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六章 邪云蔽日
    转眼之间,上清派之人已被数百鬼军包围中间,鬼嚎阵阵,令人胆寒,绝大多数鬼军皆是面容木然,但也有几个例外,一个怪形怪状的邪鬼甫一出现,便指着天上厉傀怒骂道:“厉老鬼,你我同属地狱道,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竟然半点不顾同源之谊,奴役老子?”

    声音方落,又有几个邪鬼附和着骂道,这几个鬼物都是地狱道出身,但邪派之间自然没什么同修情谊,皆是或遭威逼,或遭强迫,或遭杀身抽魂,被厉傀奴役之鬼。污言秽语一时不绝与耳,厉傀眉头一皱,那几个邪鬼便向被人扼住喉咙,声音嘎然而止,便闻厉傀冷道:“既然知道受制于老夫,还敢对老夫无礼,现在你们与老夫合为一体,老夫只要念头稍动,就能要你们魂飞魄散,还不乖乖听令,替老夫将混元道体夺来,老夫心情好,或许能放你们自由。”说罢,身形再度沉没入邪云之中。

    对厉傀的许诺,那几个邪鬼自然半点不信,但知晓此刻受制于人,不得不低头,纷纷借坡下驴道:“好,上清派的贼毛道,老子也早就想杀了。”“司马老子死得早了,今日本尊就拿他徒子徒孙开刀!”……

    随后众鬼纷纷攘攘,一拥而上。

    “上清弟子莫慌,结五雷诛邪阵护棺!”李含光一声大喝,上清弟子如梦初醒,结成阵势。

    这些弟子皆是门中精英,只是初时被措手不及的攻击震慑,一时失了方寸,如今李含光一声喝令让他们回过神来,受到指引,站定五方五雷之位,霎时雷光大起如蛇蟒窜动,诛向周遭妖邪。

    雷乃天罚之力,刚猛雄烈,辟易百邪,雷蟒过处,群鬼纷纷消散,成片倒下,如割麦子般一割就是一茬。

    上清弟子心中纷纷大喜,原来这些幽鬼只是外强中干,民夫村众模样的鬼自不必说,其他一些高手模样的虽外表不凡,但也只徒有其型不具其实,浑浑噩噩毫无灵智,与最低等的幽魂野鬼无甚区别。上清弟子虽是以寡敌众,却也不落下风。

    但阵中的杜如诲却是暗自戒备,只因方才那几个开口喝骂的鬼仍未出手,寻常修者死后鬼魂为厉傀拘役,皆是是神识俱丧,灵智全无,但这些地狱道的鬼修却不同,地狱道本就精研魂魄之法,神魂离体对他们而言是司空见惯之事,所以此时仍能保有思想记忆,过往修为也继承下来,虽是死魂,但同样难以应付。他们不出手,定然是等待什么时机。

    果然,雷电肆虐一阵后,上清派弟子突得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天地灵气枯竭了!”

    修者与武者不同之处,便在于他们能以自身真气沟通天地,纳天地灵气为己用,演化任何精妙法门都离不开天地灵气。天地灵气本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且会从灵气多的地方向灵气少的地方自然涌动。

    但此处殃云覆盖之下,竟似是一片与外界完全隔离的空间,天地灵气已尽枯竭,却得不到周遭灵气补充,反而是阴风越吹越盛,死寂之气蔓延,这万鬼殃云,实在是无法以常理论衡。

    灵气将近枯竭,上清弟子还未来得及惊异,却见那几个地狱道的鬼魂同时有了动作,方才任由其他鬼魂上前充当炮灰将残余灵气消耗干净,如今则趁着灵气衰竭之机攻上,数道鬼影纵横索命,几名弟子惨呼一声便已丧命。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这几名弟子一死,便化作血流汇入天上殃云,血肉在云中如消化一般蠕动,之后吐出黑色魂球,魂球落地,正是那几名身死弟子的形貌。

    看着方才还并肩作战的同门,转眼间就变作任人驱使的魂灵,面无表情朝自己攻来,上清弟子无不骇然,心神大乱之际,转眼又增伤亡。

    “众人稳住,变先天八卦阵!”杜如诲双掌击出,两道焰光组成的手印分袭左右,救下两名险些丧命的弟子,同时下令。

    这万鬼殃云实在诡异,未免多添伤亡,杜如诲及时将阵势改换成耗气最少的守阵。总算稳住了阵脚,但在殃云之下,对方约战越强,己方越战越弱,拖得越久,对上清派越是不利。

    “师兄,还得靠你了!”杜如诲看着身旁闭眼伫立的李含光,心中暗道。

    自厉傀将身形潜入殃云之中,李含光便静立不动,已神念捕捉厉傀的魂体。

    厉傀为了保留最大战力,没将地狱道几人的魂识强行抹去,这便意味着只要重创厉傀,其他地狱道魂体就会借机反噬,万鬼殃云自然破解。

    李含光以神念探入殃云,只觉如置身万千生灵鲜血凝聚成的炼狱血海,处处透着邪气诡异,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声不绝于耳,心神如受心魔侵扰,虽未动半步,却已是滴汗如雨。

    突而双目猛睁,道:“找到你了!”同时神念一动,静虚心界开启一片虚无之境。

    若在现实中硬拼,李含光无必胜把握,纵然能胜也需费时良久,上清弟子未必能支撑到那个时候。但心界之中,随心而动,人心一瞬能转千百念,心界之内交锋千余回合,在现实中或许只是眨眼功夫,为求速战速决,李含光毫不迟疑的施展出自创的“静虚心界”,将厉傀强行拉扯入心界之内。

    心界之内,又是一副全然不同的景象,仙气氤氲,云霞缭绕,再无半点诡谲妖氛,一座圆柱形高峰耸天而立,峰顶却是一片已黑白两色砖石砌成太极图案的平滑擂台。

    李含光立身擂台,脚踩象征着阴极阳生的太极鱼鱼眼之处,负手以对。“厉狱主,,侥幸捡回一命,却不知悔过,反而变本加厉残害无辜,今日便让你亡于静虚心界之中!”

    而厉傀面上惊异一闪而过,随即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道:“与司马承祯的天隐剑界类似,却又有所不同,有些意思,不过老夫曾在司马承祯的剑界下吃过大亏,你以为我会无所准备吗!”声音甫落,天上日头一暗,竟成天狗吞日之象,而脚下山体碎石崩落,摇摇欲坠,太极图案的擂台裂出道道沟壑。

    ————————————————————————————————————

    看到李含光出神模样,杜如诲知晓他已成功施展“静虚心界”,,“静虚心界”之内,心念比根基、招式都更为重要,心坚意定者便可立于不败之地,相处多年,杜如诲知晓李含光道心坚定,绝对远胜魂体不全,欲望缠身的厉傀。

    杜如诲登时精神一振,五指一张,焚玉天衍印若带着焚尽邪恶的道火呼啸而出,将一地狱道鬼修打得魂飞魄散,信心十足的冲弟子们道:“再坚持片刻,师兄很快便能获胜。”

    话音方落,突见触目惊心一幕,旁边李含光惨呼一声,道冠崩散,口呕朱红倒落在地。

    “师兄,怎有可能?”杜如诲难以置信的将李含光扶住。

    而天上殃云再度凝出厉傀嚣张面容,桀桀笑道:“没想到吧,这殃云之内万千魂灵皆与老夫心念相通,老夫心里想什么,他们也就想什么,你区区一人,如何能敌这万魂之力。”

    厉傀险些在司马承祯手下魂飞魄散,心内怨恨,自然存着报复之心,这万魂殃云便是他为克制司马承祯的天隐剑界而修炼的,他自知凭他一人难以在心念上取胜,便以众敌寡,将万魂心中戾气归于一心之中。莫说李含光,便是司马承祯重生,想以心念胜过厉傀的万魂同体之身也绝无可能。

    李含光想要速战速决,却不幸成了以短击长,局势瞬间进入无法挽回的劣势。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一声甜美女声,“谢师姐,我就说了嘛,哪有乌云是这样的,还好没听你的话,反方向逃去躲雨,不然可错过这场好戏了。”

    又一清脆女声带着羞恼之意,道:“淼淼你懂什么?以师姐我的修为,当然看得出这黑云邪气冲天,只是不忍带你涉险,所以想先将你支走,再和明烨师弟一道驱散这邪云。”

    “切,狡辩,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办?”

    “怎么办?明烨师弟,你修的是九阳昊天剑诀,遇上这邪云蔽日,你说该怎么办?”黑云尽头,一明媚清丽,眉眼如画的女子一手持一把晶莹剔透的宝剑,袅袅走来,正是谢灵烟。

    面容苍白,神情冷峻的明烨紧随其后,身形虽缓,身上每一毛窍都似吐出灼热气息,面对谢灵烟的问题,明烨缓缓抽剑,以招名代替回答。

    但见他朱红长剑指天,气走八脉,周身炎流匪聚成九个火球,九个火球又凝聚成一个煌煌大日。灼热酷烈,耀眼夺目,自地面腾升而起,正是——“烈阳行空-澄清玉宇!”

    “说得好,那我也来凑个趣!”谢灵烟指抚长剑,剑映寒眸,清秀面容带出不属于人间的清冷之意,随后柳眉一蹙,一道既冷彻又缥缈的剑气直冲邪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