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七十五章 论道证佛 九
    夏季的天,向来说变就变,似是天象也感应到下方战局变化,谢灵烟广寒凌虚剑气被天女化纳同时,一抹乌云悄然遮挡住了月光,最后一缕月光、剑光同时消散,而天女的反击随即而来!

    十丈轻尘若白蛇吐信一般狠狠击向谢灵烟,虽是轻柔绫布,但劲力却是雄沉深厚如一堵墙压来,谢灵烟虎口一麻,漱雪剑脱手而出,人也随之倒飞数丈。

    然而十丈轻尘却比她退势更快,白绫凝成锥形的一股,这是——枪!

    枪!霸气横溢的枪!夹杂着锐利的破空之声直直刺来,天地间仿佛突然一暗,谢灵烟只觉天上新堆起的乌云都随着这一枪朝自己压来,天女强横一招,竟隐隐有拉扯风云之力!

    “挡不下!”谢灵烟脑中已想了数十种应对之法,却没有一种能应对这直来直往的一枪,但她没法,不代表应飞扬没有。

    天女出枪同时,应飞扬纵身而起,矫若游龙,剑气凝为实质冲霄而起,虽后带着凛锐剑意直斩释初心。

    释初心剑刃临头,依然眼观鼻,鼻观心,面不改色。却是天女叱了一声:“莫伤我兄长!”。

    天女急收枪式,舍了对谢灵烟乘胜追击的机会,飞身掩至释初心前头,

    十丈轻尘盘回往复,交织成网,欲挡下巨大气剑,但接触之时,却觉气剑看似凌厉人,却是一触即散,天女凌心本就是半途变招,此时又一招击在空处,这种感觉便如卯足了劲要撞门,却发现门本来就未锁一般,直令她气血翻涌。

    “天女多心了,攻击无从防备之人,在下不屑为之。”抬眼看去,应飞扬举剑擎天,气剑再凝。

    “所以这一剑。理应天女代接!”应飞扬双目一凛,第二斩轰然落下。知晓天女经验不足,应飞扬便以此作为突破点施展虚实之计,天女凌心招式走空。劲力用尽之际剑招已然临头。天地风云激涌,竟是暴雨雨来之象,但风云却在这一剑下尽数斩断。

    天女勉力提元催动十丈轻尘,繁网密布再度网罗剑气。但剑气势如破竹,斩开一道道束缚直取天女。剑未至,剑风已将天女黑亮发丝激得倒飞,白净素美面容显露无疑,紧咬牙关的模样倒有一种别样风情。

    但应飞扬却全无怜香惜玉的心思,三层,两层,一层,眼看只剩最后一道网就能让天女再添新伤。

    此时,又是“咔嚓”!

    应飞扬今日听得最多的怕就是剑刃碎裂之声,但这一声却是最令他烦躁。一声脆响。象征功亏一篑,剑气随着剑刃断折一衰,而这一瞬衰退,使得天女原本难以为继的真气得以接续,天女一声轻喝,真元爆发,雄浑真气如浪炸开,斩字诀应声而破。

    剑气破碎,应飞扬自空中坠落,“噗!”甫落地。应飞扬便呕出一口血,天女根基雄浑如斯,只是仓促催生的新力,就已在应飞扬之上。

    方才一斩。已令应飞扬气力将尽,而此时己方三人亦是个个负伤,唯一的胜机,似已擦肩而过,一层乌云,笼在了应飞扬眼翳中。

    “三位。胜负已明,刀剑无眼,你们可要现在认输?”天女凌心款款收身,猎猎河风吹得她白衣鼓荡,宛若飞仙。话虽不中听,面上却一副诚挚之意,好似她真在为道门三人考虑一般。

    谢灵烟哼道:“胜负已明?我便不信天女真如表面一般并无大碍。”

    左飞樱撑伞道:“虚张声势,佛门也出矫饰之语吗?”二人一搭一唱,此时倒显得极为默契。

    此时,一声惊雷从云层滚过,轰轰隆隆震慑人心,应飞扬眸子中电光一闪,乌云尽散,闪耀着决断的狠厉光芒道:“天女修为高深,但此阵我非胜不可,刀剑无眼四字原话奉还,天女若要胜,便请抱着杀我的决心!”

    说罢,所剩最后一剑应声出鞘,最后一剑,最后的功力,象征此战再无余地。

    “我方才在后方布下了阵势,虽准备匆忙,但应能挡下天女……一击。所以,齐上吧。”左飞樱与应飞扬二人站在一线,小声道,战事落颓,与其缚手缚脚分心保护他人,不如在此全力一搏。

    应飞扬却拄剑不动,苦笑道:“你们先吧,我只剩下一剑的力气了。”

    左飞樱轻嗤一声,与谢灵烟对望一眼,随后同时出手。

    第二回合联手,二女倒是多了几分默契,似乎比起与对方联手,还是输了比试的感觉更令人厌恶。谢灵烟长剑吐寒,飘渺无迹,伴随着突起的狂风,闷暑似乎一瞬间变为深秋。

    天女白绫舞动,同使剑法抗衡,剑法舞动成圆,劲力巧转,正是佛门的小转轮剑。

    “有道是一力降十会,天女不以根基取胜,转而与我拼小巧灵转的剑路,莫非天女也后力不济?”谢灵烟手上剑式不停,口中试探不止。

    天女神色淡然,手中白绫一拨,一道剑劲原路返回,向谢灵烟,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便听左飞樱道:“天女好俊的剑法,我也来讨教一番。”

    左飞樱秀手一翻,纤纤五指上各燃白、青、赤、黑、黄五点火光,火光如豆,只微弱一点,但左飞樱五指一弹,火光便迎风而长,化作巴掌大小,轮番侵袭天女。

    天女不敢大意,小转轮剑守住周身,但却觉真气一接触异火,就如被焚烧一般遭火光吞噬。

    “是焚烧真气的五行异火,此术可谓对症下药,天女纵然真气雄浑,也耐不住这慢慢侵蚀,用得妙!”商影不禁赞道。

    “若非谢师妹的广寒凌虚剑分去天女余力,这五行异火也无用处。”纪凤鸣也谦虚回赞道。

    “可这胜负,却不是寄托在她们两人身上。”越苍穹自是至终,目光一直盯着一人。却突然沉声道:“胜负将分了!”

    话音方落,天际一道电光划过,映得他双目光彩如剑。

    ps:举笔如扛鼎,短短一章写了五六个小时……第一次写群架戏,真难把控,这段佛道大会的武戏写得很不满意,明天结束这屈辱的一段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