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七十章 论道证佛 五
    天女降尘,绫带随之蜿蜒而落,露出超逸脱俗的秀美面容,应飞扬此疑问过,释初心若是女子,当是何等倾城绝艳,对于这个疑问,眼前的天女凌心给出了答案。

    天女凌心与释初心容貌有七成相似,只是身量窈窕娇小点,面部线条柔顺点,眉若墨画,神如秋水,面上不施粉黛,身上也无华贵事物。只简简单单一袭白衣穿在身上,自有一股出尘气质,犹如空谷幽兰,蒹葭白霜,看似就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比之她的容貌,这种气质更令人称奇,应飞扬与她目光相触,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奇异感觉,就像接触到一个广阔至无边无际神圣而莫可量度的心灵天地。她看来仍是二八少女,可是素淡的玉容却予人看尽世俗,再没有和不可能有任何事物令她动心的沧桑感觉。虽是立身在擂台之上,却使人有浑忘凡俗之感,似是在此时c刀弄剑都是对她的大不敬、竟让人起不了比斗争胜的念头。

    不过应飞扬一旦立身战场,亦有几分物我两忘的痴性,目光一澈重拾战意,道:“久仰天女大名,却不想竟也是名狂人,以一敌三,天女好大自信。”

    天女凌心轻摇螓首道:“非是狂妄,只是吾已得七十三代天女传承,也算不得孤身一人,三位道友虽是少年英才,但与我宗历代天女相比犹然差了些许。”天女凌心声音轻柔悦耳,谈吐也是平和有礼,不见任何贬低之意,却似只陈述一个简单事实、但语音方落,一股平和轻柔,却又深不可测的气机自她周身绽放,脚下喧嚣水浪似是气机抚平,转作平静的轻声呢喃。

    从应飞扬角度看去,皎洁月华流泻而下,将她沐浴在一片圣洁光辉中。勾勒出她那钟天地灵秀而生的秀丽轮廓,天、地、水、月、人竟如画一般构成和谐完美的整体,不出手,已现高深修为。应飞扬心中生出一股寒意,“好可怕的修为,天女传承果然名非虚传,单论真气的话,比起师我谁那种数百年的大妖也不逊色。”

    乾坤赌船上几人也齐齐色变。但也不能漏了怯丢了颜面,葛天歌嘟囔道:“你们说一对三便一对三?可曾经由主持和裁判同意?”说罢,将目光投向张惯晴和越苍穹。

    张惯晴顺手推了个皮球道:“玲珑珍阁只作为主持,提供场所和比斗方式,至于裁定规则,还是要听剑皇的。”

    越苍穹颔首道:“佛门若愿意,似乎也并无不可,便当其他二人弃权好了!不知道门可有异议?”

    道门几人对望一眼,心中也知天女修为,非一人能抗衡。若是换做三场擂台战,或许还能用下驷对上驷之策避过这强敌。但此次比斗是团体战的形式,使下驷对上驷之策无从发挥,本来已是胜机渺茫,佛门既然自大的要以一敌三,道门自然乐见其成。暗自交换眼神后,葛天歌开口道:“既然剑皇同意,那你们佛门意愿道门自然无从置喙,只是佛门若不幸饮败,可莫怨比斗不公。”葛天歌将话说得高明。将道门完全置身事外,虽捡了个便宜,还不落道门面子,省却被人说道门怕了天女。

    此时却听释初心双掌合十淡然道:“佛门若败。自不会怨叹,只是这比赛,确实是不公。”

    葛天歌一疑,道:“哦?不知哪里不公,可说与张掌柜听听?”张惯晴身为主持,被人公然指摘比赛不公。自然也绷着脸看向释初心。

    释初心笑道:“张掌柜莫误会,小僧所说不公,不在于比赛规则,而是小僧深知天女凌心修为,一对三,对道门三位高足犹然不公。”

    “所以为了使比斗公允,佛门再退一步,葛道长,渺真人,徐祭酒,今次的论法,便由小僧一人,向三位讨教道法了。”释初心独立船头,宝相庄严道。

    道门几人一愣,随即暗道一声,“好狠!”

    论法非比武决,人数多并不等于就有明显优势,论法中,经常出现一个问题问倒一片人的情形,所以一加一,效果往往会小于二,佛门面上让步很多,其实效果并不大,反而是将道门上绝地。

    毕竟外人看不出门道,只能看个热闹,武决三对一仍输给天女凌心也就罢了,毕竟稍有江湖见识的人都知,天女经由心灯传承后可直入当世一流水准,非寻常后辈能敌,便是输了也无损颜面。

    但论法又不同了,三位道门耆老,独对一个佛门小僧,胜了,也无甚光彩,可若一旦败了,怕一日之内,此事就将传遍大江南北,倒是他们三人乃至整个道门都将颜面无存。

    可偏偏葛天歌方才发了话,减少己方名额这种事既然不违反规矩,那便由佛门自己说得算,道门并无c口余地。

    这就将他们三人上了不得不胜的境地,可论法最重心境,一旦给自己加上这层负累,势必影响发挥,未战,已先输上一筹。

    “怎么?三位似有疑虑,可是小僧又逾越了?”释初心道。

    葛天歌和徐未央面上皆不甚好看,却见先前一直闷不出声的渺真人道:“无妨,那我等便向小神僧请教了。”渺真人神情木然,双目如古井无波却又隐隐含着求道者的渴求,显然已恢复平常。

    葛天歌和徐未央见状,暗道一声惭愧,他们皆是一方道学大师,论法对他们而言目的非是争胜,而是求道,解惑,彼此增进。可身陷佛道之争中,竟让他们争胜之心也日切,以至于患得患失,失了本心。

    “看来我还是逊了渺真人一筹。”二人各自心中念了一声,也回复心境道:“闻道不在年高,我等虽比小神僧痴长,但也不敢轻视,还望小神僧全力以赴。”

    张惯晴喊了一声道:“好,双方既已商定,那事不宜迟“张惯晴屈指一弹,同时种下四株水树银花,又扔了四颗丹药给论法四人,四人毫不疑虑,同时将要服下,各自跃身坐在花树上。

    徐未央道:“我方占了人数优势,那论题便由小神僧开始吧。”

    释初心坐于花树上,手拈法印,花上月下,姿态更如神人,笑吟吟道:“既然如此,小僧也不推诿了,小僧今日,只一问题,何谓道?”

    上头辩法已经开始,下头却仍是对峙之姿,随着水浪翻涌,船体摇动,铁索也轻轻晃动,应飞扬三人扎根在铁索之上,同时盯视着天女凌心。

    而天女凌心肩绕绫带,亭亭站立,看似毫无防备,却与天地化一,不露任何破绽。

    应飞扬见状,道:“我先上,看看她修为究竟到什么境界,你们莫出手。”

    谢灵烟不信任道:“你该不会是痴性又上来了,不愿三对一,要逞能与她单打独斗吧?”

    应飞扬道:“放心,我知道自己斤两,今时今日,我确实不如天女,况且此战我非胜不可,不会在此时做些无谓的意气之争,让你们留下,是还得照顾那三位呢。”应飞扬朝葛天歌三人方向努努嘴道:“莫忘了,这三人若是被外力干扰掉下花树可同样也算败。”

    谢灵烟道:“好吧,你可小心,千万别让我来不及救援,你就先败了,个个击破,反而便宜了佛门。”

    “放心,我有分寸。”应飞扬边说,边从背上拔出一把剑,步步走向天女凌心。“天女或许还不知在下名号,在下应飞扬,特来讨教。”

    天女凌心颔首道:“应公子之名近来倒是响得紧,今日见识真人,方觉锐气人,犹在传闻之上,只是应公子所持之剑皆是凡品,配不上你的锐气。既然如此,我便不用这‘十丈轻尘’。”天女凌心说着,肩上绫带已如蛇一般收回袖中。

    应飞扬笑道:“‘十丈轻尘’,倒是好名字,不过天女当知,剑锐不如人锐,高手手中,凡铁亦能堪大用。天女只以空手迎敌,不觉轻慢吗?”

    天女凌心亦展颜笑道:“那公子亦当知,手空心不空,有无绫带在手,我皆是一般不曾大意。”

    “哈,如此甚好,天女小心,剑来了!”应飞扬朗笑一声,随即足下凌尘,纵越而起,剑上锐风呼啸,剑气撕风裂云,化作数十道迥异剑气浩荡而出。

    虽只是试探,但知晓根基差距,应飞扬毫无疑虑,起手就是上乘剑招——不知顷刻风云改!

    “好招!”眼见凌冽剑气气呼啸而来,天女凌心赞叹一声,晶莹如玉的手掌探出,如花翻飞的手指结了个宝瓶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