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九章 临场发挥
    先压着点上传,一会再补点字,盗版网站估计不会显示新增内容,所以请来起点看正版,反正也不要钱

    明烨以一敌二,虽处下风却仍不见慌乱,一招一式法度森严,比起数月前与应飞扬相争时的疯狂之态,此时已显随心所欲,收放自如,随着一招“朝阳初生-破昼复明”。他身子亦是如大日腾空。剑光自下而上撩起,便要将眼前怪物开膛破肚。

    哪知眼前怪物突然化作一阵黑风消失无形,却从背后突然出现,六手攒聚成一个巨拳,狠狠向明烨背后砸落。

    明烨见机极快,长剑反转身后,全身真元汇于剑上,长剑立时变成了一个火焰盾牌,怪物却不惧烈火,拳上反结了一层冰霜,拳风阴冷如自九幽黄泉吹起的阴风,抵消阳火之威。

    轰然一声,冰火相融,虽有剑的格挡,但雄沉拳劲无法尽消,明烨气血翻涌,直直坠落地面。

    凌霄剑宗三人以貌取人,见着四个家伙怪模怪样,肌肉虬结,便将他们当作只会使傻力气的野兽,却不知这四个样貌粗犷的怪物中,藏着八个阴险狠毒,奸诈奇诡的灵魂。八个地狱道修者每个都是来厉不凡的人物,待稍微适应了这具身体后,他们的本事便开始慢慢显露,功法、招式被试招似的一一施展而出,共用一体的双魂,也在脑海中一番争吵后明确了各自分工,虽远称不上默契,但最算没有再相互阻碍了。

    明烨坠身之际,另一怪物六手同张,等候多时,六手或曲如箕,或绷如弓,或攒如锤,竟是拳掌指爪并用,同时六种阴毒功法。繁杂错乱却威势无匹的朝明烨击去,明烨见避无可避,心头一横,炎流聚集剑尖,便要施展两败俱伤之招。

    此时,突见剑光冲霄而起,随后磅礴无匹的剑气化作一般巨大剑刃狠狠斩落,正是应飞扬施展斩字诀挺剑相助,这一剑无论时机或是角度都是巅峰妙绝,怪物六招同使,看似威势骇人,但过于繁杂的招式,使得彼此无法配合完美,而这一剑干脆利落,威凌霸道,正合一剑破万法,无物不可斩的精要!

    怪物瞬间由守株待兔变成陷入两面夹攻,怪物两边灵魂都想先保住自己半边的身子,此时急急变招,六手分袭两方,但这一变反而力分则弱,竟是右边的手臂被斩断一根,左边的脑袋被烧去半边。可那怪物只本能的后退几步,却不见丝毫伤痛的样子,显然此尸肉堆聚成的肉躯不具备痛觉。

    而应飞扬却不停手,方退眼前之敌,又是一剑斜挥,划开了苗淼和谢灵烟的两处战局。

    谢灵烟此时气息微喘,道:“吐够了吗,那就快来帮手,四对四,一人一个!”

    却听应飞扬面色凝重道:“一对四,你们退下,我一人,对他们全部!”

    应飞扬横剑一划,一道笔直剑痕清晰的出现在地上,划定楚河汉界一般,将四人四怪分离,道:“越此线者,必死无疑!”应飞扬面色沉稳,语态虽狂,面上却一片平静,如同只是陈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那几鬼各怀鬼胎,一时竟也被他惊人气势所慑,谁也不敢率先向前。

    苗淼和明烨心头一惊,但谢灵烟与他相交甚久,只晓应飞扬虽也是心性高傲之人,却也知晓分寸,他的实力比自己高出有限,以一敌一都难保能胜,何况以一敌四,此时既然说出此话,定然另有图谋,面色一变,配合的演道:“你打算使用那一招?”

    “不错,以剑为魂,燃魂化剑,正是我师傅剑冠顾剑声所授以命换命之招——魂杀剑殛!”,应飞扬目光凄绝,面上却带着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决然之意,

    “可是——那样你也会死!”谢灵烟做出双眼通红的模样,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意已绝,你应看得出来这几个家伙越战越强,此战必败,再拖下去,四人都走不了,你我自幼便在同一学堂长大,当知晓我的脾气比村前石牛更倔更硬,所做决定绝不更改,你若心头惦念我,日后供奉三清之余,别忘祷我魂魄安息便可。”应飞扬凄然道。

    谢灵烟眸中光彩一闪,已觉察他几分心意。

    却见应飞扬抽手甩出一方叠好的符纸给谢灵烟,深情款款道:“这是你为我祈的平安符,看来今后是用不上了,不过能换你今日安然,就是对我最大的平安,。”说罢,气机一震,喊道:“快走!”

    谢灵烟一跺足,挥泪转头对明烨,苗淼道:“走!”说着,三人同时离去。

    四怪正欲追上,却听应飞扬再度挥剑划地,加深地上沟痕道:“越此线者,必死无疑,当我开玩笑吗?”

    四怪同时停步,应飞扬脑海却突然多了一个声音,“小子装神弄鬼,当我们第一天出入江湖吗?什么魂杀剑殛,闻所未闻,”四个怪物做得粗糙,并无声带这精细物件,所以方才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则是借“魔音传脑”之术,将话语传入应飞扬脑识之中。

    “四位,不,八位前辈皆是狡猾无耻的鼻祖,晚辈这点能耐,岂敢在你们面前卖弄,八位若是不信,何不上前一试?”应飞扬回应道。

    “你既然知道我们这有八个,那凭你一人,便算燃尽魂魄,也只能拖一人赔命罢了,如何挡得住我们其他人?”又是一道声音传入他脑子。

    应飞扬轻笑道:“这倒没错,我只能拖第一个人赔命,你们谁先上?”说罢,剑尖横划一圈,扫向那八个脑袋,被剑尖指到的脑袋,皆是向后一缩。一时气氛凝滞,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杀机满盈,却谁也不敢先动。

    沉默片刻,三人已渐行渐远,应飞扬脑中又多了个声音,“你替那小娘皮搏命,她却逃的头都不肯回,真是**无情。”

    “嘿嘿,你今日要是死了,我估摸着没几天她就会倒在那玩火小子的怀中,倒是你坟丘上定然生满绿草……”

    “我们本来与你无怨无仇,要擒杀的也不过是那三个而已,你把路让开,我们绝不为难你,如何……”

    一时间,八个声音接连不断的出现在应飞扬脑中,你方说尽,他又上场,七嘴八舌,聒噪不已。

    “够了,你们要在我脑子里开会啊!”应飞扬心神一凝,驱散脑中杂音,但就在此时,突然脑中如有万鬼嘶嚎,尖利刺脑,应飞扬只感脑中每一条神经都在炸裂。剑柄一松,捂住脑子。

    而此时,四只鬼怪同时杀到!

    地狱道恶人皆是诡诈之徒,应飞扬的虚张声势之计,自然是九分不信,但只那最后一分,却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因地狱道的人,常用生死打交道,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惜命,应飞扬既然说只能与一人同归于尽,不论真假,他们自然也人愿做出头鸟。

    但八个老谋深算的老鬼也绝不可能就这么跟他僵持下去,虽与应飞扬在脑中交谈,却也在暗中交流沟通,寻得破局的机会,终于八人决定同时“鬼嚎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