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十一章 鬼狱恶魂 三
    森森鬼牢,不见天日,沉积百年的幽沉死寂之气弥漫牢中,似要一点一点侵蚀活人生机,今日却见牢室之中,一道意态飞扬身影,尽驱死颓之气。≯

    “献丑了!”在左飞樱和徐未央这一少一老的术法高手注视下,应飞扬毫不怯场,但见他脚踏罡步,指引七星,起手便是今生所学最强术法!

    左飞樱一双美目圆睁,顾盼之间,满是好奇之色,“玄门双秀,道扇剑冠”,卫无双和顾剑声自方出道之时就并肩齐名,如今更是同列当世最顶尖高手之列,可谓一时瑜亮。而她和应飞扬分属“道扇”、“剑冠”传人,年岁也相似,所以打知晓应飞扬身份起,便升起了比较的心思,对应飞扬自也多了些关注。应飞扬剑法凡,远同龄之人,这些左飞樱已经见识过了,但术法嘛……

    “世人皆知我师傅术法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却不知他无所不能,一身剑术修为亦是不凡。原来‘剑冠’也同样,除绝世尘的剑艺外,竟还修了术法。剑冠最强的术法,定然非比寻常!”左飞樱心中念叨着,眼睛半分也不眨的盯视着。

    但见应飞扬神色郑重的沉喝一声,吐出口诀的最后一字,霎时面色一白,汗水秫秫得往下落,好似全身术力被抽干一般,而与此同时,咒术召唤之下,一道不可思议的身影穿越时空,现身尘寰!

    “这……就是你的最强术法?”左飞樱掩住樱口,满脸惊异。

    “厉害吧,这可是我保命的术法,若无它,我根本活不到今日!”应飞扬得意道。

    “可是……用它保命……”左飞樱目瞪口呆的不知如何应答,看着眼前那道身影,或者说那个木灵。

    那木灵身躯与人等高,朦胧如雾,全是有灵气构成,却是稀薄而微弱,这种靠着木系法器之力招出木灵的术法,便是万象天宫入门不足三月的弟子都能轻而易举做到。左飞樱只觉得方才的期待被冲到了水沟里。

    偏偏应飞扬毫无察觉,“可不是保命么,嗯,这事不好跟你细说,总之若不是这个术法,我怕早就饿死街头了。”应飞扬边说着,将方才摆在地上施法的酒葫芦系回腰间,又跟那木灵打了个招呼。“老朋友,好久不见了,还好师傅这酒葫芦没被收去,不然今天还真无法叫你出来……”

    没错,眼前木灵,便是以往他们师徒装神弄鬼时用来吓唬大户人家乖乖掏钱的。

    “你这术法,当真令人大开眼界……不愧是‘剑冠’亲传……”左飞樱嘴角抽搐道。

    应飞扬听不出嘲讽,一副自谦中又暗藏骄傲的样子道:“还好啦,比师父还差了好多,这术法要是由我师傅施展,召唤出的木灵可要比这还要足足大上两倍呢!”

    “够了!就算再大上十倍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左飞樱大声叫道。

    应飞扬被吓了一跳“左姑娘,你怎么了?”

    吸气——呼气——

    左飞樱做了个深呼吸,面色恢复正常,微笑道:“没事,我的意思是说,木灵的这个大小就足够了,体型与你相似,最适宜行动。”

    “咳咳!”徐未央也是一脸尴尬的解围“没错,这似实还虚的灵体之身,用来施展‘移魂寄物’之术最为合用……”

    好吧,术业有专攻,我们的应飞扬在剑道之上自是眼光精准,见解不凡,但在术法上的见识就逊色多了。但至少他还算诚实,说“献丑”,就真得献了个大大的丑,只是献了丑还浑然不知,那副自模样,当真让人左飞樱不知如何应对。

    “那便以这木灵做你假身,你需注意,假身与你本体相互关联,使用假身你可以借用本体功力,但若假身受创,本体也会同样受创,而且相隔的距离不能过一里,一旦过范围,你的灵魂便会自行返回本体。”徐未央强行扯回正题,正色叮嘱道。

    “徐道长放心,我都记得了!”应飞扬点头道。

    “那边好,你的本体由贫道照顾,左师侄,施法的事就交于你了!”说罢,将移魂寄物之术传授给左飞樱,术法并不困难,左飞樱亦是聪颖,所以一学就会,随即便让应飞扬闭目盘膝坐下,施展了术法。

    比之应飞扬那雷声大雨点小的蹩脚术法,左飞樱术式一起,便见不凡造诣,看得徐未央连连点头,只感一把岁数都白活了。

    而应飞扬闭上眼,只觉身子越来越轻,好像要随风飘走一般,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之感,再睁眼,术法已成。

    应飞扬现身子变成一团碧绿色朦胧雾气,顿时大感新鲜,尝试着伸展了下手掌,却是灵动自如的与使用原本的身子一样。

    左飞樱见术法已成,不再耽误,身子一转又变成三眼冥猫的形态,道:“若是适应好了,那便走吧。”

    应飞扬点了点头,便将身子想想成一团雾气,随后身形果然散开,从囚室栏杆的缝隙中渗出,囚禁修真者的牢室,大多都将重点放在如何禁锢修者功体上,而修者功体一旦恢复,这些有形的栏杆根本形同虚设,无论是用术法穿越,还是用武力破坏,方法可谓要多少有多少。

    应飞扬自是轻松脱出,左飞樱也紧跟着从缝隙钻出,与徐未央道了声别便离去。

    走上几步,便遇一条岔路,应飞扬道:“左姑娘,我知晓你定然担心你师兄的情况,咱们便分头行动吧,我设法寻得解药,救出我师姐、张少天师以及其他被困之人,你便出了牢狱,寻你师兄去吧。”应飞扬看得出,左飞樱虽面上无事,但却一直心绪不宁,知晓她定是担忧被阴魍魉炼制成鬼奴的纪凤鸣。

    左飞樱摇了摇猫脑袋道:“力分则弱,我们本就势单力薄,若彼此分开没了照应,定是平添危险,我与你一起,先设法就其他人。”

    “那你师兄……”

    还未等他说完,左飞樱就打断,淡然道:“你们剑冠一脉的最强术法,方才你已经施展过了,那你可知晓,道扇一脉最强的术法是什么?”(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