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卷 尾声
    出了观星楼,应飞扬便将姬瑶月往肩头一抗,接着榨取着余力急急而奔,虽然不知胡离和慕紫轩等人是否会追上,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直奔到洛阳郊外十余里,终丹田刀绞般的一疼,脚步随之稍缓。

    狂野山风一吹,姬瑶月幽幽醒转,眼中先是一阵迷茫,看清周遭景色后,随即如噩梦初醒一般惊呼道:“阿姐,阿姐呢?应飞扬,你快放我下来!我要找阿姐!”

    应飞扬脚步不停,不言不语,曲指一弹,又封了几处穴位,姬瑶月的惊呼瞬间被堵在了喉咙中,只得怨毒的盯视着应飞扬,应飞扬虽看不到她的面容,但仍感觉一股凄厉仇怨的目光从背后传来,刺得他背心灼痛。

    应飞扬正欲阻止,却仍晚了一步,姬瑶月鱼打挺一般从他肩上飞起,双足踢向应飞扬面门,应飞扬举手相挡,姬瑶月却顺势踩着他的手臂,一跃而起,从他头顶掠过。

    “莫走!”脚步一旋,踏罡步斗,施展出星罗奇步,只论短距离的挪移变化,“星罗奇步”还在“花间游”之上,身形一闪已横挡在姬瑶月身前,“回去也只是羊入虎口!”

    “滚开!我的死活,与你何干!”姬瑶月狠狠道,翻掌欲将应飞扬逼退,十指如兰花飞舞,令人眼花缭乱。

    “你是我救出来的,自然不能让你胡来!”应飞扬举手应对同时沉声道。

    “想要挟恩卖好吗!可我对你唯有恨!”姬瑶月眼露怨恨,掌法更加凌厉,只想速战速决。应飞扬拳掌功夫大有不及,登时落入下风,而姬瑶月一掌如穿花引蝶,直走中宫。

    应飞扬却不再闪避格挡,反是聚拢真气与胸前,他自知掌法不及,亦知姬瑶月与他一般真气枯竭,此时趁她气力不济,拳脚疲软,硬生生受了她一掌,却是一把抓住她脉门。

    “让开!”姬瑶月双目赤红道

    “我一步也不会让!”应飞扬坚定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姬瑶月一翻袖,刀已在手,同时一刀当头斩下。

    这一刀凌厉异常,毫不留情,若不闪避,定是被开颅破脑。

    刀风吹得应飞扬发丝猎猎后飞,露出应飞扬如冰一般沉冷坚定的双目,姬瑶月心头一软,身子本能的想要收刀,但却慢了一瞬,刀势已是覆水难收!

    下一刻,血花四溅!姬瑶月无法收刀,只能尽力将刀路引偏,虽不至于开颅破脑,但应飞扬右额头的额角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直截断入鬓剑眉!

    血从皮肉翻起的狰狞的创口中流出,染红了半张面孔,应飞扬却只淡然道:“这一刀,够你出气了么?”

    姬瑶月心头一恼,似是再痛恨方才的留手,咬牙切齿道,“这一刀只是警告,再不撒手,下一刀要你性命!”说罢,刀再扬起,却是闭上双眼,丝毫不给自己心软留手的余地。

    但刀将落未落之际,姬瑶月突得刀柄一松。

    “噌!”得一声,刀落在地上,应飞扬略带惊疑,却见到世上最令他怜惜的景象,

    姬瑶月如失魂一般,双目痴痴望向司天台方向,两道泪痕却在无察觉间划过他美丽脸颊,梨花带雨,惹人心怜。

    “应飞扬,阿姐,她死了……”姬瑶月喃喃说着,泪光破碎,像个无助的孩子,

    应飞扬微微一愣,却不知姬瑶月是如何知晓。或许是姬瑶玉触及天道的最后一舞,冥冥之中使得血脉相连的妹妹心生感应,得知了她的死讯。

    但只看着姬瑶月一眼,应飞扬被她彻骨的悲伤侵染,想安慰,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只得道:“月儿姑娘,继续哭吧……”

    姬瑶月留着泪,挤出笑容,道:“胡说,我哪有哭,阿姐死了,我便是天香谷的香主,天香谷的谷主,怎么能哭哭啼啼的……”

    女孩笑着,攥紧拳头抹着眼泪,抹干了,又有新的眼泪流下,就像无尽河流,怎么也擦不干。拳头攥得太用力,拗断了自己指头,姬瑶月依然毫无知觉,继续的擦着眼泪。

    “阿姐不在,我不能再做一个只会哭的傻妮子了,我要振兴天香谷,还要为阿姐报仇,对付胡离,对付慕紫轩,对付北龙天,对付万妖殿,看吧,要做的事情这么多,我哪有时间苦……”姬瑶月把拗断的手指一根根扳开,细数着要做的事情,眼泪滴在了失了血色的手心上,数完后,又抹了一把眼泪,之后转身要离去。

    “你对付他们,不能急在一时……”应飞扬怕她冲动做傻事,忙劝道。

    “都说了,我不能做个傻妮子了,姐姐死了,再去司天台也救不回她了,我不会送死,我也不能死,十年也好、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也好,我都会活下去,慢慢积攒力量,直到能够将他们都送入地狱。”姬瑶月一面说着一面眼泪流下来,微笑的她不断轻拭泪水。“可恶,风怎么总这么大,吹得我眼睛疼死了……”

    姬瑶月就这么轻颤着身子,一步一步离去,就在她即将消失在黑夜中时,姬瑶月回过头泪流满面,却依然在微笑道:“对了,若不是你强行带走我,姐姐也不会死,我恨你!所以解决他们之后,我还要对付你……”

    姬瑶月终于消失在了黑暗中,伊人远去,应飞扬无力,也无理由阻拦,只觉的心中的一块也随她一同远去,自此缺了一角。

    最后,应飞扬直直倒在地上,手捂住额头的伤口,接着手轻轻下滑阖上了眼脸,任掌心的温热浸透眼眶。

    “司马真人,策神棍,这就是你们说的红鸾劫吗?好像真的应验了……只是,这一劫——”

    “——无解了!”

    出了观星楼,应飞扬便将姬瑶月往肩头一抗,接着榨取着余力急急而奔,虽然不知胡离和慕紫轩等人是否会追上,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直奔到洛阳郊外十余里,终丹田刀绞般的一疼,脚步随之稍缓。

    狂野山风一吹,姬瑶月幽幽醒转,眼中先是一阵迷茫,看清周遭景色后,随即如噩梦初醒一般惊呼道:“阿姐,阿姐呢?应飞扬,你快放我下来!我要找阿姐!”

    应飞扬脚步不停,不言不语,曲指一弹,又封了几处穴位,姬瑶月的惊呼瞬间被堵在了喉咙中,只得怨毒的盯视着应飞扬,应飞扬虽看不到她的面容,但仍感觉一股凄厉仇怨的目光从背后传来,刺得他背心灼痛。

    应飞扬无暇理睬,又奔行一段距离,忽然,背上姬瑶月的身子一震,妖气从她周身孔窍迸发,刺得应飞扬身上生疼。心中却惊异,“她在强行冲穴!”。天香谷有一门唤作“万花离经”的法诀,可以靠着自损经脉的方式冲破被封锁的穴道,方才姬瑶玉就是靠着“万花离经”来脱出慕紫轩的桎梏,而姬瑶月也不顾伤势,做出了相同的抉择。

    应飞扬正欲阻止,却仍晚了一步,姬瑶月鱼打挺一般从他肩上飞起,双足踢向应飞扬面门,应飞扬举手相挡,姬瑶月却顺势踩着他的手臂,一跃而起,从他头顶掠过。

    “莫走!”脚步一旋,踏罡步斗,施展出星罗奇步,只论短距离的挪移变化,“星罗奇步”还在“花间游”之上,身形一闪已横挡在姬瑶月身前,“回去也只是羊入虎口!”

    “滚开!我的死活,与你何干!”姬瑶月狠狠道,翻掌欲将应飞扬逼退,十指如兰花飞舞,令人眼花缭乱。

    “你是我救出来的,自然不能让你胡来!”应飞扬举手应对同时沉声道。

    “想要挟恩卖好吗!可我对你唯有恨!”姬瑶月眼露怨恨,掌法更加凌厉,只想速战速决。应飞扬拳掌功夫大有不及,登时落入下风,而姬瑶月一掌如穿花引蝶,直走中宫。

    应飞扬却不再闪避格挡,反是聚拢真气与胸前,他自知掌法不及,亦知姬瑶月与他一般真气枯竭,此时趁她气力不济,拳脚疲软,硬生生受了她一掌,却是一把抓住她脉门。

    “让开!”姬瑶月双目赤红道

    “我一步也不会让!”应飞扬坚定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姬瑶月一翻袖,刀已在手,同时一刀当头斩下。

    这一刀凌厉异常,毫不留情,若不闪避,定是被开颅破脑。

    刀风吹得应飞扬发丝猎猎后飞,露出应飞扬如冰一般沉冷坚定的双目,姬瑶月心头一软,身子本能的想要收刀,但却慢了一瞬,刀势已是覆水难收!

    下一刻,血花四溅!姬瑶月无法收刀,只能尽力将刀路引偏,虽不至于开颅破脑,但应飞扬右额头的额角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直截断入鬓剑眉!

    血从皮肉翻起的狰狞的创口中流出,染红了半张面孔,应飞扬却只淡然道:“这一刀,够你出气了么?”

    姬瑶月心头一恼,似是再痛恨方才的留手,咬牙切齿道,“这一刀只是警告,再不撒手,下一刀要你性命!”说罢,刀再扬起,却是闭上双眼,丝毫不给自己心软留手的余地。

    但刀将落未落之际,姬瑶月突得刀柄一松。

    “噌!”得一声,刀落在地上,应飞扬略带惊疑,却见到世上最令他怜惜的景象,

    姬瑶月如失魂一般,双目痴痴望向司天台方向,两道泪痕却在无察觉间划过他美丽脸颊,梨花带雨,惹人心怜。

    “应飞扬,阿姐,她死了……”姬瑶月喃喃说着,泪光破碎,像个无助的孩子,

    应飞扬微微一愣,却不知姬瑶月是如何知晓。或许是姬瑶玉触及天道的最后一舞,冥冥之中使得血脉相连的妹妹心生感应,得知了她的死讯。

    但只看着姬瑶月一眼,应飞扬被她彻骨的悲伤侵染,想安慰,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只得道:“月儿姑娘,继续哭吧……”

    姬瑶月留着泪,挤出笑容,道:“胡说,我哪有哭,阿姐死了,我便是天香谷的香主,天香谷的谷主,怎么能哭哭啼啼的……”

    女孩笑着,攥紧拳头抹着眼泪,抹干了,又有新的眼泪流下,就像无尽河流,怎么也擦不干。拳头攥得太用力,拗断了自己指头,姬瑶月依然毫无知觉,继续的擦着眼泪。

    “阿姐不在,我不能再做一个只会哭的傻妮子了,我要振兴天香谷,还要为阿姐报仇,对付胡离,对付慕紫轩,对付北龙天,对付万妖殿,看吧,要做的事情这么多,我哪有时间苦……”姬瑶月把拗断的手指一根根扳开,细数着要做的事情,眼泪滴在了失了血色的手心上,数完后,又抹了一把眼泪,之后转身要离去。

    “你对付他们,不能急在一时……”应飞扬怕她冲动做傻事,忙劝道。

    “都说了,我不能做个傻妮子了,姐姐死了,再去司天台也救不回她了,我不会送死,我也不能死,十年也好、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也好,我都会活下去,慢慢积攒力量,直到能够将他们都送入地狱。”姬瑶月一面说着一面眼泪流下来,微笑的她不断轻拭泪水。“可恶,风怎么总这么大,吹得我眼睛疼死了……”

    姬瑶月就这么轻颤着身子,一步一步离去,就在她即将消失在黑夜中时,姬瑶月回过头泪流满面,却依然在微笑道:“对了,若不是你强行带走我,姐姐也不会死,我恨你!所以解决他们之后,我还要对付你……”

    姬瑶月终于消失在了黑暗中,伊人远去,应飞扬无力,也无理由阻拦,只觉的心中的一块也随她一同远去,自此缺了一角。

    最后,应飞扬直直倒在地上,手捂住额头的伤口,接着手轻轻下滑阖上了眼脸,任掌心的温热浸透眼眶。

    “司马真人,策神棍,这就是你们说的红鸾劫吗?好像真的应验了……只是,这一劫——”

    “——无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