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章 乾坤一掷 一
    张惯晴是乾坤赌船的掌柜,地位非同一般,过往虽也有借着赌斗来称量来客本事的惯例,但大多都是底下学徒出手,像掌柜亲自上阵的,近年来还是头一遭,手中无事的学徒荷官此时纷纷在旁观摩,端看是何等人物,要劳烦掌柜亲自出手。【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他们却不知这是张惯晴担忧应飞扬另有目的,有心拦阻,又怕手下人赢不过他,才会亲自上阵。

    “噌!”伴随清越一声,张惯晴屈指将铜板弹出,小小铜板翻转上飞,牵动所有人的视线,待铜板飞到顶点,正欲下落的瞬间,便见两道人影同时冲起,伸手向铜板递去。

    只一听规则,应飞扬便知内中另有文章,修者对自身肌R劲力把控入微,想要正面还是要反面都是一个念头的事,在张惯晴弹出铜板的一瞬,是正是反就已经诀定。但既然是赌局,应飞扬也非全无机会,毕竟规矩只规定铜板落于桌上,却没说是自然掉落,还是被人按落,所以,此赌说是猜正反,倒不如说是各凭本事,争夺这枚铜板,将自己选得一面朝上按在桌上。

    张惯晴体态略显发福,终不及应飞扬身形利落,虽是同时起身,但应飞扬快了一筹,一展猿臂,便要将铜板纳入掌中。

    张惯晴却是一掌直打应飞扬胸口,此掌势头凌厉,攻敌必救,掌风却一丝不见外露,端见精妙,只一掌,就落得满堂喝彩。应飞扬见状,收掌回救,竖掌切向张惯晴脉门。

    张惯晴却只将腕一抖,避开这一切击,另一手则觑见时机,手掌一伸,一股无形吸力透掌而出,便要将铜板吸入掌心。

    玲珑珍阁虽是器修门派,但也有几套震场子的拳脚功夫。张惯晴此时所使的就是《纳宝妙手》中的一招“四方来财”,名字虽是俗气,手段却是非凡,此招若练到极致。可凭掌上吸力将他人的法宝吸入掌中,并在短短一瞬间将宝物与原主的神魂印记抹消,反将法宝纳为己用,正是凭着这手功夫,所以玲珑珍阁才能算做器修第一派。任谁想在玲珑珍阁面前玩法宝,都得先掂量下自己本事。

    张惯晴此招虽未练到精纯,但用来吸纳一个小小铜板也是绰绰有余,眼看铜板将要被他吸取,却闻应飞扬喊了声“咄!”

    一口精纯真气从口中爆S而出,气劲凝成一股直将铜板S飞,铜板被撞到侧墙之上,又被弹得向上翻飞,随后滴溜溜再度落下。

    传闻剑道顶尖高手,练有‘呼气成剑’的本事。绣口一吐,便是剑气飞纵,应飞扬虽非顶尖,但也对此心向往之,所以曾琢磨着模仿一下,将真气汇聚口中,声音聚集一线一道喷吐而出。

    只是威力实在太小,距离又短,挡下S到身边的暗器都是勉强,更遑论以声为剑取人头颅?所以也未派上过用场。却在今日有了施展的余地。

    局面回归原点,随即再起新争,二人足方点地,又再度跃起。同时手上过招紧密,双手四掌如繁花错落,交击震荡,噼噼啪啪声如爆竹一般响个不停,短短片刻,就已是数十招来回。

    应飞扬与张惯晴一个剑修。一个器修,本事都不在拳脚之上,但数十招后也分出高下,张惯晴的《纳宝妙手》虽没练得精纯,但这套掌法本就是上乘招式,经由张惯晴使来也是法度森严,气象万千。可应飞扬却连拿得出手的拳掌功夫都没有,只靠‘破’字诀寻觅对方招式破绽并给与反击,可谓无招无式,只凭‘快而精准’四字。初始虽由能将对手哄住,但斗上一会,便失了章法。

    张惯晴抓住破绽,翻手一探*向应飞扬左手脉门,应飞扬右手来救,却见张惯晴招式一变,单爪扣住了应飞扬双手,所余的一手,已将铜板纳入掌中,随着下坠的身形,狠狠往桌上扣落!

    眼看胜负将分,张惯晴却见眼前一空,应飞扬一勾脚尖,竟将桌子向身侧挪了三尺。张惯晴一掌按到空处,劲力难以收回,直迎到应飞扬脚尖上。

    应飞扬一脚踢在他脉门,张惯晴手筋一麻,铜板脱手而出,再度飞起。应飞扬则趁机将双手挣脱出,脚尖再挑,将倚在桌脚的星纪剑勾起,下一瞬,剑已出鞘。

    一剑在手,应飞扬气象立时不同,剑光挥洒,影芒交错,虽只是在人群包裹的狭小空间交锋,剑招变化却极尽灵动,丝毫不落下风。

    周遭学徒看掌柜

    占不到便宜,纷纷帮腔道:“好赖皮的小子,赌不过就掀桌子。”

    应飞扬仍颇有余暇的回应道:“那个赖皮了,都说铜板落在桌子上在判定输赢,桌子既然不在,那便是胜负未分!”

    说话间,应飞扬一招“明心见性”,剑光三分,分袭张惯晴三处破绽,张惯晴身形略退,应飞扬随即变招,一招太极缠丝剑剑出黏劲,将铜板牢牢黏在剑尖,就要将它点落桌上。

    却见张惯晴低喝一声,向前欺身一步,双掌毫不畏惧的直迎剑锋而来,星纪剑锐利异常,但剑刃击在掌上,却是如击倒空处,反而剑上黏劲被击得七零八散。

    此招是《纳宝妙手》中的八方通财,精髓在于引气卸力,将对方劲力散向八方,应飞扬黏力,张惯晴散力,劲力交汇之下,竟成彼此抵消的局面,随后,张惯晴再度进*,真气顺着刃传来。

    张惯晴终究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数十年的真气稳在应飞扬之上,劲力一提,便是以真气硬撼,应飞扬脚转太极,退了半步卸力,但这半步间,铜板弹飞,落入张惯晴之手。

    没有丝毫迟疑,便是判定胜负的时刻,“啪!”得一声浑厚声响,张惯晴起手将铜板压在桌上。

    “掌柜赢了!”“是掌柜赢了!”“我就说嘛,耍赖的小子,怎么可能赢过掌柜。”学徒们纷纷扬声喝彩道,对于张惯晴这种修者,只要铜板到手,让自己选择的一面朝上根本再容易不过,不必将手拿开,就知胜负如何。

    可张惯晴的面容却变得铁青!(未完待续。)

    ps:晚点还有一章,传说中的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