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一章 杀佛之刀 三
    回来的晚,写得仓促,为混全勤,先发再改,过一会再订阅吧,或订阅后过会刷新再看。

    万宝琉璃身、莲华圣功,佛门至极两大绝式,由两位妖物手中使出却是更显震撼。

    “轰轰轰轰”千莲对千手,短短一瞬间就不知对撼多少次,只闻暴击声如炒豆一般连绵不绝。激荡气波震得地下水道都不停震颤。

    掌影,妖影,花影,漫天飞舞,令人眼花缭乱,却在炫目的无法直视时,密集如雨的交击声突然停止,换做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无数掌在一瞬击出,交击声叠加在一起轰然暴发,正是不加保留的极招冲击。

    炫目光影陡然消散,只余陆天岚和痴空儿爪掌相抵,定格在半空,似是难分上下,但下一瞬,陆天岚身后的菩提像却是寸寸瓦解,轰然崩碎。

    而陆天岚口角泛红被痴空儿抵得向天倒飞,直撞向包裹在身后的水莲,却在此时,陆天岚便掌为爪,扣住痴空儿手腕,嘴角边涌血边道:“蠢货,抓住你了。”而身后破碎的菩提像,突然凝结成一串二十四珠的巨大佛珠,佛珠绕在二妖头顶发出一道光圈,如牢笼一般将二妖罩在其中。

    正是陆天岚使用了异宝‘定光珠’,二十四颗佛珠相争佛门二十四诸天,而佛珠光圈内则象征诸天之外,一旦被光圈罩入,便与这方世界隔绝,想要脱身更是难上加难。

    而对痴空儿这种以神识依附外物的妖灵来说,一旦与附体之物相互隔绝,便将立时陷入险境。少去石莲提供的地脉之力,痴空儿登时后力不济,被陆天岚*个觑准机会,一把抓住他头顶莲花髻,一膝盖狠狠撞向他面门。

    而少了痴空儿神识的保护,石莲也不过是块硬一点的石头,师我谁此时也有动作,但见他叫扎马步。横拳于腰,摆出一个正拳的姿势,之后,一拳直直击出。

    堂堂正正。毫无花巧,但此拳一出,石破天惊,方才痴空儿和陆天岚的对击算得上声势浩瀚,在此拳面前却也都失了颜色。厚实坚硬的石莲。此时也不过像个蛋壳,看起来一击就碎。

    却在这时,听痴空儿悲呼一声,“你抓坏了我的发型!”

    陆天岚突然面色一沉,只觉痴空儿似乎一瞬间多出一一种令他也感觉危险的气息,而且这危机感正在不断变强,未免夜长梦多,陆天岚当即下重手,大搜神爪一出,锐利之风直贯痴空儿太阳X。却见痴空儿不躲不闪,仰天一吼,随后轰然一爆,化作无数莲瓣炸散开来。

    此招是莲花圣功中同归于尽的招式‘万莲生灭’,将自身真气压缩成一点,以R身崩毁为代价,化作莲瓣爆破而出,这爆炸性的气浪之下,难有人能抵御。此招本是以命想换,痴空儿只有灵识。缺了R身,所以用此招之后不会丧命,但也因此,本难以发挥此招全力。

    但此时使出。却躲了一股莫名威势,肆虐气流随花雨散开,本应坚不可摧的定光珠的光牢应声而破,陆天岚也被气流震得如断线风筝一般,狠狠印在岩石上层!

    下一瞬,石莲外层再绽一层气莲。至柔至嫩的莲瓣,看似弱不禁风,但雄沉拳劲击在上头,却是消弭无形。

    “嗯?”错失机会,师我谁不见丝毫懊恼,面上反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此时,风起了!

    沉闷的地下水道,竟然平白起来风,而起风势极大,换做寻常人,怕根本站不稳脚跟。

    “不对,这不是风!”应飞扬警觉到,“这是天地元气在往一个方向聚拢!”

    不久前,他曾目睹凌霄剑宗谢灵烟,苗淼,明烨三人,以三才归元阵聚集天地元气,助李含光击败地狱道厉傀。对着情景并不陌生,只是此次真气的聚拢竟是比三才归元快了十倍,多了十倍!

    “这是……什么阵法?”姬瑶月双目圆睁,惊惧的看着眼前金莲迅速膨胀。

    “不对,这不是阵法,这是丹田,是这座山的丹田!达摩祖师,你果然了得!”师我谁高声道,额上已不禁浮出豆大汗珠。

    “丹田?”应飞扬和姬瑶月对望一眼,不解其意,却忽然同时惊呼一声。“丹田!”心中已是明白师我谁所言之意。

    香山内空,若人之内府,而地下水道**八条水脉,象征着山的奇经八脉,那八脉交错并流,汇聚成一股的此处,就是香山的丹田。原本山非是人,就算生的再像,但少了自主意识,也无法像人一样聚集气脉,,然而,达摩祖师在此栽下的一朵石莲,却使这一切成了可能。石莲深扎百年,气息已与地脉贯连一体,上头又依附了痴空儿的灵识,痴空儿虽是愚钝,但本事不差,只需凭他意识引动地脉之力,便如人运功聚力一般,将天地元气顺走八脉聚入丹田,使这香山瞬间活转过来。

    而以水道为山脉,以天地元气为真力,聚集在一起的将是一股何等磅礴的力量,天下间,便是达摩祖师死而复生,也未必敢言能胜过这等力量,达摩以痴空儿作为最后的守关者,用意便是如此。

    “你们,你们都是坏人,弄坏了我的头发,便不是我等得佛缘者,数百年了,数百年了,我等了数百年还是空等!那擅入者,都死吧!”

    水道内,痴空儿形体全无,咆哮声却如洪钟一般,震耳欲聋。磅礴之气如潮浪散开,压得应飞扬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想死,便出手,汇力一处,废他丹田。”师我谁吼道。

    师我谁将杨玉环扔远,拳如狂狮出笼,直捣中宫,击向石莲,陆天岚自上而下,如被C双翼,迅疾而降,出爪赞功。

    姬瑶月面色一冷,双刀现出锋芒,两道交叉的刀芒成了一个大“十”字,分伯破浪。而应飞扬沉叹一声。虽是被卷入,但若不出手,只怕自己也有危险,星纪剑一出鞘。便是化作一道凌厉气柱,随后剑锋一沉,“斩”字诀轰然斩下!

    然而一人三妖同时出手,却是全然无功,击在石莲前的金色气莲上。竟是如泥牛入海,徒劳无功。而金色气莲却是越开越盛,每一瓣花瓣上都蕴含无尽之力。而且更从最初的八瓣莲花变成了十二瓣莲花。

    “这是,莲华十二品,莲花圣功最高层,圣佛尊才能达到的境界!”师我谁惊骇道。

    下一瞬,莲花绽开,莲座上端坐一妖,正是痴空儿!

    痴空儿手一伸,一道气掌递出。浑厚气机下,这一掌似乎变得无限大,好似泰山压顶而来。

    “你们,退后。”师我谁真气一吐,将应飞扬和姬瑶月震离石头莲蓬,同时迎上巨掌,师我谁的拳,永远是这么简单,只有直来直去,却永远摧枯拉朽般暴虐知己。

    一声交击。狮拳直对佛掌,却是师我谁力屈一筹,膝盖微曲,几乎跪倒在地。而陆天岚亦趁机从背后掩至,鹰爪连环,再攻痴空儿毫无防备的后心,痴空儿单掌竖胸,气劲却是透体而出,在背后生出一层厚实光罩。陆天岚击在气罩上,却是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宛如金刚护体一般,随后反震之力自气罩上传来。。

    “好家伙,这身护体气劲,倒是比得上天佛尊的十方佛身了!”陆天岚赞叹一声道。同时借力化退,泄去反震之力。

    “与我皇的真龙孽体相比,亦是不遑多让。”被压得几乎折倒的师我谁,突得身形猛涨,霎时从一个佝偻老者变作一个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八尺巨汉,口吐赞叹之语,却是挥手将气掌打散,同时双手握拳,直冲上痴空儿的莲台,狠狠砸落。

    痴空儿双手托天,方挡下这一拳,师我谁却是双足扎根莲台之上,一拳接过一拳的不断轰出,全无半分守招,每一拳都是竭尽心力。

    “跟我比力气吗?比就比。”痴空儿仗着天地元气加持,以掌封拳,招招硬撼,但此时陆天又身形如电,自身侧扰战而来合成夹攻之势。

    师我谁,陆天岚,二妖一者霸道雄浑,一者迅捷无匹,两相配合,默契无间,竟是一时与痴空儿抗衡。

    应飞扬和姬瑶月呆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神摇意驰,想要出手相助,却发现自己全然无法C手这等规格的战斗。

    陆天岚身法极快,仗着师我谁为R盾,见缝C针的连抓了痴空儿数爪,虽是无甚致命伤,但也让痴空儿恼火,便见痴空儿再度聚拢元功,眉宇间泛出与面容颇不协调的凶气,厉声喝道:“既然不能渡我成佛,我留你们何用!都与我死吧!”

    仰天一声怒吼,痴空儿再使‘万莲生灭’之招,胖大身形膨胀膨胀再膨胀,最后如满了气的气球一般炸开,无数金色莲瓣炸出,席卷周遭。

    再次见到此招,陆天岚叫了一声“小心,快退!”话音快,身形更快,金莲炸开瞬间,莲瓣如暗器一般铺天盖地,却没有一瓣能赶得上陆天岚的速度,陆天岚几个闪身,已在数百步之外

    而师我谁却是双目一凛,叫道一声:“不好!”足下一跃身形竟是炮弹般的向后闪退,速度比陆天岚也慢不多少,却是一下跃到杨玉环身前,

    面对同归于尽之招,师我谁真气鼓荡,在身前结出一道气墙,霎时方圆之内,尽成堡垒,护住了睡倒的杨玉环。

    而最苦不堪言的是应飞扬和姬瑶月,这一人一妖修为最差,本只能在外远远观战,此时被迫卷入战局。正是苦不堪言。

    莲瓣片片都携带雄浑之力,更兼又多又密又疾,威力远胜当世任何一种暗器,每接一片,都颇为吃力,何况是这么多片?

    “嗤!嗤!嗤!”应飞扬再短短瞬间,就不知舞了多少剑,却仍守不严密,却见身旁姬瑶月亦是同样,虽然双刀轮舞,但总有花瓣荡开刀网透过,白净如璧玉的额头上,竟多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应飞扬看着心疼,暗道:“罢了,谁叫你长得漂亮呢,毁了容多可惜!”随后身形不进反退,挡在了姬瑶月身前。

    一瞬之间,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应飞扬却对姬瑶月道:“别发呆,将你功力借我!”

    姬瑶月一愣,虽不解其意,但仍一掌按在应飞扬后心,而应飞扬手结转轮印,竖剑于前,周身陡然佛光大绽,一道转轮形气盾结在身前,正是达摩神剑——迎佛西天。

    再次见到此招,陆天岚叫了一声“小心,快退!”话音快,身形更快,金莲炸开瞬间,莲瓣如暗器一般铺天盖地,却没有一瓣能赶得上陆天岚的速度,陆天岚几个闪身,已在数百步之外

    而师我谁却是双目一凛,叫道一声:“不好!”足下一跃身形竟是炮弹般的向后闪退,速度比陆天岚也慢不多少,却是一下跃到杨玉环身前,

    面对同归于尽之招,师我谁真气鼓荡,在身前结出一道气墙,霎时方圆之内,尽成堡垒,护住了睡倒的杨玉环。

    而最苦不堪言的是应飞扬和姬瑶月,这一人一妖修为最差,本只能在外远远观战,此时被迫卷入战局。正是苦不堪言。

    莲瓣片片都携带雄浑之力,更兼又多又密又疾,威力远胜当世任何一种暗器,每接一片,都颇为吃力,何况是这么多片?

    “嗤!嗤!嗤!”应飞扬再短短瞬间,就不知舞了多少剑,却仍守不严密,却见身旁姬瑶月亦是同样,虽然双刀轮舞,但总有花瓣荡开刀网透过,白净如璧玉的额头上,竟多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应飞扬看着心疼,暗道:“罢了,谁叫你长得漂亮呢,毁了容多可惜!”随后身形不进反退,挡在了姬瑶月身前。

    一瞬之间,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应飞扬却对姬瑶月道:“别发呆,将你功力借我!”

    姬瑶月一愣,虽不解其意,但仍一掌按在应飞扬后心,而应飞扬手结转轮印,竖剑于前,周身陡然佛光大绽,一道转轮形气盾结在身前,正是达摩神剑——迎佛西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