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曲终人散 六
    Ps:先别看,没写好,过会再来,关键章节,让我再多写一会

    “魂体相移,生生不息,回天有术,移花接木!”

    姬瑶玉口诵法诀,如起舞一般,地上符字也铸字浮动闪耀,烨烨生辉,姿态虽是优美,但从她光洁额头上的浮现的汗珠来看,术法仍是十分吃力。

    移花接木本只是在生命垂危时冒险一搏换取一线生机的术法。与姬瑶玉如今五痨七伤的样子也无甚差别,术法一经使出,体内最后的木元之力化作光球生腾而起,似在显露着最后生机。而一点萤火般的魂光也从姬瑶玉眉心,往着杨玉环方向移动。

    眉心魂光离体,姬瑶玉面色瞬间如失了血气一般苍白。

    一瞬间,空洞眼眸流光溢彩,姬瑶玉的记忆在她眼眸中纷纷闪现,好似在眼中快进着姬瑶玉的一生。

    清浊一气补天阵阵法加持之下,生机勃勃的绿色木元和死气沉沉的阴寒鬼气相互映照,两大凶险的术法同时施展,却也各行其路,互不干扰。

    姬瑶玉的魂光波浪般上下起伏,慢慢移动,终于渐渐没入杨玉环眉心……

    “成功了吗?”。慕紫轩的心跳随着那点魂光起伏,此时才暗暗定下心来。

    在一口气还未及松下时,忽然,异变陡生!

    一股气浪以杨玉环为中心轰然炸开!气浪扩散,地上的闪烁着光亮的符字如风中烛火瞬间被吹得熄灭。桑魅身形也如黑烟一般,被气浪吹到了黑暗角落,随即旋个身便消失。

    而那点魂光也被吹回姬瑶玉眉心,魂归原身,姬瑶玉却是身形一颤,仰天呕出一口血来,随后颓然倒地!

    “怎会如此?”慕紫轩闪身向前,扶住姬瑶玉颓倒身形。姬瑶玉美眸黯淡,本就苍白无血色的面上此时更胧上了一股死黑之气。

    气浪消散后,胡离亦快步走向前,审视姬瑶玉状况。胡离双眉紧锁,默然片刻,最后终于长叹一声:“魂体相斥,祸种计划失败了……”

    “失败?怎么会?”慕紫轩一时难以置信道。

    “是啊?怎么会失败?”胡离苦笑一声,神情颓败道:“清浊一气补天阵加持下,成功的几率最饱受估计也应在七成以上,但这不足三成的失败的可能,却仍是被我遇上了吗?”。

    “还是,干涉天道者终遭天弃?天,你又向下界子民彰显你的威严了,千算万算,终算不过天意!”胡离仰头,透过破漏的屋顶问天,天却依然高高在上,不言不语。

    “那……瑶玉可还有救?”慕紫轩轻搂这姬瑶玉,面目埋在了一片阴影之中。

    胡离长长叹道:“移花接木之术一旦失败,便是魂体受创,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么?”慕紫轩重复了一声,默然不语,在场只余一片死寂,连风也不再吹动,似是不忍见一代红颜陨落。

    片刻沉默后,胡离慨叹道:“举世红颜皆蔺草,唯有此花向天飞。姬香主与天争命,虽然失败,但依然是胡某今生最敬佩的女子,先前承诺依旧作数,姬香主还请放心。”

    “多谢……二公子。”姬瑶玉气若游丝道。

    “名花凋零,红颜陨落,非胡某所能忍见,慕兄,我行一步,就劳你陪姬香主走完这最后一程……”胡离摆摆手告别,便领着胡媚儿和豹额离去。连本来至关重要的杨玉环也被胡离轻易舍下,没再看她一眼。

    残破的观星楼中,方才还是一片人来妖往的战场,此时却变得空旷了,除却仍昏迷的杨玉环,就剩下慕紫轩和姬瑶玉。

    “结果……还是你陪我走到最后……”姬瑶玉苍白面色多了几分红晕,却是最后的回光返照,更添凄美哀艳。“你是怎么察觉自己受我神通影响的?”

    慕紫轩轻搂着她,柔声道:“方才不是已经说了么,我首先……”

    姬瑶玉略显苍白的嘴唇一撅,显露出几分娇俏姿态,“少来了,男人身陷情网,哪有可能靠自己脱出,除非是……因为另一个女人。”

    “她,是唤作幽凝吧?”姬瑶玉眼波流转道。

    慕紫轩面色一变,默然点了点头。

    姬瑶玉面上挂出少女般戏谑颜色,问道:“哼,果然是因为别的女人,那,我问你,她与我,哪个更漂亮?”

    慕紫轩一愣,最后坦诚道:“她虽也是个美人,可真比起来,还是逊你一筹。”

    “那便是她比我聪明了?”姬瑶玉追问道。

    慕紫轩摇摇头,唇角泛起一丝哀戚笑意“她呀,看着是挺伶俐,可真犯起蠢来真是任谁也拦不住……”

    “那不是犯蠢,只是爱你。”姬瑶玉幽幽道:“她,最后为你而死了吧?”

    “她,还没死,我会救活她,”慕紫轩淡淡道,却是说不出的坚定。

    “没死么?”神魂将散的姬瑶玉双眼迷离,却在慕紫轩身后隐约看到了一个女子身影,一身黑色衣裙勾勒出窈窕,黑纱笼住白玉般的面容,只露出光洁额头和一双寒潭般幽冷的眼睛,却只是个将死之人才能看到的残魂鬼影。姬瑶玉撇撇嘴,“原来也不算活着,难怪呢,她若死了,我可以让你放下,她若活着,我可以让你移情,可她即非死,也非活,这要我如何胜她……”

    “真羡慕啊,如果我能比她更先认识你……你不觉得么,我们一个深沉莫测,一个狡黠变化,更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慕紫轩笑了笑,却不回答。

    姬瑶玉嗔道:“甜言蜜语的哄了我两年,却不肯哄我到最后么?真是无情的人啊……罢了,扶我起来吧。”

    “你又要做什么?”慕紫轩挑挑眉道。

    “天香谷的女子,死也要死得漂漂亮亮,许久没跳舞了,怕有些生疏,你去寻个琴来,陪我最后奏上一舞。”姬瑶玉笑道。

    慕紫轩皱眉,“这时节了,还要跳舞?”

    姬瑶玉道:“舞者心之境也,生离死别,不正是奏舞的佳期,快些去罢,放心,一曲终结前,瑶玉还死不了!”

    慕紫轩无奈摇头,将她搀起,随后便出了观星楼寻琴,司天台是他的地盘,可谓知根知底,寻个琴来对他说简直轻而易举,佐以迅捷无伦的身法不过片刻已携琴而回。

    回来之际,却见姬瑶玉已理好云鬓,带齐金钗,本破碎的裙裾被她撕成不规则的荷叶状,反成了时下流行的荷叶裙,而回光返照的面上,此时又多出了几分血色,仿若一团红霞非到了她面上,艳光照人。慕紫轩纵然见惯她的美貌,此时也不禁痴了。

    姬瑶玉见他回来,面上摆出几分威严道:“你的琴技是我教得,但你过往心气太乱太杂,难奏清雅之音,一直算不上上乘,今天既是为我送行,那可要好好弹奏。”

    慕紫轩正色道:“瑶玉放心,这也是我今生最后一曲,我自当倾力而为,此夜之后,再无人相合,我又奏与谁听?”

    说罢,十指抚琴,专注虔诚,清跃声音泠泠淙淙,如流水般流泻而出

    姬瑶玉抿抿唇,不再言语,纤腰一动,已是随乐起舞。

    裙裾飞扬,香风四溢,姬瑶玉身形旋动,裙裾恍若一朵盛开的牡丹,却是最浓烈的生命之舞,似是要燃尽最后的风采,或许只有身之将死,才能奏出这般充满对生命渴求,热爱的舞蹈。

    舞动之时,姬瑶玉同时清唱,声如溅珠碎玉,悦耳动听:

    花开花落芳菲年,宫灯夜明观星殿。

    明月遥挂青天外,飞蝶来舞玉阶前。

    急音轻弦声声慢,剑走花开歌百篇。

    歌飞惊起蜇龙眠,舞罢春昙梦翩跹。

    琴音袅袅,舞步连连,慕紫轩抚琴一动,接续唱道:

    欲骑蜇龙入北海,挥剑破云斗帝天。

    使日不复落,月不复眠,春风不敢凋华颜。

    可怜梦醒仙人老,谁共蓬莱点碧烟。

    只恐前尘归流水,且将心语付七弦。

    继而二人对视一眼,和声道:

    君不见,汉家百年业已空,凄凉百里雀穿宫。

    玉腰犹效飞燕舞,琴鼓难现未央风。

    卿不见,南来飞燕北归鸿,流水落花各西东。

    一夕春光葬枯雪,又是金风吹朱红。

    雄心未老鬓先秋,花颜已槁舞榭留。

    不若牡丹花渡口,时如夕云任自游。

    一曲终了,姬瑶玉款款收身,却是倒落在慕紫轩身上,幽幽道:“

    长街之上,夜冷风寒,已是带出了几分秋意,风中隐隐还能听到撕斗之声,远处夜空下不时有宝光流窜,正是佛道之间的争斗仍未能结束。街上不见巡夜的士兵,想来应是都前往争斗处支援了。

    明明是出自自己手笔下的杰作,胡离却似没兴趣看一眼,忽而,身侧空间破碎,裂出一痕,随后一双巨手扒在缝隙处,将裂痕撕处一个通道。

    随后,一道高大身影跌出,却在跌落的同时身形不断变小,胡离当即上前欲搀扶住他,那道身影却一摆手,自行站稳。

    “师老,您无恙否?”

    “还好,若不是你借着掌击的遮掩将一粒生肌丹打入我体内,助老朽生出新肉止住流血,老朽这条性命可能真要交代……”来人面容苍老,身形佝偻,看似风吹就倒,正是师我谁。

    “看师老安然脱身,晚辈就放心了,只是您老受伤如此沉重,不在异界中安心调养一番,却又急着拳碎虚空,打出一条通道赶回,师老,便算你生命力旺盛,又哪堪如此挥霍?”胡离看着眼前师我谁,原本就苍老衰朽的面容,此刻又多出了许多皱纹,整张脸皱皱巴巴的如核桃一般,哪还有半分雄霸风采,不由动容道。

    师我谁如慈祥老人道:“老朽年岁大了,本也活不了几年,死生之事都还看不开,那岂不是白活一世。比起这条残命,自是祸种计划更重要,怕你们几个势单力薄,便急着回来替你们撑腰了,哪知却晚了一步,二小子,快告诉老朽,计划进行的如何?”

    师我谁原本浑浊的目光此时带着希翼,彤彤燃起,仿若命火燃烧。

    这等目光下,胡离不禁低下了头,道:“师老,移花接木的计划……失败了……”

    “失败了?”师我谁眼中的火光渐渐沉冷。“这也就是说……”

    “没错”胡离举起手,一团幽绿光球浮起,幽幽绿光照得他面容更显难以测定,这正是新到手不久,最纯净,最无暇,最高贵的木元!

    “这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

    长街之上,夜冷风寒,已是带出了几分秋意,风中隐隐还能听到撕斗之声,远处夜空下不时有宝光流窜,正是佛道之间的争斗仍未能结束。街上不见巡夜的士兵,想来应是都前往争斗处支援了。

    明明是出自自己手笔下的杰作,胡离却似没兴趣看一眼,忽而,身侧空间破碎,裂出一痕,随后一双巨手扒在缝隙处,将裂痕撕处一个通道。

    随后,一道高大身影跌出,却在跌落的同时身形不断变小,胡离当即上前欲搀扶住他,那道身影却一摆手,自行站稳。

    “师老,您无恙否?”

    “还好,若不是你借着掌击的遮掩将一粒生肌丹打入我体内,助老朽生出新肉止住流血,老朽这条性命可能真要交代……”来人面容苍老,身形佝偻,看似风吹就倒,正是师我谁。

    “看师老安然脱身,晚辈就放心了,只是您老受伤如此沉重,不在异界中安心调养一番,却又急着拳碎虚空,打出一条通道赶回,师老,便算你生命力旺盛,又哪堪如此挥霍?”胡离看着眼前师我谁,原本就苍老衰朽的面容,此刻又多出了许多皱纹,整张脸皱皱巴巴的如核桃一般,哪还有半分雄霸风采,不由动容道。

    师我谁如慈祥老人道:“老朽年岁大了,本也活不了几年,死生之事都还看不开,那岂不是白活一世。比起这条残命,自是祸种计划更重要,怕你们几个势单力薄,便急着回来替你们撑腰了,哪知却晚了一步,二小子,快告诉老朽,计划进行的如何?”

    师我谁原本浑浊的目光此时带着希翼,彤彤燃起,仿若命火燃烧。

    这等目光下,胡离不禁低下了头,道:“师老,移花接木的计划……失败了……”

    “失败了?”师我谁眼中的火光渐渐沉冷。“这也就是说……”

    “没错”胡离举起手,一团幽绿光球浮起,幽幽绿光照得他面容更显难以测定,这正是新到手不久,最纯净,最无暇,最高贵的木元!

    “这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成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