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三章 气贯龙虎 一
    时值夏日,日头正烈,只有热浪一浪接一浪的涌来,却是连一丝儿细风都没有,连知了儿都似被融化在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发出无力的蝉鸣。

    这般闷热的正午,本该是在家里,在树荫下纳凉午睡的时节,官道上却有一行人马冒着酷暑走来。

    人马约莫二三十人,皆是道士打扮,正中却是一个八人抬的帷帐轿舆,轿后是两道大旗,如今旗子没精打采的耷拉在旗杆上,但仍能看出旗子上的图案,左边是一探爪弄云的狂龙,右边是一昂啸生风的猛虎,左龙右虎,合起来便是一个威名赫赫的派门——

    龙虎山,天师道!

    若白马寺是佛门源头,龙虎山便是道门祖庭,自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得老君剑印符篆扫平百鬼,开门立派以后,道,才以教派的形式出现。张道陵化仙后,天师之位便代代相传,历代张天师均受到朝廷敕封,统领道教一切,位高权重。却在当朝时,天师道走向衰落,反而是自天师道演化出的分支,茅山宗上清派后来居上,到上清派的司马承祯入朝后,更是代替天师道掌管了天下道门的道籍,成了名副其实的道门第一大派。

    轿舆之上,当代少天师张润宁横剑于膝,剑成一对,一长一短,长者三尺有七,刃身狭长暗黄,剑上纹路如蟠龙鳞,护手被雕成盘龙形状,上刻篆字“龙荆”。端着二尺有六,通体幽黑,剑身宽阔,剑脊厚重,中间血槽已被浸染成洗刷不掉的暗红色,剑柄做成猛虎咆哮的兽头状,柄上“虎裂”二字便是此剑名字。

    龙虎双剑,曾随张道陵夜斩百鬼,千年传承下来,已是天师道权利象征。

    剑上早已一尘不染。张润宁却依然拭剑不已,剑,越擦越寒,心越擦越热!

    天师道一脉。百年衰颓,前几任天师皆是碌碌无为之辈,反是上清派英才辈出,三十四代宗主司马承祯更是惊才艳艳的人物,以天人之姿统辖入世的道门。天师道反成了上清派的附庸,时人只闻上清派,不知天师道。

    如今司马承祯身死,笼罩在龙虎山上的阴影也似散去了,而天师道的少天师张润宁,又被称为龙虎山百年来第一英才,此番下山,正是要在佛道大会展露头角,将属于天师道的荣光夺回。

    擦剑本为静心,但张润宁却止不住的心潮澎湃。此时,却闻外头传来隆隆马蹄声,放眼看去,但见视线尽处尘沙滚滚,寒光闪闪,竟似有大批人马急袭而来。离得虽仍有段距离,但冷冽战意却已远远传来,龙虎山众人心头一凛,暗道:“听闻先前六道恶灭再现,还横栏了上清派一干人众。莫非现下又盯上了天师道?”天师道众人如临大敌,但待到马蹄声接近,却发现来者只有一人,一骑!

    骑士英姿勃发。骑着一头四肢匀称健美的高头大马,马上还搭着两坛酒水。端得人如虎马如龙,而来人背后更背了整整一篓子寒芒闪烁的利剑,才给了龙虎山众人带来人数上的这种误判。

    马速极快,如飓风飙过,转眼已到眼前。马上骑士一勒马缰,奔马被勒得脱力跪倒在地,而人已提着酒坛,背着篓子旋身而下。

    “好热的鬼天气!”来人口中骂咧道,一拍坛上泥封,将酒坛高举过头,酒浆倾泻而下,说是饮酒,更像是冲凉。背后长剑被酒水浸湿之后,更显森寒。

    “来者何人!拦路在此,意欲何为!”天师道一名祭酒道。

    “在下应飞扬,欲一见龙虎山少天师!”应飞扬一抹嘴,豪气道。

    “应飞扬?”张润宁抚开轿子前帷帐,却见前头端立一人,随即神色一动,道:“你便是应飞扬,今次凌霄剑宗试剑大会上力压任九霄得到头名的那一个?”

    应飞扬道:“头名没错,力压任九霄却未必,你与任九霄认得?”

    张润宁点头道:“天师道与凌霄剑宗同为道门一派,我幼时曾随父亲拜访凌霄剑宗,互相交流,与任九霄也一起玩过一段时日,算得上朋友。”

    应飞扬嗤笑道:“这便奇怪了,任九霄那小子一副鼻孔长天上的模样,也会有朋友?”

    张润宁脸色一僵,却是被他猜中,他说与任九霄玩过一段时日,其实倒真是他夸张了,任九霄打小就是一副倨傲模样,而天师道一脉虽然没落,骨子里却个个都有着道教源流的优越感,张润宁自然也不例外,与任九霄一对上自然少不了争斗,怎可能玩得到一起去?

    张润宁比任九霄大上两岁,当时已是小有根基,而任九霄却是方习剑不久,两人争斗初始自总是张润宁赢,可任九霄进步飞快,没过多久已能与他平分秋色,张润宁虽被门人吹捧为龙虎山百年来天资第一,但对任九霄的资质,却一直心有余悸。

    应飞扬自来之时,便颇为无礼,张润宁此时也全无好气道:“你说要见我,究竟是因为何事?”

    应飞扬却只他上下打量一番,目光若有实质,好像能将他看透一般,令张润宁颇不自在,正欲发作之际,却见应飞扬身子一转,一言不发就要离去。

    “站住!”张润宁无由冒火,手攥剑柄道:“再问你一次,你要见我,究竟是因为何事!”

    应飞扬冷笑道:“少天师弄差了,在下只是要见你而已,并没说找你有事,现在见到了,自然该离开了。”

    张润宁森然道:“只为见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应飞扬回身,笑着解释道:“少天师可曾见过斗鸡?这可是上到达官显贵下到市井无赖都爱的游戏,人们常让两鸡相斗为戏,并以此为赌落注,但斗鸡的赌徒若没亲眼看过斗鸡的模样,谁敢下重注?”

    张润宁面色疑惑,道:“这与我有何关系?”

    应飞扬哈哈笑道:“怎么会无关,现下佛道大会沸沸扬扬,可比斗鸡热闹多了,上至仙佛子弟,下至市井闲汉都纷纷押注。赌徒已过万人,而即便不算仙佛宝器,只论金钱就已过百万贯,而在下准备落重注。自然是要看上一眼才安心。”

    张润宁握着龙荆剑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发白,几乎克制不住拔剑砍人的冲动,寒声道:“你是拿我当供你押注的斗鸡?”

    但应飞扬在他几欲杀人的目光下,却是淡然自若道:“少天师错了,在下并没有打算在你身上押注?”言下之意。倒似是承认了将张润宁当斗鸡。却见应飞扬无视张润宁面色侃侃而谈道:“在下是道门之人,本来也该押注在道门之上,但佛门天女横空出世,道门本就胜算不大,现在又有一宝贵名额被受祖上庇荫之人占去,胜算更低,若是道门不另换他人出赛,怕是此次佛道大会必输无疑,所以虽是不愿,但在下怕也只能将注押在佛门身上。”

    祖上庇荫之人。自然是靠血脉传承接替少天师之位的张润宁,恨极怒极,张润宁反转作冷厉,笑道:“那不知换成何人合适,你吗?”

    应飞扬却毫不迟疑的一口应道:“不错,若换做我,自然胜算确实大增,可惜在下没有煊赫出身,纵然修为胜你一筹,仍抢不到此位。”

    “好。亮你的兵刃,本天师倒要看看你如何敢夸口说修为胜我一筹。”说话间,张润宁已将站起在轿舆之上,将龙虎双剑交于身前。

    应飞扬双目隐含企盼。口中却道:“在下不做无意义的争斗,你若要比,也行,便押上你的名额,在下赢了名额后,也好放心大胆的押注在道门之上。”应飞扬此句。暴露了他真正的意图,他非是赌徒,而舍利佛珠对他来说又是至关重要,自然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他人之上,所以此番来此,便是要称量张润宁的能为,若张润宁修为在他之上,他自然会退位让贤,否则,这名额便该由能者得之。

    这名额之争兹事体大,张润宁气势一敛,一时踌躇,却听旁边一个祭酒怒道:“少天师,不必与他客气,我们一起拿下这无礼小子,在去凌霄剑宗问罪!”

    应飞扬眼神一亮,几乎要抱着这祭酒说一声:“多谢帮助!”

    果然,张润宁不再踌躇,怒道:“住口,本天师岂是以多为胜之辈?应飞扬,本天师就应了你,一对一比斗,我若败了,佛道大会便由你参加!“

    “成了!”应飞扬心中叫道,来此之前,他提前向张惯晴打听了张润宁的性格脾性,如他所得知的一般,张润宁与现下一些破落贵族颇为相似,一边因祖上荣光而觉高人一等,一边又因现在的破落而觉羞愧,可谓自卑与自大的矛盾结合体。对这种人,若是好言相求,他们只会端出上位者的姿态拿捏腔调,但若摆出一副看他们不起的样子出言相激,又是绝对一戳就炸。

    应飞扬往日虽有傲骨,却非是盛气凌人,咄咄相逼之辈,但此时为了姬瑶月也只能一反常态,心中对张润宁道:“抱歉了,少天师,在下与你无怨无仇,不过为了那漂亮小娘,也就当回恶人了。”

    张润宁继续道:“不过,你又要拿什么跟本天师赌?”

    “在下身无长物,方拿了片金叶子,却很快用来买马买酒买剑了,不知少天师能看上哪个?”

    “那便用你的舌头赌吧!你若败了,以后怕是在也不能饶舌!”

    应飞扬坦然一笑,道:“你倒是逼得我非胜不可了,舌头就在我嘴上,少天师若要,便请全力以付!”

    “好,此剑过后,看你还能否说话!”张润宁早已按捺不住,从轿上高跃而下,狭长的“龙荆剑”剑随意动,挟带着一股奇特的气势当头斩下。

    那股气势不单助长张润宁的剑招,连对面的应飞扬都感受得到,如像化成实物扑脸而来。他仿佛看见,张润宁身后出现了一样东西。

    好像是某种凶猛的生物。

    那种生物无人见过,却无人不知。

    正是腾跃九天之上的龙。

    “来得好!”应飞扬不惊反喜,剑尖反挑直迎而上,锵然一声交击,应飞扬只觉一股宛若来自洪荒的巨力从剑上传来,足下竟似陷地三分。“有意思!”应飞扬心头一震,对方剑上劲力雄浑,却非是因为真气深厚,而更像是来自**的蛮力。

    有心试探,应飞扬剑走柔劲,柳风剑法一引一卸之间,将龙荆剑带歪,随后气力由虚转浑,便是雄沉刚猛的真武荡魔剑直贯而下。

    却见张润宁不顾临头之剑,反是一个疾进步,拉近了与应飞扬的距离,同时变招,以短剑「虎裂」,借着近身之利,连环砍刺三剑。每发一剑,威势慑人,旁人甚至像隐隐听见一种撕裂空气的鸣叫,正是虎啸之音。

    短距离发剑,本应重在迅疾灵巧,但在张润宁手下,每一剑都如蓄满了力道重重斩下一般。应飞扬手中之剑是从铁匠铺打来的凡剑,如何能抵挡天师道的龙虎双剑,便闻一声碎响,剑已折断。

    张润宁得势不饶人,龙荆剑又当头压来,应飞扬脚踩星罗,巧施奇步,身形凭空后退三丈,却见张润宁也不追击,反而双剑同舞,如书如画,在空气上留下一道道符咒般的裂痕,随后风云大变,天上竟有电芒窜动。

    “天师引雷,神威动世。”张润宁目光如电,面色肃然,口诵法诀,龙虎双剑铮鸣不断,引得天地异变,一道雷霆忽然闪现,从沉沉黑云中落下,化为道道耀眼的蓝色电光缠绕在龙虎双剑之上。龙虎双剑都变成了耀眼的淡蓝色,庞大的雷霆威压四处扩散,让人心悸。

    “不好!”应飞扬心头一惊,龙虎山天师道号称道界源流,自然包容广博,除却剑法,唤雷之术也是当世一流。

    “神剑引雷,敕!”张润宁陡然眉目大张,剑诀遥指应飞扬,手中的双剑猛然从天空中斩下,带着浩瀚雷霆,汹涌澎湃!(未完待续。)

    PS:这章写得不对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