下。

    看台上头,三眼恶鬼雕像耸立,冷眼看着激愤的众人,而恶鬼第三只眼暗藏的牢室中,那脏污怪人目睹方才之事,也微微动容。

    轻声道:“确实是有趣的女孩,你也因此动怒了吗?”

    回应他的是“咕嘟咕嘟”的血泡翻动声,血池中的血水以应飞扬为中心沸腾,好似被怒火点燃一般比方才还炽烈了十倍不止。

    “可惜,功法已修炼,伤势恢复前你根本停不下来,而那女孩终究还是天真了!”

    待所有人都服下药,“四号”扬声道:“我们都已服药,可以放我们离开了吧!”

    晏世元呼出口气平复心情,道:“还需等一下。”

    “还要等什”话说一半,便成一声惨呼,一柄刀从他背后贯穿,而持刀着正是方才慷慨激昂的“八号”。

    “等他啊!”晏世元冷道。

    “你服的是第二种药!”“六号”眼神中流露惊异之色,但随即被“八号”拦腰斩断,而八号拎着血淋淋的刀又向“三号”而去,真气回身,对付这些人宛若杀鸡宰羊般轻松,八号刀高高落下,却听锵然一声,一柄剑飞入三号手中,格挡住这一刀。

    “你也恢复功力了?”八号惊异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就是担心有你这种人,才服下第二种药。”三号道。

    “去你娘咧,这时候还给我装,你不过是比我动手慢了些罢了。”八号怒道。

    话音方落,突然八号从中裂为两半,一道刀气从后将他剖开,血水内脏飞溅而出,砸在晶莹剔透的水晶墙上,三号则是飞身后腿,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刀,才看清持刀者是七号,

    此时又闻背后一声雷鸣,一道怒雷而出,“还有人!”三号心里想着,但已躲闪不及,胸前已被开了个焦黑的大洞。

    “原来我们都不傻啊”三号的身子摔倒在底,临死前最后一眼,看到四号持刀嘶吼着,扑向引动雷电的九号,贪婪嗜血的眼神,宛若一个饥饿的野兽扑向血食物。

    “又或者,是我们都傻”三号想着,不知谁的血液落在他脸上,在他眼前渐渐蕴开一片鲜红,再也看不到其他颜色

    死的人,红了眼,活着的人,亦红了眼,七号扑向九号,但九号已被突然冒出的八号剁了脑袋,九号刀未收回,一号的火符燃起,烧了他半边身子,九号却继续两道刀气,击向砍来得七号,不知是五号还是十号,又来一剑,要把七号和九号同时贯穿。

    杀,杀,杀,杀,杀,在场的都是敌人,凡所见,皆可杀!

    杀,杀,杀,杀,杀,生路只容一人独行,想活下去就得不停杀!

    坚实不破水晶笼,宛若一个养蛊虫的罐子,乱七八糟大杀一通,最后整个水晶笼被糊上了一层鲜血,再也看不清内中情形。

    不知过了多久,牢门打开,一人从中水晶笼步出,九号?七号?五号?一号?血污了白袍,模糊了字号标记,分不清他的身份,但这也不重要了,他的肺叶汩汩冒血,背上也有一道刀痕,走一路,带着一路血迹,走没几步,就倒落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竟然全都死了,比我想的还悲惨!”晏世元一副怜悯的样子道。随后看着面色发白的谢灵烟:“小姑娘,你明白了吗?他们想要贪生,我给他们生路,给了生路后,他们又想保留修为,人的贪欲就是这么无止无休,平时还要带着道德,正义之类的遮羞布,但只要能保证他们的恶事不被察觉,他们就会撕开这遮羞布,变成贪婪的鬼,吞噬自己,吞噬身边所有人。”

    “怎么会这样”谢灵烟发丝低垂,遮住眼睛,似是想不通为何方才还义正言辞的人,转眼就成了相杀的恶鬼。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能以身作则毁了容貌,但不代表他们就能舍下修为,相反,他们想的是趁着气氛被煽动起来,装出大义凛然的模样去诓骗别人服下废功药,变成供他们宰杀的羔羊,不过有趣的是,他们以为只有自己想到了,却不知还有其他人和他们一样贪婪卑劣。其实你的举动出乎我的预料,十人中一共有三人受你劝导,人数之多也超出我的设想,不过那又如何,正因为听了你的话,他们反而死的最快。”

    谢灵烟无力的坐倒,而晏世元的沉重声音传入她耳中。

    “贪则欲乱,衣服垢秽,五浊不尽,天人不衰。小姑娘,恭喜你亲身体会无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