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一百零三章 紫薇天穹 三
    应飞扬一目十行的将《极星十七律》秘笈浏览一遍,却见尾端字迹一变,显然是换了另一人的留书。

    “北斗注死,南斗掌生,袁公所留拳掌十三式,得生死变化,穷盈虚妙理,可谓天授之招。晚辈慕紫轩既得此招,自当承继前辈遗志,光耀吾派声威。

    然罗睺、计都、月孛、紫炁四式剑法虽暗合天轨之律,却仍滞于行迹,未若无迹可寻,无边无际之剑。

    晚辈弃剑多年,自无缘此剑,难承袁公之情,羞愧甚矣,故在此苦思十日,对剑法忝作修改,聊以添花,望有后人得之用之,不负袁公之情。”

    不消说,留书之人自是慕紫轩,见此留言,应飞扬也不禁咋舌赞叹,慕紫轩语态虽然谦恭,但若翻译下来,大概可以解释为“掌法不错,我凑合着收下,但剑法仍差了一筹,我就不学了,顺便给你修改一下,希望以后有其他人能捡到。”

    “好大口气!我便见识一下,师兄你是漫无边际的胡吹还是真有独到见解。”应飞扬心中暗道一声,继续看下去。却是越看越觉心惊,最后竟击节喊出道:“好个慕紫轩,真有你的!”

    便如慕紫轩所言,袁天罡所创四式剑法以天象星轨入剑,招式既然名为《极星十七律》,自然招如其名,招式变化暗合天道,是极尽星辰变化规律的剑法。

    对天下绝大多数人而言,这已是可遇不可求的顶尖剑法,然而慕紫轩何许人也?他可是清苦道人顾剑声的首徒,领他踏入剑途的是古今天下最顶尖的剑客,耳濡目染下见识岂是寻常人可比?

    在常人看来招式暗合天轨便是道法自然境界,但在慕紫轩看来,有规律便是有破法,脱出行迹之外才算真正的自然之境,所以对剑招又做了修改。

    原本的剑招带着晦涩数理,玄奥难解。另应飞扬望而生畏,然而经慕紫轩这么一修改,竟是舍弃了深奥算学,深入浅出又直击要害的阐明了剑理。而剑法也脱出原有行迹,更加任性自然。

    “太可惜了!师兄,你不再用剑,真是剑界一大损失!”应飞扬心生慨叹,竟生起惋惜之情。

    纵然应飞扬自诩剑道奇才。但慕紫轩所留的剑理,仍令他耳目一新,果然,能被清苦道人收做开山大弟子,慕紫轩剑道资质自然也是超群拔萃。

    “真不知师兄与师傅闹哪门子矛盾,竟然弃剑不用,也亏得他能舍得。”

    应飞扬本想研习剑法,但此时却起了较劲的心思。

    “我现在是他师弟,若学了他创的剑法,这辈分不是乱了么。他留得剑招我不学也罢。

    “师兄既然能将袁天罡剑法改良,我岂能落于其后,恩,算算年岁,师兄大我七岁,在墙上留招是在三年前。也就是他二十一岁时。那四年之后,我二十一岁时,再以我所改造的剑法,与他墙上留招较个高下,也好看出。谁更胜一筹。”

    想到此处,应飞扬强忍诱惑,不再钻研细思慕紫轩所留之招,转而看向袁天罡原版的剑招。

    四招剑法都以四余星命名。分别是“紫炁耀天华”、“月孛归神隐”“计都扰星宇”“罗睺蚀暗日”,招式或正或奇,各有神效,端得显露出袁天罡超凡造诣。

    应飞扬心知,慕紫轩虽让这剑法更上一层,但并不意味着这原本剑法就差了。更不能说是慕紫轩胜过了袁天罡,毕竟改招比创招容易得多,慕紫轩只是站在了前人的肩头上而已。

    只是应飞扬最近有幸习得了四相太王剑、达摩神剑、天隐剑界等许多上乘剑法,现今尚不能融会贯通,知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所以应飞扬此时并未急着修习这四招剑法,而只是将它们强记下来,留着以后再细思。

    剑谱并不算长,但因其晦奥难解,所以异常难背,应飞扬也是记了四五遍,才将词句拗顺记牢。

    之后对袁天罡的尸身拜了三拜道:“前辈虽不许皇世星天弟子祭拜凭吊,但晚辈非是皇世星天之人,今日误打误撞得了前辈神技,拜上一拜也是应该。前辈虽言是心生妒恨才叛离派门,但晚辈斗胆猜测,前辈只是想寻个机会,一试所学吧。”

    “寻龙点气之术遇上盛世,便是无用的屠龙之技,终其一生,也难有作为,前辈既然有幸逢上乱世,自然不会甘于寂寞,若不施展些覆雨翻云手段,博得个青史留名,岂不枉费这一身所长。”

    “过往是非,轮不到我这外人评断,但九泉之下,还请前辈安息。”

    应飞扬叩首之后,缓缓起身,意欲寻求出路,环顾四周后,发现墙壁上诸多明珠留有暗槽。

    随即起身拨弄明珠,果然,将明珠拼成星辰方位后,墙壁响动,又现出一个房间,此处便是机关控制枢要。

    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室内有除了诸多机簧,还有一机关总图,却见总图不过尺许见方,却密密麻麻的标注出近百个这般大小的房室。

    袁天罡致使皇世星天覆灭,自然也担忧司天台也会有遭人覆灭的一日,所以留下此地机关暗室,也算留个退路,暗室四通八达,交错盘结,连接司天台各个重要之地,以方便接应人员撤离。

    而又有许多房间暗藏陷阱,是用来阻隔追兵用的,若是缺了指引贸然闯入,想要追来容易,想要脱身就是难之又难了。

    应飞扬看着机关总图,不禁又犯了难,图中只标注出诸多暗室,却未写明如何进退。若是他乱闯一通,误遇陷阱,却又如何是好。

    “只留机关图,却不写明如何进退,这是何缘故?”

    应飞扬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托着下巴审视着机关图,过了片刻,突得把脑袋一歪,换了个头与地面平行的角度,道:“从这个方位来看,这暗室的分布总体上看倒是挺像人的经脉图。”

    忽得,应飞扬脑中灵光一闪。

    “我明白了!”

    ps:昨天章节连击了,放假又联系不上编辑,没法删除,所以又坑了你们两毛钱,,嘿嘿。不过既然坑了,就好好利用一下吧,打算以后把些创作中的彩蛋和些有意思的暗笔放在那一章揭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