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九章盖棺定论 五
    一笔在手,李含光沉郁气质陡然一扫而空,三缕美髯无风自动,一席白衣飘飞若仙。在周身那股出尘仙气萦绕下,容貌分明未变,应飞扬却莫名的感觉眼前之人玄奥莫测,宛若司马承祯复生。

    未及惊异,便见衣衫飘荡,身移影动,李含光脚踏玄妙禹步挪足向前,出八门,入九宫,步履十方,每一步都是行云流水一般流畅灵动,又兼暗合自然妙理,只看此步法,便将方才所有尝试补字的人悉数比下。

    “好!假以时日,李含光之名定不下于司马承祯!”行家一出手,便见有没有,眼见李含光修为非凡,越苍穹见猎心喜,高声赞道。

    然字上剑意是剑皇所留,自然有着遇强则强的皇者之威,似是感受来人非凡,剑意竟凝为实质,化作剑气迸射而出。

    “小心!”杜如诲提醒道,方才试图题字的众人皆是一方人物,却无一人能引动剑气,此等变化确实出人意料。

    连带鱼伯符和黑松道人等人也相互对望一眼,此时真切感受到,这联上剑意便如一只倨傲的狮王,而他们不过是些豺狼之流,以致那狮子只需以兽王的威严雄沉的王者气势,便能将他们惊退,折服。而如今遇上李含光这般对手,这只狮子才初次探出它的爪牙。

    这些剑气虽不比黄金剑芒那般所向披靡,但却同样锐利非常,李含光感受压力,脚步却不见慌乱,手中之笔虚画,云纹,水波,雷电,多种符文次第出现,引动诸天自然之力护住周身,剑气虽然猛烈,却在云中消散,水中淹没,雷中崩碎……而脚下或迂回,或避退,活急进,在地面上留下了浅浅印痕。每一印痕的都如尺子量过一般,深浅完全相同。脚印一路蜿蜒,如龙蛇盘错,却终究是延伸到了门柱之前。

    李含光手腕轻抖,一笔点落,却见白纸黑字上,立添朱红一笔,红,白,黑三色,对立分明,竟有格格不入之感,而李含光笔下不停,挥洒之间,“剑”字左边的“佥”字已被一气呵成的写出!

    半边红字跃然纸上,应飞扬双目一眯,看出门道,暗道一声,“破得好!”

    此联剑意层层攀升,若依常理,最后的“剑”字应当是剑意最强最凌厉的一字。

    李含光并不擅长剑术,越苍穹的剑意虽未走到极致,但凭他,想在剑意上压过剑皇根本是痴人说梦,所以李含光便反其道而行之,全然不理会上头剑意,只将联上那一方留白当作任他挥洒的符纸。

    若说前面三十三个字是浑然为一的一个整体,那最后这半字就是格格不入,异常突兀的存在。那笔意直将同一联被剥裂成了两个部分,方寸之间,却是天差地远,成了两不相扰的局面。你书你的剑贴,我画我的符咒,一者如斧凿刀削,凌厉霸烈,又横贯天地,一者如龙蛇飞舞,仙气飘散,又固守一方。

    而李含光之所以选了朱砂而非墨汁,便是为了借助红与黑的对比造成强烈的差别感,如此,符法未曾盖过剑意,剑意也不能侵染符法的方寸之地,壁垒分明间,又暗合遗世独立,不争而争的道家真意。

    此等破法看似容易,但却无几人能做到,首先要以自身修为,一笔分割出一片独立区域,只此一点,便如在席卷天下的王者的国域下分疆裂土一般困难。更需得在剑皇凌厉剑意下固守本心,否则只要心神微分,符字上便要沾染剑意,而只要沾了少许杂而不纯的剑意,这对立的格局自然就将瓦解。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左半边的“佥”已经功成,李含光笔锋微提,正要在写右边的“刂”,但这提笔间的一瞬滞碍,却使方才一气呵成的笔势遭到破坏,剑意随即反扑而来!

    便闻“喀嗤”一声,那“刂”的那一竖歪歪斜斜的划下,变得如小儿涂鸦一般,而符笔则从中间断裂开来,笔的前端打着旋飞入人群之中。

    “可惜了,功亏一篑!”越苍穹摇头叹道,鱼伯符,黑松道人等人更是满脸惋惜不甘,方燃起的希望又瞬间破灭。

    “剑皇剑意之下,能写下一半的字就已是不易,贫道竭尽全力,却也只能做到此步了。”李含光退出剑意笼罩范围内,口中叹息,面上却不见懊恼。

    “司马承祯之徒,果然令本座意外惊喜,可惜这些秘籍你仍是拿不回去了。”

    李含光摇头道:“比修为,贫道自知无法与剑皇前辈比拟,但贫道即将成为一派掌门,岂能只比拼一人之勇?剑皇前辈同为一派之尊,当知掌门之职,便是为后人开辟道路,而功成不必在我。我虽功亏一篑,却有后来人替我补全此字!”说到尾处,李含光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顾盼之间自有掌门威仪。

    此番话语别开机杼,可见李含光不俗胸襟,越苍穹又赞道:“说得好,不过此联势已尽,想将剩下几画补齐,怕是不易。”

    众人闻言,在看向对联,对联虽仍留有空白,但两种截然不同的笔意,却使人觉得白纸已被塞得满满当当,再容不下第三者插足,更何况那歪歪斜斜的一笔,更将所有可能的留白都封死,若不设法解决此难题,虽只余两笔,但难度却不见丝毫消减。但凡在场高手,此时皆不禁暗自摇头。

    越苍穹也道:“你想找人续写,那不知要找何人,他吗?”说着,目光移向上清派另一高手杜如诲,如剑目光注视下,杜如诲顿觉胸口剑伤有隐隐作痛,竟是又要发作一般。越苍穹随即摇头道:“他修为虽不错,但身上仍有剑伤,若受本座剑意引动,伤势定然复发!”

    李含光道:“非也,接替的人选,贫道早已选好。”说罢,向人群中喊道,“应师弟,你可愿用那半截秃笔,接续我未竟之功?”

    顺着李含光的目光,人群自觉的裂开,露出了手持半只笔的应飞扬!

    方才应飞扬呆在人群中,那断裂的笔却正巧打着旋飞入他手中,被他顺手接下,没想到竟然还藏着薪火相传的意味,突然间成了众人关注的目标,应飞扬有些不知所措,此时却见李含光希翼目光朝他看来。

    对李含光而言,这笔同样还是释出善意的橄榄枝,应飞扬是司马承祯与他都看重的人物,现今虽仍年幼,日后必成大器,只因理念之别,双方起了分歧,至今仍有隔阂,但抛却立场,李含光依然是打心里欣赏这个聪慧,正直,勇敢的少年,如今众目睽睽之下,李含光向他这少年人寻求帮助,便是放低姿态,希望能破解隔阂。

    “笔都断了,怎能再用?”应飞扬静静伫立良久后,摇着头将笔丢下,“哒。”得一声,毛笔落地,摔出清脆一声,李含光心头也随之一颤,暗自叹息,“一旦理念起了分歧,终究是难以挽回。”

    正当他以为应飞扬拒绝之时,却见应飞扬踏出人群,轻抽星纪剑,翻腕抖了一个优雅的剑花,随后长剑如蜻蜓点水一般探向旁边砚台,在剑尖沾取一点浓墨,道:“比起用那半截的断笔,我还是更习惯用剑!”

    说话间,应飞扬脚步不停,已至剑意笼罩范围内,剑皇题字之前,手中却偏持剑,此举无异于挑衅,字上剑意如有感知一般,再度化作剑气袭来,更比方才更猛更烈,誓要将冒犯之人撕扯成碎片,应飞扬却赞了一声:“来得好!”手中星纪剑绽放万千光华,直迎而上。

    李含光放下身架主动求助是其一,暂时归入司天台,便该设法将秘籍送归原主,避免争执是其二,但应飞扬出手,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剑中皇者就在眼前,身为剑客,岂有不挑战之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