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七十六章 论道证佛 十
    风雨将至,乌云倾压,沉静如处子的洛水变得狂躁起来,汹涌潮浪带着河风猛扑而来,众多巨船在浪涛中起起伏伏,一如船上看客的心境。【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战至极端,局势瞬息万变,数百双眼睛齐刷刷得同时看向由条条铁链束缚而成的擂台,一眨不敢眨,生怕眨眼一瞬就是胜负判定。

    而最应该盯视战局的人,此时却闭上了双眼。

    应飞扬双目微阖,神情自若,随着铁链的晃动,他的身子也不停起伏,如同乘在浪头之上一般,但拄剑而立的身姿,却又让人觉得他如嵩岳一般屹立不摇。

    暴风雨的前夕,天地间似是在酝酿一股狂暴凶厄的力量,而应飞扬正是在体味深藏在这股力量背后的,那无可抵御的自然天道,既然天时相助,雷霆将至,理应让那脱胎换骨的一招惊慑世人。

    呼——吸——呼——吸,应飞扬一呼一吸变得悠长,但声音却是浑厚无比,呼吸节奏与浪涛起伏隐隐相合,吐息之间,催升至极致的真气已化作氤氲云气从孔窍中渗出。

    呼吸挟裹天地大势,他的精神也与大自然身处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融合起来,剑意犹如脚下堆积的浪涛般不断拔高,又如天上乌云一般积蕴雷霆怒威。

    酣战中的天女本能觉察危机,却奈何被谢灵烟左飞樱二女纠缠住,近有广寒凌虚剑寒气透体,远有五行异火焚烧真元,天女凌心只觉冰火交*,苦不堪言。

    而左飞樱和谢灵烟同样觉得难以支撑,天女招式巧变,根基深厚,若论回气速度远在二女之上,虽有五行异火压制,但若打持久战,道门一方依然必败无疑。

    二女心知拖战不利,正待加催攻势。天女凌心却以窥破五行异火的关窍,自信笑道:“道门五行异火,果然非比寻常,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请一试佛门‘舍利不灭火’。”

    话音未落,便见一道佛光冲天,耀眼异常,谢灵烟双目刺痛,虚掩一剑后退数步。睁眼再看,天女白绫绕肩,双手结印,浑身散发神圣光芒,宏大佛光流动四肢百骸,一道焚风火莲绽放开来。

    佛火扩散,不像五行异火那般灼热霸道,却带着一股清圣气息,所经之处,五行异火竟反遭吞噬。天地万物皆有Y阳之分。火本是至阳至烈,但却同样存在Y火,Y阳各有分工,阳火能焚有形之物,Y火则能焚无形之物,比如真气。这五行异火自然是Y火的一种,天女凌心催动舍利不灭火,便是借助阳火之力中和Y火。

    五行异火转眼被吞噬殆尽,火莲却仍四周扩散,将足下铁链烧得通红。左飞樱随即催动水法,化出怒腾水柱冲刷舍利火,谢灵烟也并手一化,数道幽蓝的冰寒气剑倒悬眼前。如墙一般抵住炎气。

    冰火交织,化作浓白水雾,热气源源不断上涌,浓重乌云越发躁动不安,终于——

    “胜负将分了!”越苍穹双目一亮,道。

    氤氲水汽如被飓风卷过一般四散。水汽之中,一道身影冲霄而起,纵身云端,体内积蓄的汹涌之力突破压抑,磅礴而出。

    白光一闪,天地陡然一亮,酝酿已久后,乌云击下了第一道闪电。

    刚猛雄烈,肆虐狂暴,电蛇自空而下,好似开辟天地一般,随只细细一线,却夺尽天地间所有光芒!

    除了应飞扬的剑光!

    伴着轰隆雷鸣,应飞扬与炫目雷电一道,带着沛然莫御的惶惶天威自云端轰然降下,剑法雷霆之招,正是自创绝式——天地不平怒雷霆!

    雷霆惊世,携天地之威,众看客不禁惊异,“这是何招式,竟有此等威势!”不少人面上泛寒,自知异地相处,决计接不下此剑。

    “哈,果然,几日不见,此招竟是脱胎换骨,变化如斯!”越苍穹端立船头,眼中电芒闪动。

    剑光迅捷无匹,威势狂猛又暗藏变化,此招自应飞扬创出后先诛杀厉傀,后先经剑皇提点,又在香山舞剑时,与一神秘人共同推演补全,虽未必是他最强一招,但在这雷霆交加的天气,却是最合用的一式。

    “这是最后机会,若此招失败,月儿姑娘便无药可救!”

    应飞扬耗尽全力,带着非胜不可的信念赌注一剑,自天到地的短短一瞬,剑意似被雷火淬炼,升华,淬炼,升华了无数次,最后只余纯然到极致的力量与速度,这一剑已是他至今最得意之作,只看天女,能否一挡天威。

    虽只是一瞬,但急速的剑式似乎撕破时空禁锢,应飞扬眼中画面似乎成了一截一截的定格,天女凌心神情一分分细微无靡得映照在他眼中。

    惊惧!惊异!惊奇!

    最后竟是——

    惊喜!!??

    未及弄清惊喜的何来,便见剑意冲霄而起,天女在短短一瞬间将白绫束缚成剑,直刺苍天,“剑”身腾起一片紫色光环,剑速之快,致使周遭空气炸裂,宛若九天雷鸣!

    “怎会如此!”应飞扬瞳孔急缩,双招已经交并在一起!

    “轰!”一声惊爆,宛若天地初分的第一声巨响,一道无形波纹自双剑交击处扩散开来,所到之处,风停,浪住。奔涌的河面上,出现一副极其诡异的情景应飞扬与天女凌心方圆十丈内,原本肆虐的巨浪被一股无形巨力压迫,变成一片如镜面平滑的水面。

    一道无形界限将二人交锋的空间与外界割开,界限之外,狂风怒吼,浪潮奔涌,界限之内,风平浪静,宛若异域。

    就是这般不可思议,应飞扬这蓄势而发的一剑被挡下了,而且这雷霆喧腾的威势,昭示对方是用了一模一样的招式,天地不平怒雷霆,以招封招!

    若是同门之剑比剑,当对方招式无法破解时,用相同招式以招封招,将对方拖入真气比拼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但他此剑大成后初次使用,为何天女竟也会此招?

    “难道是她?”应飞扬心中突然浮起一个可能,但一击不成,随后心绪震荡,真气随后溃不成军,下一瞬,磅礴剑气肆虐而来。

    应飞扬胸前一疼,白绫已没入体内,真气更是灌注四肢百骸,随后眼前竟是一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