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九章 论道证佛 四 昨天章节号打错
    片刻功夫后,应飞扬头顶印字消散无形,商影此时方缓过神来,审问道:“应飞扬,你怎会成为龙虎山代表?”

    应飞扬睁眼说瞎话道:“师姑,我与龙虎山少天师以剑论交,一见如故,本来是该他来参加大会的,但他身为天师地位尊崇,做些比凶斗狠的事实在不怎么合适,所以就由我代劳了。【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众人将信将疑,但徐未央也附和着称:“确实如此。”当事人皆这般一口咬定,其他人自然也再无质疑余地,只得强压住心中疑问。

    谢灵烟觑得机会,一把把应飞扬拉到一旁,道:“应天命,你究竟做了什么,可是把龙虎山名额抢来了?”

    应飞扬矢口否认道:“哪会?你当我是‘一圣双秀三顶峰啊’?龙虎山虽然没落,但瘦死骆驼比马大,天师府这么多人,一人打我一拳,医好了我都是个扁的,哪有能耐从他们手上抢名额。”

    谢灵烟上下打量他一番,哼道:“龙虎山少天师张润宁我也认得,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物,什么以剑相交一见如故,骗鬼呢?”

    应飞扬坏笑道:“还好,脾气虽烈,又喜欢端架子,但总算言而有信!”

    时间稍拨回些,张润宁以天师印印落在应飞扬头顶时,他也觉得只余死路一条,毕竟天师的胜负关系龙虎山声誉,趁着无人注意时杀人灭口确实是上佳选择。

    但当头闭目待死之际,天师印却由重转轻,并没有将他头颅砸个稀巴烂,只在他额上以灵气留下了个印记,应飞扬鬼门关前去又回,才知张润宁以通过这方式,将参赛的凭证让与了他。

    目的已达到,应飞扬也收起狂态与张润宁致歉,张润宁却全不理睬,只让肩负文争之责的徐未央与应飞扬同行入洛阳。其余龙虎山之人连同张润宁,则一概驻扎在原地,不再向前半步。

    满心雄心壮志,却在还未开始时结束。看着张润宁颓败萧索身影,应飞扬只觉得自己这次扮演的好像是恶人角色,但事已至此却也顾不得许多,急急便回转洛阳,总算赶上了这佛道大会的序幕。

    可他来得晚。佛门之人来得更晚,众人闲谈了一会,佛门代表仍一个未来,葛天歌不满道:“佛门之人真不守时,是故意怠慢来抬高身价,还是想让我们等得心浮气躁失了沉稳,不管打什么主意,都是无用!”

    张惯晴面上也有尴尬之意,道:“诸位便稍等片刻,反正这次大会的评判。剑皇越苍穹也未到……”

    “张掌柜这么说,是在埋怨本座不守时了?”张惯晴话说一半,一道声音自身后传来,却见赌船最高船桅之上,不知何时立了一人,金色锦袍在夜风下翻飞,身子却似与楼船连为一体,虽随着船体在水浪推动下晃动,却自成一股不动如山的威严之气,正是剑皇越苍穹。

    “剑皇。您竟已经来了?”张惯晴和其他人大感意外,连商影也眉头轻皱,应飞扬心头更是一惊,以剑皇修为。就算以万剑开道的出场方式破空而来,应飞扬也不会感到意外,但越苍穹却用了最低调的出场,一现身就是技压全场。在场皆非泛泛之辈,船内仓中也有不少出众赌客,但越苍穹已到身后。却无一人注意到剑皇到来,只这等修为就令人赞叹。

    但真如应飞扬所想,无一人注意到越苍穹到来?却也未必!

    但见纪凤鸣转身,舒出一口气,行礼道:“原来来人是剑皇前辈,倒令晚辈虚惊一场,晚辈只道剑皇锋芒卓然凌世,没想到藏锋隐锐、和光同尘的本事亦是当世一流。”纪凤鸣面上不改从容,额上已隐隐有汗水渗出,似是方经历一场战斗。

    越苍穹居高临下,却出赞许之语:“哈,你才是令本座赞叹,气劲浑然天成,守得天衣无缝,不过两三年不见,竟然进境到这等地步,卫无双得此徒弟,真是羡煞本座!”

    应飞扬听闻二人话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剑皇和纪凤鸣已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展开一场无形较量。

    剑皇无声无息到来,众人都一无所知,但纪凤鸣却生了警觉,只是他背对船桅,不知来人何人,意欲何为,不管不问自是不行,但若贸然回身,又恐露出破绽,只得先以气机凝成无形气墙严阵以待,以不变应万变,但也因为此无一点余力开口,道破身后有人的事实,直到越苍穹出声说话点名身份,才令他松上一口气。

    纪凤鸣面色虚白,谦恭道:“剑皇前辈过誉了,早知是您,晚辈这些小手段岂还敢拿出来现眼?”

    应飞扬却是惊叹道:“这纪凤鸣当真名不虚传,虽是不敌皇者剑威,但仍能不乱阵脚,不失从容,只以此点此看来,他的修为恐不在我师兄之下。”

    商影也吃了暗亏,面色不豫道:“剑皇向来来去都是威势万千,怎今日敛去了行踪?”

    剑皇笑道:“本座今日只是评判,又不是打擂,岂能干些喧宾夺主的事,倒是商真人,以你修为本不至于一无所察,可今日却全无反应,果然心中记挂太多会使名剑蒙尘……”

    商影不快道:“剑皇姗姗来迟,却仍有闲暇替人费心,既然你到了,如今只差佛门之人了。”

    越苍穹道:“对了,本座来,便是顺便替佛门传个话,佛门众人自龙门山石窟下的伊水一路乘船入洛水,不久便至,但因时间紧迫,就不与诸位在此会合了。依本座看这样也好,直接擂台相见,才是快意!”

    徐未央笑道:“确实是好,省却与佛门之人虚与委蛇,张掌柜,咱们开船吧。”

    张惯晴应了一声,随即拔锚而起,船离擂台本就不远,不过片刻,就已到了擂台。

    近看铁链交织成的擂台,更显厚重粗豪,壮观非凡。今夜,拦江铁链上,便是佛道一论雌雄之地。

    谢灵烟惊叹一声,道:“也该开始了,我便先上擂台了,既然是三对三,你们可别拖我后腿啊。”谢灵烟虽是意指应飞扬和左飞樱二人,但说话时却只盯着左飞樱一人,颇有示威之意,说罢,足下一点,已如飞鸟翩然落在擂台之上。灵动身法,船上顿时一片喝彩之声。

    左飞樱面上闪出一抹怒意,却随即压下,朝着纪凤鸣柔声道:“师兄,那我也去了。”

    “嗯,以和为贵,点到为止,莫伤到自己。”纪凤鸣叮嘱道,只轻轻一语,就令左飞樱如喝了酒一般,面上泛出一抹醉人酡红。但见她芊芊玉手撑开手中红伞,便如蒲公英一般,风轻轻一吹,她便已在擂台之上,还示威性的看来谢灵烟一眼。

    “好身法!”应飞扬这次也随众人喊出声,却有暗道“只是,怎么看着像与谢师姐较劲啊?”应飞扬暗觉不妙,女子之间的相互喜恶往往不论缘由,只凭感觉。而若双方都是美女,这种感觉就更为激烈,所以美女之间往往不是亲如闺蜜,就是冷如仇敌,鲜少有中间。而左飞樱与谢灵烟就属于打第一眼见面就气场不合的那种,此时二人各在擂台两角,虽是并肩同立,却如彼此对垒一般,似有一股无形风暴在两人中心酝酿。

    “怎么感觉佛门再不来,她俩就要先打起来似的……”眼见己方二人不合,应飞扬顿有胜算渺茫之感,随后残余五把铁剑绑在身上,一跃跃到暴风中心,沉吸口气,目光灼灼盯向前方道:“姑娘们,别较劲了,佛门之人来了,还请两位全力以赴!”

    随着应飞扬视线,便见夜色尽头,一艘不大不小的船乘风而来,虽远不及乾坤赌船那般雄威壮丽,但船身却似笼着一层柔和安详的佛光,宛若苦海渡航之舟,片刻,已到眼前。

    船前甲板上,立着一个双手合十的僧人,僧人长身玉立,风华凝秀,形容飘逸,气度慷慨,俊美容貌,竟是令女子也不禁嫉妒,自是圣佛尊嫡传弟子释初心。

    应飞扬与释初心见过几面,对他修为早有好奇,此时扬声道:“佛门代表,大师果然是其一,今次,可要向大师好好讨教一番!”说罢,一身无形剑意如潮浪一般向释初心涌去。

    释初心念了声佛号,身子侧移一步,避开应飞扬*人剑意,道:“怕是要让应施主失望了,贫僧虽是佛门代表,与你,却不是对手。”

    随着释初心的避闪,无形无质的剑意只涌入船中舱门,舱门似被剑意推开,自行打开。

    夜风细浪,月影花江,一条绫带,伴着一席白衣从舱中飘逸而出,又从空中缓缓落下,俯眺清流,从容自若,仿佛空山灵雨,降临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凡俗之地。

    随后,婉转悠扬,似水如歌的声音自她口中传来。

    “在下天女凌心,今日以一敌三,独对道门三位高足。”

    ps:得,看盗版诸位朋友不订,那我自己订吧,今个用大号小号一起,自己给自己全订了两份,花五块钱就能看我一个多月的心血之作,感觉还挺值的,推荐期间内涨了5个均定,其中两个来自我自己,自产自销指日可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