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七章 达摩遗宝 五
    眼见陆天岚不怀好意而来,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戒备,“稍微一分神,就险些被你们两个小鬼,看来要给你们些教训了。【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应飞扬还未反应,忽然觉得剧痛再度袭来,顿时烂泥一般瘫倒在地,用眼角撇去,发现姬瑶月同样颓然在地,痛苦的抽搐。,若颤风之花,惹人怜爱。

    陆天岚不再理会他们,而是看着周天佛宝,目光上露出几分贪婪之色,痴狂道:“好,好,达摩宝库果真没白来,凭此间法宝相助,老子定可与将万宝琉璃身推到最高境界,到时何惧圣佛尊这老秃。”

    狂语一落,陆天岚双臂环张,化出琉璃法相,周遭佛宝同生感应,失去重力一般浮在空中,随后以陆天岚为中心,生出一股漩涡般的吸力,佛宝纷纷打着旋向他身上汇聚。

    “哈哈哈!”陆天岚得偿夙愿,不禁张狂大笑,可笑声突然戛然而止,化作一声惨呼。

    一只手掌从背后贯入,他的心脏已被掏出!

    血不要钱似得喷洒而出,陆天岚用尽最后气力回望,背后所立者,赫然是昔日的生死之交——狂狮啸天师我谁。

    “你竟然……”陆天岚双目燃着最后的灵魂之火,愤然说着,一句未完,眸中光彩就已熄灭。

    而师我谁枯朽面上,如木石一般毫无波澜,道:“我仔细想一下,这些宝物还是归北龙天更好。”

    说罢,手臂抽出,只给陆天岚胸口留了个空荡荡的血D。陆天岚尸身失了支撑,重重摔倒在地。

    陆天岚一死,应飞扬和姬瑶月身上疼痛立消,此时挣扎着站起戒备的看着师我谁。

    “你们也陪葬吧。”师我谁随口道,接着起手就是一拳,仿佛眼前不过蝼蚁,随便就能抹杀。仅仅信手一拳,佛库地面犁出一道触目惊心的深沟。转世碎屑尽被挟裹在拳劲中,空气似完全被这拳击出,几近真空的压迫下。拳劲未到,已令人呼吸困难。

    一声惊爆。引得气流肆虐,被拳劲挟裹的砖石碎片瞬间被碾成齑粉,纷扬而下。应飞扬硬承此招,“蹭、蹭、蹭、”连退三步。

    师我谁却皱起了眉头,“仅仅三步?”

    照他预料。根基悬殊下,应飞扬不闪不避的接下这一拳。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可他却只退了区区三步。

    拳风散尽,便见出端倪。

    但见应飞扬左手持一把造型庄严质朴的法剑,右手结佛门转轮印抵住剑身。佛光璀耀下,一个卍字法印不疾不徐的转动,将师我谁的雄劲化消。

    “嗯?”师我谁微微动容,应飞扬却是比他更惊,便在陆天岚身死之后,他突觉识海中的破宇剑如撕破禁制。破茧成蝶一般,无形无质的剑灵起了变化,化作一股金黄色的热流,从识海涌向周身百骸,全身筋脉被这股力量打通,每一个毛孔都似学会了呼吸,不但贪婪的吸纳天地元气,还将宝室之内,宝物散发得浓郁佛气一并吸入体内。

    与此同时,手中星纪剑也受到影响。竟似溶解重铸一般,变成了破宇剑的模样。剑身上刻画着无数金色的梵文花纹,带着浩旱佛威,仿佛无穷奥秘。宇宙的运转,尽在此剑之上。

    还未来得及体会身上变化,师我谁的拳头已在眼前,应飞扬未及反应,手却几乎是被剑带着走一样,鬼使神差得使出新学的达摩剑法——迎佛西天的招式。迎佛西天是达摩神剑中的唯一守招。剑气交织凝而不发,形成高速旋转的法轮气旋,强如师我谁的一拳,也在这气旋之下散去七八成。

    应飞扬吐出口浊气道:“虽然不知怎么回事,但你先杀陆天岚好像是个错误。”看来应飞扬之死,使得破宇剑和他合二为一了。

    “未必!”师我谁不多言,又是一拳打出。同样的霸道,不同的变化,拳劲呼啸而出,带着纯粹无比,霸烈无铸的强大,竟凝成一个巨大狮头,发出震天怒吼,一股波纹形的音波肆虐散开,令人心神欲裂,此招“狮吼天阙”,赫然是拳劲和声波的双重攻击。

    但此招同时,应飞扬亦同时而动,一手结天鼓雷音印,一手运使破宇剑,剑如佛祖的问禅,简单,直接,却又直指人心!而剑上层层叠叠交缠的气流,在高速运转下发出声声碾碎空气的音爆,如雷霆惊世,震耳欲聋,正是达摩神剑第四式——佛问伽蓝!

    剑气并拳风,音波会音波,双重交织的音波下,并未发出预想中的惊天巨爆,反而如相互抵消一般,竟是寂静无声。双方竟是平分秋色

    但这只是暴风雨前的短暂停歇,周遭佛气源源不断涌入应飞扬体内,应飞扬只觉真气使之不尽用之不绝,昂身一啸,破宇剑随之嗡嗡震鸣,万千剑气透剑而出,无穷无尽,无边无际,竟缔造出一个由剑气结成的‘小三千世界’,将应飞扬和师我谁包裹在内,这小三千世界中,万物皆虚,唯剑长存,每一剑都带着天佛降魔之威压向师我谁。

    失传已久的达摩神剑第八式——“佛法无边”再现尘寰!

    佛法无边结成的小三千世界中,仿佛因果都要受剑气C控,任师我谁如何发招抵御,却也如一妖对抗一世界一般,最终仍是,徒劳无功!不过片刻,身上也是多处受创。

    眼看强如师我谁也只能任他宰割,应飞扬心中一阵震撼,达摩神剑威力之强,震惊寰宇,得了佛门的破宇剑,又有幸学得此剑法,假以时日,天下还有几人能抗衡,问鼎登峰,也绝非难事,这可真是——

    “真是拿我当傻子吗?”应飞扬眼神一冷,竟是不管不顾身陷剑气中的师我谁,举剑向天,一股剑意冲天而起,似要裂碎地宫穹顶。应飞扬身形扶摇直上,冲霄而起,但那自然而然的威势,却令人觉得并非是他违背引力的冲上,而是整个天地都已经翻覆过来,他是从高高在上的地面。磅礴无匹的自上而下直坠降天!

    达摩神剑——天佛降世!

    一剑降天,地宫穹顶霎时崩毁,伴随着碎裂之声,无数砖石轰隆隆下坠。连带这方世界也如倒塌的房子一般倾倒崩落。

    应飞扬穿破穹顶,置身于一片虚空之中,看着崩坏的世界,长身直立,带着几分骄傲道:“剑之一道。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天下哪有天下无敌的剑法,哪有一蹴而就的顶峰,达摩祖师,若你以为,任谁凭借你的一套达摩神剑便可败尽世间剑者,那真是瞧不起这数百年间的剑界英雄了!”

    方才情景,实则也在幻境之内。最初的幻境,应飞扬功成名就,美眷携随。位极人臣,享尽天伦,却仍无法磨灭他的求剑之心,是以他不甘心沉迷其中,于是便有了第二层幻境。

    应飞扬求剑,便让他得剑,罕世的剑法达摩神剑,佐以佛气灌体,佛兵相随,让他一跃成为足以击败师我谁。挑战当世高手的顶尖剑者。心中所想,皆有所得,但应飞扬同样没有沉沦,而是在关键时刻清醒。

    对他而言。求剑虽是为了登临绝顶,但却也离不开攀登的乐趣,一步而成的顶峰,注定只是空中楼阁,梦幻泡影。

    话音方落,虚空中出现一个光线凝成的“白D”。带着莫名奥妙旋转,将应飞扬吸裹进去。

    --------------------------------------------------

    四通八达的天然地X内,流淌着万年不息的地下水脉,随着地形起伏变化,水流也时而湍急,时而舒缓,时而打旋成涡,时而直坠而下,耳中唯留水声响动,似从亘古响动至今。

    而六道水脉汇留一处,冲出了一片底下“平原”,平原上端坐着一老一少,躺着一女两男,周遭各有几个光镜,闪烁流彩。仔细看去,那坐着的老者是师我谁,少者则是姬瑶月。

    姬瑶月不动声色的问道:“同行至今,总算抽得机会一问了,没想陆天岚的盗宝,最后竟是冲杨玉环而来,更没想到背后竟是您在C纵,师老,瑶月心中想问,你们这次劫掠杨玉环,我姐可曾知情?”

    师我谁道:“老朽是北龙天的下属,又不是你天香谷的妖灵,为何事事都要让你姐知情?”

    姬瑶月挑眉道:“祸种计划,是天香谷与北龙天共谋,我姐作为计划关键,岂能置身事外?”

    “可姬香主行事,也未曾与我等先商量过,比如,姬香主她自行加入了红阁十二坊,对她,是增添一分助力,对我等,便是增添一分不可控的变数。谁知姬香主暗地打什么主意。”

    姬瑶月咬牙辩道:“我天香谷与你们绸缪多年,如今计划已到最关键的时期,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还请师老收起这些没必要的猜疑。”

    师我谁平淡道:“既然如此,姬小姑娘也该相信盟友,此次劫她出来,只是推她一把,送她一场富贵而已,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也可将她送回了,与你同行的那小子正可利用,我待会寻个机会,露出破绽,你再和他一起动手将人抢走,一切不就又归于你们掌控之中?”

    姬瑶月皱皱眉头,道:“此处见闻,我会向姐姐说明的。”

    师我谁笑道:“但说无妨,我等又没做亏心事,本就没必要隐瞒。”随后,周遭镜子陡然放华,师我谁神色一动,道:“看来又有人出来了,你我就说到此处为止吧。”

    话音方落,一瞬亮光从镜面脱出,直钻入睡到的应飞扬体内,随后,应飞扬敲敲脑袋,爬起了身来。环视了下四周道:“此处,还是幻境之中吗?”

    “放心,你已从迷离大千光镜阵脱出,此处是现实。”师我谁道。

    “怎么证明?”应飞扬随口问道。

    “证明什么证明,佛家总讲大梦浮生,你过往自认的现实,或许也不过是另一处幻境,你觉得自己还在幻境中,自然也可随你。”姬瑶月没好气道。

    “嘿嘿,这种证明方式倒是正常多了,看来是现实无疑。”应飞扬古怪一笑,摸着手臂,手臂上牙印不错,但却似乎隐约还能感受到那甜蜜的疼痛。

    姬瑶月被他笑得无缘无故心头发毛,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而应飞扬又看了一看,追问道:“我在内中困了多久了?”应飞扬在第一重幻境中,度过了整整一生,此时回想起啦却是恍如隔世,只记得只鳞片爪,其他却一概朦朦胧胧。所以时间感已经与现实脱节,才会有此一问。

    师我谁答道:“幻境之中,一念百年,你被困也不算久,最多片刻而已。”

    应飞扬看着周遭有五面镜子,却有四个镜面已经破裂,只一个上头还闪着光彩,“五面镜子,对应我们五个,还剩一面镜子,是不是意味着现在还有一个没出幻阵的?莫非是杨玉环还困在镜子中?”

    “哼,她可比你能耐多了,我们中,是她第一个出幻阵的!只是现在还在昏迷中而已!”姬瑶月嘲道。

    “那现在的这镜子?不就是陆天岚的?”话音方落,镜子中色彩陡然分明,露出一副动态图景,陆天岚正在一间农家小屋中,与一名轻衣女子,一对孩童其乐融融的用着晚餐。

    应飞扬琢磨一下才明白,镜中场景折S他们幻境中经历,因为要在片刻间走完一生,所以场景大多模糊朦胧,并保持着高速快进,只有在记忆中关键点才会停留,时间也才会慢下来。

    这就像人回顾过往一生一样,真记得住的,或许百中不存一,但存留下的百分之一,却往往比那些忘得九十九加起来还重要的多,凭着百分之一,就足以勾勒出人的一生。

    看到此处,应飞扬突然想到,“若我能看陆天岚的幻想,那我在幻境中经历得事,不也被他们看下了?”

    第一段幻境中,他那享尽齐人之福的荒唐事,若是被看到……应飞扬当即心跳飞快,小心探问道:“那个,你们是何时醒过来的?”

    师我谁道:“我和姬家小姑娘儿差不多同时醒来,不过早你片刻。”

    “那就好。也是,月儿姑娘应该没有看到,若不然的话,早就一刀劈来了。”应飞扬想着,长长心舒了口气

    却听师我谁继续把话补完道:“也就是你刚用达摩神剑痛打老朽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