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一章 三才归元 二
    铁块般的黑云如吞噬生命的牢笼,将村庄围困住,天上翻涌的,是暴戾与不安的气息。应飞扬冷眼望天,负手而立,道:“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话音方落,便见村庄边缘的三个方向,三条气柱同时冲天而起,扶摇直上,气息空灵缥缈,纯净透彻,带着一股虔诚愿力,散于无垠青冥之间。

    霎时,应飞扬的衣襟无风自动,猎猎前飞,好似有股无形无状,却清虚浩荡的气息向眼前黑云的中心处聚集。“果然,他们成功了!”

    黑云中心处,上清弟子剑尖一致向外,结成圆阵护住司马承祯棺木,战至此时,天地灵气已被榨取的所剩无几,一个术法施展出,威力不及原有的十分之一,面对汹涌的鬼军越发难以招架,这等危机时刻,李含光盘膝坐在棺木旁,闭目调息,似乎身处与周遭喧嚣相隔绝的一方静室之中,对方圆之外的世界不闻不问。

    而此时,表现最抢眼的反倒是杜如诲,灵气不足,焚玉天衍印不适合再使用,少了奇妙术法加持,却使他潜藏多年的武者魂魄慢慢觉醒,但见他双拳紧握,再无仙家的玄妙缥缈之意,反而是狠、快、准、稳,一招一式,都是干脆利落至极,端显上乘武道修为,哪里阵势将破,他便出现在哪里支援,仅仅一人,便能当数十人用。。

    眼见杜如诲身处绝地仍不减其威,厉傀气得咬牙切齿,但此时他收藏的魂魄中,最强的地狱道修者已被派出料理外头的援兵,而寻常厉鬼根本不是杜如诲的对手,上清派的看似圆阵一击即溃,但在杜如诲护佑下,却如海上的礁石一般屹立坚挺,厉傀心一横,有所决断。

    此时一声惨嚎,背后一名弟子被鬼物的斧头当头劈落,半边身子都都似柴禾般裂开,血尚未及喷涌而出,就血蛇一般蜿蜒着往天上匪聚,弟子倒下,顿时现出一个缺口,杜如诲再度救场而来,轰然一拳击出,但带着阳刚血气而动拳风却飙起一阵飓风,将妖鬼卷得七零八落,但鬼厉之气方被吹散,又再度聚拢,在空中凝出了一个阴森鬼手,带着勾魂摄魄的魔力,直往杜如诲压落,去势虽极为缓慢,却如泰山压顶,令人无处可避。。

    “厉老鬼,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吗?”杜如诲冷道。

    “杜道长让我损失不轻,待会定要将你魂魄好好炮制一番。”半空中,一个瘦小佝偻的鬼影浮现而出,正是厉傀,这鬼手自然是厉傀所为,厉傀久战不下后,终于不再拖延,冒着失去对殃云控制,遭受反噬的危险将自己的神魂分出一部分投入下面的战斗。

    厉傀出手,杜如诲自然不敢大意,武道修为对厉傀无用,杜如诲指拈法诀,赤光大作,焚玉天衍印再出。

    烈阳真火凝成的手印与阴风魂气凝聚成的鬼手轰然相撞,两股互不相容的力量天生就是死敌,但此刻却是道消邪涨,锵然一声,烈火掌印崩解,散逸的火流若垂死的小蛇,呜咽着消散,火光的消散带走了众人心中最后的光亮。杜如诲硬受掌威,足下顿时深陷三寸。

    厉傀得势不饶人,又是巨大鬼手压下,而杜如诲反手向天,又是一个手印脱掌而出,只是这次手印的火光又更为黯淡了,随即被鬼手冲散,杜如诲再受一击。接着又是轰然而落的第三掌,第四掌,第五掌……

    厉傀身占天时地利,自然舍弃一切变化,纯粹以力压人,一掌接过一掌,若一把锤子一般,夯着杜如诲这跟硬钉子,终于,在受了第十三掌后,杜如诲闷哼一声,屈膝跪地,口吐朱红,胸前被应飞扬留下的剑伤本就未痊愈,此时也在接连运劲拉扯下炸裂开来,鲜红血流正往天上涌动。

    厉傀得意狂笑道:“下一掌,万魂殃云中又多添一魂!”

    巨大鬼手遮天蔽日,覆顶压来,仿若能将一切尽操手中,鬼手转眼已临杜如诲头顶,此时,厉傀感到一股不寻常的风吹过,温暖,轻柔,带着勃勃生机。

    分明没有肉躯,他却仍感觉浑身一阵颤栗,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跳出了他掌控……

    下一瞬,乍见金光耀眼,璀璨非常,数道水蟒粗细的金色链条破土而出,盘结交错,在杜如诲头顶织出一张厚实巨网,护住杜如诲头顶。

    虚无的巨掌撼向坚硬的金网,如同细浪击在山崖上,未撼动金网半分。

    “怎么可能,灵气恢复了,难道是……”厉傀面色一变。随即大骇道:“不好!”

    但见厉傀舍弃攻击,身形急速上升,欲与殃云再度合二为一,却见金链快了一步,抢先拦住厉傀,厉傀虽是魂体,但金链也是由灵力凝成,转眼已将厉傀层层束缚住。

    “不错,正是三才归元阵!”透过金网缝隙,但见李含光手掐道诀,白衣翻飞,昂身护在杜如诲身旁。

    ——————————————————————————————————————

    黑云外,商影看到这三道气柱,面色一变,惊道:“三才归元阵?”

    “不错,李含光道长方才以纸鹤传声于我,授意我布下三才归元阵,三才归元阵采天地人三才之气,可将天地元灵汇聚一处,万鬼殃云虽看似神奇,实则也就是以人血肉为媒介,以自身魂魄为阵眼,所创下的术法与阵法想结合的法门,所以存在阵法能改变天时地利的优点,却也保留阵法固有的缺点,比如一经施展,就难以移动。谢灵烟,明烨和苗淼以三才归元阵阵外开阵,二阵一者断绝天地元气,一者灌注天地元气,相抗之下,自然便是强者得胜。”应飞扬解释道。

    商影眉头却不减惑色,道:“这也不对,那三个小子小妮,虽然实力不差,但里头那老鬼有千鬼之力加持,以他们的根基结出的三才归元阵,根本无法与万魂殃云抗衡。”

    应飞扬摇头道:“可他们若同样有外力加持呢?千只受人奴役驱使的枉死之鬼,如何能与千人虔诚信奉的愿力相比。”

    商影是半途而来,不知事情前因后果,面上依然有着惑色,应飞扬也不再卖关子,将事情原委娓娓道来。

    应飞扬刚赶到时,因为一路上的颠簸,跑到了墙角大吐特吐,却被李含光的留声纸鹤找到,李含光神识方受重创,又要瞒过厉傀目光,在重重鬼军包围中将这纸鹤送出,可说极为艰难,但所送达的,自然也是与这番艰难相匹配的,足以逆转局势的信息。

    那便是这三才归元阵的布置要点,寻常的三才归元阵无法与万魂殃云抗衡,但李含光却选取了极佳的布置地点。

    学堂,开启民智,传授教化,启迪人生,无数英才皆是从学堂诞生,正合天地人中的“人”。

    镇桥石牛,是桥梁的标志,连通泥与水,起俯身低垂,供人骑乘的外形正与桥梁一致,合天地人中的“地”。

    道观,礼敬上苍,祭天祀神,祈愿求福,是以人道求天道之所,正合天地人中的“天”

    而这村内学堂,村东石桥,都是上清派出资协助兴建,这造福一方之举,令每个学堂的孩童和他们家长,每过过桥的旅客和路人,都心生对上清派的感激之情,而村西受人供奉的道观,更是上清派名下的房产。

    感激之情,信仰之力,积蕴了数十年,攒聚成一股虔诚浩瀚的众生愿力,借助天地人三才之势引出,便将化作一股荡涤邪恶的洪流。

    李含光存留的声音告诉了应飞扬这些,而将那留声纸鹤取开,便是一张三才归元阵的术诀和布置图,

    应飞扬不通阵法,但十分相信李含光的判断,于是便与谢灵烟临场演了一出戏,看似生死之别前的道白,话语却与事实全然不符,又在话语中点出了,学堂,石牛,道观三处地点。之后扔给谢灵烟的平安符,自然就是记载三才归元阵的术诀和布置图的符纸。

    谢灵烟亦是冰雪聪明之人,取开符纸,再联想应飞扬的言外之意,很快便明白了该如何进行。

    李含光,应飞扬,谢灵烟三人,便在神不知鬼不觉间,完成了信息的传递。

    商影听完,觑眼道:“一段时间不见,你竟多了这么多花花肠子,弯弯绕绕的,也不知跟谁学的?”

    言者无心,听着有意,应飞扬脑中竟突得出现慕紫轩高深莫测的笑脸,连忙晃晃头,将那令他生厌的面孔甩开。又面色一凛,道:“师姑,现在好像不是该说这些的时候,你下手没做干净,要我帮忙吗?”

    随着应飞扬的话音,三尊被冻成冰雕的怪物,皮肤上的坚冰如蛛网一般寸寸裂开,身形一震,竟是破冰而出。

    “邪魔歪道,倒也命大!”商影满是寒意的哼了一声,长剑折射出道道冷光。

    ————————————————————————————————————

    “难道是那几个小辈?怎么可能?”厉傀心内疑惑,急欲挣脱锁链,事情至此,以全然出乎他意料,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将这部分魂识回归黑云之中,然后解除万鬼殃云,赶紧逃窜,然而锁链却是越缚越紧,魂体被挤压变形得如一节一节的香肠。

    此时却听李含光道:“上清弟子,结普化天尊降雷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