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卷 尾声
    “不管是引导也好,纵然容罢,司马真人既然知道张守志的动作,本可阻止张守志为恶,可他却任由张守志害死无辜女子,数条性命在他的漠视下消亡,怎么能说没有意义?”应飞扬口中冷道。

    “应师弟,你是想用这些无凭无据的猜测指责师尊吗?”李含光面色微蕴道。

    “李道长,在下是剑客,胸前养的本该是直来直去的剑气,可现在却憋了一口义愤之气,吐不出也咽不下,反正现下无人,况且司马真人的眼界见识,也超乎庸人所能理解,便是掏出证据,也难有人会相信司马真人是为了断绝上清派的富贵而自杀,你又何妨对我坦明,让我落个清楚明白,权当是,在下这几日为了抓出杀害司马真人凶手殚精竭虑的报偿。李道长是最了解司马真人的人,在下不信你就没有过丝毫怀疑。”应飞扬说罢,面容诚挚的冲李含光一拜。

    李含光叹了一声,看着面前倔强少年,少年一身伤势,面容疲惫,双目既有几宿未得安眠的留下的浮肿,也有隐藏怒意的血丝,说起来,他以身为饵,出生入死,才是揭晓真相的最大功臣,李含光心头一软,自语般的低声道:“师尊死前几日,确实言语上有暗示之意,那时我并未在意,也是今晚张守志暴露后,我才有所察觉。。。。。。”随之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要师尊对那些女子的死负责,未免可笑了。师尊既没有逼张守志凝练阴丹,也没有授意张守志采补女子,张守志所为,与师尊何干?”

    应飞扬道:“司马真人确实不曾脏了手,但难道也不曾脏了心吗?分明有能力在张守志为恶之前阻止他,却为了自己目的任由张守志做下恶果而不予阻止,这与司马真人亲手为恶有何区别?”

    李含光道:“师尊终究是人非仙,何必肩负他人生死,承担他人罪过,若是有能力阻止,却坐视悲剧发生是一种罪,那没有能力,无法阻止悲剧,是不是同样也是一种罪!”

    听闻此语,应飞扬竟是一愣,无言以对,面上现出茫然之色,“无能。。。。也是罪?”应飞扬今夜连战强敌,心力已交瘁到极致,因李含光此语,竟生出自责之心,“若是我有能力,提前发现张守志的恶行,或许那些女子就不必死,司马真人与不必死。。。。。”口中喃喃道,竟似陷入迷障。

    李含光眼见应飞扬状态不对,连一掌击向应飞扬灵台,清凉真气醍醐灌顶般注入,口中开解道:“应师弟,莫要多想了,你我修者,既不能完全超然于世,脱情去欲,冷眼众生,也无能以人力逆天,一肩挑起天下之人生死,终究也只能被夹在天道与人道的夹缝之中,无法尽善尽美,但求无愧于心便可!”

    这一番动作,应飞扬才恢复清明,拜谢李含光道:“多谢李道长开解,可在下仍觉得自己没错,纵罪本身便是为恶。”

    李含光摇头道:“罢了,今日你胸臆若不消,只怕日后还会走火入魔,你既然对师尊心有怨念,那便由我这做弟子的,代师尊接你一剑吧,一剑之后,嗯消怨泯吧!”李含光话音一落,周遭景色竟是一变。道观凭空消失,二人竟是立身于一片摩天参云的峭壁之上。

    “天隐剑界?”应飞扬惊道:“道长不是不曾修习剑术吗?”

    而在看眼前,面前的李含光已换做另一人模样,银发华颜,面容清癯,正是司马承祯。

    “司马承祯”道:“天隐剑界,不过虚实之道,剑,亦可为虚,此乃我所创的静虚心界,应师弟,你是第一个见识到的人。”

    “难怪道长不修习剑术,已得其根本,又何必再逐其微末,不愧是最接近司马真人的人!”应飞扬赞道。

    “静虚心界,与天隐剑界相同,无恒强,无恒弱,全看各自心念,应师弟既然觉得自己是对的,贫道也相信师尊并不算错,那谁对自己的信念更加坚信,一招,便见分晓!”“司马承祯”扬手,乾坤动,水火生,风雷起,山泽变,八卦之气尽纳掌中。

    而应飞扬,心念一动,固守剑心,双目尽是卓然剑意,身形如与峭壁融为一体,化作一把巨剑直插云霄,天上地下,一剑贯之!冲着身前那既敬又怨的身影道:“司马真人,轻赐教!”

    ---------------------------------------------------------------------------------------------------

    天际已渐渐泛起鱼肚白,漫长的一夜终是快要结束了,应飞扬走至上清观院中,忽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他面前,正是贺孤穷。而贺孤穷臂弯上还拎着一人,正是昏迷的张守志。

    应飞扬也不意外,道:“贺师叔,事情可还都顺利?”

    贺孤穷狠狠道:“你这小子,我让你留在这盯着慕紫轩,慕紫轩若有异动你便来找我,可你倒好,自己被他灌了迷魂药还不够,还要拉我出来替他卖命。”

    贺孤穷一开口,应飞扬便察觉他声音嘶哑空洞,中气不足,道:“师叔,你可是受了伤?”

    贺孤穷一摆手,道:“无妨,师我谁身上的伤未必比我轻,狂狮啸天,名不虚传,是个好对手!”

    “妖世三尊之一的师我谁?没想到胡族竟然还来了此等大妖,不过师叔能从他手上将人带回,果然还是你技高一筹。

    贺孤穷老脸一红,道:“人并不是从我抢。。。。罢了,张守志是被带来了,可方才我去司天台看了一下,被转移到司天台的杜笃之却被人劫走了。”

    应飞扬微微一错愕,随即道:“罢了,杜笃之受人摆布,最后也终究难逃一死,可惜又要让他多活几日了。”随后盯着张守志感慨道:“唉,遇上司马真人这样的师尊,也不知是你的幸或不幸。”

    贺孤穷冷嗤道:“司马承祯别得暂且不说,教起徒弟来我却不得不服,除却孙长机这个变数,只此一局,便扫清李含光的障碍,让他接续自己未完成的任务,割断了杜如诲的血脉束缚,让他有机会重拾过往侠骨道心,点破了吕知玄心头迷障,让他在得以体悟追求的剑之境界,便是张守志,也每次都给了他在对错正邪间选择的机会,而张守志却次次都选择了错误的答案,之后被放弃,成为李含光登临掌教之位的垫脚石,也算是奖惩得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应飞扬觑着眼睛道:“只看看明烨兄的遭遇,便知师叔在教徒弟方面,和司马真人应该颇有共同语言。”

    提及明烨,贺孤穷心有感触般不再言语,而应飞扬也叹了口气,抚着腰间的酒葫芦,想起某个招摇撞骗的市井道士,见识了上清派师徒间的相互算计,他与清苦那为了多抢一口菜而斗智斗勇的画面反而想得温馨了,应飞扬看着冉冉升起的启明星,不知不觉间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

    贺孤穷先打破沉默,道:“算起来,佛道大会的日子就快到了,你可知凌霄剑宗是谁来参会?”

    应飞扬摇头道:“莫忘了我可是被你抓来的,你都不知,我怎么知晓?”

    贺孤穷道:“罢了,谁来都好,反正我要走了,以后你在洛阳捅破了了天也不必来寻我。”

    应飞扬一错愕,道:“师叔,你就这么怕见到凌霄剑宗的人?”

    贺孤穷哼了一声道:“一帮蠢货,相见不如不见。”说罢,转身就要离去,行不几步,又顿足道:“应小子,这次你虽猜到真相,却无证据证实,心中颇有不甘吧。”

    应飞扬没接话,贺孤穷便继续道:“此局本就是无解之局,又有司马承祯和胡不归联手布置,你无法破解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至少有一点,你胜过了他们,那便是,他们都死了,而你还活着!”

    听此一语,应飞扬神色一振,眼睛明亮了许多,笑道:“师叔,没准,你真的会是一个不错的师傅。”

    “哈,还用你说?”贺孤穷轻笑一声,御剑而去。

    ---------------------------------------------------------------------------------------------------------

    屋内,李含光虎口炸裂,被鲜血染红的左手,摇头自嘲道:“师尊,弟子终究还是比不上你啊。”

    又看向院中那少年身影,想起方才那静虚心界中威凌天下,无可匹敌的一剑,悠悠叹道:“真是后生可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