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章 盖棺定论 四
    若问天下最为高深精妙的剑法是什么,答案可能是众说纷纭,不尽相同,但若问天下最锐利,最恢宏,最所向披靡的剑法是什么,但凡有些见识之人,必是如出一辙的答道:“黄金剑芒!”

    传闻黄金剑芒的功法是黄帝亲创,刻印在轩辕剑之上,剑芒一出,金光璀璨,剑锋所向,无物不可斩,战神蚩尤虽有铜额铁头,刀枪不入之身,终也被黄金剑芒斩下头颅。这上古传说虽是飘渺,但越苍穹的存在,却让人知晓传说非虚,自越苍穹黄金剑芒功成时,便已舍剑不用,因为他本人就已是天下最锋利的剑,一双肉掌,十根手指,足以折尽天下名锋,人间极剑的称谓,便是靠着这黄金剑芒打出,看他方才信手一挥,便破了枯明大师坚不可摧的金身,剑芒之威可见一斑。

    与《黄金剑芒》相比,《流霞神功》反而成了二流功法,这赌注可谓毫不对等,鱼伯符面色变了几变,既觊觎《黄金剑芒》,却也怕失了《流霞神功》,心念不知转了多少转,终于咬牙道:“好,在下便与剑皇赌上一赌。”说罢,从上清派侍童哪里得了笔,沾了墨,便向那挽联走去。

    却见鱼伯符挺身向前,方走一步,便已面红耳赤,走第二步时,更是汗如雨下,随后便如耄耋老朽一般,身形颤颤巍巍,一步三抖,却是半天也迈不出一步,好不容易来到柱子之前,突得身形急着向后飞跃,退出七步之外,惊魂甫定般的喘息不停。一帮外行之人不知其间凶险,此时纷纷嘘声大作,

    鱼伯符喘息良久才道:“剑皇神技,在下佩服,《流霞神功》自当双手奉上。

    说罢,怀中掏出一卷册,轻轻一抖,便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卷册托住一般,轻飘飘,慢悠悠的递送到剑皇案前。众人见他鱼伯符才竭尽全力也未走到门柱之前,对他本有轻视之心,但见眼见这手以气御物,虽只是小道,但也足见真气精纯,心中才知非是鱼伯符不济,实在是越苍穹字上剑意太过强烈,如峻峰在前,难以逾越。

    本来许多人都蠢蠢欲动,见此情景也都有所迟疑,此时却听闻人群中传来一声,“贫道也想一试,不知剑皇可否应允?”一个狭目长脸,须发皆黑,腰间悬剑的中年道人走出。

    越苍穹一边已极快速度翻阅《流霞神功》,一边扬扬眉,道:“是铁仙观的黑松真人吧,铁仙观不过小派,全凭真人一己之力撑持,可见真人的《丹元剑诀》已脱出前人桎梏,推陈出新,本座倒是有兴趣一观,《黄金剑芒》仍搁置在此,看你是否有能耐拿走。”

    越苍穹说话间,并未往黑松道人方向看上一眼,态度轻慢倨傲,黑松道人面露不悦,却也知此时唯有用实力说话,袖袍一摆,踏步而出。

    但见黑松真人背脊挺直,昂首阔步,举步踏足间已有雄沉刚硬之势,每落一步,都在砖石地面上留下深沉脚印,比之鱼伯符磨磨蹭蹭,他的速度算是极快,转眼连踏数步逼近门柱。

    “吱~”黑松道人又一步踏落,随着雄沉一声,一道裂隙从他脚下砖石上蔓延而出,应飞扬摇头暗叹:“看来这道人也要止步了。”道人方才一鼓作气,直来直往,才能连进数步,此时脚下浮现裂纹,便可知其劲力已经难捏不住,即将失控。

    果不其然,黑松道人再进一步,突得如背负千斤之重,头有泰山压顶一般,脚下砖石如蛛网般开裂,双足一分分的下沉。铁仙道人脸憋得赤红,头上白烟冒起,显然功力催上极致,忽得沉喝一声。拔剑驻地撑持身体,此剑造型古朴,通体漆黑,上有松纹,黑松道人名号,便是凭此黑松剑得来。

    一剑驻地,黑松真人若扎根于地,挺直身形,正是大雪压黑松,黑松挺且直,众人见他功力不凡,方叫一声好,声犹未落,突得便闻清脆一声,黑松剑拦腰折断,黑松真人单膝跪地,膝盖在地砖上砸了一个深坑。

    大雪压松,黑松挺立不到,但剑皇的剑威,非是轻如白雪,而是重如山岳,黑松纵有气节,山岳压顶而来也要遭到摧折。

    越苍穹似是早已预料结果,道:“司马真人是道门宗师,算起来也是你的前辈,你在他灵前一跪,也是应该。”

    剑皇一语,算是替黑松道人揭过方才跪地之辱,黑松得了台阶,便将一柄刻着字的小铁剑掷于越苍穹手上,叹道:“可恨贫道一时贪心,竟使铁仙观功法落入他人之手。”说罢离身而去。

    其实论修为,黑松道人还略胜方才的鱼伯符一些,但却比鱼伯符败得还难看,只是他所修的同是刚直强硬之剑,以刚制刚,以强对强下容不得半分花巧,所以在剑皇更强的剑意下,注定是惨败。

    “还有何人可愿一试,若能替本座题上此字,《黄金剑芒》双手奉上。”越苍穹一边端详着小铁剑一边道。在场众人为方才一幕震慑,心知若失败,非但失了秘笈,还将丢了颜面,但黄金剑芒诱惑实在太大,仍有几个散修上前尝试,毕竟散修没有拘束,丢了秘笈虽然麻烦,却也有门派在背后追责。

    然而尝试的结果,却都是失败告终,不过片刻,越苍穹身前秘笈又多了十多本,挽联却是一如初始,连个墨点也没增加

    而作为东主的李含光面上也越来越难看,他心知秘笈在上清派被夺,日后定然招惹麻烦,便趁着无人挑战的间隙,道:“多谢剑皇赠联,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所缺一字,便是遁去的一,这最后一字既逍遥天地外,何必费心补全,道真,去将挽联收下。”

    听闻李含光说得周全,越苍穹不禁赞道:“李道长好词锋,司马真人道学果然是你继承最多,只可惜不能习得《上清含象剑鉴图》中的剑法,让我缺了个对手。”

    李含光道:“师尊所学博大精深,非止剑道一途,贫道穷极一生,也难学万一,自然当依循心性,有所取舍。”

    “只是神技失传,未免憾恨,李道长可愿将《上清含象剑鉴图》借本座一观,本座定将此剑法发扬光大。”越苍穹突得口出非常之语,惊动四座,引得众人一片哗然。出口索要门派秘籍,无论哪个门派,都是门中大忌,但越苍穹却一派自然,似是丝毫没察觉他的冒昧失礼之处

    先前见越苍穹与他人赌功法,李含光已有所心疑,此时直白一语说出,反倒令李含光不知如何因应,斟酌半天后道:“剑皇前辈亦是久经江湖之人,为何说出此等话语,《上清含象剑鉴图》是上清秘典,便是上清派之人也未必能轻易看到,何况外人?剑皇身为春秋剑阙之主,《黄金剑芒》绝学绝不在我师之下,师尊的技艺,也未必能合剑皇剑意。”

    剑皇摇头道:“当今天下,门派繁多,其间诸多功法,各有所长。然不论高低,都将自身功夫大视为禁脔,敝帚自珍,把门户看得极紧。想不到通达如司马真人,也脱不出门户之见,久闻司马真人欲寻人继承《上清含象鉴剑图》,却找不到适合人选,只因司马真人眼界局限于上清一派之内,若放眼天下,英才辈出,岂会无人继承他之剑术?”

    师门传承,本是天经地义,但越苍穹却对此嗤之以鼻,此语已近离经叛道,李含光亦不能接受,道:“剑皇前辈此言差矣,之所以挑选门内之人传授,在于师长们对门人,能了解他的来厉心性,为人处事,先导其向善再传起技艺,若是有教无类的广传剑术,落入恶人手中,岂不是助纣为虐,平添罪业?”

    此话一说,旁边应飞扬倒是嗤之以鼻,暗道:“说得轻巧,只怕人心难测,张守志也是司马真人教出,还不照样做下恶行?”

    剑皇道:“恶在心中,不在手段,有心为恶,便是靠着木棍石头,也可杀人夺命。且若真破了门户之见,广传功法,良善之人的力量亦是水涨船高,自然能遏制邪恶。若是道消魔长,人人得了功法便心起恶念,也只能证明人性本恶才是天道,道长又何必行逆天之举?”

    听闻这闻所未闻的异论,李含光也一时无言以对,道:“剑皇前辈的见解或许却有独到之处,可惜贫道见识短浅,又无长才,无开辟新路之心力,只得墨守门派陈规,以书赌书之举,休要再提!”

    话已说死,越苍穹面色微变,终还是道:“罢,我这黄金剑芒既然不入道长法眼,那《上清含象鉴剑图》也就与本座无缘了,不过这挽联却一字实在不成体统,本座就赠上清派一个人情,若谁能将字补全,本座便将这些赌来的秘籍归还众人。”

    方才丢了秘籍的人听了,心中死灰立刻复燃,眼巴巴看向李含光,满脸期冀之色。

    李含光顿觉肩头沉重,若能替众人取回秘籍,便是上清派给这些人一个大大人情,这些修者修为皆有独到之处,得他们之人情,日后定有用处。更何况剑皇没有开出任何条件,没有落下任何赌注,让李含光实在没有拒绝理由,否则无疑是开罪了那些人。

    只是,剑皇题字,非比寻常,若今日穷上清派一派之力,仍无法补齐此字,那外界之人定说司马承祯一死,上清派便再无高人坐镇,在天道众派中的声誉便要扫地了。

    杜如诲拉扯李含光低声道:“师兄,你可有把握,是否需要我叫些师叔伯出面?”

    李含光道:“现在再叫也来不及了,徒惹人笑话,我且勉力一试。”

    随后,对越苍穹道:“既然如此,贫道愿意献丑,替众人赢回功法秘籍。”

    越苍穹皱眉道:“你?你不是剑客,没有剑心抵御,字上的剑意对你来说威力将更大,由你出马,可不是上佳选择。”

    李含光淡漠一笑,气质陡变,面上隐隐现出光华,虽是一身白衣丧服,却是白衣飘飞若仙,尽显从容的宗师气态,手一翻,侧旁案上多了一个笔架,一碟朱砂,李含光拈起星毫笔,沾上朱砂道:“天下万法,非只剑道一途,贫道愿借符咒之术,补足前辈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