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一章 冲阵闯营 一
    ps:这一章和下一章其实都是给前一卷收尾,但我觉得以应飞扬失恋被甩做尾声更有恶意,所以把这章放在新卷了

    洛阳西郊,慕紫轩阔步而行,面上已风平浪静,不见悲喜,所行方向,营火连天,如不夜长昼,一股刀兵之气扑面而来,正是张守珪麾下幽州军所驻扎的西北大营。> ≧≯

    而路侧树旁,胡离依树斜立,等候多时,见慕紫轩来道,白眉一挑道:“竟然这么久,方才我感应到司天台内一股冥冥气息冲霄,可是又生了什么?”

    “瑶玉,倾情一舞,在身陨之前,以舞入道了。”

    胡离长叹一声,一副心向神往的样子道:“以舞入道?姬香主最后一舞,必是惊尘绝世,可惜我竟然无缘一见,现在我倒有几分后悔,没有厚颜与你一同见证姬香主的终途了。”

    慕紫轩神色微微一黯,不想多说此事,随即道:“莫说这些了,还是先解决最后的麻烦吧。”说罢,继续向大营方向前行。

    胡离亦并肩齐行,同时叹口气道:“是啊,我留张守志一命,本想制造佛道争端,但人皇倒也沉稳,竟硬生生将此事压下,后来又想让他死在司天台给你造成些麻烦,结果仍是失败,算计不成,最后竟然差点被姬香主利用张守志,造成唐朝与北龙天的战争,真是搬石砸脚,枉费了我叔父布下的好局!”

    慕紫轩毫不留情揭穿道:“胡兄还是见好就收吧,莫得了便宜还卖乖,至少将张守珪脱下了水,听闻北龙天有意在北地突厥、契丹等胡族中培育势力,少了张守珪这位当世虎将,北龙天的行动应该就不会再缚手缚脚了,只这一点,就不算吃亏。”

    胡离哈哈一笑道:“那也要张守志死了才行,姬香主或许还有后招,只有张守志死了,才能断绝事情再生变化,我们才能安心。”

    “是啊,北龙天还没等到他开战的时机,而皇世星天的力量也不足,也经不消耗,为了北龙天的阴谋,为了我的盘算,为了咱们共同利益,张守志必须要死。”慕紫轩话音一沉,语带杀机,已到营前。

    营门口守门的士卒感应杀气,当即高举兵器盘问道:“什么人!”

    刀兵临头,胡离视若无睹,纠正道:“什么阴谋、盘算、利益?说得这么难听——”胡离轻一挥手,随手震退靠近的两名士卒

    “——我们是为了人族与妖族的和平啊!”

    —————————————————————————————————

    大营主帐内,张守志昏躺在床上,一名随军军医正皱紧眉头替他搭脉诊治。一旁幽州节度使,当朝辅国大将军张守珪急躁的来回踱步,出阵阵“哒哒”军靴声。

    军医方一松开手,张守珪就急忙问道:“怎么样!”

    军医低头恭谨道:“大老爷是天仙般的人物,属下医术浅薄不敢断言,只是觉得大老爷气血亏损的厉害,现在虽暂无性命危险,但,恐怕会影响寿元……”

    “气血亏损?那就用人参、鹿茸、何乌、陛下这次赏赐我的药材,统统给他用上!”张守珪手喝令道。

    随侍在一旁的主簿却轻咳一声,道:“国公爷,有句话,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守珪浓眉一皱挥手道:“那就别讲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放什么屁!”

    主簿面色尴尬,却仍是厚颜继续道:“国公爷,您来神都述职的期限已满,按说已经该回转幽州,但您为了大老爷,仍借口身体不适驻扎在西北大营不肯离去,虽为了表示忠心只留了八百兄弟,但,这依然是犯了陛下大忌,如今又将越狱而出的大老爷带回营中,这更有以军权干政的嫌疑,若是一般罪过也就罢了,但大老爷犯得可是杀师之罪,国公爷你这么忤逆圣上的意思……”

    主簿话音未落,便听啪得一声,被张守珪一巴掌抽得眼冒金星,还未倒下,就被张守珪提着衣领拉到眼前,张守珪目光如噬人虎豹,森然道:“杀师之罪?到底是哪个忤逆圣上旨意?圣旨上白纸黑字写明了司马真人是寿终正寝,坐化飞升!你竟听信那几个妖道邪僧信口雌黄,指认我大哥杀师!当真好大胆子!

    主簿被吓得面色白,但仍坚持道:“国公爷,可大老爷终究是逃出来的,若咱们扣着他不放,仙家的人若寻来……”

    张守珪一把把他掼在地上,喝道:“老夫年幼时,曾有算命之人说老夫命犯煞气,是个命里淌血的凶命,注定不到三十,但老夫今年已五十有一,尸山尸海里打了这么多次滚,淌血的都是老夫敌人,你道老夫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什么?还不就是大哥自幼替我出家,祈福!老夫这条命是大哥保下的,现在换老夫保他了,什么仙啊神啊,我倒要看谁敢将他带走!”

    忽而,喧哗时传来,一名士兵直入主营,匆忙道:“大将军,营外有人闯入,说是司天台的,指明要见您!”

    “司天台,哼,不见!赶他们走!”张守珪怒道。

    “他们已经在赶了,可惜,做不到!”清朗一声传来,随后伴随连连惨叫,几名被士卒被震飞入帐中,跌倒在地。

    “守卫国公!”主簿急忙张开双手挡在张守珪前头喊道,张守珪却一把把他推开,拨开门帘出帐,却见兵士围成一圈,刀兵直指向两个年轻人,而两个年轻人身陷重围却是面不改色,其中紫衣青年笑吟吟行了一礼道:“下官司天台灵台郎慕紫轩,见过张国公。”

    张守珪曾见过他,也知晓张守志入罪多半是因为他,此时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沉声道:“区区七品灵台郎,竟敢擅闯军营!可知所犯死罪!”

    慕紫轩环视周遭军士,纵然对抗非人之力,诸军士依然军容森严齐整,丝毫不乱,不由赞道“不愧是幽州铁军,不过八百人就有如此凶的刀兵煞气,若真翻上一两倍怕还真不好应付,难怪国公可以有恃无恐的向我问罪。”

    但下一瞬,慕紫轩身形一闪,已站在了张守珪身侧,道:“那国公可知道,在军营中窝藏罪犯,又是什么罪!”

    ————————————————————————————————-————————————

    新卷开始写上卷感言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不过不合时宜的事我干的多了,再加上新一卷怎么写还不清楚,只能放慢进度写写感言了

    先爆两个从第三卷就想爆的料,关于第三卷原本的设定。

    1.孙长机会这么尊敬司马承祯,是因为他在被司马承祯救了后就产生了恋师癖,感觉太重口了,就被我舍弃了,不过从表现出的情节来看,依然引人遐想。

    2.张守志之所以会笃定他师尊修炼过阴丹,是因为胡媚儿伪装成了司马承祯在西域练阴丹时播中下的女儿,有相同的红色太极形胎记为证,在和张守志xxoo时让他现,张守志自以为抓到把柄就去找司马承祯摊牌了,然后就……但因为担任谜题解答责任的主角组信息不足,无法推论到这么详细的地步,在加上略狗血,所以被我虚写了。

    一下正文,略毁三观,可以直接跳。

    第四卷写完了,目前为止最不满意的一章,基本上把能犯的错误都犯了。

    前期没有构思好就匆忙动笔,而上架之后因为混全勤的字数压力,也让我经常处在一种想哪写哪的状态,所以整个第四卷节奏很成问题,现在重看下,能删去不少旁枝末节,尤其是我那一写起来就收不住的打斗戏,把一百三十多章的内容压缩到一百章以内。

    而且过于追求布局的复杂性,也是很破坏节奏,而且为了布局的复杂,又追加了好多设定,什么这阵法,那术法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我看着都有点头大,估计读者看着同样痛苦。说到布局,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胡离这次布得局的,局挺复杂的,但也很重要,让我来理理。

    通过从第三卷就开始的一系列削弱,分兵让上清派内防空虚,加上对姬瑶玉的安排,让所有有心人的认为移花接木术是在上清派进行,但胡离却利用思维盲区玩了个‘灯下黑’,真正的计划竟是在司天台。两侧计划以司天台的为主,但上清派的也同样重要,最佳的结果,是姬瑶玉不与反抗,乖乖移魂到胡媚儿假扮的杨玉环身上,但靠从司马承祯那弄来的镇魂珠,使得移花接木必然失败,如此杀姬瑶玉,取木元(重点),同时让有心人皆以为计划失败,失了从中取利的心思,在加上司天台处的计划,天香谷也能兵不血刃拿下,可谓一箭多雕。而就算姬瑶玉反抗,上清派的计划最少也能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来保证司天台那边不受打扰。

    多好的布局,然而这布局是我上厕所时灵光一闪的,想到之后立马毫不犹疑的舍弃了原先构思,推翻了原本剧情,但随后问题也来了,这布局布得太好了,我都不知道如何破解了,所以上清派那边男女搭配,有种靠设定以力破巧的感觉。而司天台那,完全就是靠着应飞扬靠逆天运气掀桌了,弄得我都替胡离憋屈,也没办法,同时跟两个天运极佳的主角为敌,不坑你胡离坑谁。

    好在整个祸种计划也是给另一个计划做遮掩,而那个计划也成功了,胡离最后算是成功欺天,已经成功的计划我当然是不会再详细讲明了(笑),可能会等好久之后才揭晓答案糊你们一脸,给点提示,1.木元的作用2.失踪的人3.祸乱天下的命格。

    这卷里还塞了不少人物,主要因为觉得第四卷开始时都4o万字了,而要浓墨重彩描写的那些个顶峰高手才有三个露了面,而新生代英才除了凌霄剑宗的都没出场,弄得心里那个急躁,就冒春笋般的冒出了许多牛x哄哄的人物,然后人一多挖坑也多,而且还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填的坑,先拿个笔记本记着,未来要填的长期坑有禹王九鼎线(看过第一版简介的应该能猜到这是全书主线),杀佛之刀线,七凶线,六道净天祭坛线,乾坤铸手与应飞扬的赌约线,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啊,今个有读者看我写尾声误以为我要完结,我倒是想赶紧结束这费心不讨好的扑街书开个无脑小白文赚钱啊,但这破书真就刚起个头,完本遥遥无期啊!

    说回第四卷剧情,贯穿第四卷的其实是一个情字,但作者我是大龄单身废物啊!大龄单身废物写出的感情戏自然是不扭曲不舒服斯基!所以我写出得是一种受国色天香神通影响的“虚伪的真情”。

    之后化身胡离狠狠宣泄了下情绪,胡离对国色天香的解释是用古人的思维解读的,翻译成现代话能用七字表达清楚——香气刺激荷尔蒙。

    说受神通影响下产生的感情是假吧,但人类感情本身也就是荷尔蒙分泌产生,相貌,人为制造的浪漫,鲜花,钻戒,都可以刺激荷尔蒙分泌产生感情,这些感情是真,那一步到位的靠香气产生的感情又怎么能算假,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种爱情反而更接近本质,因为它不会欺瞒,而是确确实实产生了爱情荷尔蒙,至少,比社会中大量存在的,那种为了各种利益,对毫无感觉的人说着动听情话的“爱情”真实。

    说它是真的吧,它又霸道的不给人选择的余地,那就是另一个论题了,没有选择的爱情还是不是爱情。

    而说起利用,那爱情本身就不是利用关系吗?情侣会希望从对方身上得到精神慰藉,在经济生活上得到帮助,****得到宣泄的途径,年老时得到赡养,甚至为了不在受父母逼婚,不在受亲戚朋友的异样眼光,试想一下,你会和一个对你毫无任何帮助的人产生爱情吗?

    所以说了这些,现在大家明白我为什么是大龄单身废物了吧?

    总得来说,第四卷写得不好,唯一值得我骄傲的就是,我是倒在前进的路上。

    从第一卷短小而精湛的布局,第二卷出色的人塑和热血(中二)的打斗,第三卷融入刑侦色彩案件为线索带动的多方角逐,到第四卷以情推动的,卷了更多势力参与的更繁琐复杂的布局,每一卷我都尝试着写出些新的东西,做出些新的突破,就算尝试失败了,与那些拿着高出我万倍稿酬,却依然只敢小心翼翼的写着套路文取悦观众,不敢做出半点突破的写手相比,我跌倒了,却依然跌倒在他们之上。(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