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二章 三才归元 三
    源源不绝的天地灵气挟裹着众生愿力灌注入三才归元阵中心,上清派一众人身上,上清派众人精神一振,面上苦顿之色消退,取而代之而的是斩邪诛鬼,血祭惨死同门的决心。上清弟子站定五方五雷之位,在灵气与愿力加成下,结出普化天尊降雷阵。

    普化天尊闻仲,封神之战只手擎天,一己之力拱卫殷商的江山社稷的商朝国师,生前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死后则被封为主万物生杀,代天罚罪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正是令邪鬼最为胆寒的正神。这普化天尊降雷阵,自然是惩治邪鬼,降下三十六重天雷的绝杀大阵。

    李含光立身阵中,双手托天,道袍如被飓风刮动的狂飞,双眼此时已被两道流光溢彩的摄人电芒取代。与李含光掌心遥遥相对的天上,万魂殃云的正上方,一道雷云急速凝聚成形。竟成惊世罕见的云上生云的奇景。

    雷云毫不客气的掠夺吸纳着天地灵气和众生愿力,在云层内积蕴成一股毁天灭地的惊世之力。厚实的云层中,无数电流似雷龙一般狂窜,偶一闪现,便是惊慑四野。使这大小不及万鬼殃云十分之一的雷云,气势却如泰山压顶一般,狠狠压在万鬼殃云之上。

    殃云之下的鬼军,本将上清派之人团团围住,上清派之人皆在施展道诀,并不做抵御,然而毫无灵智的鬼军,此时却是本能一般的远远退散,仿佛感应道上清派众人身遭无形的电流风暴,生怕受到波及,神魂俱灭。

    雷未降下,便已现毁灭之威,厉傀心头大骇,急欲逃脱,当下一声大喝:“开!”魂体扩大了十倍不止,但缠身的金链亦是随之扩大。将厉傀束得死死,就在此时,雷云之上电光织成了已积聚成形,第一道天雷如裁罪之剑,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然巨响,狠狠击到万魂殃云之上。

    殃云如有生命的怪物一般,硬受一击天雷,整个云层都痛苦的翻滚涌动,厉傀更是感同身受,随之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然而雷电却是毫无止息,一雷接过一雷,转眼已是连击了整整十二道雷电。

    ————————————————————————————————————

    雷云之外,另有一场恶斗,三头怪物本已被商影冰封,但那冰是由灵力凝聚而成,此时受到三才归元阵的影响,天地灵气向中心涌去,竟使冰层消减,三头怪物破冰而出。

    三头怪物见情势不利,不再恋战,转身便欲逃遁,却见商影身形一闪,挡在三怪之前,“说走便走,问过我了吗?”商影横剑与前,一人当关。

    三头怪物,六个魂灵生前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地狱道鬼修,只因魂魄曾被厉傀奴役,一身修为所留不足原本三成,再加上昔日法宝不存,使得许多诡异术法无法使用,虽然此时得了强横的肉身弥补,但也远远无法与全盛时期相较。是以方才措手不及间,被商影一剑杀得大败亏输。

    但这些皆是一代巨枭,被逼迫的急了,反而生出反扑的戾气,面上露出狰狞嗜血的狂态,化作三道血影向商影击去。

    三怪六魂本是相互算计,各自为战,为了防止被他人吞噬,所以谁也不肯多出一份力气,所以战力又减了一半,但如今濒临死关,同仇敌忾,反而生起一种奇怪的默契,三怪六魂不加保留的同时使出他们最上乘的招式合战商影。

    “大搜魂手,万恶鬼印,魔煞轮回功,极罪噬天掌……你们所使的每一招,都该死啊!”商影冷眸道出他们招式,地狱道鬼修修习的招式,每一境界,都是由大量人命堆积而成,商影眼光越寒,杀气越浓,剑法却越是空灵缥缈,不着一丝烟火之气,反将三怪死死困住。

    此时雷云降落,三怪心知战况不妙,拖延不得,神魂一阵交流,竟是达成一致,赌注一招。

    商影一剑荡来,将三怪逼退,三怪则借机拉开距离,结成一前两后的阵势,森厉鬼气透体而出,张牙舞爪,在三人正上方结成一个鬼影,鬼影赤面獠牙,独角髭发,手持一个刻画六道轮回之景的六角铜盘,姿态狂戾,邪气冲天。

    商影瞳孔一缩,“六道轮回,地狱陷空?”三人此时也组成了阵势,传说六道恶灭之人,可在天道之主的指挥下,结出名唤六道轮回的大阵,正道典籍中对此书的记载极少,或许从这一点就足以印证六道轮回大阵的可怕,知之甚少,往往意味着陷入此阵之人,没有几个能活着出来,但所有只言片语的记载,都有一个相同的结论,六道轮回大阵现世,便有扭转局势之威。

    而六道大阵,又可分为六个小阵,每一小阵也都有不俗威力,由地狱道之人施展的便是“地狱陷空阵”。如今这三怪亡命一搏,以三体六魂,施展地狱陷空阵,威力虽不全,但已引得阴风四起,哀魂啸哭。明知猛招将至,商影却没有抢先出手,打断对手蓄势,只因这地狱死气非比寻常,贸然出手,便将引来恶鬼反噬。到了此时,出了硬拼,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观战的应飞扬问道:“师姑,可要援手?”

    “你说呢?”商影反问一声,应飞扬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商影虽晚了一步蓄势,却不紧不慢身形,但见她身形如失重一般幽幽上浮,背后浮现出微弱,柔和,纯净的光华,如月晕一般,几不可察,比之鬼怪滔天气势,简直差之千里。

    这一切,只在短短眨眼间完成,三怪蓄势已足,毫无保留,要在这一招中定出胜负,但见凝具而成的鬼像一声厉吼,手中六道转盘一举,仿佛打开了地狱的大门,无数鬼影从转盘中呼啸而出,遮天蔽日,直袭向商影。

    却见商影面容在光晕映照下,模糊的如九天之影,朦胧而不可见,但背后光晕却化作清冷剑光,剑光并无滔天威势,但途径之处,黑色鬼影如被月光铺上了一层银白霜华,接着理所当然般的消融在剑光之中。

    剑气未停,直击在巨鬼身上,随后,巨鬼也融化了,一切云淡风轻,归于原始,仿佛刚才的骇人画面不过是幻境……

    “咚!咚!咚!”三个怪物直直砸向地面,外表虽无半点伤痕,魂气却不存半分。

    “清冷优雅,柔美纯净的剑意,这便是凌霄剑宗六大剑式的广寒凌虚剑?果然名不虚传。”应飞扬双目痴迷,一脸沉醉,犹在回味方才那一剑。

    商影则轻轻皱眉,低头看下,极招相拼后,她亦非毫无损伤,此时白皙皓腕上缠绕了一丝鬼气,道:“狗急跳墙,倒也有几分看头,应天命,帮我护法。”说着盘膝坐下,欲将鬼气逼出。

    “是应飞……算了,随你叫吧。”应飞扬摆摆手,回过身子,转而看向另一处战局。

    道道雷光,如割裂天地的巨剑,映得应飞扬双目烨烨生辉。

    ——————————————————————————————————————

    普化天尊降雷阵招引三十六道天雷,每十二道算一轮,而威力也是一轮强过一轮,十二道雷硬挨过去,殃云已被天雷击得半数消散,而雷云也有短暂停歇,厉傀趁机稍稍喘息,忽然心头一寒,便见第十三道轰然降落,此道闪电已是不同先前的白光,而是闪耀的亮金之色,若宇宙初始,阴阳相交暴发出的第一道亮光。本就如破碎如败絮的万鬼殃云终于被击得洞穿,在厉傀魂体的正上方露出一个大窟窿。

    失了万鬼殃云的遮蔽,下一击,将狠狠落在厉傀被链锁困住的魂体上,头顶如有利剑悬空,厉傀情急之下,再出赌命之举,纳气一吸,一股无形吸力若龙鲸吸水,便将云层底下躲在角落中的众多鬼军被吸入他体内。而他身形也再度扩大,扩大,再扩大,几如丘陵一般,这一次,困身的金链终于寸寸断裂,而金链断裂同时,天雷又降!

    结结实实,毫无保留的一击金色闪电,击在厉傀身上,无数鬼魂被硬生生轰出,又在电光下一个瞬间湮灭无形,厉傀的巨大身影在一击之下,竟小了五分之一。厉傀也顾不得这些,甫一脱困,便直冲上天,要与殃云合为一体,但随即,金色电蛇又将他轰向地面。

    之后,接连三次欲冲入殃云,却皆以失败告终,厉傀鬼影已只余三四米高,颜色更是黯淡的近乎透明。眼见邪鬼将要伏诛,上清派众人喜形于色。

    此时,却见天上殃云聚拢,化成一个厉傀的人形,向远处掠飞而去,而鬼影也不再积极回到殃云中,反而换了另一个方向飞去。

    “灵体分离?厉傀,你也被逼得无路可走了?”,李含光心道,厉傀方才将灵魂分出两部分,一部分留在殃云之中操纵殃云,一部分则入了战场,对付杜如诲。却不想形势逆转,被分出的那一部分魂魄受到捆缚,又遭到连环雷击,难以回归殃云之中。

    厉傀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狠人,不再奢求在雷击之下,双魂能顺利合二为一,于是便狠下心来,强行收了万鬼殃云法身,两方的魂魄分头而逃。

    此举无异是后患无穷,任一部分魂魄被灭,厉傀都将因魂体不全,遭受反噬的命运,即使两方魂魄都侥幸逃脱,若不及时汇合,也将是同样的结局,但无论哪个,都好过即刻在天雷之下魂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