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五章 六道恶灭
    翌日,上清派一行人等护送司马承祯棺木下了王屋山,上清派虽在洛阳有了基业,但根底依然是在淮南道的茅山本宗,依循旧例,需将司马承祯遗体带回茅山安葬,李含光也将在那里正式接任掌教一职。

    李含光与杜如诲领队,带着三五十个亲信弟子往南方进发,行了半日,途中经过一处村落,却见村中之人,已扶老携幼在村口等候,年长着皆露哀泣之色,几个稚龄童子不知所以然,抬头好奇的打量着上清派一行人,却也被家长强行按下了脑袋。

    村中的里长是一个耄耋老人,驻着拐棍上前,洒着浊泪道:“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老神仙他竟然真的仙去了,前几日城里的混小子们传来消息,老朽还不信,只道老神仙这般人物,能长生不老呢。”

    此老是邻近上清派的里长,李含光也见过几面,此时唏嘘道:“生死枯荣乃是天道,师尊仙逝而去不过顺天之举,老人家何必伤怀呢?”

    老者道:“老朽亦是黄土埋了半截的人了,是死是活的也算看透了,不过老神仙的大恩生死都不能忘,我们村里的人,哪个没沾过老神仙的恩惠,还请李仙长让我们村里老小给老神仙告个别。”

    在两都一带,上清派一向广施恩泽,布施丹药,斩除妖魔,乃至修路造桥,兴建学堂,使上清派一直声誉很高,司马承祯在乡人心中更是神仙一流的人物,受尽众人膜拜,此时老者要求也不足为奇。

    李含光点头应允,为这帮村民让出一条道,却忽然心头一动,已近午时,村庄却并无半分烟火之气,若真有心相迎,之后怎么可能不留众人在村子用些炊食?想到此处,李含光忙喊了一声:“老丈且住!”

    却见那老者身形如木偶一般陡然停滞,身子超前未动,却诡异的将头拧向后方,老朽僵硬的面容露出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森笑,随后老者,连同其他村民,身子如发酵一般冒泡,变形,膨胀,最后轰然一爆,黑红的血浆带着扑鼻的恶臭,化作血雨自上而下降落。

    李含光心头一惊,手指拈印,一道无形屏障以他为圆心扩散开来,伞一般欲护住众人,可因慢了一瞬,血雨沾染到不少弟子身上,弟子随即如被硫酸泼了一般,皮肉吱吱的冒烟,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伸手抓向染了血的皮肤,却一抓就是连皮带肉秫秫的脱落,只露出底下森森白骨。

    “尸鬼血瘟!是地狱道的余孽!”李含光和杜如诲齐齐骇然惊呼道。

    却见阵阵惨呼,被血雨沾染的弟子们竟也随之身形爆裂,化作血雨分洒,短短片刻,竟有十数名弟子尸骨无存,李含光白皙面容因忿怒而涨红,厉声道:“究竟是地狱道的哪位妖人作祟!还不现身!”

    却听得桀桀一声不知从何方传来,“司马老贼的徒儿,倒还有几分见识!”

    声甫落,便见血雨突然凝滞,混着一地尸肉、骨渣、脑浆倒飞上天,汇聚成一团黑红的灾云,随后云像发了酵的面团一般急速扩大,遮天蔽日,蔓延千米,阳光被隔绝,黑云之下如暗夜再临,温度倏然下降,阴风呼号四起。

    而血肉云朵中心突得下凸,蠕动成一个人形,一个尖耳猴腮,凸眼秃顶的丑怪老头,头朝下脚朝上如一只蝙蝠般倒挂在黑云上,道:“老夫地狱道狱师厉傀,过往曾受司马老儿大恩,今日特地报恩而来!”此语一出,便闻阵阵鬼呼,漫天遍野,一浪接过一浪。

    而上清派弟子则目瞪口呆,宛如梦魇。

    “六道恶徒!果然除之不尽!”杜如诲恨恨道,人有善恶分,道有正邪立,天下修者中,正道以三教为首,兼以百家散修,邪道则以“六道恶灭”中人声名最深。

    六道者,为天道,人间道,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对应六种不同的修行之法,但修行之法虽不同,却皆是透着邪气。

    修罗道残暴好杀,凶残无道,嗜血成性,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人间道擅长蛊惑世人,玩弄人心,个个都是狡诈阴毒。

    饿鬼道之人身为人身,却行妖法,与那嗜血的妖族一般,靠着食人血肉修行。

    畜生道个个奇形怪状,随意改造肉体,将野兽,禽鸟,虫豸,乃至妖魔的身躯拼凑在身上挪为己用。

    地狱道操尸控鬼,拘人魂魄,落入他们手中,死亡便是一种奢望。

    而天道,一脉单传,神秘莫测,虽只有一人,却是高高在上,统御六道。

    三教与六道,正邪相争千年,互有消长,却在隋末之时分出胜负,其时隋炀帝杨广暗藏天道之主的身份,统御手下六道,六道之人依仗杨广之威肆虐天下,横行无忌,终使民怨沸腾,十八路反王揭竿而起,而暗中操纵北方胡族的北龙天也机侵吞中原,天下群雄争帝之战,背后亦是正、邪、妖三方势力鏖战,最终唐王扫平靖宇群邪,一统天下,自此道长魔消,北龙天野心破碎,退回北地蛰伏百年,而“六道恶灭”更是随着隋炀帝之死一蹶不振,分崩离析,正道之人待他们如过街老鼠,而六道彼此间也是互相攻讦,彼此侵吞。

    武后之乱时,当时天道尊主“帝凌天”虽曾有心东山再起,重聚六道,却被当时的“道扇”卫无双格杀,卫无双一战成名,登越顶峰,得“一象万生”之名。而“天道”一脉因帝凌天之死就此断绝

    天道断绝,六道从此再无人可统御,各自为战下,终究逐一被灭,而地狱道的狱主厉傀也在之后不久,丧命在司马承祯手下。

    “厉傀,你这老鬼竟还未死,既然侥幸存得性命,还不知道夹着尾巴做鬼,又来上清门人之前寻死吗?”杜如诲高声喝骂道。

    厉傀怪笑道:“老夫说了,是来报恩的,司马承祯虽毁我肉躯,斩我双魂六魄,但老夫我仍存了一魂一魄,终于假死瞒过了他,脱身而出,之后反而因祸得福,借助吸取他人魂魄,修成前所未有的万魂殃云。”厉傀说道此处,得意的张开双手,便见天上腥臭云层中涌动出无数狰狞痛苦的人形,发出凄厉哀呼,曲张着身子向前,似要摆脱万魂殃云桎梏,其中赫然有几张扭曲悲嚎的面孔,赫然是方才身死的上清派弟子!

    “哈哈哈,看到没有,若非司马承祯毁我肉身,我也未必敢孤注一掷,练出此法,你说我该怎么答谢他呢?有了!司马承祯既然死了,我便夺了他的混元道体,再以他身份起死回生,替他扬一扬声……”嚣狂话音未尽,便是嘎然而止,

    一道电蟒自李含光掌心破舞而出,怒射冲天,将厉傀的半边身子打得消散无形,而噼啪雷暴之声不绝,直将头顶殃云撕开一个大口子。金色阳光自裂口中射下,妖邪气氛陡然一轻。

    “既然有心当鬼,就该归于九泉!”李含光清逸面容罕见的露出怒容,掌中任由残余电光闪烁,映得他面孔一明一暗,更显狰狞。

    然而下一瞬,黑红血云再度往中间涌动将窟窿填补,厉傀的身形也随之再度显现,丑陋面上由带惊魂未定之色,道:“老夫倒是小瞧你了,几十年不见,当年司马承祯身边不成气候的年轻人,竟然又有此等修为,若老夫只一人,怕今次还要吃了你的亏。”

    “好在老夫今日不止一人。”话音一落,厉傀手再一张,无数半人大的黑球从云中落下,飘飘扬扬如雪一般,落在地上,却化成道道无声伫立的阴森鬼影,鬼影中有僧,有道,有儒,有军将,有村夫农户,也有邪派打扮之人,甚至还有许多狰狞野兽,遍延千米的殃云之下,竟是成了一片阴森鬼域,无数幽鬼结成军列,将上清派一行人围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