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二十六章 好戏连台 五
    修罗道之人心中惊异更胜应飞扬百倍,百余道门之人,拧成一股将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修罗道纵然能一口吞下,也必有不少的损伤,地狱道能将百余道门之人全部擒获,若来日攻上修罗宫,修罗道之人便能抵御吗?

    第三件说是礼物,但现在看起来,多半是又一次的视为示威,血千秋顿觉这礼物难收了。

    果不其然,阴魍魉拍拍手,几个地狱道之人向八个牢狱中各喷了些药水,牢中的道者们在药力影响下渐渐醒转,但也只是醒来,内息却还并未恢复。

    便见第一个牢门打开,十余个带着镣铐的道者被鬼兵牵出,按到在地,道者们有的不愿屈服,便直接被打断双腿,手段血腥残毒,令在场其他道门之人或惊或惧或怒!

    “他们是六道恶灭的人?”

    “恶徒,只会使些卑鄙手段,有胆放开道爷与道爷单挑!”

    而修罗道之人见这些人,亦是双目赤红,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阴魍魉很满意道门之人的反应,道:“这便是朕准备的第三个礼物,这十余人你们应也认识,鹤羽山的李道长,中条山的白岩真人,瀛洲的长虹道人……这些或是杀害大量过修罗道道众、或是参与过围杀血道主父亲——修罗道前任道主血千年的,嗯,说起来,比如这位长虹道人,就是以多为胜,斩了血千年一条手臂,血道主,你父亲身亡,可他们都有莫大关系的,这十三条性命,便是我准备的第三件礼物,不知你是否敢收。”

    血万戮咬牙切齿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自然敢收!”

    阴魍魉笑道:“那便好,不过这礼物接下,那这修罗道的归属问题又该如何?”

    血万戮一愣,不敢轻易接话,求助似的看向血千秋,血千秋则盯向晏世元,似要从他那淡然不惊的脸上探问出些什么:“晏道主,我至今仍是想不通为何你会轻易依附地狱道?”血千秋此番落入被动,可说全是因为隐藏实力并不比地狱道差多少的人间道轻易归附了地狱道麾下,令他陷入同时与最强两道抗衡的局面。

    晏世元轻捋胡须,义正言辞,慷慨激昂道:“如今六道恶灭势弱,天道断绝传承,饿鬼道也几近死绝,但生死攸关之刻,六道之间仍一盘散沙,彼此疏离,晏世元所作所为,自是为了六道归于一统,共同应对危局!”

    血千秋摇头道:“罢了,我倒忘了,你可是孤身一人,单以唇舌幻术,就引得白鹤观三十七道人彼此自相残杀的人中之魔啊,我怎么会奢望从最善于玩弄人心的人间道之主口中得到真话?”

    晏世元叹道:“所以人真是不能说谎啊,在下谎说的多了,偶尔几次吐露真言,血兄竟不愿再信,真是另在下惭愧啊。”

    血千秋笑道:“哈哈,那血千秋就信这一次吧,晏道主既然真有此六道归一的宏图,血修罗道亦愿为骥尾。”血千秋笑声隆隆,笑声中隐含的情绪却是捉摸不清,只觉笑声如山崩海啸,震得看台震颤晃荡,周遭修为低者已觉得气血翻涌,正难支之际,血千秋声音一收,双手抱拳,单膝跪地道:“阴鬼王若一统六道,修罗道甘奉阴鬼王为六道共主,重振轮回!”

    修罗道之人皆是一惊,血万戮更是双目圆睁,他虽是没了主见,想要征询血千秋的意见,但却也未料到血千秋越俎代庖的直接代表修罗道俯首称臣了,面上正觉挂不住,便听阴魍魉得意道:“好,千秋侄儿果然识得大体!朕便封你为修罗道御令,替朕行督管修罗道之责,与血道主共治修罗道。”

    阴魍魉这分化血千秋叔侄的意图昭然若揭,便听血千秋起身道:“阴鬼王似是误会了,我所奉的是六道共主,眼下除却地狱道、人间道、修罗道,尚有天道、饿鬼道、畜生道三道不在鬼王掌控中,天道、饿鬼道已近乎断绝暂且不论,畜生道未归附之前,阴鬼王如何称得上六道之主?这便发号施令,未免早了些。”

    阴魍魉面色不由一僵,道:“千秋侄儿,你的意思是?”

    血千秋昂然道:“若阴鬼王能令畜生道归附,修罗道自然臣服,自此对鬼王唯命是从,但在此之前,修罗道对鬼王仍是只尊敬,不令从!”

    “嗯?”阴魍魉沉吟一声,一身鬼气从毛孔渗出,张牙舞爪,血千秋凛然而立,略显文气的面容却如坚毅的修罗,无畏无惧。二人为对上,背后就隐隐有恶鬼对修罗之象。

    却听阴魍魉双目一凛,道,“好,既然如此,一言为定,三掌为凭!”

    话音一落,阴魍魉饱纳阴气,霎时鬼气弥漫,冥力冤魂裹挟在阴沉掌风下汹涌而出。

    血千秋周身血气爆发,衬得他眉眼凶狂,宛若浴血修罗,狂霸雄浑之掌直迎而上。

    “啪!”只听闻一声惊雷般的掌击声,阴魍魉和血千秋足下未动,却是在短短瞬间,或行正,或用奇,或雄沉,或诡谲得连对三掌。

    三掌之后,交击的掌劲才如飓风般爆发开来,掌劲肆虐扩散,功力稍弱者都是几欲跌倒,稳下身形后,却见三掌高下已判。

    阴魍魉借掌击之势从容回身座椅之上,端坐如初,血千秋却是连退三步,每一步皆踩在擂台踩出一个大坑,才稳住身形。

    实际上,修罗道之人桀骜难驯,加上人员嗜血好战,阴魍魉本就没打算一蹴而就的征服修罗道,此次他的算盘是能征服修罗道最好,若不成,便要先先让修罗道中立,优先解决与地狱道素来不对付的地狱道。而血千秋也稳稳的抓住了阴魍魉的底线,趁势祸水东流,表达出了待地狱道征服畜生道后,修罗道也将臣服的态度,以求拖延等到变机。

    双方各有盘算,所以方才三掌相击,其实是各自展现自身筹码,血千秋若在这三掌下丢了丑,那什么‘只尊敬,不令从’就只是笑话,而若阴魍魉自身不能展现胜出一筹的实力,那纵使识时务的血千秋愿意臣服,其他崇拜强者的修罗道道众也是宁愿死,也不甘愿受武力孱弱着统治。

    好在三掌之后,双方都得到满意结果,阴魍魉又阴笑道:“修罗道臣服可暂时推迟,不过这礼物可不能等,正道之人歃血为盟总流的是他们自己的血,那咱们也以他们的血鉴证盟约,血道主,你新得毁煞枪,尚未沾血,可要用这些修罗道仇人的血为你新枪洗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