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八章 无天绝地
    婚宴还不知何时散去,但杨玉环已成了焦点,夺去了大多数人目光,武惠妃更是将她拉倒身边,亲切的问起话来。

    应飞扬见诸事了结,心中记挂着姬瑶月的伤势,便趁着没人注意,离了驸马府,直往红阁十二坊而去。

    多次出入红阁,红阁女子对他已是熟稔,便任由他出入。待敲门进了姬瑶玉房间中,发现姬瑶玉正守在她妹妹床前。

    姬瑶玉愁眉深锁,面冷如冰,只一进入房内,便觉一股寒意侵来,即便已是夏季,应飞扬仍不住打了个寒颤。

    “瑶玉姐,她的伤势如何了?”应飞扬小心探问道。

    “命悬一线,岌岌可危。”姬瑶玉面露哀戚之色,咬着银牙道。

    “怎么会?”应飞扬大吃一惊,姬瑶月强纳地气,身负重伤,但经由痴空儿帮助,脉息分明已经渐渐平稳下来,料想应并无大碍才是,哪知晓竟是这般严重。

    “怎么会?我还要问你呢,她一身气息紊乱,经脉皆有破裂倾向,之后似乎受到外力帮助被强压下来,但要尽数恢复也是麻烦,这些外伤也就罢了,但更重要的是,她的神识受了严重损伤,已几近溃散边缘,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快点,一桩桩,一件件的与我说来!”姬瑶玉说道最后,已是声色俱厉,向一只随时要扑上咬人的母豹子。

    “神识受损?难道是!”应飞扬若有所悟,将事情从头说来,说到陆天岚将破宇剑和灭宙刀的器灵打入应飞扬和姬瑶月体内时,姬瑶玉眉头一挑,带出几分煞气,待说到痴空儿将天地灵气注入姬瑶**内时,姬瑶玉猛然起身道:“便是因为此了!”

    “陆天岚那厮将器灵打入我妹体内,便相当于是我妹一体之中,存在两个灵魂,原本仍以月儿的灵魂为主。可她后遭重创,那痴空儿为保她性命,以天地元气化作佛元为她疗伤,佛元虽有治愈外伤之能。但灭宙刀也是佛家法宝,在佛元浇铸下,自身器灵也是不断壮大,以至于我妹的魂识反遭到挤压侵占,若是想不出解决方法。怕是,我妹……将变成灭宙刀的载体,再无自身意识存在!”姬瑶玉说道此处,声音一颤,几欲泣出。

    应飞扬闻言,面色陡然惨白,几乎站不稳身子。看着床榻上的姬瑶月,面色红润,呼吸均匀,俨然一个恬静安详的睡美人。谁能想她的鲜活生命即将失去,变成一个冷冰冰的人形兵刃。

    “怎么可以,这小娘虽然又冷又凶,动不动就拔刀,但怎么,怎么可以真变成一把人形的刀?”应飞扬心头空落落的,“似被挖出一块,怎么可能任由她温度慢慢变成刀一般冰冷,怎么能让她如花生命就此凋落?应飞扬双目猛然一闪,绽出下定决心的神采道:“瑶玉姐。你可有办法?”

    姬瑶玉黯然道:“我只有一想法,佛门中有舍利佛珠,可吸纳储存人体内佛元,若能寻来一颗。将灭宙刀吸纳来的佛元反吸回去,或许可解她危厄,只是,舍利佛珠皆是高僧骨骼火化后所得,每一颗皆是弥足珍贵,佛门。岂会拿它来救月儿?”

    应飞扬亦是沉默,天华道的妖,虽不像血戮宗的妖那般被修者视为大敌,但关系仍远称不上融洽,能彼此间秋毫无犯已是最大善意,要让佛者拿出一珍贵的舍利佛珠救一妖女,这根本是毫无可能,除非……。

    姬瑶玉面色越来越阴沉,整个房间也温度陡降,突然,应飞扬神色一动,道:“我或许有办法寻来一颗,瑶玉姐,月儿姑娘还能支撑多久?”

    姬瑶玉道:“由我元功撑持应还能撑上五天,五天之后,难说……”

    应飞扬咬牙,郑重其事的道:“那便将此事交我,瑶玉姐,你先在这稳住月儿姑娘伤势,可千万,千万别冲动行事!”说罢,急冲冲的出了大门。

    “冲动行事?”姬瑶玉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绝色面容上挂出一抹清冷得令人胆寒的笑容,“你倒是猜到了我的想法,没错,洛阳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和尚,虽然多数是些欺世盗名的伪佛,我若是个好姐姐,定然烧上他百十来个和尚,总也能烧出一两粒舍利佛珠吧。”

    ========================================

    离了红阁十二坊,应飞扬急往司天台而行,心中暗自忧虑,姬瑶玉方才身上杀气越来越浓,应是起了杀佛取珠的心思,若真任由她这般做了,那她从此与佛门,乃至天下人族都将再不相容,便是他自己,以后怕也再无法面对姬瑶玉,为今之计,只能期盼他在姬瑶玉走上极端前先行找到解法。

    赶到司天台外围,此时仍围了一批军汉,只是此时轮班似得换了一批,安禄山已不在其中,也再无人识得应飞扬,见到应飞扬来到,又不怀好意的围上。

    但随后,就是哀嚎声接连不断响起,应飞扬此时心急如焚,遇上寻衅的军汉自然随手将他们打个七零八落,生生开出一条道路。

    方到内院,便遇上迎面而来的策天机,策天机滔滔不绝道:“外面怎么鬼叫声不绝,你把那些军汉打了?你这孩子真是添乱,都说了这帮人是得胜而归的骄兵,又占着个‘理’字,门主不在时咱们能忍便忍,真闹将起来,只暴露司天台的实力给凡人,还……”

    策天机絮絮叨叨没完,却被应飞扬一把抓住,直拽着往内走,道:“那些都不重要,你回来了那就正好,快,带我去牢狱中,我要见陆天岚!”

    “陆天岚?”策天机吃了一惊,道:“你去找他作甚?你当他陆天岚是什么妖物,最好就将他仍在牢中发霉,否则但凡有他一点机会他都可能逃跑,你竟然还要去见他?”

    应飞扬道:“不止见他,待会我还可能劫狱呢?”应飞扬脚步不停,将事情前后简略一说,道:“师兄把事情都交你处理,你自己掂量吧,你若不同意。我大不了一路打杀进去。”

    “打杀进去,你真当我司天台没人啊。”策天机面色铁青道,权衡一番后,终是道:“罢。姬小丫头极可能是门主未来得小姨子,这个忙,该帮还是得帮,你随我来吧!”

    司天台主要对付的是些走上邪路的修者和杀人害命的妖物,修者间并无什么明文的法律。所以遇上这些邪修血妖,司天台大多是杀了了事,但还有一些,因各种原因不能直接杀掉,便被囚禁在司天台的囚神牢中。此时的陆天岚也方被投放至牢中。

    策天机引应飞扬到洞天之中,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天象仪旁,天象仪同样内有暗门,门外两个修士严加把守。见策天机到来,又问道:“策师叔,你才来过。怎么又来?莫不是在里头丢了钱袋子?”

    策天机没好气道:“去去去,本大仙行事,还要向你知会,快将门与我让开。”说着,手中拿着一个牌子摆了几下。

    那修者将牌子检验一番,笑道:“策师叔,得罪了,你也常来,规矩你都懂的。”说罢上前,将策天机身上搜了一番。

    随后。又把应飞扬也检查一番,星纪剑和伏蛇丝竟都被扣下,之后才挥挥手,示意二人进入。

    “这监管。似乎也算不上严密……”应飞扬低声道,此处地处偏僻,且只两个修士看管,修为也算不上精深,若真动起手来,应飞扬倒是有办法将他二人制住。与他预料的五步一岗,森严戒备的景象似乎有些不同。

    却听策天机不屑道:“你一会便知晓了。”二人进入浑天仪底座内部,却是一个黄铜浇铸成的暗室,但见策天机一拧旁边把手,暗室就整个往下降落。

    应飞扬方对这机关感到惊奇,随即却觉得,随着暗室的下降,体内真气急速流失,任他真元猛提,却也毫无作用。

    “这是怎么一回事?”应飞扬惊诧道,随即觉醒道:“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无天绝地’?”

    “没错,你小子倒还有几分见识,此处就是一处‘无天绝地’。”

    天地之大,自有玄奇。若洞天是天地灵气所钟的地方,那与之对应,无天绝地便是天地厌弃之所在,无论哪一路修者,大道虽有三千,但归途却只唯一,说到根底上,皆是以自身沟通天地,调动天地灵气为己用,是以在灵气充沛的洞天之内,往往修为进境更快,连所施用的招式法术,威力效果也比外界更强。

    但天道守衡,有盈则有亏,相比灵气充沛的洞天,无天绝地便是灵气衰颓枯竭,万物生机不存的死地,在此灵气枯竭之地,少了天地灵气之助,任何修者的实力都将大打折扣。无天绝地只藏于洞天中,与洞天并存,而且规模更小,所以也比洞天更是难寻,想不到此处竟有无天绝地,而起还是被改成了监狱。

    此时“咯噔”一下,暗室到了底部,打开了一道暗门,便见一处黑漆漆的监狱牢笼。

    监狱之中被分割成一个个单间,每一个房间都是由厚重的石板堆砌而成,上面还刻着各种符字,而走廊间,还有许多内息沉稳厚重的武人来回巡视。

    “是武者?”应飞扬疑道。

    “没错,修者修真元,武者修内力,在外面,修者可以以自身沟通天地,一个普通修者都可借助天地灵气对付一大堆武者,但无天绝地中,胜负强弱就逆反过来,天地元气无可施用,修炼真元的修者在此地,怕是连一个寻常武者都打不过。”

    “那是你们这些法修器修,我是剑修,身子没你们那般羸弱。”应飞扬不屑道。随后又问:“那些砖石上的符咒,又是些什么?”

    策天机道:“自然是些禁绝的法阵了,现下毫无灵气,所以法阵并无用处,但若有人从外面带了些储存灵气的法宝,这些法阵变回派上用场,法阵可将灵气劫掠为己用,在这无天绝地中再布下一层隔绝天地灵气的禁制,所以双层防护下,难有人能逃出生天,除此之外,犯人们还要每日服用化消修为的化功散,以确保他们无力反抗。天下间的禁狱,怕除了佛心禅院的沉沦佛狱外,就要数此牢狱,最令邪修胆寒。”

    “说得倒是自信,你方才还不是担忧陆天岚会从狱中脱出?”

    策天机摇头道:“小心谨慎总是无错,况且那陆天岚凶名赫赫,非寻常修者能比拟,可算是囚神狱建成以来,关押的最大妖物,难保他有什么超出常理的手段。所以他的牢狱被关在了最底层,把守最严之处。”

    说到此处,策天机突然停步,转身对向侧旁牢狱道:“对了,这间房里,倒是有一位你的故人,你不看上一看吗?”

    应飞扬也停下身子,从牢门上的狭小的通气窗看去,幽暗牢中颓然坐着一人,头脸低垂,志气消沉,身上是一身脏秽道袍,左臂手肘以下还全数断去,正是张守志。

    张守志浑然如失了神魂一般,见有人来,却头也不抬,应飞扬看他这模样,心中不由慨叹一声,却是道:“我与他算不上什么故人,况且现在另有要事,莫拖延了,快带我去见陆天岚。”

    策天机摇摇头,继续带他前行,终止最底间一处牢笼。

    此牢房间倒是比其他房间大些,戒备却更是森严,从窗口向内看去,便见陆天岚正身在其中。

    比起张守志,陆天岚身上多了层层枷锁,几条腕粗的锁链缚住他四肢,勾住他琵琶骨,将他牢牢锁在墙上。

    身陷牢笼,锁链缠身,肩头上还有血迹从琵琶骨流出,陆天岚却无半分衰颓之色,也无先前被杀诫刀所控时的疯狂颠乱,反而目光清明,一副淡然从容模样。

    见到了应飞扬,陆天岚如吆喝熟人一般打招呼道:“呦,小子,这么快又见面了。”

    应飞扬亦是笑道:“虽又见面,身份却已颠倒,先前我为你所制,现下你成了阶下囚,陆大盗,你在内中呆的可憋闷,要不要我将你劫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