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二十八章 好戏连台 8
    “哦?不知晏道主有何不满?”血千秋闻言停下杀戮,抖抖手上的残血,遥对晏世元道。(

    晏世元摇头道:“都说杀人先诛心,他们明知必死,定然会故作不屈以彰显气节,你这么杀,只会让他们带着自我满足死去、”

    “那晏道主觉得该如何?”

    “这嘛,千秋兄,对付存了死志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条生路,你将这几人交我,我还你一出好戏看,如何?”晏世元温和笑道,沉静如水,可眼眸中却偶有疯狂的光芒,如火焰在水里燃烧,无论正邪双方看到这笑容都觉胆寒。

    因为这表情宣告晏世元起了兴趣。

    正教之人若是欲若遇上修罗道,自然难以活命,遇上地狱道,怕是死都死不安宁,但遇到人间道,反而有极大生还的可能,人间道既不嗜血好杀,也不拘魂役鬼,唯一的惹人诟病的地方就是贪玩,似乎是六道中罪行最轻的,但事实上,却也是最令人畏惧的,因为人间道爱玩的是人心。

    欺瞒,挑唆,煽动,暗示,诱导,无所不用,遇上人间道者虽多有生还可能,但几乎无一例外,生还下来的都也是些精神崩溃的废人。若是修罗道毁人**,地狱道毁人魂魄,那人间道就是毁人精神,而晏世元作为人间道道主,便是其中最贪玩,也最会玩的。

    血千秋看着那剩下几人,也露出几分同情,却是残忍一笑,道:“自然好了,那便交由晏道主了。”

    “多谢血兄成全。”晏世元谢道,又低声往阴魍魉那传了几声,阴魍魉闻言哈哈一笑,道:“好!朕看他们大义凛然的嘴脸也看腻了,便听你的!”

    晏世元恭顺道了声,“谢陛下。”随后也纵身下台,用着市场买鸡鱼的眼光审视了剩余的六个道门之人,道:“恭喜几位,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个游戏,希望你们能参与。嗯,对了,这两个用不上。”

    晏世元说着毫无征兆的随手一抹,其中两个道士还未反应,便已断头丧命。

    剩余四名道人先是一愣,随即又惊又怒,骂道:“无耻邪类,谁要与你耍什么游戏!”

    “要杀便杀,莫耍花招!”

    晏世元啧啧道:“好大的火气,诸位嗔心已起。当心怒极失智啊,失去活命的唯一机会啊!”

    四道人声音登时一顿,但随即,一道士道:“我道门之人,岂会随你等六道邪徒起舞?”只是这义正言辞的话语,说到最后声音却低了几分,似乎有所期待。

    晏世元对那人笑道“白岩道长老姜弥辣,还是这么大火气,不过这火气宝贵可莫对着我啊,我所留的人选可都是精心挑选的。白岩道长,你旁边的是你师弟白石道长,这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你们二人本是师兄弟,却为了掌门之位明争暗斗十余年,损失不计其数,甚至你最得意的徒弟被他使计废掉,白岩道长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想杀了他吧。”

    白岩道人面色渐渐阴暗,晏世元又转向对旁边白石道长道:“白石道长,你自忖修为才华都在白岩之上,所以不甘居于人下,但争了十几年却因白岩他更擅长讨师傅欢心而坐上了掌门之位,之后以掌门之令将你差遣到北地降妖,分明是想借妖族之刀铲除你,你心中也一定愤怒吧。你们本就有仇,今天我便做个鉴证,谁能杀得了对方,谁就能活命。”

    听闻活命,白岩和白石面上僵硬的线条似是都松动了一下,同时看向对方,眼中却尽是嗔怒之色,不由皆捏起了拳头。

    而晏世元继续对剩余二人道:“鹤羽山的李道长,平天观的木隐者,你们之间的宿怨我也清楚的紧,你们二人三年前为了同争一样宝物大打出手,最后一个丢了一只耳朵三根手指,一个肺被击伤,终年咳个不止,彼此就结了梁子。对了,李道长,忘了告诉你,你以为木隐者这次是为了搜索龙虎山失踪之人才加入行动的,不不,其实他只是想趁这机会杀你报仇再推到我们身上,可他刚打算背后出手,地狱道的鬼雾便袭来让你们同时晕去,否则,你恐怕不用等到现在,就已丧命在他手下,说起来是我们救你一命啊!哈哈!”

    木隐者怒道:“一派胡言!贫道岂是背后出手之人!”木隐者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李道长见状,亦是大起狐疑,惊觉晏世元所说的极可能是真!

    晏世元拍拍手,鬼卒松开了众人,又有两个鬼卒,一个拿来四道人的兵刃,一个鬼卒托着药盘而来,取出了四粒丹药递上,晏世元对四人道:“你们功力被锁,这是解药,现在你们大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只要杀了你们的仇人,我们六道就保住放你们安然离开,如何?既能报仇,又能活命,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阴魍魉亦在台上击节笑道:“不错,朕应允你们,只要杀了自己仇人,朕便送你们出鬼界,一举双得的好事,你们还犹豫什么?快点相杀吧!”

    晏世元一人了一粒后,与血千秋一起飞回看台,兴致勃勃道:“四位,机会难得还不服解药,还是——”晏世元语调突然转寒,“你们想同死啊。”

    那股冷意让自己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白岩道人哼了一声,服下药物就地打坐,其余三道见状也是同样,片刻之后,四人头顶皆有白烟冒出,证明着毒性已清,随即各自起身,拿起兵刃法器。

    白岩道人面目阴晴莫定,对白石道人说道:“师弟,你我斗了这么些年,如今你可敢彻底分个高下?”

    白石双目喷火道:“论本事论胆量,我何时输过你,败者,可死而无怨!”

    李道长亦对木隐者道:“你我之仇,也在今日解决如何?”

    木隐者冷道:“求之不得,有何不可?”

    四人分出两组,彼此对视,四对眼睛皆是怒火炽烈,肃杀之气弥漫竞技场,却是四口同时道:

    “那便比谁先摘下这几个邪徒级!”

    “看谁今日杀得六道贼人更多!”

    “那便先除公害,再论私仇!”

    “杀光他们之后,新仇旧怨,不死不休!”

    四道人同时纵身而起,越过数千鬼军,兵刃所指,却是看戏的阴魍魉,晏世元,血千秋,血万戮!(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