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一章 乾坤一掷 二
    铜板落定,胜负将现,玲珑珍阁学徒弟子皆是兴奋雀跃,张惯晴却是面容铁青。道:“应少侠好手段,在下佩服。”

    说罢,手掌挪开,众人瞩目下,铜板赫然显现,结果却是另众人惊异,铜板之上,空无一字。

    “竟然无字,掌柜输了?这怎么可能?”众学徒个个瞪大眼睛盯着那枚铜板,皆觉不可思议。

    应飞扬腕一抖,挽了个优雅剑花将星纪剑收归鞘中,而随着他抖剑的动作,一片薄如蝉翼的铜膜飘然而落。

    几个眼尖的学徒看到此处才恍然大悟,非是张惯晴分不清正反,而是应飞扬不知何时,以迅捷无匹的一剑将铜板正面削去一层,“开元通宝”四字被削去,有字也变成无字了!

    “这,这奸猾小子又耍赖,掌柜,这局不能作数!”几个学徒在旁抱不平。

    “住口!”张惯晴怒道:“开门做买卖的,就当以诚为本,一诺千金,敢赌,就要服输,哪有翻悔的道理!”

    随后,张惯晴面色一换,恢复和蔼的商人模样,对应飞扬道:“手下不成材,让应少侠见笑了,你剑法出神入化,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这也非是张惯晴褒奖,应飞扬那一剑却有非凡之处,将不停翻转越动铜板削去薄薄一层已是不易,要保证不扰乱铜板原本轨迹就更是困难,更遑论还要快得令张惯晴不及反应,需得迅捷无匹,举重若轻的剑法方能做到,这等对劲力的拿捏,角度的把控,非是只靠天资便可达成,只此一剑,便可看出应飞扬在剑道一途所下的功夫。

    “张掌柜为何不使用法器,否则,在下未必能有此侥幸!”应飞扬谦和问道。

    张惯晴一副肉疼模样道:“莫提了。我的乾坤袋被陆天岚那厮抹了神魂印记,若要祭炼回来,还需一段时间,既然输了。这乾坤赌船便为应少侠放行,不过赌场忌讳多,为免应少侠出来乍到,不懂赌场规矩,与其他客人冲突。便由我来陪少侠一游赌船如何?”

    张惯晴这么说,显然还是提防着他,应飞扬心中暗笑他多心,口上却道:“有掌柜指导,自然再好不过。”

    张惯晴引路,应飞扬紧随其后,方一从侧舷转出,便听闻一阵吆喝声,循声而去,却见整个一层楼船。成了一个中空的大间。房屋之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应飞扬也不禁咋舌,暗道:“这哪是赌坊,分明是一个缩小的皇宫啊!”

    漆红的八角宫灯在厅内燃烧,现在天色虽已暗,但内中却是流光溢彩,明暗相宜,波斯泊来的锦织红毯铺在地上。而红毯之上,就是或大或小,造型各异的紫檀赌桌。

    或是江湖豪客,或是四海散修。此时围绕赌桌之旁,身边堆放着各色珍宝,探长脖子红着眼睛盯着盘蛊骰子,口中吆喝不停,似乎除了这些再无值得关心事务,连在旁边那些身材惹火风流。穿着轻纱,露着白腿儿的美貌侍女都被这帮赌徒忽视。

    应飞扬环顾一圈,却并未见到舍利佛珠,亦同时发现此处所赌之物虽多半华饰精美,但只是一般,暗道:“修者,不论何等法门,总是从修心开始,这些赌客见利则眼红,修心之关不过,想来也只是些二流角色,应没有我要的舍利佛珠。”

    张惯晴得意道:“应少侠,天下赌法,此处应有尽有,不知少侠打算从哪玩起?”

    应飞扬摇头道:“如我先前所说,骰子牌九我一概不会,不知可还有其他简单玩法?”

    张惯晴道:“少侠来得可正是时候,骰子牌九确实随时可玩,但现下却有一场赌局是几年才有一次的,而且玩法简单,便是初学者都能玩?”

    应飞扬一扬眉道:“哦,是何新鲜玩意,还请掌柜明示。”

    张惯晴道:“少侠是修行之人,自然也当知晓,对天道修者来说,近期最热闹的事,便是两日后的佛道大会,如今天下皆关注这佛道胜负,我等做生意的,自然也不例外,这赌局便是为佛道大会而开。”

    “便是猜胜负,买输赢吗?这倒有几分意思,掌柜可否带我一观?”

    张惯晴颔首道:“自是没问题,不过公子是要公赌,还是私赌?”

    应飞扬疑问道:“公赌,私赌?这又有何分别?”

    “公子知晓,来此赌博着都是以法宝、丹药之流做赌注,但与寻常金银不同,这些却物无法精准计价,也无从进行分割,落起注来总是麻烦,所以由我们开设公赌,客人们将所带的宝贝、法器、丹药等赌注按照折成筹码,而由我等开盘坐庄,开设堂口,计算赔率,客人落注后,再根据最终胜负情况,将输家的物筹码计价拍卖,供胜者购买想要的物”

    “那私赌又是如何?”应飞扬道。

    “私赌便简单一些,由客人们自己坐庄,庄家将赌注亮出,闲家若对赌注心动,便也将自身的赌注也亮出,庄家和闲家只要对赌注协商一致,便可开始赌局,我等只做公证,拿些佣金做抽头,并不参与私赌之中。”

    “原来如此。”应飞扬心内了然,暗道:“公赌要将身上宝物换成筹码,以筹码对赌,再通过拍卖换得物所以是否有人拿舍利佛珠落注,不到胜负揭晓后的拍卖时刻根本不得而知,不像私赌,将赌注标明,看得更清楚明了,先到私赌那转上一圈,若私赌无人以舍利佛珠落注,那便只能去公赌碰运气了!”

    应飞扬打定心思,对张惯晴道:“公赌看着似乎颇为麻烦,不如掌柜先带我去私赌观摩一番吧。”

    张惯晴似笑非笑道:“看来少侠是为了寻物而来。”

    应飞扬挑挑眉道:“掌柜何出此言?”

    张惯晴道:“少侠对赌博一窍不通,却直往赌场而来,又对其他赌法漠不关心,只选取赌注清楚明了的私赌,都已这么明显,我若再看不出来,以后做起生意来还不被人当猪崽子卖?”

    应飞扬道:“哦,若真如此,掌柜又当如何?”

    张惯晴哈哈一笑道:“不如何,知道少侠所图,我反而能松口气,至少确定不是皇世星天来寻我晦气了,那便助少侠赌运昌隆,能得到你所求之物,请!”

    张惯晴手一引,将应飞扬引到楼梯处。灯光至此陡然转暗,刷成金碧的墙,在橘黄昏暗的灯火照耀下,竟显露成暗红之色,而楼道口赫然贴着一副四字对联。

    “生死有命。”

    “富贵在天。”未完待续。

    PS:二更,虽然加起来还是4000字,但瞬间感觉自己勤奋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