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三十章 贪则欲乱 1
    鬼卒们拖走那些道门之人的尸体,再用水一冲,血水悉数流入两侧沟渠之中,血腥之气被冲散,好似方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而应飞扬所处的囚室中,竟是不知为何,涨潮一般涨起了猩红血水,被冲刷入沟渠的血水通过某种机关逆流而上,被源源不断的传输到高处,从囚室的地缝中向外渗出。

    盘膝而坐的应飞扬,此时腿部已没入血水之中。但面对这等异响,应飞扬却没任何反应,确切的说,是他没表露出任何反应,只是在运功疗伤。

    脏污怪人对他屡有帮助,不但帮他不至于他精神崩坏,还传他法门疗伤,但应飞扬却总觉这人太过高深莫测,对他有所戒备,再加上他所传的疗伤法门行经走脉的方式都闻所未闻,大异常识,应飞扬也不敢尽信,所以始终保持着若有不对就即刻终止的念头。

    然而一开始使用疗愈》无&gt;错》小说法门,他就进入了一种类似“灵情分离”的玄妙状态。须知无论哪门哪派,练功之时,多是清心寡欲,摒弃杂念,否则念头一杂,极容易走火入魔。

    但应飞扬此时却不同,他只觉自己的思维精神分裂般剥离成了两半一方面,他会对修习的功法抱着怀疑,对道门之人的身亡义愤填膺,因人间道玩弄人心的手段心生畏惧,也对深陷囹圄的谢灵烟暗暗忧心,怒、惧、忧、疑等诸多负面心思不断在心头滋生,任他怎么清心也抛不下,另一方面,身体却由一种绝对理性的思维支配,好似脱离了情感的神祗,高高在上,一边用看虫豸的思维冷眼看着外界的争斗,一边不受任何干扰的继续疗愈自己的伤势。

    若按平时早该走火入魔,但此时却恰恰相反,他心中的负面情绪越多越杂,伤势疗愈的就越快,好似这些情绪化作燃料来点燃他的生机一般。不止这些,应飞扬还觉得胃海翻涌,先前被那怪人喂下在肚子里的那些“五毒恶气”此时也似乎也被极速消化吸收,成了供给他的养料。

    而应飞扬没注意的却是,随着他的吐纳运气,连身下的血水也有了反应,随着他毛孔的吐息而泛起猩红血泡。那脏污怪人看到之后,若有所思,嘴角挂出一丝似有还无笑意,随后也毫不避讳脏污的坐在血水之中,同样盘膝打坐——

    竞技抬恢复平静,但台上台下的人却是心潮翻涌。道门之人原本多是愤怒,此刻却是恐惧渐渐占了上风,看着死去道人的尸身被拖走,心中甚至暗自庆幸,还好方才被操纵玩弄,逆伦杀亲的不是自己。

    阴魍魉则是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道门之人,心中克制不住的膨胀,蛰伏百年,就为一鸣惊人,以有心算无心下,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擒获了百余名修为不凡的道门修者,更以此为作为实力象征,逼服了最为桀骜的地狱道,可谓大获全胜,而晏世元现在玩得这些游戏,更是早就与他商量好的,虽然他不是很能理解晏世元的恶趣味,但游戏的结果他乐见其成。

    需知鬼军之中,以厉鬼最强,且能保持部分生前意识,而不是像鬼奴一般只会听从命令,是作为战士的最佳选择,而若是修者魂魄转化成的厉鬼,那实力还要再强上个十倍不止,只是修者有道法护身,一般难以将他们变作厉鬼,只有在情绪激烈近乎崩溃时才有可能成功,而晏世元的游戏,无疑帮了他大忙,在场的道门之人,哪怕最后只有半数能专做厉鬼,对地狱道的实力也都将是再一次的跃升。

    唯一可惜让少天师张润宁逃了,无法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不过,马上就要杀到天师道的人了,到时候不信他不现身!想到此处,面上自得自傲之色更为明显。

    唯有最该笑的晏世元,此时却是一副懊恼模样,用拳头轻敲着脑门道:“唉,竟然险些就将戏演砸了,这些道人真是蠢,明明本来就有仇,可他们为什么不愿相杀啊,若是他们按我说的做,既能报仇又能活命,这样不好吗?真是想不通,想不通!你们知晓为什么吗?”。

    晏世元疑惑的向下看去,却是询问道门之人,众人一时都不敢答,却听清脆一声传来,“他们舍小仇而就大义,纵然身死,也绝不向邪魔妥协,天地正气,岂是你这邪魔能明白?”发声者正是谢灵烟。谢灵烟是天之骄女,只初出江湖除妖时遇过一次险,也极幸运的被孔雀公子公子翎救下,其余时候都是顺风顺水,也因此没见过什么风浪,所以先前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牢狱,受了些惊吓一直没敢发声,但此时见白岩等道人受辱,当即回复应有胆色,柳眉一扬慨然道。

    晏世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如此,小妹妹,你的意思是他们不按我的想法来,是因为他们是正,我是邪,行事自然不同。”

    谢灵烟咬牙道:“没错!”

    晏世元又问道:“那小妹妹,你又知不知羞正与邪之间的差别在何处?”

    谢灵烟义正言辞道:“正道替天行道,济弱扶倾,为的天下苍生,邪道损人利己,欲望缠身,为的是一己私欲!”

    此话一出,阴魍魉,血千秋,血万戮,乃至诸多鬼修都似听到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般笑出声,晏世元亦是边笑边摇头道:“小妹妹,这次你说错了,正邪之间的区别,是在于正道有一张面具,而邪道没有。”

    “面具?”

    “没错,人性本恶,正邪都是一样,只是邪道行事毫无顾忌,而正道却要顾忌他们伪善的假面,以保全在世人眼中的光辉形象。便如方才白岩白石那几位道人,你以为他们真是无畏无惧?其实不然,一者因为他们皆是修罗道的仇人,本身就不太相信我们会放过他,再者因为他们的样貌身份都已暴露,一目了然,他们若按我说得做,日后此事传开,便是撕破了整个正道的脸面,正道必会给他们扣上贪生畏死,屈膝于敌,与邪道同流合污,残害正道的帽子,不用我们出手,正道就先铲除他们了,所以,与其最后正邪不容的带着污名而死,不如在这搏个好名声!”

    “一派胡言!”谢灵烟怒道。

    晏世元也不恼,淡淡一笑道:“不信?那就看我第二个游戏。”

    PS:回家过两天,却忽视家里的老小区线路不行,一到最热的时候,小区用电压力大就各种电压不稳,电脑都带不起来,时不时的就自动黑屏重启,根本防不胜防!就写这2000多字的功夫重启了得有十来次,保存稍慢点就得重写,重写,重写,掀桌啊!

    (╯‵□′)╯︵┻━┻

    晚上高峰期更是两分钟重启一次,别都别想写,今天没法继续了,本来该一气呵成的章节被硬砍成两截,明天早起趁着早上电压稳时再更吧。

    虽然本月全勤丢了,但半年奖我还得争取下,这两天被电压闹得更新太少,离半年奖那月更十万的标准线越来越远,回去会发力的::;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