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九十一章 万事俱备 五
    “门……门主!”策天机如弹簧般整个人从椅子上跳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慕紫轩,满腔怒火转眼烟消云散,最后竟是险些落泪道:“门主,你终于回来了。”

    “好了,师叔,不过闭关十天半月,怎么跟生离死别似得!”不过半月不见,慕紫轩明显感觉策天机老上了许多,鬓角又添了几根银发,眼睛里也满是通红血丝。这半月来佛道的矛盾,军方的压逼,桩桩件件都压在他一人肩头,也难慕紫轩心头一热,轻拍策天机肩头道:“策师叔,辛苦你了,剩下的就都交给我吧!”

    策天机突然警醒,道:“对了,门主,我方才已将司天台剩余人员派出制止纷乱,既然门主来了,要将他们唤回来吗?”

    慕紫轩摇头道:“不必了,借着挑动佛道冲突分散司天台人力,逼得司天台无暇他顾,这是阳谋,纷争不可扩大,纵然明知是坑也不得不往里跳,策师叔你处理的没错。”

    “不过,留下的这些都是我们自己人,但凭门主差事!”策天机面色深沉道,带着弦外之音道。

    司天台内势力分为三股,一者被皇室招揽来的诸教散修高人,这一股势力只是因某些利益关系聚集在司天台名下,但众多散修大多眼高于顶,连在皇帝面前都要端着架子,可谓听调不听宣,更遑论在慕紫轩这年轻人面前。

    一者是司天台原有人马,自袁天罡引着他一脉追随者叛离皇世星天,辅佐李唐打下江山,并建立司天台这一机构,这一系人马就一直是司天台的核心力量,他们虽承认皇世星天是他们正统源流,但经百余年潜移默化熏陶,心中对李唐皇室的依附或许更深。

    只有第三股才是慕紫轩的嫡系力量,也就是正统皇世星天的残存者,皇世星天被灭之后残存者一直四处流离。直到慕紫轩以皇世星天正统门主身份入主司天台,才为他们寻得一席安歇之地,所以也只有这一股势力能做到对慕紫轩言听计从,只是这一脉的人数。实在太少。

    慕紫轩叹道:“我们的人还是太少,罢了,弭平争端是大事,再将剩余的人分出一半去天门街支援,其余的人。便按我布置,稍后行动。”

    “那我呢?我做什么?”策天机问道。

    慕紫轩笑着道:“师叔,你已经连续十天没合眼了吧,眼下万事具备,也无需你费心的,你便好好睡一觉吧。”

    “哈哈,门主你终于知晓体恤下属了。”策天机笑了两声,一下坐倒榻上,闭上眼睛“总算不枉我当年将你……寻来……皇世星天……门派……都……”话说一半,话语便越来越轻。换之而来的是一阵阵鼾声。

    “师叔,好好睡吧,至于我,要去播下这祸乱天下的种子了!”----------------------------------

    司天台外,安禄山领着一帮幽州军的士卒依然围在门口,三三两两的席地而坐,肆无忌惮的聊天打屁。

    安禄山抹了把汗,又接过旁边士卒递上的酒水一饮而尽,这几日气温颇高,他这么一个胖子呆在日头下实在苦不堪言。但好在此法看着不成体统,实际却卓有成效。

    如今幽州军的不满已传达到皇帝耳中,据说皇帝也不愿冷了他义父张守珪这新胜大将的心,打算寻个机会私审张守志。虽然他至今不知张守志究竟犯了什么事,但只要私审,就证明事情已有余地。

    “嘿,义父的兄长,那不就是我家大老爷?这事若是办的漂亮,定更能得义父器重。而且大老爷似乎是仙家,等他出来了,说不定一高兴还能传我几手仙法,助我白日飞升,只不知我这一身肥膘究竟飞不飞得起来。”安禄山热得有几分迷糊,脑中胡思乱想着。

    忽而一股寒意莫名而来,驱散脑中迷糊劲。却见一紫袍青年自大门走来,脚步轻快,落地却沉稳,自有虎步龙行的气度。

    士卒们纷纷起身,摩拳擦掌一副凶神恶煞相,青年对士卒视若无物,笔直步入他们之中,周身带着一股无形压逼侵袭而来,士卒们竟不约而同的为他让出一道出路。

    安禄山也算身经百战,但见此青年也不禁心头发毛,站立着一动也动不了,就在青年将与他擦肩而过之际,却听闻他道:“将军,整日守在这里不觉无聊吗?听闻天门街头洛水桥畔正有仙佛打架,很是热闹,何不领手下弟兄前去一观,凑凑热闹,总好过在此无聊?”

    安禄山也是悍勇之辈,略吸一口气,恢复常态道:“仙佛打架,我们这些**凡胎之人凑什么热闹,爱凑热闹,有时可能会送命的!”

    “哈,既然将军知道这道理,为何还整日在司天台门口凑热闹?真当这里就不会死人吗?”擦肩而过瞬间,青年带着杀意的轻轻一语传入安禄山耳中,安禄山浑身如冷水浇过一般一激灵,猛然转头,却见那青年已消失在街道拐角。

    --------------------------------

    红阁十二坊,一道倩影对镜而坐。

    姬瑶玉春葱嫩手拈着象牙梳,对着铜镜梳理如瀑秀发,她的动作认真细腻,每一根发丝都梳理到柔顺,虽只是梳妆,却带出几分如祭祀一般的虔诚之意,好似要将自己献祭与掌管美貌的神灵,获取颠倒众生的魅力。

    此时,镜中人影晃动,多出一道紫色身影。

    姬瑶玉头也不回,绝美面上一片自然道:“我怕你来,又担心你不来。可你终于还是来了。”

    紫色身影慢慢走近,立在姬瑶玉身后,在铜镜中映出慕紫轩的面容,慕紫轩柔声道:“可能是最后一次见你,我又岂会不来?“

    “看来你都知晓了?”姬瑶玉红唇一抿,将象牙梳后递道:“那这最后一次为我梳妆的机会,你可要珍惜了!”

    ps:天亮后还有一章,这章又写得不满意,睡饱了再修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