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十九章 天地囚徒
    “诸位仙长,阿离还有一事相告……”待三人将离之时,阿离突得又开口道:“其实这鬼狱还有一处地方需要注意。”

    “哦?什么地方?”应飞扬问道。

    阿离道:“鬼狱正中还有一个房间,房间狭小只方寸之地,我却不知它是做什么的,我曾多次以神念探视那里,可那地方好似完全与鬼狱隔绝一般,自有一股玄异力量抵御我的探视,即便我身为狱鬼也探不出任何端倪。我不知仙长所要的解药在不在哪,但内中应该另有乾坤,虽然我觉得风险极大,但或许可以去那碰碰运气。”

    “竟还有此事,你方才为什么不说?”应飞扬挑挑眉道。

    “方才仙长没问,小女子自然就没多言。”阿离淡淡道。

    “真是这样?”应飞扬眼睛眯成条线

    “哈哈,倒也没错。”应飞扬轻笑一声,挥手告别,阿离没有全部吐实,自然是因为先前还未能全然信任他们,想将关键信息留下当作底牌,但此时,三人联手助小莫离转生,这份恩情,自然换得阿离再无隐瞒。

    三人离去后,地上残碎的镜片一片片漂浮而起,碎片后,阿离朝着三人叩首再拜,身影却被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的镜片遮在后面,黑洞被镜子封住,之后渐渐缩小重新变回一个普通铜镜悬挂梁上。

    “这次倒多亏了张少天师施恩于狱鬼,才换得这一情报,我还以为历代天师都是诛鬼务尽、杀伐果断的呢,原来也有例外,张少天师宅心仁厚,倒是更有人情味呢。”左飞樱夸赞道。

    张润宁经不住夸奖,摆摆手道:“也没什么,只是心怀愧疚罢了……”

    听闻愧疚二字,左飞樱面色一变,狐疑道:“哦?不知少天师在愧疚什么?”

    应飞扬也突然想到般:“嗯?愧疚?我就说,少天师你长得这么凶怎么突得会发善心,耗费大量真气为鬼婴转生,该不会,那孩子就是你的种吧!”

    张润宁气得差点跳起:“姓应的!你脑子有问题啊!他姓贺,我姓张,那贺长龄面容在镜子中你们也都见过,事情清清楚楚,跟我有何关系!”

    “那就是你家亲戚了,你们这些世家子,家大业大,人多亲戚多,然后仗着你天师张家作威作福,毁人姑娘清白,不然你跟着愧疚什么?”应飞扬胡搅蛮缠道。

    “那贺长龄本就一穷书生,怎么就仗着我张家欺人了!”张润宁气恼道,但随即面上露出一丝黯然“不过白鹤观,过往却是是我天师道分支,我天师道收徒不严,让这等败类混入,却是本天师的失职……”

    左飞樱劝慰道:“白鹤观虽曾是天师道分支,但如今天师道对它的控制已是名存实亡,少天师又何必将错揽到自己头上……”

    张润宁打断,斩钉截铁道:“过往是天师道的,那如今是!未来也是!若本天师自己都不再当白鹤观为天师道的一支,那天下间,还会有谁记得?”

    看着张润宁挺直的身子,应飞扬突然觉得一股悲凉,想起了徐未央对他的评价,千年荣光成了最沉重的担子压在他的肩头,撑不起来,就将被压得粉身碎骨。

    哪知张润宁又加了一句,“况且我对我妻儿,也与贺长龄对阿离姑娘差不多,看到阿离姑娘的故事就不禁想起了自己,心中也是愧疚。”

    “你抛弃了你妻儿?”左飞樱眉眼一凛问道。

    然而男女之间关注点完全不同,应飞扬则是问道:“先等等,你已经有妻子孩子了?少天师今年贵庚?”

    “十八有余?怎么了?”张润宁道。

    “先前多有失敬,请受应飞扬一拜!”应飞扬双手抱拳,虔诚一拜。

    十八岁结婚生子对寻常人来说不算早,修者寿命比寻常人长,所以就算寻得道侣结婚,也都是在道基稳定后,一般三十岁之前结婚都是早的了,像十八岁就结婚就结婚生子的,估计也只最重血脉传承的天师府,至于应飞扬,牵个手都能兴奋半天,现在还又被甩的货色,在张润宁面前顿感自惭形愧。

    张润宁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而是叹了一声,回答左飞樱道:“本天师十六岁与发妻成亲,至今两年有余,期间超过一年半都是在闭关,不见任何人,其余时间亦多在修炼,两年来与她说过的话不超百句,相处时间更是寥寥无几,如今她怀胎将产,我却是离了她们,远上洛阳参加佛道大会,想来在她心中,本天师与贺长龄也无甚区别吧……”

    “确实也没差。若说差别,阿离至少可以不抱持希望的彻底死心,至于你的妻子……”左飞樱冷冷瞥了他一眼,道:“算了,时间有限,现在还是先设法救出他人,离开此地吧,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救人……”

    受困人数众多,有个个功力受制昏睡不醒,若是要一个个救出,带着一大票毫无功力的人逃出,想不被察觉几乎不可能,除非只救相关的少数几人,或者,找到解药。

    “我要先去救师姐,再论其他,你们随意。”应飞扬道,他是侠客,但非是圣人,做不到一视平等,他会奋不顾身的救助其他人,但这是在确保谢灵烟脱险后。

    张润宁则露出难色,天师道全军覆没,牢狱中关押的最多的就是天师道的人,任哪一个他也不愿舍下,所以道:“那我去牢狱中心,阿离姑娘说的那地方碰碰运气,或许解药就在那里。”

    左飞樱道:“但更有可能的是,那里是另一处险地,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前往那里太冒险了。”

    “险地算不上,不过挺脏挺臭的就是了,更没什么解药,还是听她的,别去的好。”一道陌生声音突兀的插入谈话之中,三人顿感心头一凛。

    应飞扬也不回头,抽剑而起,剑光瞬动,数道剑气直向声源处而去,然而,‘叮叮’几声金铁交击声,应飞扬的剑气悉数被溃散。此时才见,刑室之内不知何时坐了一人。

    这人身上沉重带着镣铐,一副囚人打扮,更不知是多少年没洗过澡,油腻的头发被泥灰粘成一缕一缕的,面上身上更是不知多少陈年老泥,以至于看不清他本来面目,要搓的话,大概能搓出蛇般粗细大小的泥条,但前提是,要有人能忍受他身上熏人欲倒的酸臭味为他搓灰。

    此时正在拿着炼魂使留下的刑具,一柄寒光闪闪的锥子来给自己指甲缝剔灰,他身上毫无真气流动,任谁见了,都会当他只是一个被遗忘在牢狱多年,脏得不能再脏的囚徒,但方才,他正是用着那锥子,轻描淡写的挡下了应飞扬的锐利剑气。

    “噌”锥子从中断为两段,坠落在地,那人也挑挑眉,似乎颇为意外,赞道“好剑气,小小年纪造诣非凡,嗯?‘不堪提’的气息,你是剑冠传人?”

    应飞扬所出的只是凌霄剑宗的寻常一招,但那人却直接道破应飞扬传承,没任何好怀疑的,眼前之人,最是深藏不露的顶尖高手,应飞扬弓步距身,剑意层层拔高,蓄势待发,口中问道:“阁下是何人,来这做什么?”

    那人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道:“放轻松,我没有恶意,只是区区一介囚徒,来这里看看我未曾谋面的老邻居。”

    “老邻居?”

    “没错,就是那丫头了……”那人指了指梁上的镜子道,“这些年这丫头隔三岔五的就想用神识窥视我的囚室,但我那狗窝没拾掇利落,又脏又臭哪好意思见人,所以就把她的神识挡在外了,嗯,说起来不管是人是鬼,到了这牢狱中都长久不得,不是死了,就是魂识消散了,说起来在这里呆十年以上的,也只我和这丫头二人了,方才感觉到整个牢狱的鬼魂大多都被吸到了这里,我不知我着老邻居又在做什么,便来看看。”

    左飞樱反应过来,惊呼道:“你便是阿离姑娘所说的,那神秘房间的主人!”

    “什么神秘房间,就是我的牢笼罢了,我一个囚徒更也算不上主人。”那人晃晃手上锁链示意道。

    应飞扬冷眼道:“何必故弄玄虚,以阁下本事,天下都能任意行之,哪个牢笼困得住你。”

    “那是你本事还不够大,才会这么认为,你若本事大了,就会觉得天地小了,这天地便一个脱不出的牢笼。”那人淡淡道,手一扬,阿离所在的铜镜竟自行飞到他手中,铜镜发出光华,不停震颤,似是在畏惧的挣扎。

    那人轻喝道:“别闹!”,像是在训斥不听话的孩子,一声言出法随,不止镜子,连应飞扬三人也不由停住了,随后那人虚抹镜面,镜中流光溢彩,将方才发生的战斗在镜中映照而出,那人看完后,舒口气道:“我还当出了什么岔子呢,原来是老邻居得子之喜,我倒是没准备什么礼物,嗯,这样吧,明日再补上你一份大礼。”说着,手一扬,将镜子放回梁上。

    接着起身道:“既然无事,我也该回去了,我那囚室,真没什么好看的,没必要在我那里浪费时间,解药,还是去他处寻吧。莫要打扰我休息。”——

    哭了,今天跑了几家装修公司给房子找装修,又没写完,我先发,一会再补字,要是客户端看着重复的,先删书再重新加入书架就好了

    “什么神秘房间,就是我的牢笼罢了,我一个囚徒更也算不上主人。”那人晃晃手上锁链示意道。

    应飞扬冷眼道:“何必故弄玄虚,以阁下本事,天下都能任意行之,哪个牢笼困得住你。”

    “那是你本事还不够大,才会这么认为,你若本事大了,就会觉得天地小了,这天地便一个脱不出的牢笼。”那人淡淡道,手一扬,阿离所在的铜镜竟自行飞到他手中,铜镜发出光华,不停震颤,似是在畏惧的挣扎。

    那人轻喝道:“别闹!”,像是在训斥不听话的孩子,一声言出法随,不止镜子,连应飞扬三人也不由停住了,随后那人虚抹镜面,镜中流光溢彩,将方才发生的战斗在镜中映照而出,那人看完后,舒口气道:“我还当出了什么岔子呢,原来是老邻居得子之喜,我倒是没准备什么礼物,嗯,这样吧,明日再补上你一份大礼。”说着,手一扬,将镜子放回梁上。

    接着起身道:“既然无事,我也该回去了,我那囚室,真没什么好看的,没必要在我那里浪费时间,解药,还是去他处寻吧。莫要打扰我休息。”

    “什么神秘房间,就是我的牢笼罢了,我一个囚徒更也算不上主人。”那人晃晃手上锁链示意道。

    应飞扬冷眼道:“何必故弄玄虚,以阁下本事,天下都能任意行之,哪个牢笼困得住你。”

    “那是你本事还不够大,才会这么认为,你若本事大了,就会觉得天地小了,这天地便一个脱不出的牢笼。”那人淡淡道,手一扬,阿离所在的铜镜竟自行飞到他手中,铜镜发出光华,不停震颤,似是在畏惧的挣扎。

    那人轻喝道:“别闹!”,像是在训斥不听话的孩子,一声言出法随,不止镜子,连应飞扬三人也不由停住了,随后那人虚抹镜面,镜中流光溢彩,将方才发生的战斗在镜中映照而出,那人看完后,舒口气道:“我还当出了什么岔子呢,原来是老邻居得子之喜,我倒是没准备什么礼物,嗯,这样吧,明日再补上你一份大礼。”说着,手一扬,将镜子放回梁上。

    接着起身道:“既然无事,我也该回去了,我那囚室,真没什么好看的,没必要在我那里浪费时间,解药,还是去他处寻吧。莫要打扰我休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