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十三章 剑斩虚妄
    “无知小辈,口出妄语!”普法和尚怒喝一声,禅杖浩荡成圆,势如飓风扫境,怒海涡流,周遭苗圃花木皆被气劲卷得连根拔起。

    面临澎湃之威,应飞扬凛然不惧,心中暗道:“果然!”随即长笑一声:“是否夸口,此剑之后,自然明了!”

    他犹记得,公主婚宴上,这普法和尚被本心境照出半身佛陀,半身恶鬼的形象,想来内心也不是如外表一般那副得道高僧模样,所以应飞扬才会肆无忌惮的寻他来撒气。与他交手数招,更是验证了应飞扬的猜想。

    普法和尚的“大圆满如意杖”虽然法度庄严,但招式中暗藏一股与招意颇不相合的戾气,起先防守之时,戾气犹能隐而不发,难以察觉,但此时普法心生忿怒,由守转攻,这戾气就肆无忌惮的显露出来。

    便见此刻普法倾注真元,杖法威力顿增三分,但含怒的一击却失了佛家那圆融自然的妙韵,本来浑然天成的圆,也因这一点戾气变得,嗯,不那么圆了。那么——

    “万物皆非完体,罅漏自隐其身者,无不可斩!”

    应飞扬擎剑于天,真气匪流剑端,结果竟是令他自己也为之一惊,“双修”之后,他玉虚纳神真气提升不少,凝聚的剑气冲霄干云,比往日还要强上三分,心中惊异,应飞扬手上却毫不含糊,轻喝一声,剑气斩落!

    剑气雄烈,又如庖丁解牛般正中罅漏之处,原本浑厚的层层气圆此时如蛋壳般瓦解,剑势却仍未走尽,普法面色大变,举杖相隔,但闻“铛”的一声,腕粗禅杖在应飞扬一斩之下断作两截,竟连片刻时间都未抵挡。

    “怎么可能,佛道大会放过两日。他怎又进步了这么多!”普法和观战的飞云子同时惊愕道。

    下一刻,星纪剑已斩在了普法肩头,带出一阵血痕,普法闷哼一声。舍了断成两截的禅杖,足下一点,身形快如鬼魅的向后飘飞,毫不迟疑的逃走,诡异迅捷的身法带出森森寒风。

    说逃就逃。连句狠话都不留一句,普法在房屋顶端几个起落就不见人影。

    “嗯?这几下身法大异佛门沉稳之风,反而有些诡谲之气,看来这普法和尚身上还藏着秘密。”应飞扬眉头一皱,心中揣度道。

    “怎么不追了?不是说要将他擒下的么?”姬瑶月步出房间,面上犹带着几分嗔意,机缘被打乱的可并非只应飞扬一人。

    “说说而已,擒下他能怎样,难不成还真把他关到牢里,平白招惹一堆麻烦罢了。我也只是想借此撒撒气,试试自己进境而已。”应飞扬撇撇嘴道。

    “哼,早知你雷声大雨点小,就该换我来收拾他。”姬瑶月冷道。

    “这普法和尚未出全力,身上还藏着招呢,他最后那几下身法你又不是看不出来,感觉邪乎的很,比那套杖法更适合他,真要把这和尚逼急,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应飞扬说着。

    姬瑶月又哼了一声,没有反驳,转而道:“方才同修时,你都看到了什么。是不是刀剑合一,宇宙变化之景。”

    应飞扬点头道:“没错,果然不是我一人错觉,看来我们方才那一瞬间心念相通见到了同一景致,不知是怎么回事?”

    听到心念相通,姬瑶月面色微红。轻轻啐了一口,道:“应该是那对刀剑的功效了,你我方才同施佛力,再加上彼此间气脉相连,引动刀剑之力融合,这对刀剑应还有其他能力,只可惜残余佛力用尽,窥视秘密的机会错过了。”

    说着,姬瑶月又换做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打量着还未走的飞云子。

    应飞扬叹口气挡在了飞云子面前,劝道:“罢了罢了,机缘如此,能让我们有领悟的机会是缘,让我们失了这机会也是缘,其实换个方向想,这次同修非但达到原来目的,成功摆脱陆天岚对我们的控制,还意外增进了功力,疗愈了伤势,说来已经是赚到了。”

    “缘缘缘!不过借了些佛气与你,你就开口闭口都是缘,倒是比那个普法更像和尚,干脆替了秃头入了佛门算了。”姬瑶月气恼,不再理会他,转身便要离去。

    走至门口时,却又驻足不动,任阳光在她纤细身上镶出一道金边,随后清冷声线传来,多出不同往日的忸怩和犹豫道:“那个,后日杨玉环那妮子的邀约,我会前往,你若无事便一同来吧,我……我有些事要与你说。”说罢,也未等应飞扬应允就逃也似消失在门外。

    “呃?”应飞扬一时头脑空白,呆呆立住,飞云子上前,一副了然样子道:“原来是贫道贸然闯入,坏了你和那位那位姑娘的好事,难怪应道友会如此震怒,都是贫道的错,还望应道友原宥!”

    飞云子语气倒是诚恳,但应飞扬听着,却——“怎么听起来这么猥琐啊!”

    皱了皱眉,应飞扬对飞云子道:“算了,原不原谅还不都已经发生了,对了,你被普法追逐的原因我方才听到了一星半点,倒是挺在意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飞云子一副气恼样子道:“还不是那玄敏个老秃驴闹得!贫道所在的常道观前身唤作天师洞,那可是初代天师张道陵得道之所,张道陵天师传道巴蜀,便是在此讲经,直至第四代天师才将天师道一脉迁至龙虎山,说起青城山常道观,谁不知那是道家渊流之地。”

    忆起过往荣光,飞云子面上也露得意之色,但很快就黯然下去。道:“常道观因与天师道的这层联系,过往也风光过,可如今天师道龙虎山本宗尚且衰落,何况我常道观这隔了几百年的分支呢,最后竟被玄敏老秃欺负到头上,玄敏老秃带着飞赴寺一干和尚,强夺了我常道观一半庙产,贫道我气恼不过,舍下面皮告了御状,可那皇帝也不愿多牵扯,最后许下承诺,哪方赢得佛道之争,他便裁定哪方得青城山的庙产,可惜……”

    飞云子说到此处,不禁又看了应飞扬一眼,应飞扬翻翻眼皮,没有接话,飞云子继续道:“佛道大会道门输了,本来今日便要将庙观归属划给玄敏那帮飞赴寺秃驴,好在老天有眼,这玄敏在这关键之时竟然失踪,裁定之事便又再度压下。贫道正觉得庆幸,却又听闻门人打探到一个消息——玄敏他现在被关在了上清观中。”

    “上清观?”应飞扬面色不由一变。

    p:懈怠的三月已经结束,全勤的四月将要到来,上个月因全勤泡汤所以自暴自弃,从今天开始又要努力更新了,总之一天4000字,或是两更,或是合成一大章更。今天就是双更,天亮后还有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