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生死相离
    净天祭坛下,变数再起,应飞扬、姬瑶月刀剑合并,横挡师我谁、

    净天祭坛上,受人供奉的昙花无声无息盛开,淡淡荧光闪耀,好似在冷眼观视这场争斗。

    应飞扬犹为方才那超脱了时空束缚的一剑惊诧,只觉恍然若梦幻一般,只破宇剑、灭宙刀相互映照华光,提醒他方才之事全是真实。

    应飞扬又感应到先前与姬瑶月相斗时那种刀剑共鸣的感觉,搭在一起的刀剑轻轻震颤,他好像能顺着剑尖的,经由灭宙刀的传递感应到姬瑶月血脉的流淌,心脏的跳动。

    而应飞扬的心脏也与她保持着相同的节奏跳动,一声一声都似踩着同一的鼓点,彰显着宇宙最初最原始的生命脉动。随着他们心脏同时轻颤的刀剑,彼此间的荧光完美相容在一起,在律动之中产生一种和谐融洽又庞大浩瀚的力量,挡下了师我谁绝杀一拳。

    姬瑶月虽仍疑虑,但更多的是后怕,若不是变生肘腋,方才她姐姐已是必死无疑,此时虽同样不明所以,但也察觉这股力量难得,催道:“莫迟疑,先对付他再说!”姬瑶月刀式紧催,应飞扬感觉自身真气也同时而动,竟似在配合着她一般,随即也不多想同时而动。

    但见姬瑶月、应飞扬身形与刀剑相合,化作两把巨形刀剑笔直向前,所爆发出的力量,竟又比进入此界之前,刀剑相向时又浩瀚了数倍,好似比起锋刃相向,并立向前才是唤醒它们力量的正确用法。

    师我谁双爪凝元,在身前划出一道凝重气墙,但即便师我谁在这浩瀚之力面前也只得被带得倒退,双足在地面上犁下两道深沟,而刀剑的尖端也一点点刺破气墙,逼近师我谁的要害。。

    师我谁虽退,眼睛却不眨,气息更是丝毫不乱,此时边退边深深吸气,那悠长的吸气声似是永远不会终结,竟然身囘子周围形成一股不小的狂风。而他本就魁梧的胸膛也向气球一般膨胀到极限。

    下一瞬,雷霆一吼,惊动尘世,浑厚气浪如怒海激流狂啸而出,巨型刀剑终被气浪掀飞,现出应飞扬和姬瑶月的身形,而师我谁又退了数步,止住了身形。

    此时离姬瑶玉已有数十步之遥,不必再顾忌散逸的余劲波及她,逼退的目的达成,应飞扬和姬瑶月凌空接住旋飞的刀剑,专做灵动身法再度困战。

    “以力对力,我们竟能将师我谁逼退!”应飞扬心中惊诧,手中却无半点含糊,剑光凌厉而出,直袭师我谁,随即便是更深的惊诧。

    运招同时,他只觉自己不止能操纵自己,好似还能引动姬瑶月的真气,运使她的刀,而他的剑,他的真气也同时能被姬瑶月引动。这种玄异的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好似他与姬瑶月,与破宇剑、与灭宙刀乃至这方世界融为了一个气机相连,不分彼此的整体。

    “嗯,月儿姑娘将使得招迅猛酷烈,我应当以大雷霆剑配合。”

    “想要三刀连斩后脑吗?那我便直取檀中来掩护你!”

    “下一步,月儿姑娘要走坤位,点中宫,我便由乾位入离位封锁师我谁退路!”

    洞若观火般,只从姬瑶月真气流动就能感应到她下一步的动作,所衍生出的,自然是无间的配合,而交手几招后他渐渐感觉……

    “狮王,你好像变慢了!”

    方才还只是能在师我谁的拳威之下勉强躲闪,现在竟能游刃有余的避开师我谁的攻击,应飞扬痴心一起,不再壁闪,而是转为至极攻势,欺身师我谁身旁。

    师我谁自生反应,一瞬间不知打出了多少拳,应飞扬游移拳影之间,竟如游鱼一般流畅的避开了师我谁所有拳击,一剑在师我谁臂膀上划出一道浅浅血痕,虽只是一道,却另应飞扬精神一震。

    还未来的及欢喜,师我谁又是一拳逼来,凶气骇人,此时应飞扬身在半空难以躲闪,眼见头将要如西瓜一般被咋得稀烂。

    “你又疯了!”便听姬瑶月一声娇斥传来,而应飞扬未卜先知一般足下一点,正点在灭宙刀刀尖之上。

    “早知晓你会用这招!”应飞扬借力一跃,凌空转向避开这一拳,还有余暇姬瑶月做个笑脸

    方才还是心存死念,但一笑之间,心头乌云已散,应飞扬出剑越发从容,也愈来愈快,而姬瑶月也是同样,一般身法越快越容易影响同伙脚步,难以相互配合,但这常识在他们身上却不存在一般,两人虽快,却是你进我退,配合无间,刀光剑影错落,一瞬千光,一时竟将师我谁完全压制。

    而随着速度提升,应飞扬还感觉自己的剑似乎摆脱了空间法则的束缚,总会出现在他最该出现的位置,那种感觉,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心有所指,无剑不至”的境界。

    “这就是破宇剑和灭宙刀真正的力量,四维八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这对刀剑竟然能操纵时空之力!这股力量,不止能拖延住师我谁,甚至能赢!”一人一妖对视一眼,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出欣喜之色,随后便是更紧密的配合。

    而随着二人力量运用越加圆熟,应飞扬和姬瑶月只觉他们真气彻底相容,同时在心中一喊,“来了!”

    似是作为印证,一股刀剑锐意带着玄奥气机直上苍穹,将天幕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无数空间乱流从口子中窜出,仿若一条条毒蛇信子,但随即,裂隙四周出现一圈梵字,带着一股宏大浩瀚之气将空间稳固,裂口瞬间变成了一个通道。

    从通道出射下一道佛光,好似直通极乐天国的路径,被照到的繁花、绿草都轻轻飘起,向天空飞去。

    “这是?”姬瑶玉从未见过这等异像,不禁凤眼圆睁。

    “阿姐,你先离开!”姬瑶月喊道。应飞扬和姬瑶月此时虽占尽上风,但师我谁亦是难缠,若不将他彻底杀死就贸然离开,恐怕未到出口,便会被他反杀。

    “不,一起走,也好照应!”姬瑶玉斩铁截钉道。

    姬瑶月知她阿姐说一不二,也不再言语,唯恐事态有变,杀机一凛,准备速战速决,绝杀之刀已经蓄势待发。

    花叶倒飞,凄红碧绿的美艳背景下,姬瑶月弓步按刀,随着气机层层提升,时间似又凝滞一般,倒飞的花叶静止,点缀着她清丽冷杀的容颜。

    师我谁同生感应,每一个毛孔都涌出黑红妖气,瞬间高大身形被妖气淹没,而妖气再凝出九头狮子的法相。九首昂声一震,毫不怜香惜玉的向姬瑶月咬去,每一脑袋都是一路拳招,怒啸的拳风将所经之处的一切都悉数卷碎。纵然此时受制于此方天地的时空法则,狮王的拳头也有将天地砸开的气势。

    姬瑶月拳风临头,却是丝毫不动,因为她相信定有人能护她周全。

    “说我疯,你比我还疯!少挡下一拳,你都得香消玉殒了!”纵然现在有玄力相助,将狮王拳力的九拳挡下又岂是轻易,此举可谓凶险异常!应飞扬心中道,却是轻轻笑了,似忘记了凶险,心中却是莫名涌起一阵甜蜜自豪,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想要对师我谁炫耀!

    看!我喜欢的姑娘,全无保留的信任我,将性命赌在我的剑下,相信我能挡下你!那么——

    我就一定能挡下你!

    拳势临头,应飞扬目光一亮,双瞳唯有全然的剑意!狮王的拳法在他眼中被放慢了无数倍,在他脑海中分析,失败,再分析,再失败,任一拳没挡下就算失败,待脑海中被轰杀了无数次后,应飞扬终于找到了他所需求的途径。

    下一瞬,快过时间的身法,刺破空间的剑光,应飞扬陡然消失,天上却同时出现九道他的身影,因为至极的速度,这九道身影无一是虚,全是真实的他,九道身影各展不同剑法!

    活迅捷如风,或灵动如鸟,或猛烈如雷,或阴戾如蛇……九式剑招同出,每一招,都在最恰当的时间,准确无误的插入狮头气机最衰弱的那个点,如羚羊挂角,妙至巅毫,虽是靠着宇宙之力才能实现,但每一剑,都是应飞扬的今生得意之作!

    九个狮头嘶吼一声,九个头连带整个狮子都溃散,随着妖元溃散,师我谁的身形再度露出,而这时

    姬瑶月身形一动,无数飞花落叶旋舞如刀,朝师我谁周身笼罩而下,翠浪飞空,带着鲜花朵朵,满空飞舞,令人眼花缭乱,烟花草木迷离之中,早已不见月瓶儿人影。

    落叶盘旋飞掠,看似只为迷人耳目,但应飞扬却清楚这每一朵花瓣每一片落叶都堪比一柄急旋的利刃,普通人若是身陷其中,转眼间已被剥皮削骨,凌迟而死!

    但师我谁岂是寻常人,虽拳势被破,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起。但昂声一吼,音波震荡,啸动山河,花叶在音波之下尽数被碾碎,露出藏在花叶之下姬瑶月身形。

    师我谁再出一拳,正中姬瑶月,却是,“姬瑶月”被拳风震碎,却是花叶拼凑成的假人。

    而下一瞬,姬瑶月从师我谁视线不能及的死角瞬移而出,一剑刺入他的心脏!

    纵然《焚血屠神功》再强悍,心脏依然是要害之地,心脏被透穿,任修为盖世,也无力回天,一代大妖,终也走上末路……

    了吗?

    师我谁目光只黯淡了短短一瞬,随即又恢复嗜血残酷的猩红,更还多出了几分狡黠!

    像是在说“看,捉到你了!”

    姬瑶月面色一变,顿时煞白,偏了三寸,师我谁间不容发之际,将身子微微移了三寸,三寸之差,就是胜负逆转!

    本以为师我谁会一拳当头砸来,姬瑶月正欲借助时空之力脱身,但却未料,师我谁身不动,却将一身血腥凶狂的真气灌入灭宙刀内。

    霎时灭宙刀颤抖不已,血戮妖气侵袭之下,白金般清圣洁净的刀刃好似被血染红一般刺目。

    应飞扬正欲援手,突觉自身气息一乱,也同时感应到姬瑶月的气息。原本他与姬瑶月气息相容相连,和谐共生,彼此达到一种均衡,现在这种一道蛮横到不讲理的血腥真气硬生生插入,打破了这种均衡,宇宙之力,瞬间——

    破!

    恍若宇宙大爆炸般的威势,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被气浪掀飞,心中再度被绝望笼罩。

    纵然心神狂乱,但并不等于师我谁就全然没了智慧,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仍让师我谁寻找到打破宇宙时空之力的方法!

    什么是大妖,这就是大妖,根基,经验,气势,乃至本能都是云泥之别,绝对的强者,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赢,强到能将应飞扬和姬瑶月的天运、异宝,和所有小聪明也一同击败!

    应飞扬和姬瑶月断线风筝般飘在半空,忽然,一道香风飘过,正是姬瑶玉强忍伤势,纵飞而起,姬瑶玉抓住了姬瑶月,而姬瑶月也拽住应飞扬的手,三人连成一线,借着通道吸力向天际飞去,

    而随着刀剑合并之力被破,天空的通道四周梵字消退,通道发出不稳定的“噼啪声”,即将再度也走向崩毁。

    此时不走,怕再无机会,纵然冒着被师我谁击杀与半空的危险,也只能冒险一搏。

    好在师我谁也被方才爆炸波及,应飞扬低头看下,只有被炸起的飞花落叶混合这尘埃,不见师我谁身影。

    眼看将飞升到通道,应飞扬的心提到嗓子眼,忽然地上烟尘四散,畏惧般的向四周扩散,让出一条通道,一道妖影携带无匹凶煞之威冲霄而起,赤红双目紧缩应飞扬等人,正是师我谁以十倍的速度追来!

    应飞扬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石头般下沉,下沉,每一根汗毛都在倒竖,眼看师我谁就要追上,绝望到极致反而生出安详。

    “还想多牵一会呢,看来,没机会了!”

    应飞扬想着,笑了笑,轻轻松开了姬瑶月的玉手,目露决然之色从空中坠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