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七章 好戏连台 7
    &lt;&gt;&lt;/&gt;

    虽知晓血千秋方才是以话术与阴魍魉商谈,但血万戮对他代表修罗道屈膝的行为仍感到不快,此时对阴魍魉自无好气,冷眼横扫了台下被按倒在地的道门之人道:“不必!本道主没兴趣向无法抵抗的人出手!”

    血千秋却知晓,阴魍魉让杀这些道门之人,还有包含一种投递投名状的意味,对内,向畜生道表露修罗道已与地狱道达成协议,对外,若消息走露,日后道门若寻衅报复,修罗道也休想置身事外。

    想及此处,血千秋道:“鬼王,道主,还是由我代劳吧,这些人中,有几张是我的熟面孔,我也好和他们清算一下。”

    阴魍魉看戏般的点点头,血万戮没好气道:“你要做什么便做,何须问过我的意见!”

    血千秋叹了一声,纵身飞下。先是来到长虹道人身旁,道:“长虹道人,昔日你围杀我兄长时,可曾想过今日?”仇人见面,血千秋也双目赤红,修罗道中人修炼功法后,多是变得嗜血好杀,他虽是其中的少数能保持沉冷的异类,但也并非意味着毫不受功法影响,更何况跪在眼前的道人皆是过往死敌,一时杀性也泛起心头。

    长虹道人的脸被按得紧贴着血千秋的鞋面,却仍艰难抬起头,不屈怒道:“无胆鼠辈,只会使些下毒的肮脏伎俩,有胆给我解药,与我堂堂正正一战!”

    血千秋一脚将他头踩到脚底,冷道:“昔年你们以多击少围杀我兄长时,又称得上堂堂正正么?你断他右臂,今日就先让你还你他一只右臂。”

    说罢,撮指成刀,红芒一闪,血花四溅,已断下长虹真人一只手臂,长虹真人紧咬牙关,硬是一声不吭,道:“留我左手,照样可以杀贼!”

    “那便再断你左手!”血千秋再一挥掌,长虹真人左手也齐肩而断,在剧烈痛楚下,长虹真人反倒迸发出力量,竟将强压他跪倒的鬼卒顶起,站直身子道:“贫道这两双脚,也踢死过不少修罗道暴徒。”

    “那腿也别留了!”血千秋两道指气一发,长虹道人双腿膝盖骨被洞穿,“啪!”碎裂的双膝狠狠砸到地上,长虹道人再度跪倒在地,声音已在痛楚下发颤,但仍强硬道:“有这张嘴在,依然可以念咒杀敌人!”

    血千秋冷哼一声,手如飞电探入他嘴中,猛然一拔,便将长虹道人舌头连根扯下。

    纵然长虹道人再强硬,这般痛处也使他抽搐蜷缩的如虾米一般,发出漏风的哀嚎,但一双眼睛,仍不屈怒视血千秋。

    “我师父是在说,纵然身残舌断,他修炼的虹光神目,照样可以杀你们这些恶徒!”长虹道人身旁一个年岁不大的道士道。

    “是条汉子,我不再辱你!”血千秋赞了一声,掌一翻,印在长虹道人天灵结束了他的痛苦。

    随后走到方才发声的那道人身边,道:“你是长虹道人徒弟?”

    那道人傲然道:“不错,道爷道号青冥,正是长虹真人的头号弟子!来杀道爷啊!”

    血千秋冷眼看着他道:“看你年岁不大,围杀我兄长时你应还未出生,为何这么就急着送命?”

    那道人大笑道:“道爷只恨晚生十年,没有与师父一同参与当年围杀血千年之战,但道爷自修成道法之后,也杀过不少东躲**的修罗道余孽,修罗道十三血卫中,便有四人亡身道爷手下!”

    “原来如此,那他们的血,便由你来偿吧!”血千秋眼中血芒大盛,手刀一划,那道人笑声戛然而止。大好头颅已经坠地。

    长虹道人师徒壮烈而死,感染剩下之人,余者皆是呲目欲裂,破开叫骂。

    “十三血卫中,贫道杀也三个!”

    “你们的四大修罗中的雷吼修罗,便是道爷所杀!”

    “血千秋,贫道就不用再介绍了吧,你肩头剑伤是我所留,要来报这一剑之仇就尽管来!”

    不光他们,连其余被关在笼中的人也纷纷叫好。

    “诸位道友好样的,莫在六道恶徒之前丢了面子!”

    “道门之人头可断,岂能向邪徒低头!”

    便是应飞扬,此时也觉怒气翻涌,恨不得冲下去将谢灵烟连带其他所有人都一并救出,但肉身伤势过重,此时也只有心无力,只得加催真气,寻找脱身之法,思来想去,也唯有寄托在那深不可测的脏污怪人身上,想法劝道:“阁下如今虽来去自如,但既然是人间道道主将你囚禁与鬼牢,想来阁下与六道恶灭也并不对付,何不一起救出这众人,煞煞六道恶灭威风。”

    那怪人淡然道:“你现在见他们慷慨赴死而义愤填膺,其实他们不畏死,只是因为明知必死,根本算不得什么豪杰!”

    “那阁下躲在地牢中,一呆就是十数年不敢露头,就算是豪杰吗?”应飞扬愤愤道。

    那怪人笑道:“莫要激我,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我传你个法门,你用心练,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迅速疗愈你伤损的经脉,待你恢复后若要救人我绝不拦你,只是到时你未必就有这胆量了!”

    听闻要传他法门,应飞扬心头起疑,暗道:“疗伤需要循序渐进,我服过左飞樱给的九转灵丹,本来内伤已好了些,但对上鬼婴和阴魍魉,伤势又再度加重,这人来历不明,动机成迷,该信他们?”

    但随即又想到:“罢了,师姐还被困,随时可能如他们一般遭到屠戮,纵然是榨取生命换得快速回复的法门,我也认了”

    应飞扬眉头一挑道:“有何不敢?”

    那怪人嘿嘿一笑,不再多说,道:“那可莫后悔,听好了”

    那人随即传授一段口诀,应飞扬只觉此口诀行经走脉的方位异常怪异,与平时所学大相径庭,但既然已下决心,随即盘膝修炼。

    而在下方,血千秋赤手夺命,毫不留情,而道门之人也无惧无畏,喝骂着六道恶灭慷慨而死,转眼间十三个道人已屠戮过半,只余六人。

    晏世元却在此时打了个哈欠,困乏道:“这拙劣的杀人手段,实在是令人没眼瞧下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