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十九章 万事俱备 三
    “支---啦---”伴随这老旧门轴转动声音,狱门无征兆的打开。,森森幽幽,宛若吞噬生命的巨口,吸引了众多牢卫的目光。几个牢卫神色一变,互视一眼,一手拿下两旁的火把,令一手已悄然抽刀。

    牢卫头目倒也沉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吆喝道:“老李头,送个饭的功夫,你又做了什么?完事了赶紧来与兄弟们喝两盅!”同时暗使眼色对周遭牢卫,让他们上前观视。

    牢卫们心领神会,健步冲入牢中。却见黑幽幽牢房中,本该被束缚着的陆天岚已经消失,只余地上一具血肉模糊的身影和几条空垂下来的链锁。

    “是老李!”守卫看着尸身惊呼道,虽尸体已模糊的不成人形,但那身打扮却是牢卫无误。惊怒之意方升起,又见尸体旁留了一道歪歪扭扭的血字。

    昏暗牢内,扭曲字迹更显模糊不清,却也更显瘆人,凄厉宛如鬼画符般

    “万——莫——抬——头?”一个大胆牢卫打着火把,一字一字的将血字读出,读到最后时,几个守卫却是心头一疑,本能抬头一瞥,却是正对上了一双锐眼。

    头顶之妖赫然是陆天岚,但见陆天岚将带着锥尖的链条钉在墙缝上,自身则倒挂在链条之上,侍卫一抬头,恰是把喉咙暴露在他眼前。

    牢卫尚未来得及喊出口,陆天岚便已探爪而出,如捏小鸡一般,转眼捏了断了数个牢卫脖颈。

    “不是都告诉你们了。万莫抬头啊!”陆天岚张狂一笑。从链条上落下。带着滔天无匹的凶气步步笔直向前。

    “小刘,你去叫些人来,其他人,一同将他拿下。”牢头头目喊道,送饭时间,又是换班交结的时候,是牢房一天中防备最差的时候,陆天岚选此时出手。定是有所预谋,早已将他们行动规律摸透,所以牢头不敢丝毫大意,先下了请人支援的命令。

    话音未落,其他牢卫已有动作,雪亮刀刃前举,正欲在身前结出一道刃墙。

    但动作瞬间,忽然一阵飓风飙过,在守卫耳旁留下串串刺耳音爆之声,待回神时。陆天岚已穿过刀刃,已将那“小刘”的脖子一把拧断。

    “好快!”守卫们脸色一变。却听陆天岚咧嘴道:“受了几天窝囊气,正好,今儿用你们的血洗洗晦气!”

    百年前的七凶,血染出的凶名,陆天岚咧嘴一笑,顿令众人胆寒,不由自主的身形后缩,牢头狠狠道:““别怕,他只一个,而且此处无法使用灵力!没了灵力可用,不管是修士还是妖魔,都还不如我们这些武者呢!”牢头鼓舞性的空舞几下刀,见他臂膀筋肉虬结,显然是武道好手。

    但下一瞬,“啊!”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哀嚎,这双臂膀已被陆天岚生生扯断,“不如你们武者?”陆天岚不快的道,将两条手扔垃圾一样扔在地面,“搞清楚,老子可是妖啊,化形之前,靠得可都是——

    “肉搏啊!”

    无天绝地之所以能困住众多修者妖邪,一者在于集合诸多丹药毒专家,配合朝廷雄厚财力调制出的禁锢功体的化功散,此药药材虽不算珍贵,但能源源不断生产数十年,放眼天下,也只有朝廷扶持的司天台能做到。二者是异铁打造的囚龙锁,穿琵琶骨,锁筋脉,纵然能挣脱,带着这般伤势,也与废人一般。三者便是这里枯竭的天地灵气,能将修者拉到与看守牢狱的武者同一水平线。

    然而,阴丹以它足以起死回生的功效,驱散了化功散药力,修复了琵琶骨上的创伤,而陆天岚也非寻常法修术修,而是驰名百年的凶妖,纵然无法引得天地元气,只凭自身妖族肉身,无论力量和速度都已在诸多武者之上。

    牢卫皆是武林好手,但守了此狱十余年,从未发生过任何意外情景,心中实则早已懈怠,只当这职位是离了江湖打滚,混入公家,安享晚年的好饭碗,如今,腥风血雨再度扑面而来时,却发现,刀,慢了,人,钝了。

    陆天岚一妖,独对二十余名守卫,狭小通道内,使他迅捷身法得以发挥到极致,利爪之下,搜魂夺魄,片刻间,二十余人皆以杀尽,竟是无一逃脱。

    最后一丝惨嚎声停止,陆天岚拈去落在肩头一丝肉屑,却是扶着墙,止不住一阵急促喘息。不引用天地元气,只靠自身妖力,顷刻间杀掉二十余人,看似是轻描淡写,实则也非是容易,对他来说倒也算是个挑战,只是挑战难度却比他预料的低些。

    “这阴丹,当真了得,不但让我功力尽复,伤势全好,这肉身,好似也比往日更精实了。”陆天岚暗道,随即弯腰,从牢头那取出一串钥匙,接着毫不迟疑的打开了一扇牢门。

    吱吱门响,门后又是一条颓萎身影,头脸低垂,毫无神采,见到牢门开启都未抬头看一看,陆天岚知晓这是化功散服用的多了的副作用,时间稍长,便会变得像这般反应迟钝,浑浑噩噩。

    入狱期间虽已探知得差不多,但看见那人左臂衣袖空荡荡的下垂,陆天岚才彻底确认了此人身份,随后长叹一声,道:“从你身上取得的阴丹之力,却要用来杀你,倒也是种讽刺,不过这般死了,未尝不是解脱,你说是吗,张守志张道长?”

    说着,陆天岚起手成爪,一爪,扣向那人头颅。

    ——————————————————————————————————————

    人苑,画舫。

    “暗棋?”胡离轻皱白眉道。

    “不错,狮老爷子可都与我说了。”胡媚儿得意的扬扬俏脸,道:“还是要从那日说起。你与慕紫轩相互算计。最后张守志虽然被慕紫轩带走。但他的记忆却已被夺魂术清洗一空,身上的阴丹之力更是被吸取的一滴都不剩下。此事虽然不是你亲手做的,但这阴丹之力一直在你掌握之中,之后,你借着不知什么法子,借着阴丹生生不息的特性,使残存不多的阴丹之气短期内再度凝结成丹,最后。交到了狮老爷子手中。”

    “唉,狮王他也真是,老爱将我的布局,当作给后辈讲得故事……”胡离无奈一叹道。

    “谁让二哥你总是神神秘秘的,什么也不与我说,真是不拿妹子我当血脉至亲啊。”胡媚儿做出一副幽怨口吻,“还是狮老爷子率性,该说的就说,从不隐瞒,这阴丹入了狮老爷子手中。又由狮老爷子出面联系他过往的兄弟,一贯云天陆天岚。狮老爷子以开启香山佛库的法轮。交换陆天岚为他做一件事情。”

    “不就是叫他替我劫走杨玉环吗?可惜最后失败了,杨玉环被救回,陆天岚也被擒落狱。”胡离叹道。

    “还与我装呢。”胡媚儿朱唇一撇,道:“杨云环这丫头不过弱质女流,想劫走她随时都可以,就像现在,她不就又落入我们掌控了吗?又何必动用陆天岚协助,在咸宜公主婚宴上大张旗鼓的将她劫走?所以,明面上是劫走杨玉环,实则不过是给她一个在人族皇室面前展露头角,赢取皇族好感的机会罢了。而你真正对陆天岚所求之事,就是让他被擒,替你走一遭司天台的牢狱,这一箭双雕的功夫,倒真是要把陆天岚这一助力榨尽。”

    胡离轻饮一口酒,轻笑道:“一箭双雕,或许吧,不过狮王拉下面皮求助陆天岚,又搭上了佛库的钥匙,陆天岚才能暂时为我所用,只能做到一箭双雕,岂不是对不起狮王的这番牺牲?”

    “哦,莫非二哥你还有其他目的,想要一箭三雕、四雕?”胡媚儿蹙眉道。

    “这个,不久你就知道了,总之那次布局颇有波折,佛库凶险超乎想象,杀佛之刀的出世,更险些让狮王都栽倒在内中,而优昙净宗宗主素妙音的插手也在我意料之外,若素妙音那日真是抱着********的心思将陆天岚杀了,或是转到沉沦佛狱由圣佛尊镇压,那我这番绸缪就是徒劳了。好在最后,一切又回归原点,素妙音将陆天岚交至了司天台,而她也带着杀佛之刀回转通天道,素妙音这个变数总算没有对祸种计划造成影响。”胡离心有余悸道。

    “二哥,你未免对素妙音忌惮太过,一个老处女而已,算得了什么?”胡媚儿一脸厌恶道。

    “七妹,别让喜恶影响你的判断,能与叔父并驾齐驱数十年,素妙音这佛门首智岂是易与,这次好在我与她各有目的,不是在同一棋盘上落子,否则胜负之数,犹未可知。”

    “好了好了,那不说素妙音了,你让陆天岚进入司天台的牢狱,不就是为了对付另一个变数吗?那个与你在同一棋盘落子的变数!”胡媚儿双目闪动道,似是很享受这种话说一半的‘智者型’谈话。

    胡离叹口气道:“既然你说得兴起,那我权且做个发问者,我是要怎么对付他?”

    胡媚儿道:“慕紫轩这些时日不见踪迹,为了防止他突然出现搅局,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无暇分身,这便需要一人——张守志,张守志那倒霉鬼,被我们联手扣上了修炼阴丹,弑杀恩师的罪名,但因阴丹被取走,记忆又被洗去,所余下的证据略显薄弱,再加上有他兄弟,掌握重兵的张守珪在外奔走,便是人族皇帝也一时定不了他的罪,所以慕紫轩将他关入司天台,可这,无疑是给司天台埋下一团雷火。”

    “确实,我本想用活着的张守志引动佛门,道教,再加上朝廷军方的三角相争,但人族皇帝倒也深沉,硬生生司马真人之死压下,使佛、道两派都不再提及此事,只军方一方关注的话,那这活着的张守志能起到的作用,就要比我预料的要小了些了!”胡离说着,眼神却逐渐清冷,最后锐如刀剑“但是,活着的张守志作用变小,死了的张守志作用却变大了!慕紫轩现在的威胁,对我来说犹然超过洛阳的佛道两教,所以……”

    “所以陆天岚进了狱中,以他‘一贯云天’的本事,再佐以阴丹之助,区区牢狱,又岂困得助他,入牢狱中,杀了张守志,之后将张守志尸身丢到日夜围在司天台外的那帮幽州兵面前,张守珪还不暴跳如雷,一天之间,陆天岚脱逃,张守志死在司天台牢狱中,慕紫轩这司天台之主难辞其咎,要同时承受皇室和军方的双重怒火,除非他舍下司天台的基业做个闲云野鹤,否则,今日他定然是难以抽身扰乱祸种计划,二哥,这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中,我说的对或不对?”

    胡离点了点头,面上却不见丝毫得色,遥望着司天台方向悠悠道:“确实,目前都还在我算计中,不过,若是不能脱出我的布局,他又岂能算得上变数?”

    ----------------------------------------------------------------------------------------------------------

    无天绝地

    “不过这般死了,未尝不是解脱,你说是吗!张守志张道长!”

    一语奏杀,陆天岚屈指成爪,凌厉指风,撕开惊天算计的序章!

    右臂和双腿皆是受缚,张守志已然头脸低垂,浑然不知死关将临,眼看毙命之际,却见张守志眼神一亮,锐如星芒,随后空荡荡的左袖中竟然探出一条臂膀。

    一个拳头,抵住陆天岚必杀一爪,但闻的“嘭!”一声,纵然没有天地元气相助,但真元冲击下,仍是卷起一层气浪。

    气浪中,张守志亦抬起头颅,发丝被气浪吹得后飞,面容竟是远较陆天岚预料的年轻。

    “不对!你不是张守志!”陆天岚喝道。

    “初次见面,不知陆大盗怎会错认如此?”那人缓缓抬头,剑眉朗目,气宇不凡,那潇洒风采,哪里像是受困多日之人。“晚辈慕紫轩,见过‘一贯云天’!”(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