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三章 怒雷天裁
    厉傀一魂双分,一东一西分头逃窜,天雷若有灵智,不容妖邪脱逃,狂电接连降下,由金色电光组成了一个樊笼,困锁两个厉傀,往东而去的厉傀是本体,收了万鬼殃云法身后重现原本干瘦的肉身,因为有肉身,对天雷的抗性要强上一些,所以率先出动,但见他背后则现出两对丑陋的肉翅,振翼直迎着天雷组成的栅栏撞去,感受到妖邪要逃,大部分的天雷都被引到了东方,一通狂轰烂炸,厉傀连连惨嚎,被电的通体赤红乌黑,但却硬生生的顶着雷电冲出桎梏,从雷云覆盖下脱出。

    冲往西侧的厉傀,是他分出的一魂四魄吸纳了下方众多鬼卒而组成的巨魂,趁着本体吸引大量的攻势时想要趁机脱出,但哪怕只是少量的雷电,也令纯是魂体的他难以承受,便见那巨魂简直像刀削面师傅手中的一块面团,被雷电做成的刀一刀刀的片,身形竟是越来越小,最后,鬼卒们的魂魄已尽数在雷电下湮灭蒸发,只剩下厉傀一个残缺的魂魄,残小破碎的身躯,在雷霆下颤栗,等待着天地的降下的制裁。

    然而,紧密的雷霆停顿了半瞬。第二轮的十二发金雷已降完,准备酝酿而出的是威力最大,灭杀万物的赤雷。

    短短半瞬?整整半瞬!就足以让厉傀死里脱生,他仍未反应过来,但本能的驱使下令他抓住这半瞬生机,奋起余力,欲从雷云下冲出。

    “不好,拦住他!”李含光心头一紧,本体逃脱也就罢了,若魂体也随之逃脱,那之后再聚为一体,魂魄齐全,便是放虎归山,遗祸无穷!

    李含光引动术里,强催第二十五道天雷,若先前的雷电是惩恶罚罪的刚正辟易的气息,那这第二十五道雷就截然不同,赤雷所散发的则是暴戾的毁灭之气息,看似有违正道,实则是暗合天地无情,万物有罪的道之极意,当世间道消魔长,人心污秽之际,便由此雷灭尽万物,使天地复归原始,再启混沌。

    雷未落下,已有灭绝之威,若魂体有毛孔而言,那厉傀的每一毛孔都将是畏惧的炸裂。开天辟地般一声巨响,赤雷如红龙翻身而下,但是——

    悔差半分!

    厉傀死境之下,使出了十二分的速度,终于抢先半步,从雷云下脱出。

    赤雷失了目标,直落在地上,砸出一个直径数尺的大坑。“追!”李含光不愿让他走脱,号令上清派众人强行解除阵法,霎时雷云消散,重归云淡风轻,上清派众人意欲追上,但是强大的反噬之力令他们呢一时身如电殛,麻痹难动,已是追之不及。

    “哈哈哈哈!”魂体直接暴露在烈阳下,如被放在烧烤架上一般吱吱作响,每时每刻都是灼烧灵魂的痛苦,但厉傀却是畅怀的在心中大笑,拘役的八大地狱道鬼修,千百鬼军一朝丧尽,万魂殃云被毁去大半,一身魂体也是五劳七伤,此战可谓大败亏输。

    但那又如何?魂魄可以再拘,万魂殃云可以再修炼,魂体的伤势可以慢慢疗养,重要的是他活了下来,地狱道之人最为惜命,因为他们知晓,活着,便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而司马承祯却是死了,少了这位生平大敌,下次他的报复会更谨慎,更阴险,更完美,更防不胜防……忽然——

    ——雷声再响,电光重现!

    噼啪破空声若索命魂音,惊得厉傀残魂几乎飞散,一时竟以为自己还未脱出雷云范围,抬眼看去,便见一道惊电从天而降,迅捷无匹,威势万钧,带着耀目华光,如同要将这方天地撕开一个口子,轰然贯穿厉傀残魂。

    伴着撕裂灵魂的痛苦,厉傀此时才看清,那哪里是雷电,分明是一把锋芒锐利,精光灿然的——

    ——剑!

    剑上的流光似电光,而雷暴声则是剑高速降落,撕破空气引发的阵阵爆鸣,此剑兼具雷电的迅捷和威势,更带着一股与天雷一般,凌越众生,责惩万物的强横剑意,这般道法自然之剑,俨然已是雷电的化身,才会令他一时认错。

    “噌!”长剑将厉傀钉落在地,剑柄带着余音颤动不止,魂魄将散的厉傀不甘的转过身子,只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使出如此惊艳的一剑。

    却听同样一声不甘的声音传来:“什么嘛,原来就是补个尾刀。”应飞扬摇头走来,好似对厉傀的羸弱颇不满意,厉傀心头一堵,什么话都未来得及说出,便化作黑烟消散无形。

    应飞扬方才看电光叱咤,划破长空,如天裁之剑威势无匹,心中一时有所感悟,雷乃天地自然之象,他所学的凌霄剑道剑法中,有数种剑法都是模仿雷电之势而成,如迅疾无匹的一字惊电剑,气势雄浑的大雷霆剑,以及《上清含象剑鉴图》中记载的几个以剑御雷的术剑法门,都隐隐与雷电之势相合,观摩天上雷电交轰,如应飞扬脑中也是雷光闪耀,惊电连连,将他所学所记的这几种剑法一一击碎,淬炼,提纯,升华,脑海中已隐隐有一剑将近成形,却仍差了最后关键,一时不得其解。

    待到最后的赤雷降落时,应飞扬脑中混沌也被这一雷劈开,心里登时一亮。

    是杀意,赤雷灭尽万物的道意,与贺孤穷物盛当杀的杀意颇为类似。

    应飞扬从贺孤穷哪里体悟了《杀神剑章》的杀意,但他本身并非是贺孤穷那般杀胚,也没有杀人盈野的经历,所以使他无从驾驭这种杀意,反而险些被杀意控制。但他三日前,剑锋初次染血,斩杀了黑松道人,心境已有所变化,此时再观摩雷霆之威,竟是豁然开朗。

    “邪行奸宄,天理难容,我虽无贺师叔物盛当杀,平衡天地的心境,但剑走中直,也不容张守志,黑松道人这般恶人走脱,有罪之人,天若不裁,我便以此剑代天裁之!”

    心念一通,脑中那一剑便已功成,若一字惊电剑,大雷霆剑等剑招成就了此剑的“形”,那这份杀意便化作了此剑的“神”。

    而此时,厉傀恰从他眼前飞过,使得此剑甫一悟出,便有了用武之地,应飞扬剑指一扬,星纪剑脱鞘而出,直冲云霄,化作裁罪之雷,轰然降下!

    厉傀魂体本就不稳,此剑之下魂飞魄散,应飞扬觉得自己平白捡了个便宜,对厉傀这个试招对象颇为不满,但对这一剑的威力倒是颇为赞许,自语道:“此招以剑生雷霆之威,为济弱扶倾,裁罪诛恶而出,便唤作“天地不平怒雷霆”吧。”

    恶战停歇,明烨,谢灵烟,苗淼三人也回返,李含光安顿好受伤弟子,便前来拜谢凌霄剑宗众人,应飞扬对两方之人皆是熟稔,便在中间相互介绍。

    之后一番互百,略去不表。商影望着司马承祯的棺木,叹道:“早就听闻我师弟顾剑声对司马真人推崇有加,令我对司马真人风采一直心向往之,想不到还未曾一见,司马真人便已仙逝。”

    李含光道:“能与剑冠相交一场,也是师傅生平快事,可惜事出仓促,此地与凌霄剑道又相隔甚远,未来得及通知剑冠前辈,不然也可让我上清派年轻人开开眼,见识那冠绝天下的风采。”而一众上清派门徒也个个双眼放光,似乎对那绝世剑影的神采向往不已

    应飞扬见状,在没人注意的地方猛翻了几个白眼,商影则忍下笑,正色道:“相见不如不见,省得他们理想破灭,不过,道长护棺回茅山,所行不过半日就受此埋伏,人员折损不少,不如回阳台观整备一下,再重新出发。”

    李含光神色黯然,看向一干弟子,这些弟子几乎个个带伤,神色委顿,再看向应飞扬他们四人,苗淼修为略低暂且不提,而其他三人个个修为精深,神采照人,上清弟子同龄人中,竟无人能望其项背。

    “只这几人,就将我上清派弟子悉数比下,上清派与凌霄剑宗同为道门大宗,如今这年轻弟子怎会差了这么远?”李含光暗自摇头,心里却知晓答案。

    上清弟子自入了京都之地,每一个都是锦衣玉食,受人追捧,而新入门的弟子,也多是些无法继承爵位的贵族庶子,或是其他官宦子弟,入上清派来,能学得仙法最好,即便不能,如今皇帝崇道,也算得到了一条终南捷径,日后混成个道宗,也不比出将入相来的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