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九十五章 祸世之中 三
    地狱道之人无恶不作,素来声名狼藉,令人不齿,但若说信用,可能比正道之人还要强上一些,这便是因为有魂契约束。

    所谓魂契,就是靠着他们半人半鬼的特质,将誓约之词以咒字的形式直接刻印魂魄之上,若能履约,誓词自然消散,而一旦违背约定,刻字的魂魄难逃魂飞魄散结局。

    桑魅迟疑片刻,下定决心道:“立便立,我岂会怕你,我地狱道狱主桑魅以……”

    立了一半,却被慕紫轩打断道:“桑狱主且慢,誓词还是交由我草拟的好!”慕紫轩腰杆笔直立身不动,手指隔空朝地板虚划,手指离地仍有数尺距离,但厚实石板却被指力压得下凹寸许,留下清晰可见的字迹。

    桑魅看着字迹,面色又是微变道:“倒真是谨慎,看来你对地狱道研究不少。”地狱道之人与人交易时总是被对方要求立下魂契,久而久之也钻研出一套糊弄之法在地狱道内部流传,比如在部分词眼留下令人混淆的歧义词来蒙混过去,可以在不违背誓词的情况下,最大程度钻誓词的空子,但慕紫轩所留的誓词却精准至极,令她没有半分取巧空间,若非是见慕紫轩魂体稳固清明,凭他对誓词内中猫腻如此了解,桑魅几乎怀疑他也是地狱道的同修了。

    “对待桑狱主,容不得我有丝毫大意,若桑狱主觉得没问题,便可立誓了。”慕紫轩笑笑道。

    桑魅带着阴冷面色狠盯慕紫轩几眼,随后还是念起誓词,桑魅眉吐一字,便有一个咒字浮起,而和尚的肉身上浮现出一个看不清面目,但从身形上却可辨认出是女人的魂体。浮空咒字如链条一般将女人魂魄束缚住,最后一紧缩,变成了血艳艳的红色印在了魂魄之上。

    “这样,你满意了吧!”魂契已成。魂体再度没入躯壳中,桑魅冷视慕紫轩道。

    “确实,如此,我才敢将瑶玉交由胡兄。”慕紫轩哈哈一笑。抱着姬瑶玉步步向前。

    待离胡离犹有十步距离时,胡离突得开口,道:“慕兄方才所言不差,计划若能顺利,对你我双方都有利。所以,慕兄便如再考虑一番。”

    慕紫轩身形一滞,道:“胡兄此言何意?”

    大热天气,胡离却双手拢袖,如一扇闭合的门护住胸前,身形戒备,嘴上却从容道:“没什么,只是怕接过姬香主的那一瞬间,姬香主却突然暴起伤人罢了。坦白说,先前的协议对慕兄极为有利。慕兄若原本是作假,现在不如考虑假戏真做。”

    一语既出,暗潮涌动,慕紫轩神色一变,叹道:“果然瞒不过胡兄,不过,你仍慢了一步!”一步,说话间,慕紫轩又进一步,道:“瑶玉要伤人。何需等到近身,十步之内,便已能判定胜负。”

    随着他的话语,一道法阵在足下波纹般的散开。金色咒字从地板上浮起,原本法阵仍缺了一块,但流经方才慕紫轩所刻契约时,契约中也霎时有几个字显露金光补足了残缺法阵,法阵也瞬间如经脉被打通一般圆转完整起来。

    殿内突起两股无名之风,一股阴森浑浊。如从洞开的鬼门中吹出的黄泉之风,另一股清净柔和,带着清圣自然的道家韵味,下一瞬,清浊二气交汇并流,以慕紫轩为中心旋绕,

    “是清浊一气补天阵!怎会!”胡离面色一变道,其他众妖未及惊异,便见周遭景色一变,成了一片浩瀚无际的花海。

    柔风和煦,旭阳轻洒,蓝天白云下,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花朵张扬怒放。尽是一副醉人之景。

    豹额放眼四周,只余他、胡离,以及随行的少数胡族护卫,其余之人皆不见身影,随即捏着拳头挡在胡离面前,道:“胡二,这是怎么一回事?”

    胡离咬牙道:“这是水月镜花之术,天香谷最高深的术法,原本需天香谷众妖合力才能施展成功,想不到今日……竟在清浊一气补天阵的加持下被成功使出。”

    豹额一边戒备,一边道:“清浊一气补天阵不是需要‘天地人’三项要素吗?纵然天地二要素齐备,但慕紫轩他们距离杨玉环甚远,是要怎么借助杨玉环身上的大气运将阵法施展出得?”

    “这个,或许就要问她了……”胡离叹声,双目望向前方。

    视线尽头,花海与蓝天交汇之处,一名绝美女子脚步轻盈走来,所经之处,原本怒放的花朵都自惭形愧般将“头颅”低垂下去,便如花中之王,艳压群芳。

    “姬香主,终于还是要撕破面皮了么?”胡离苦笑道。

    ——————————————————————————----------------------------------

    另一方,三清殿内,慕紫轩与桑魅对峙。

    比之慕紫轩从容不迫气度,桑魅就显得慌乱许多了,问道:“清浊一气补天阵!你是怎么办到的?”

    慕紫轩笑着解释道:“还多亏了桑狱主相助,我知晓终局将在上清派后,便潜入三清殿内,以隔空气劲,在地板之下先将法阵画出,虽在地板之下无人能看到,但未防止法阵一成,灵力自然流转时引人注意,所以我才故意漏了几个咒字,又执意与桑狱主签订魂契,实际是借此机会,将所欠缺的咒字刻下,补全法阵,之后催动灵力,清浊一气补天阵自然而成!“

    桑魅疑虑一下,随即道:“不可能!清浊一气补天阵范围有限,胡离他们也有防备,未让你接近杨玉环,没有杨云环的大气运作为“人和”,你是启动阵法的?”

    “哈哈哈。”慕紫轩笑着,声音中却暗藏几分狂态,道:“你难道没注意么,法阵是以我为中心扩散开。不过‘气运’而已,何必借杨玉环的,我身上可是早就汇聚了上百人的气运。”

    桑魅又咬咬牙,问道:“那你只将我留在此处,是要做些什么?”

    “事不过三,这是第三个问题,也可能是桑狱主今生最后一个问题,桑狱主可要听仔细!”

    “九幽鬼渊的九子鬼母让我向你和厉傀带句话,回家吧,她想死你们这些孩子了!”慕紫轩正对着桑魅,咧着嘴,露着森森白牙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