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十二章 圆满杖法
    应飞扬小试牛刀逼退飞云子后连自己也觉得惊异,论疗愈能力,佛门真气不愧三教第一,只是吸收了小部分舍利佛珠之力,他的伤势就已经好了七八成。而经由“双修”之后,玉虚纳神真气虽未能突破关隘,但增长仍是不少,真气在体内周转急旋,竟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普法和尚作为佛道大会的观众,此时自然认出应飞扬,知晓他也是道门之人,普法心中先是一惊,本当应飞扬他是飞云子的帮手。但应飞扬却先与飞云子却先交上了手,令普法摸不着头脑。

    飞云子见到应飞扬,也是大吃一惊,“怎么会是你?”方才他跃至房顶上端时,突感一道剑意冲霄而起,宛若星河划界,浩瀚无匹,那等意向高淼的剑意当世少有,却为想到这剑意竟是应飞扬散发,“你怎么可能散发出那么高深的剑意!若有如此剑意,你又怎会输给天女凌心。”

    随后又突然明白似的道:“原来你是留招作假,故意输给佛门,亏老道我将全身家当都押在你身上,你竟然!竟然!”飞云子气得说不出话,一副心疼又气恼的样子指着应飞扬道。

    “本来是有可能体悟到那种境界的剑意,结果你们一搅和,这下真变得不可能了!”

    应飞扬心中有火,但见飞云子那副样子,一身火气反无从发泄,若说倒霉,飞云子好端端的一派之主,却被佛门之人侵夺庙产,闹得千里迢迢来洛阳告御状,又在乾坤赌坊在道门身上落了重注,结果输得一无所有,倒是比他还惨多了,应飞扬叹道:“罢了,道长你坏了我的机缘,但也是我战场失利,累得道长赌场赔钱。也算彼此抵消了,便不与你追究了。”

    随后对着普法道:“至于这位大师,你的禅杖坏了不少家什,就先将这禅杖留下抵债。再来商讨你如何陪偿我的机缘。”

    普法面色一变,一副了然神情道:“原来如此,拐弯抹角,还是与这妖道沆瀣一气,欲行包庇之举。为了玄敏大师下落,此人我非拿下不可,你若要阻拦,恐怕贫僧还少不了冒犯。”

    应飞扬见他误解,心头怒火反而找到宣泄之处,冷笑道:“拿人?纵然拿人也轮不到你们佛门代劳,当司天台的都是些死人么?”应飞扬将司天台腰牌扔在地上,普法一看,面色不由一变。

    应飞扬继续道:“普法和尚,你在都城之中。光天化日之下,滥用法力,惊扰良民,今日我便以司天台的名义将你拿下。”

    普法面色又变了几变,道:“好,你道门竟然公报私仇,可我佛门也不是软弱可欺,如今找个由头要拿贫僧,贫僧也不会束手就擒。”

    “不劳和尚你提醒,用不着你束手就缚。在下自会费心将你拿下。”应飞扬说罢,足下一点,星纪剑昂然出鞘,人剑合一。匹练似的剑光携带锐气,一剑点向普法前心,。

    “种因得果,施主妄动刀兵,贫僧唯有得罪。”普法不慌不忙,脚尖一挑禅杖。举杖相迎,杖缓缓前推,举重若轻,没有任何花巧,甚至没有一丝风声,却是大巧若拙的一击。应飞扬虽欲以灵巧迅捷取胜,但在此杖铜墙铁壁般的厚实气劲,竟让他寻不到取巧机会,第一剑,便是直击在杖头之上。

    “铛!”一声交击,宛若晨钟鸣荡,普法足下尘埃扬动,僧鞋微微下陷。

    应飞扬则被震得飞起,却是凌空一个旋身,身形凭空止住退势,随后身如幻电再攻而来,便是要以暴风骤雨般的迅捷剑路,突破普法杖法防御。

    但见应飞扬化作一抹黑影,急攻不休,剑法时而诡异,时而轻灵,仿佛漫天皆是寒澈剑光。

    面对应飞扬攻势,普法身形伫立不动,挥动禅杖,每一招都是简简单单的画圆,好像他不是在打架,而是在画图,大圆套小圆,小圆绕大圆,但每一个圆又都如标尺量过那般精准,正是圆润、圆融、圆满的‘大圆满如意杖”。应飞扬有心避开禅杖,屡屡想从空隙处攻入,但禅杖似乎无处不在,在周身形成一个气圆。应飞扬总避免不了剑杖相击的局面,纵然星纪剑一沾即走,仍是被普法雄浑圆融的气劲震得不轻。

    普法所在的圆觉寺只是小门小派,招式功法自无法与凌霄剑宗这道门数一数二的大宗相比,但总还要有几套压箱底的绝学。这“大圆满如意杖法”便是其一,此杖暗合佛门‘圆转妙融,处处生根’的理念,防守时其身不动,稳如山岳,任你攻势再急再密,杖法之下依然是圆满的无隙可循。

    见得自己占上风,普法和尚道:“施主,贫僧并无意与你为敌,若再有拦阻,只恐刀兵无眼。”

    应飞扬剑路不停,口中冷笑道:“你这和尚倒挺爱装出一副委屈模样,今日若非是我,而是寻常人家被你侵堂入室,砸了家什,恐怕就要忍气吞声了。还好司天台内有人替我撑腰,我自然要与你去司天台过过堂了。”

    普法眉头倒竖道:“贫僧尚有要事,无暇与你纠缠,若有得罪,改日登门致歉就是。”

    “哈,笑话,莫非你的事是要事,我的事就是闲事,大和尚理应了断俗务,怎还这么多要事缠身,不如随我去司天台清修一段时间。”应飞扬说着,凌空玄刺而去,却见杖法陡然凌厉,普法和尚首开攻势。

    双足依然不动,气圆却是越来越大,一层层向外荡开,竟如狂风龙卷一般,带着汹涌雄浑之威卷来。

    大圆满杖法守式虽是严密,却也非是全然防守,其圆融气劲亦可借力,蓄力,转力,纳对方劲力为己用,等待爆发时机,倒与道家的‘太极’有几分相似,而蓄力充足后,一旦爆发,气圆就会一层层扩大,将对方包裹圆融气劲中,可谓攻守兼备,以静制动的杖法。

    应飞扬被一杖扫过头顶,急收攻势后退数步,普法和尚面带得意道:“施主,连攻入我的气圆之内尚且做不到,你是要如何拿我?”

    应飞扬目光如电,不怒反笑道:“你若真能心无滞碍,达到圆满如意的境界,在下或许无可奈何,但你能吗?伪佛!”

    一声伪佛,普法面色一凝,心头一震狂澜,却听应飞扬嘲道:“看好了,这一剑,破你圆满之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