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三章 杀佛之刀 六
    “杨家小姐?她不应该是和你在一起吗?”

    师我谁面上一僵,略带惭愧之意道:“方才老朽身陷洪流巨浪中,许是年纪大了,没能将她抓稳,她便被水流卷走,不知去向了。【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师我谁根基远较应飞扬深厚,可同样在水中照顾一女子,反是只有应飞扬保得姬瑶月安然,他却让杨玉环被冲走,此时自觉面上无光。

    应飞扬倒也没在乎此节,道:“既然如此,我们分头找寻她吧,效率快些。”心中自然想的是一旦寻到了杨玉环,就独自将她带走,万不能落入师我谁手中。

    师我谁点头道:“如此也好,那你便将天香谷的丫头交老朽照料吧。”

    “这个,似有不妥吧……”应飞扬迟疑道,明着说照顾,但怎么想都是以她为人质,防止应飞扬寻到杨玉环后偷跑。

    “怎么不妥,天香谷是我等盟友,由我这老头子照料她,也省却你小子年轻气盛,趁她昏迷,又做些偷香窃玉之举。”师我谁口中带着几分调笑,一身血杀之气却是隐而待发,不容应飞扬拒绝。

    应飞扬剑眉一挑,索性将话挑明道:“狮王,你也是前辈高人,对杨家小姐这一姑娘如此汲汲营营,究竟意欲何为?”

    师我谁也冷道:“小子,你与杨家姑娘非亲非故,这般维护她,又打得是什么心思?”

    “份所当为,哪需什么心思?”应飞扬义正词严道。

    师我就谁嗤笑道:“何必矫饰呢?知好色则慕少艾,杨玉环和姬家小姑娘皆是绝色女子,她们陷危时,你自然挺身而出,可若换做寻常粗鄙男子,你还会如此吗?”

    应飞扬一时迟疑不应声。他自信若遇不平,仍会出手,但却未必会做到这般不畏死生,至于方才那施救之法。却是万万不可能对男子使出。

    “小子,你天生根骨极佳,又有名师指导,是万里无一的天才。所以好言劝你一句,老朽活了数百岁,在天道一脉中见识到能称上天才的人物早记不清多少了,但他们,如今安在?”师我谁如长者一般谆谆教诲道:“能杀死他们的。往往不是刀剑,而是‘自信’二字,便因为他们是天地钟秀的人物,所以使他们骄傲自大,自信到——不知道他们对抗的是何等庞大巨W。你也罢,慕紫轩也罢,皆是一时英才,但若挡在北龙天面前,最终只会被碾压的灰都不剩!”

    师我谁说罢,起身道:“所以将姬丫头交我。你我分头找寻!不要*我动手”说话间,一时血腥气似乎变成欲噬人而食的怪兽,丝毫不容抗逆,若应飞扬吐出半个不字,便会毫不留情的将他撕扯成碎片。

    应飞扬咬咬牙,将姬瑶月交出,道:“望狮王说到做到,莫为难这天香谷的小姑娘。”

    师我谁道:“你若能将杨玉环寻回,我自然将姬家小姑娘交于你。”

    虽不甘心,但应飞扬心知不容拒绝。交了姬瑶月后,便话都不多说,转身狠狠离去。

    心中却想:“若真寻到杨家小姐,难道我便要将她交出换回姬姑娘?这与亲送她入火坑有何区别。可若不然,姬姑娘安危又难以保证。”两个女子,放在同一天平上,弃谁保谁,一时竟是难以抉择,最后也只得将念头压下。暗道:“想这么多,也总要等杨家小姐被找到再说!”

    沿中的水流寻了好久,却无发现杨玉环的踪迹,反而是在一堆被流水半淹没的乱石间发现了星纪剑的身影。

    方才大浪袭来,星纪剑脱手而出被水冲走,万幸离得不远,又在这被他寻回。

    星纪剑似也感应到主人接近,在水上石间嗡嗡颤鸣。应飞扬见剑失而复得,才长喘口气,暗自思索:“星纪剑虽是神兵利器,但终究不能与我融为一体,下次若再丢,未必能像今次这般轻易寻回,司马真人的《上清含象鉴剑图》中有几门祭炼灵剑的法门,看来日后若有机会,要再好好研习一番,将星纪剑祭炼通灵后,便不再怕它丢失。”

    应飞扬便想便走,行不多少步,突闻一声“救命!”。声音若黄鹂清脆,却是带着几分颤音。

    应飞扬神色一凛,急向声源处而去,却见山林中,一个衣衫湿透,身子丰盈的女子软倒在地,一步步的向后挪着身子,而迎面一道戾气冲霄的身影,手中拖着一把通体幽黑的凶刀,伴随着锁链晃动声,步步向前,刀名杀诫刀,妖名陆天岚。

    但见陆天岚双目血红,面容扭曲,杀诫刀上的八条锁链,此时竟C在了他的肩上,臂上,背上,脊椎上,锁链入R连骨,分外骇人,陆天岚刀锋一举,便要取女子性命。

    间不容发之际,应飞扬挺剑而来,剑气呼啸,一招藏千式,千式归一招,起手便是融合破风斩云剑法精要的强招——不知顷刻风云改!

    察觉有人袭来,陆天岚刀锋又纵劈改为横扫,强势一击,荡出一道弯月般的黑色刀罡。

    一刀之间,平定千式,应飞扬所发剑气在刀罡之下呜咽着尽数消散。

    但应飞扬已在这间隙挺身到女子身前,微微一瞥,便见杨玉环那倾国绝世的面容,此时花容失色,沾着水的睫毛因恐惧一抖一抖,却是更加惹人怜惜,尽管强敌当前,应飞扬见此美色,却仍心头一颤。

    平息静气,强敛心神后,应飞扬斥道:“陆天岚,你‘一贯云天’这么大的名头,竟然也要对一手无缚J之力女子?”

    陆天岚桀桀怪笑道:“哈哈哈,此女天生祸国殃民之相,注定是乱世之胎,杀她一人,可救日后万民,此乃大功德一件,足令贫僧脱出轮回,早得正果。你若阻我,便是祸害帮凶,那便,也是该杀!”

    说罢,陆天岚舞刀而起。刀式狂乱,却是快而凶猛,黑色刀刃狂劈乱斩转眼已将应飞扬罩住。

    听闻此语,应飞扬心头一疑。对佛门恨之入骨的陆天岚,怎可能自称贫僧,再看向陆天岚,果然觉得他神情有异,如癫似狂。

    “这家伙。莫不是被鬼上了身?”心中想着,应飞扬腰一扭,纵身闪避,堪堪避开刀锋,同时星纪剑若银蛇一般,从密布刀网中蜿蜒绕过,转攻陆天岚太阳X。

    其实应飞扬猜得没错,还在达摩宝库中时,陆天岚以杀亲之痛冲破十方迷离光镜阵的迷障,虽是破解幻境。但以此自伤七情之法脱出,心神也是受到重创。

    此后与痴空儿交战时,更是留下不少暗伤,当他内外伤势交*时,精气神低到极点时,却急不可待的握上杀诫刀,殊不知刀上积累百年未曾泄出的凶气是何等*人。

    石莲破封,杀诫刀再见天日后,百年凶气肆虐而出,纵然陆天岚一身修为不俗。却也一时受到杀诫到影响,陷入天人交战中。而再之后,洪水爆发,陆天岚被水吞没。在水中意识更是模糊,终为杀诫刀所侵占。

    如今陆天岚刀非刀,妖非妖,佛非佛,招式狂乱无端,颠倒错动。但经陆天岚使出,一招一式都是快得惊人,配合刀上滔天凶气,每一招成了直取人命的杀招。

    应飞扬面临强敌绞尽心神,奇招迭出,但根基差距下,仍是落居下风,稍一分神,便是黄泉去又返。

    更有甚者,刀剑交锋,星纪剑虽是凌霄剑宗精心打造的名锋利器,但与这威慑佛门千百载的凶刀相比,仍是相去甚远,短短片刻,剑上已多了数个豁口。

    心知久战必败,应飞扬心中暗道:“好在他心神错乱,没有C纵我体内破宇剑的器灵对付我,否则我连一战的机会都没,既然神识错乱,就该用天鼓雷音,让他清醒。”

    想到此处,应飞扬纵身后跃,饱运真气,再施达摩神剑。

    虽刚决定短期内达摩神剑不能再用,但眼下却实在无更适用的招式,应飞扬不再犹豫,手结天鼓雷音印,扣印击在剑柄之上,一声若雷霆惊世,应飞扬连人带剑化作一柄巨大气剑,咆哮击来。

    气剑外头缠绕着螺旋气流,气流转动下,发出阵阵震耳梵声,若晨钟暮鼓,洗涤人心,正是佛问伽蓝之招。

    巨剑临头,陆天岚却露出痛苦之色,一手持刀随意一挥,另一手反手捂住头颅,发出野兽般嘶吼。

    “轰!”一声气劲爆破,化作巨大音波,宛若天雷之音。陆天岚仓促应招,竟与应飞扬齐齐被被震退,而杨玉环受到波及,更是被音波掀飞。

    好在佛问伽蓝虽是音波攻击,但却是更注重于震慑人心,而不是聒人耳膜,所以声音非只走一个“响”字,否则杨云环怕是耳膜都要被震碎。

    杨玉环被掀飞半空,还未落地,便被应飞扬接住,应飞扬保持着被震退的姿势,也不转身,足下一点,身形又是急速后掠。

    应飞扬尚有自知,知晓虽是竭尽全力的一剑,但陆天岚的根基,足以硬吃他全力一剑,况且方才佛问伽蓝一招因也是初次使出,所以行招到最后,劲力却偏偏不受控制的分散,无法将剑威发挥到极致。

    陆天岚受佛音震心,也不知是否能清醒,但不论如何,总是该先逃为上。

    却见陆天岚狠狠摔落在一滩乱石之上,磕得石屑纷飞,但背方落地,陆天岚就挺身拔地而起,变作以刀驻地的姿态,刀上煞气竟是更凶更狂,直将他整个身子都罩在煞气之中。

    陆天岚捂着头,发出不属于他的嗓音,声音若金铁交击,异常尖锐刺耳“这剑法,是达摩!达摩,你困我数百年,今日既然再见,我便要饮你血,铸我杀佛之刀的凶名。”此时的陆天岚,俨然已是杀诫之刀的化身。

    应飞扬听闻,心中一凛,本意是以佛问之音唤醒陆天岚神识,但结果却是事与愿违,达摩的招式,竟激起杀诫刀被达摩镇压百年的恨意,此时竟是凶威更甚。

    但见陆天岚半跪于地,腿上肌R绷紧,好似一个怒张的弓,牢牢锁定应飞扬,下一瞬,大地碎裂,陆天岚如脱弓之箭,箭S而出。

    “好快!”陆天岚速度横绝当世,此时全力施为,竟比应飞扬想象的还要快上三分,一个纵跃,便已追上了应飞扬。这念头放起,下一刻,凶刀已横在应飞扬头顶,旷古烁今的凶戾之气覆压而下,便要将应飞扬和杨玉环一并切为两段。

    为刀上煞气所惊慑,应飞扬心生绝望,杨玉环更是厉声尖叫。正欲待死之际,忽然一张手从他身后探出,狠狠将刀锋按下。

    杀诫刀从应飞扬鼻尖擦过,站在地面上,地上立时多了一个笔直沟壑,所经之处,树木绝倒。

    刀上寒意犹惊得他心头狂跳,却看清眼前,一个痩小老者将杀诫按在地上,正是师我谁及时赶到。

    应飞扬知晓师我谁离他不远,所以使出佛问伽蓝之招,就算不能使陆天岚清醒,也可借助声音,给师我谁传讯。果然成功将师我谁引来。

    此时又闻空中有声传来,抬眼一看,却是姬瑶月的身子下落。

    师我谁方才情急救人,竟直接将姬瑶月的身子抛向空中。应飞扬见状,将挣扎中的杨玉环往左肩上一抗,随后高高跃起,右手一捞,又将姬瑶月抗在了右肩,一肩扛一个美人,享尽齐人之福,若是有他人旁观,定是会欣羡欲死。

    师我谁活了数百岁,眼光见识自是卓绝,甫一接招,便觉陆天岚大异往日,再略一审度,心中便已了然。

    随后一手保持按到姿态,另一手并如刀刃,切向陆天岚持刀之手,喝道:“脱手!”

    可陆天岚硬挨次收刀,却是恍若无痛,一爪向师我谁面门抓来。

    此爪非是向之前那般杂乱无章的刀招,反而恢复了‘大搜神爪’的庄严气度。

    师我谁不敢怠慢,不得不撤开握刀之手,而杀诫刀方一脱困,随即化作绵密纷乱的刀网,将师我谁困锁其中。

    而此时,双美在肩的应飞扬却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