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二十四章 好戏连台 三
    阴魍魉口出惊人之语,修罗道之人齐齐色变,血万戮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六道共主?阴魍魉你好大口气,六道共主的位置自六道恶灭诞生以来一直是由天道执掌,你敢毁了这个规矩?”

    “规矩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规矩背后有一个能让其他人都守规矩的势力。?[(?  ”阴魍魉亦桀桀怪笑,嘲讽道:“过往这个势力是天道,但如今天道传承已断,所谓的规矩已毫无意义,也该是时候变一变了。”

    “所以你想立下新规矩?”血万戮赤红双目若能喷出火般。

    “有何不可?”阴魍魉反问道。

    血万戮怒道:“百年前,忉利天存亡之战,六道皆豁命死战,你却在关键时刻假死脱逃,三十年前,帝凌天重燃六道圣火,再聚六道,你却潜藏不出,躲在鬼界百年不敢出,如今却要改六道的规矩,你,凭什么?”

    “凭什么?你不是已经说出答案了吗?”阴魍魉大笑,一拍扶手,眼中乍现如刀般阴冷的厉芒,“就凭我沉潜鬼界百年不出!”

    “啪!”拍击扶手出混实一声,气劲随声波扩散,如传送命令。

    看台下鬼卒闻声同时转身,跺足,以刀敲盾,以枪点地。

    回应了阴魍魉一声“啪!”,足有数千鬼卒,却只出这干脆利落的一声!刀兵肃杀之气却随着声音浪潮一般卷上看台。修罗道之人齐齐色变。

    地狱道的鬼修擅长御鬼摄魂之法,往往一个修为不高的鬼修都可屠戮一村,控制近百鬼军,但兵贵精不贵多,他们控制的鬼军往往虚有其表,只能吓唬无知凡人,对上真正的高手却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所以修罗道众人在这之前,都未将这些鬼军放在眼里,直到此时,鬼军显露肃杀军气,才令他们心头一凛,令行禁止,万鬼一心,眼前鬼军与他们过往见过的那些乌合之众绝不相同!

    而阴魍魉很满意修罗道之人现在的表情,他微笑着,好似看到播种了百年的作物终于到了收获之时。

    百年前,忉利天毁灭,洞天崩毁形成的巨大时空涡流将无数六道之人卷得渣滓都不胜,阴魍魉凭借高深修为逃过一劫,但甫逃出忉利天,又陷入等候已九的正道之人陷阱中,最后不得已靠着假死逃生,只存下一丝残魂飘飘荡荡的道了鬼界。

    曾经作为鬼道最顶级高手的他,在只余最后一缕残魂时也只能作为最低级的游魂,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吞噬其他同类之时凶狠像狼,躲避着更强大魂体的吞噬时卑微如狗。

    过了十年,吞噬不知多少魂魄,他才将破损的魂体补全。

    又过十年,他才恢复了过往的功力,并重新塑造了自己的肉身。

    之后召集旧部,在鬼界建立幽冥鬼城是六十年前的事了。鬼城建立,自然遭到鬼界各方忌惮,被针对过,被攻击过,被破坏过,却有一次次的在废墟中重建起来,终于,鬼界其他各方鬼王意识到攻打此城已是得不偿失,对它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幽冥鬼城才终于站稳了脚。

    之后他便将目光重新放回阳界,但未免正道察觉他仍未死,也不敢有大的动作,只是趁着每年鬼门开时劫掠些生人回来,作为炼制鬼军的‘原材料’。到三十年前,他的鬼军已有一定规模。那一年,帝凌天重燃六道圣火,再统六道,许多蛰伏多年的六道道众受到传召,纷纷再现,但,阴魍魉藏在阴暗的鬼界,依旧按兵不动。

    百年了,杨广死了,九子鬼母死了,魏幽魂死了,血百奎死了,帝凌天死了,厉傀死了,他们生前是帝王、是魔女、是战豪、是枭雄、是邪徒,活着的时候都名赫一时,但他们,都死了。

    而众人眼中早已死去的阴魍魉,却还活着,不光活着,很快他就会带着他的万千鬼军,向世人告知这件事实!

    看着修罗道众人震惊模样,阴魍魉止不住得意大笑,他喜欢看别人这幅表情,甚至迫不及待想杀回阳界,去看更多的人露出这样的表情。笑声如夜枭一般,震耳回荡。

    血万戮气血翻涌,却不是因阴魍魉笑声激荡,而是怒火中烧,战意沸腾,阴魍魉用意昭然若揭,要逼修罗道臣服,若要脱此困境,唯有擒贼擒王!

    修习修罗道功法的血万戮好战嗜血,但却也并非完全的莽夫,根据宾主之礼,最高层看台之上,是人间道和修罗道的人马,而地狱道,只阴魍魉孤零零一个坐在主位,若能在下层地狱道众修救援之前,集众人之力将阴魍魉拿下,便能逼得众鬼军投鼠忌器。

    血万戮眼神示意血千秋,同时化出一枝血色长枪,枪若血龙出海,霸烈强横,带着滔天血腥直刺阴魍魉。

    他虽年方三十,但心性与根骨都最适合修行修罗道的功法,如今已俨然是修罗道第二高手,出手的时机也是选在阴魍魉笑声拔到最高,一口气将笑尽的时候才突然出手,对此击他信心十足,纵然不能一举擒****魍魉,也定能让阴魍魉阵脚大乱,但除了上述理由外,最重要的是,他的叔父,修罗道第一高手血千秋也同时动了!红袍旋出一道血影,与他夹击向阴魍魉。

    “哈哈。打起来了,果然是场好戏!”本觉得地狱道、修罗道、人间道三道齐聚,定是让救人更加棘手,哪知他们自己先打起来了,心中大是快慰。

    “打不起来的,这算什么好戏?连开幕都算不上!”脏污怪人不屑道。

    怪人话音方落,却见台下,局势并未往应飞扬预料的方向展,血万戮的枪停在阴魍魉胸前数寸,却被一双手握住难以寸进,而那双手的主人,正是血千秋!

    “叔父,你!”血万戮惊疑的看着血千秋。

    血千秋却看向另一个人,人间道道主,晏世元。

    自阴魍魉现身,晏世元便未一语,无论是阴魍魉口出狂语时,还是鬼军显露威势时,他都不曾动容,若不是晏世元的实力足以无视阴魍魉和鬼军,那就只剩一个解释。

    “人间道向来是天道最忠诚的拥护者,但,晏道主,你是何时倒向了地狱道那方?”血千秋冷眼问道。

    血万戮一经提点,也随即明白,阴魍魉敢独自现身修罗道、人间道中间,并非是他大意,而是,打一开始,人间道就与阴魍魉有了勾结。

    晏世元笑道:“天道之主已死,‘天人五衰功’传承断绝,世元纵然有心效忠,这忠心又能给谁呢?”

    血千秋将血万戮的枪按下,看了看台下鬼军,慨叹道,“可惜,三十年前帝凌天重整六道时,麾下没有这支鬼军相助,否则,天道传承也未必断绝。”

    晏世元摇摇头道:“千秋兄说我擅长煽风点火,但你挑拨离间起来,倒是一点不比我差啊!”

    阴魍魉笑够了,又恢复冷峻之色,道:“千秋侄儿,莫要费心挑拨了,帝凌天?哼,忉利天已毁百年,净天祭坛不复存在,他虽习得天人五衰功,但未受净天祭坛的天启之力净化,便只是一个伪王,便是帝凌天复生,也不值得朕效命!”

    听闻下面之人提及净天祭坛,应飞扬不由上心,净天祭坛如今还在破宇剑和灭宙刀开辟的境界之中,随即问道:“前辈,天人五衰功和天启之力又是些什么?”

    那怪人答道:“佛经有云,天人清净离尘,最近于佛,但一旦受尘世感染,身染浊气,心生堕落,就会出现五衰之相,即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这五相。天人五衰功就是以此为名的一项绝学,历来由天道一脉相承,气分清浊,天下修者大多修得是一股清气,但天人五衰功却反其道而行之,修得是浊气,但明从暗出,净由秽生,练到极致,便是由浊转清,直至天人修为。而厉害的是到此境界后,若练到此等境界,还可以引动对手体内真气的清浊之变,甚至使对手体内辛苦修炼而来的清气转为浊气,一身修为尽丧也倒罢了,恐怕还会死得苦痛万分,污臭无比,正和那天人五衰之相,所以正道之人遇上天人五衰功无不色变。”

    “至于天启之力是什么我不太清楚,只听传闻,净天祭坛供奉着一朵昙花,它会赐予有资质者天启之力,若此人同时将天人五衰功修炼到极致,那魂魄就会受到天启,觉醒出一段记忆,这记忆也就是天道之主的使命,但究竟是什么使命,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有同时将天人五衰功修炼到极致和受到天启之力才算能称得上真正的天道之主,否则,便如阴魍魉所说,只是一个伪王。帝凌天也算一世之雄,天人五衰功不光到达极致,甚至往前诸代天道之主,也没几个能与他比肩,可惜差了这天启之力,终究名不正言不顺。”

    应飞扬闻言,不由暗自戒心,这净天祭坛果然是麻烦之源,天下好不容易消停会,若有人习得天人五衰功,又入了净天祭坛得了天启之力,岂不是又要再现六道之乱。

    当然,就算不说天下,只论他自己,若要前往净天祭坛,就需他和姬瑶月体内的破宇剑和灭宙刀,联手开启刀剑中的小世界,这怀璧之罪,必遭正邪多方觊觎,多带来的麻烦定是数都数不尽。

    心中当即把定主意,要将净天祭坛的事烂在心里。

    看台之上,血千秋与应飞扬同样,都是思绪万千,连糟两次大败后,六道之中,本以人间道保留最多,但此番阴魍魉展露实力,便知地狱道暗藏势力更大,如今最强的人间道和地狱道已经联手,凭着人丁凋零的修罗道,决计无法与他抗衡,阴魍魉邀他们来鬼界已是阳谋,无论他今日来或不来,都无法改变局面。

    修罗道中多是凶狂好战的粗豪之辈,最不怕的就是与人为敌,所以他们大多死了,死在了与正道无尽的相斗中,修罗道也在这虚耗下日益衰微,但血千秋却是个异类,他清楚该在什么时候低头。也知道,有时候一时低头,能获得比劫掠对手更大的利益。

    将血万戮按回座上后,化消方才剑拔弩张的局面后,血千秋道:“阴前辈,若要御下,要懂得恩威并施,如今威已示过,不知恩在何处?”既称御下之道,言外之意,已经是表面若阴魍魉给出的利益能另修罗道满意,奉他为也不是不可能。

    阴魍魉闻言大喜,拍手道:“好,千秋侄儿快人快语,朕倒是庆幸修罗道中还有可以交谈之人,来人,奉上我的第一件礼物。”

    一名鬼修此时登上顶层,手捧一个托盘停在血千秋身侧,等他接下托盘中的事物,血千秋却眉头一皱,让过身子,血万戮毫不客气的伸手,向托盘抓去。

    入手却是一卷书册,血万戮一看题头,当即面色大变,喊出声道:“焚血屠神功!”

    阴魍魉得意道:“不错,正是修罗道的绝学之一焚血屠神功,听闻修罗道这项绝技现已失传,但妖族的师我谁却在阴差阳错下得了此功法秘笈,而朕派遣我麾下狱桑魅去帮了北地妖族一个小忙,这焚血屠神功就是谢礼,此时若能回转修罗道,也算物归原主。”

    《焚血屠神功》何等厉害,应飞扬已亲眼目睹过,使出此功法的师我谁凶狂暴戾,不死不休,至今想来犹让他心有余悸,修罗道失了这功法,如今能失而复得,这诱惑不可谓不大。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