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十七章 莫若相离 三
    “快斩断他的脐带!”少天师张润宁大声喊道。>≥

    张润宁因功力被锁无法上前相助,但天师道最擅长捉鬼镇邪的法术,论及对鬼怪的了解,在场之人没有能及得上他的,冷眼多时,终是看出了些端倪。

    应飞扬得他指点,定睛一看,却见鬼婴身后,方才还在哭叫的阿离已颓然倒下,阿离鬼气凝成的身子也逐渐模糊虚化,似要随时飘散,而那根与鬼婴相连,沾着粘液带着血的脐带却还如活物一般在不停的蠕动。

    母体无私奉献,婴儿肆意掠夺,阿离的鬼气就通过这根脐带源源不绝的注入鬼婴体内!

    “原来如此!”应飞扬恍然大悟,清楚了这力量来源,应飞扬和左飞樱对视一眼,同时出招。

    但见应飞扬提剑纳元,借由此时的木灵之躯,以木燃火,**催动下,朱雀振翼剑再提三分威能,明亮焰火在剑端熊熊燃起,如火炬般炽烈炎热,热浪滚滚,空气如沸。

    而左飞樱轻旋伞柄,红伞旋转飘入空中,同时一双素手施展法决,左手召巽风,右手唤震雷,正是借用先天八卦中的风雷双卦,飞起的伞感应术力越旋越迅,卷起阵阵罡风,伞上驰动条条电蛇,攒聚着风雷之威。

    但闻应飞扬、左飞樱二口一声,同时出招,应飞扬化身一只浩大辉煌的火鸟,拖曳出一道虹光炎痕直刺向前,而左飞樱手一引,罡风雷电撕扯一团,从旋转的红伞中倾泻而出,二人联手,三元匪聚,便是道门破邪绝式“风火雷击”。

    鬼婴本能感受到危机,尖啸一声,身上鬼影奋臂一振,浓郁的黑气翻涌,无数亡魂自胸前呼啸而出,直迎风火雷击。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正邪之气相撞,气劲横扫,刑室内刑具链条皆是“铛铛”震颤作响,而冲击的结果竟是——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交击的核心爆出一股汹涌如潮的气浪,左飞樱受气劲冲击,连退三步,应飞扬离得更近,更是被气浪掀得如纸鸢一般倒飞,木剑脱手而出,吐血而退。

    相比之下,鬼影身形虽然也被气流冲散,但在源源不绝之鬼气下,却是方散,又聚!

    见二人溃败,鬼婴眼露嗜血光彩,乘胜追击,数道黑色鬼气如影随形,黑云一般紧追半空中无力抵御的应飞扬,眼看应飞扬将被黑气吞噬。

    却见绮罗红伞早有预料般旋到应飞扬身侧,轻旋之下,自生一股如龙吸水般的气流,鬼气转了个向,尽数被吸入伞中,而半空中的应飞扬朗笑一声,声音中气十足,不见丝毫窒碍。

    “小娃儿,教你个乖,大人的世界是很复杂的!”

    应飞扬半空凝气,止住翻滚之态,同时轻抹嘴角的血液,掐动剑诀,双目隐含冷芒。

    鬼婴突感头顶似有雷声作响,锐气压迫而下,抬头看,便见一柄木剑悬在上空,剑上有青木电火闪动,越转越亮,如电龙翻飞,正是应飞扬方才脱手而出的那把木剑。

    鬼婴纵然开了灵智,但终究方诞世不久,如何识得应飞扬、左飞樱二人的诈败之策。

    方才追击应飞扬过急,体内鬼气一时没能补充,此时匆忙攒聚剩余鬼气,挥手击出,数道黑气直缨悬空一剑。

    但悬空一剑宛若雷霆惊世,轰然降下,辟易之威,正是应飞扬自创的招式‘天地不平怒雷霆’!

    煌煌天雷之下,岂容枭鬼横行,鬼气呜咽一声,尽遭荡尽,而木剑化作一抹惊电坠落,直直钉在地上,连接阿离和鬼婴的脐带被一剑斩断!

    “嘤——昂——”斩断脐带虽无痛感,但鬼婴感觉到鬼气流失,鬼影破碎,仍是出一声夜枭般的撕心叫声,身上的无数肉瘤小脸齐齐流出血泪,放声哭号,扩散的声波让在场之人皆觉气血翻涌,耳膜刺痛。

    而在音波肆虐同时,左飞樱突感眼睛一花,一阵腥风扑鼻而来!

    左飞樱大吃一惊,身形一跃,已经向后跃出了大半步,同时口中喝道:“衍万象、归太虚,庚金盾甲”随着清脆声音,符字连成一串,顿时令她全身浮现一阵金光,与面前闪电般袭来的一对细小利爪一触之下,爆出锵然之声。

    挡下此击,左飞樱仍惊魂未定,好在她即时施展术法,若是慢了半刻,千娇百媚的小脸就要在这一抓之下被抓得稀烂了。而来袭者却不再追击她,而是借着反震之力变化方向,左飞樱还未来得及提醒,便闻一声惨呼传来。

    只见中招的豁然是功力受限张润宁,虽然他险之又险的侧过身体,但仍然中了狠狠一爪,肩背上五道指痕不仅深可见骨,要是再深一分,连心脏都会被掏出来。

    鲜血如雨泼洒,造成这一切的正是那鬼婴,此时猴子一般悬在房梁上,出报复得逞般的咯咯尖笑,同时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洒落的鲜血,

    鬼婴素来记仇,睚眦必报。而且鬼婴知晓,断他脐带的虽是应飞扬,但罪魁祸却是出声指点的张润宁,所以先出手袭击张润宁。此时意犹未尽得舔舔舌头,细长的鬼爪再向张润宁背心抓去。

    “住手!”应飞扬怒喝一声,单臂化剑,剑气瞬,笼罩鬼婴周身,逼得他下不了杀手,转身避闪,而左飞樱趁机替张润宁止血。

    鬼婴先前因要靠着脐带吸取鬼力,所以一直趴伏这不动,如今脐带被斩断,却也相当于解开了束缚,可以肆意施展诡谲身法,身上没长翅膀,但浑身带着一股阴森鬼气,竟然能够托起它自己凭空飞行。近乎无视重力惯性,往来倏忽如电如幻,加上小而伶俐的身形,应飞扬纵然追击,却是招招落空。

    而鬼婴偶一反击,皆是从成人无法攻到的角度攻来,一击不中就迅疾而退,体形的差距,让应飞扬的巧妙剑招都失了意义,唯有借助“快”、“准”二字与它纠缠,纵然没了无穷无尽的鬼力,鬼婴却依然难缠,应飞扬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勉力拖住他,不让他再攻击张润宁。

    此时,张润宁虽在左飞樱帮助下止住了血,却是出狠意,粗犷面上狰狞道:“区区鬼物,也敢造次,当本天师奈何不得你?”随后又道:“左师妹,借些功力与我!”

    祖天师张道陵以夜降八百厉鬼而扬名,如今张润宁却被鬼婴抓伤,对张润宁来说,简直是“累世打鸟,到他这代却被大雁啄了眼”,正是奇耻大辱。加上先前被地狱道俘虏拷问的怨愤,此时一股脑爆而出。

    左飞樱知晓龙虎山捉鬼法门的厉害,毫不迟疑的赞掌给他,张润宁接纳纯正的道门术力,口中喝道:“通明三界路,照彻北幽宫,吾奉天师令,踏破九幽门,现!”字字如雷,字音震荡牵动张润宁全身,随后一尊方印从他眉心浮现。

    洁白玉印悬空而起,九龙幻影绕印飞翔,带来重如泰山峻岳的威压,正是茅山传派至宝,掌门人之象征——天师印!

    小小一方玉印,却带来重如弥须,巍峨无边,盖压十方世界的庞然威压。应飞扬顿觉身子如灌铅一般沉重,险些跪倒在地,原本头上残留的天师印力也找到归路一般投向印中。

    而身为恶鬼的鬼婴对曾经镇压无数鬼物的天师印本能抗拒,所受压力更胜应飞扬百倍,浮在天上的方印出道门清圣之气,鬼婴漂浮在半空的身形顿时如受压迫一般狠狠砸落在地,直砸出一个深坑。

    但鬼婴也激起了凶性,挣扎而起,两双小手托天,一股比之浓墨汁还要浓郁的黑气澎湃汹涌而出,伴随着千百声凄厉至极的尖利哀号,无边的鬼气包含着一个个呼嚎鬼魂,或是美艳诡异,或是阴森可怖,或是丑陋不堪,有些已经变成了森森的白骨,有些腐朽干瘪,还沾着腐朽黑的烂肉以及一丝一缕的头,有些却似乎是刚死不久面容扭曲,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人有兽。最后被杂糅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狠狠撞向天上方印。

    若单论鬼气,鬼婴纵然脐带断了,没有来自母体源源不断的补充,但只自身积蓄的鬼气亦是非凡,此时将全身鬼气一并打出,便是赌注胜负。

    却见“砰”的一声,鬼气在清圣道光下如积雪般消融,但如泰山压顶般雄沉的天师印也微微一倾,而这一瞬间,天师印压力顿轻,鬼婴如蝙蝠一般飞射而出,逃出清圣道光笼罩范围,张开森森牙齿直咬向张润宁的咽喉。

    张润宁和左飞樱此时同催天师印,皆无从防备,眼看喉咙要暴露在尖牙之下,却听一声爆喝,“给我回去!”

    应飞扬横挡在前,单臂探出一把按住鬼婴的小脸,把它狠狠掼在地上,再度回归天师印笼罩下。

    鬼婴牙齿狠狠咬住应飞扬的手掌,钻心的痛苦传来,应飞扬忍不住面容扭曲的惨嚎着,但赤红的双眼却狠狠盯着鬼婴,仗着自己所使的是假身,任鬼婴如何噬咬都死死不撒手。

    鬼婴拼命挣扎,但在天师印压迫之下只是徒劳无功,清圣道辉照射而下,鬼婴身上鬼气像蛇一般畏惧的四散,最后呜咽着湮灭,

    而道光照在鬼婴身上便如热水浇下,伴随“吱——吱——”的蒸腾之声,鬼婴身上那无数张着小脸的肉瘤齐声哭叫,哭声皆传入应飞扬耳中,那撕扯灵魂的声波几乎让应飞扬灵体分离,但应飞扬仍忍着灵魂被拉扯的痛苦狠狠按住鬼婴,终于鬼婴身上肉瘤先是烫熟了一般赤红,之后慢慢融化,结出了鲜红的血痂。

    应飞扬渐渐感觉,手下摁着的鬼婴身上那阴冷戾气渐渐被消散,而换做了一种生死相融、参合天地的玄异之气。与这气息相接触,竟另应飞扬也倍感舒泰,好似手上痛楚都消失。

    “好个少天师,是用了以死转生之术!”应飞扬恍然察觉,鬼婴虽是至邪至阴之物,但核心却是一股还未全泯的生机孕育出来,所谓阴尽阳来,死极反生这就是造化的神奇之处。

    正如万尸冢、千头坑、百骨洞这些藏尸地中,往往会会结出些医死人,肉白骨的奇花异草,又像毒性至强的五步蛇,周遭千步必有解毒的良药,这便是天地规则,生死之变的玄异之处。

    鬼婴凶戾异常,以张润宁实力就算全盛时期也未必能轻易用天师印镇压得住它,所以便换了个方法,天师印是道门至宝,拥有巧转阴阳的妙用,张润宁便借助阴极阳现,向死反生之理,将鬼婴身上的死败鬼气转化为生气。

    应飞扬感觉鬼婴的挣扎越来越小,过了不知多久,鬼婴身上的血痂裂开,慢慢剥落,恐怖的肉瘤已消失不见,露出婴儿光洁白嫩的肌肤,除却仍是带着死灰之色,不像其他婴儿那般白里透红,其他方面,论样貌,已与寻常婴儿无两样了。

    应飞扬缓缓松开手,一声婴儿嘹亮的哭声响起……

    鬼婴虽仍是鬼,但身上那天愁地惨的怨戾之气全消,不再是穷凶极恶厉鬼了,反而鬼体之内,还掺杂着道家绵绵生机之力,竟是阴阳相调,生死相融,这冥冥难以捉摸的气息,应飞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张润宁和左飞樱见大功告成,也是双双如脱力一般倒下,二人催动天师印之力已近乎力竭,若是鬼婴再多抵挡片刻,现在情况怕就不同了。

    这一战,可谓凶险异常,稍有不慎就是从当场丧命,甚至灵魂都不得脱身,但应飞扬此时又犯了难,不知眼前婴儿该如何处置。

    若仍是那凶戾鬼婴,应飞扬为求自保,出手必不迟疑,但此时婴儿凶煞之气已消,若再要斩草除根,让他魂飞魄散,看着婴儿那安详的睡脸,应飞扬当真下不去手。

    此时,听闻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阿离幽幽醒转,口中喃喃道:“孩子,我的孩子……”

    睁开眼,却见婴儿在应飞扬这敌人怀中,当即叫道:“你们!你们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快将孩子还给我!”(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