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七章 各怀鬼胎
    赤热炎流,冰寒剑气,并驾齐驱,贯天而上,直袭万鬼殃云。

    厉傀那巨大的丑脸立时多了个窟窿,冷热双气交合并流,在云中形成一个风眼,气流旋动将殃云撕扯的更加扭曲。

    一剑展露不凡修为,却听谢灵烟扬声道:“凌霄剑道,商影真人座下弟子谢灵烟、苗淼、明烨在此,前方的可是上清派之人。”声若空谷黄鹂,清脆悦耳,虽隔甚远但仍清晰可闻。

    “不错,正是上清派李含光与杜如诲护送师尊棺木,却遇地狱道妖邪拦路,多谢三位出手解围。”杜如诲一边将李含光扶下调息一边道。

    “地狱道?”谢灵烟自幼在山门长大,对仙妖佛魔的往事比常人更清楚些,听闻“地狱道”的名号眉头一皱,“这帮妖人还未死尽?道长且支撑一会,我等来替你们开条路。”先前见村落之内房室皆空,全无人影,,如有无数生魂她已察觉不对,如今看到天上血腥邪异,如被血肉滋养而成的殃云,心中已对村子惨剧猜到个十之八九,谢灵烟一口银牙几乎咬碎,说着,便要与明烨、苗淼结成“三才剑阵”突入鬼军之中。

    却听杜如诲大喊一声,“且慢!”随后仰天望天,道:“厉老鬼,你装什么死呢?”

    却见天上邪云再度聚动,露出厉傀尖削面容,道:“不过就是多了三个小娃儿,能有什么用处,咦,这小子肉身竟然是难得一见的纯阳之体,有意思,这大好肉躯老夫要定了。”

    厉傀硕大眼睛盯视着明烨,若审视商品一般,但看了一阵,随即换做一副肉疼模样恶声道:“不对!经脉受损严重,血脉枯竭,筋骨扭曲,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简直糟蹋了你这天生纯阳体!”

    明烨理也不理,横剑于胸做御敌状。

    厉傀又扫向谢灵烟、苗淼两个女子道:“纯阳之体被用成了废品,还好有两个元阴充足的女体,勉强可堪一用。”

    虽不知他要用于何处,但料想也非是好话,两名女子粉面涨红,便要上前拼命。杜如诲再度喝道:“停步!不要入这殃云中!”

    杜如诲在万鬼殃云中多时,已看出些门道,殃云非但遮蔽天日,更阻绝了天地灵气的流动,天地灵气用一点便少上一点,所以邪鬼可以在殃云庇护下非但不惧日光,反而更添威能,而修道者若此时身陷其中,则会因内中天地灵气将近枯竭,一身修为大打折扣。

    万鬼殃云一旦张开,便等于同时兼得天时地利,任谁陷入其中与之相抗都要吃上大亏,但与之邪异威力相匹配,殃云也存在致命缺陷,便是万鬼殃云在张开之后便不能再移动,只能靠着吞噬血肉生魂扩大自身范围,而鬼军畏惧阳光,只能在殃云覆盖范围内活动,如此,对付一拨人马时,万鬼殃云可谓无往不利,但若有援军相助,立时就会身陷被动。

    厉傀先是受了谢灵烟和明烨剑气后,先是示弱隐匿身形,又是言语相激,都是为了引他们进入殃云腹地之中再将他们围困,但杜如诲亦是经验老道之人,很快就看破了他的算计。此刻指挥道:“凌霄剑宗三位道友,万莫进入殃云之中,再外围以剑气消弱他魂体即可,上清弟子严守阵势,厉老鬼,便看咱们谁先撑不住吧!”说罢,哈哈大笑,焚玉天衍印结成镇邪道印,连连挥出,威势虽大减,但群鬼仍是触之即亡。战局随即成了一副奇怪模样,黑云之下,数百人鬼密密麻麻挤成一团,相互厮杀,而一线之隔的云层外,三个少年男女却是打木桩一般击向黑云,却没半只鬼上前拦阻。

    而谢灵烟与苗淼依言站在外围,二女心中恼怒,出手皆不留情,“看剑!”谢灵烟娇喝一声,幽寒剑光连绵不绝,苗淼虽不能施展剑气,但此时也施展水法,冰水同源,加成谢灵烟剑威。而对厉傀伤害最大的,却属明烨,除却天雷之外,便要数纯阳道火最具诛邪之威。

    但见明烨剑插于地,接引地底火脉,元功沛然一提,背后九团高热阳火往复流转,随后剑尖一指,沛然真气化零为整,九阳悍然合拢,聚成一个巨大太阳,就要破云而出。

    与殃云接触瞬间,便是道火四散,金辉遍洒,云上无数厉鬼惨嚎呜咽,令人动容。连底下的鬼兵也似畏惧被焰光刺痛一般,畏惧的缩着身子。

    “好家伙,这少年真气竟是如此雄浑,竟还在应飞扬之上!”杜如诲惊骇道,原本一个应飞扬已将上清派的弟子尽数比下去,但应飞扬是剑冠之徒,天纵奇才,倒也说得过去。但此时看明烨和谢灵烟展露的修为,上清派弟子中亦是无人能及,一时心绪激荡,竟在此时起了唏嘘之感。

    而厉傀心中更是骇然,他与万鬼殃云合为一体,邪鬼受到的伤害,他魂体自然也受影响,竟有撕裂般的痛苦,随鬼众数量繁多经得起消耗,若继续如木桩一般任由他挥砍,怕是终究会支撑不住。他潜伏多年,只为今日夺得司马承祯遗体,再杀尽上清派众人,将他们炼为鬼卒泄愤,所以守在并经村庄,屠尽村民并假冒之,绸缪不可谓不周详,本来李含光中计受创,其他人身陷重围,局势尽在掌握之中,却突然有三个小辈乱入,打破全盘计划。

    此时,脑海中却有一个地狱道的鬼修幸灾乐祸叫嚷道:“厉老鬼,你这万鬼殃云也搬石砸脚了吧,还不趁此时收了跑路吗?”

    厉傀心知,这般拖延下去,纵然能先诛灭上清派众人,他也必定神魂受伤,到时这几个被他吞了魂魄的地狱道鬼修定然趁机反噬,可若现在就收了万鬼殃云,非但他觊觎已久的混元道体再无机会得到,解除神通后能否敌得过杜如诲等人围攻也不一定,一时已是骑虎难下。

    那个鬼修见他不答,继续道:“厉老鬼,我等与你做个交易,你为我等塑造肉身,放我等自由,我等替你擒下这几个小辈,夺得混元道体,如何?”若只是魂魄,出不了万鬼殃云的范围,但若有了肉身,自然就不受此限制。

    厉傀在魂识中道:“阴冷山,你这孤魂野鬼,敢跟老夫谈交易,信不信老夫现在就让你灰飞烟灭。”

    阴冷山无惧道:“我灰飞烟灭,那你也难再支撑,你要拼个鱼死网破也成,我便与你赌这一次。”

    其他还有几个鬼修,虽未开口,但此时都停身不动,目光闪烁,各有盘算,厉傀亦知他们心思,或是与阴冷山一样借此机会逃脱他掌控,或者是想潜伏身边寻隙反噬,夺了他的万鬼殃云之身。

    厉傀心中暗恼,当时贪图这几个地狱道鬼修的实力,不忍洗净他们意识,结果竟然他们有了敲竹杠的机会,恨不得当场就催动魂咒,让他们永不超生。但此时又是一热一寒两道剑气击来,冷热交替的滋味在他魂识中蔓延,逼得他冷静下来

    厉傀转念一想:“若夺得司马老贼的混元道体,便能达到清浊同流,正邪合一的境界,到时这几个家伙的力量便是不足为道了,若是不能成,留下他们也是隐患,还不如放他们离去。”

    厉傀当断则断,道:“好,不过咱们要烙下魂契,你等说到必须做到,且日后不得寻我报复!”

    “这是自然!”几个鬼纷纷起誓,对这些妖人来说,发誓本如吃饭放屁一样,但若在发誓的同时烙下魂契便又不同了,魂契与生魂锁死,若违背誓言便是魂飞魄散的结局,所以说来虽显得讽刺,但地狱道的鬼修,或许是正邪修者中最重誓言之人。

    厉傀见状也依照先前所言起了誓不再疑虑,身形再度没入云中,却见血腥黑云如虫蠕动,血肉翻滚,生魂悲切,竟是分裂出了四个血肉堆砌成的怪影。

    怪影双头六臂,强健狰狞,身形以中间为界,左边是血肉筋络铸成的黑红之色,右边则是骨渣脑浆组成的暗白之色,背后还背着一个象征六道轮回的六角轮环。仿佛是蹩脚工匠用拙劣的模具浇筑而成,显得粗犷、扭曲。却又显得有种原始的力量。

    一干鬼众见状道:“厉老鬼,你这是什么意思?”

    厉傀再度现形道:“我只答应替你们重塑肉身,却没说让你们变回原来模样,就这四具,你们爱要不要。”

    在场正好八个鬼修,便意味着要二人同使一具肉身,难怪他将肉身塑有两个头,地狱道之人个个心胸狭窄,性情诡异,如何能容忍与他人共用一具肉身,日后定然会为争夺这肉身控制权而两两相杀,厉傀险恶用心不言而喻,但眼下有总比没有好,诸邪对望一眼,争先恐后的没入肉身之中。

    此番交谈皆是在神识中达成,凌霄剑宗三人并未听到,待四个怪物从云端降下才陡然察觉,为首的怪物六拳轮握成锤,接着下坠之威轰然砸下,三人吃了一惊,收敛攻势,避身躲闪,但闻轰得一声,地面多了一个大坑,沙尘四起,而地面震荡却不曾停止,又是“轰!轰!轰!”的三声震击,四个身高十尺,面目狰狞,恶形恶状的怪物,如四堵围墙将明烨三人围困其中。八个头,十六双眼睛带着嗜血残暴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