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三章 狮王啸天
    “好,我一人确实拾掇不下你,可莫怪我以多欺少。”豹额挺身再战,瞬移一般出现在慕紫轩面前,脚爪并用,此时他面上已隐隐有豹纹浮现,显然是借助了妖相之力,速度竟比先前又快了三分。

    豹额属于妖族中只修炼肉身的,相当于人族的中武者,招式没有炫目的花巧,没有奇诡的法门,只有一个字,快!爪快,脚快,神快,心快,妖气快,快的连慕紫轩也无法再与他竞速。

    而胡言则趁豹额纠缠住慕紫轩时,后退数步,再启妖言。玄异之音一起,殿内的两排烛火突然由半寸橘黄色的弱光,暴涨成丈许的赤红狂炎,蜡烛在高热之下以飞快的速度燃烧殆尽,而细长炎火则脱出了蜡烛的禁锢般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道鞭子抽向慕紫轩。

    “就在等你出招!”慕紫轩唇角逸出一丝笑意,无视临头的火鞭,双掌一摆,反与豹额对攻,豹额先天兽觉突得一颤,分明论速度他更快,可是却清楚感到在他踢中慕紫轩身体的一刻,对方的掌必可后发先至的命中他的胸膛,那种感觉怎样也没法以常理去解释,但却很快就变成了真实。

    豹额突觉腿骨一痛,随之身形就是一哆嗦,而慕紫轩在这瞬间已抓住了他的胸襟。

    “是藏劲于体,他在过招时,将劲力留在了我腿上。”豹额陡然察觉,一人一妖交手虽只片刻,但实则已是千招来回,慕紫轩之掌暗藏反震之力,每次接招都留下气劲侵蚀豹额腿筋,为了不被察觉,每次劲力都是微乎极微,但积少成多下却足以换来一瞬破绽。

    慕紫轩扣住豹额前胸,劲力一吐直走筋脉,豹额随即麻木麻木,而慕紫轩信手一甩,挥舞着豹额,以他为盾直击漫天鞭影,胡言急忙收劲,漫天火影避开豹额的身子,而慕紫轩却趁机一掌击向胡言,掌上白芒笼罩,似是将星光握入掌中,玄奥莫测又迅如流星。

    胡言妖言之力不能连使,而慕紫轩正是抓住了他回力的空隙进逼而来,胡言身后便是胡离,是故此时半步也不愿退,双掌同出,鼓足妖力在身前凝下一道无形气墙。

    然而胡言的妖言之术虽奇,根基却是差了不少,以短击长下顿落下风,非但阻挡不了慕紫轩的脚步,反被慕紫轩带得不断退后。

    眼看胡离就在慕紫轩的一击之距,胡言为护兄长,双目怒睁,眼中碧芒乍现,亮如星辰,照亮整个大殿,霎时,时间和空间都被这似被这碧光充斥,天地之余这一抹碧色,慕紫轩神识一滞,却抢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掌劲暴吐,将胡言震飞。

    “邪眼玄瞳!他竟也练到了这种地步!”这个念头也被碧芒凝滞在了慕紫轩脑中。

    方才快不及眨眼的战场,如今却是出现了短暂的静止,胡言,豹额皆已倒地,慕紫轩也因中了玄瞳之术,身形凝滞,此时任一人先出手,就足以左右胜负。

    而这时,胡离动手了!

    胡离手微微抬起,从容,优雅,行云流水般的,将一杯酒到了他嘴中。。。。。。。

    下一刻,慕紫轩恢复正常,探出手卡住了他的咽喉,还未及咽下的酒水被挤出,呛得他满脸通红。

    “活该,让你装腔作势不出手!”豹额起身笑骂道。

    胡离涨红着脸双掌高举,做投降状,慕紫轩正欲松手,忽然!

    “休伤胡二小子!”突闻一声雷霆狮子吼,若晴天惊雷,令慕紫轩心血为之一荡,同时,一道拳劲若飓风般席卷而来,拳劲沛然雄浑,刚猛无铸,所经之处家具桌椅,皆风扫落叶本般的翻滚破碎,滚往四方。

    慕紫轩心头一凛,此拳劲力之强,罕世少有,换个差点的人来,恐怕还没接招,就在这推山倒岳般的气势下溃败。

    但慕紫轩岂是易与之辈?玄妙一掌,划出星斗的妙韵轨迹,迎着拳劲拍出。

    “蓬!”

    气劲交击,一股无形的气旋以两掌相击为中心四处激荡,转眼间,原本破碎的家具被激荡的劲气绞碎,如暗器一般弹射到墙壁上。

    慕紫轩略退半步,趁势将胡离松开,胡离却冲着来人道:“师老,莫慌,我只是与他做个比斗而已。”

    慕紫轩抬眼,上下打量着来人,道:“竟是我看走了眼,一身妖元凝而不发,深不见底,不动则已,动则如雷霆惊世,有此刚猛拳劲,前辈莫非就是妖世三尊中的武魁座——啸天狂狮,师我谁?”

    来人正是老态龙钟,身形枯瘦,正是先前挡在庄前的那名老仆,慕紫轩初见他时,便觉他气若沉渊,深藏不露,却也未料到他修为竟是高到这等地步。

    “垂朽老者而已,何敢再称啸天?过往闯下的虚名,不值再提!”老人听到胡离劝阻,收起敌意,弯下身子道,言语间竟无半分与名号相称的狂态。

    也怪不得慕紫轩没将他认出,看他这副老朽恭谨模样,若非亲眼看到方才那拳,慕紫轩绝不可能将他与师我谁联想到一起。

    需知师我谁是妖族中是凶名赫赫的大妖,过往也是一方雄主,隋末之时更结了六个本领高强的义兄妹,并称“七大凶”,横行无忌,恣意狂为,便是天道高手都避之唯恐不及。那时他的声名不在北龙天之下,更兼手段凶残狂霸,屠人盈野,所以被赠以啸天狂狮之名。只后来不知怎的,七大凶拆了伙,有些甚至反目成仇,而师我谁却摇身一变,入了北龙天麾下,成了妖世三尊之一。

    见面与想象差了许多,慕紫轩不禁又上下打量了师我谁,察觉师我谁衣衫上有数道剑痕,肌肤上也多处剑伤,而伤口中残留着万物寂灭的剑意,正是出自贺孤穷的手笔,眉头一挑,道:“看来师老便是胡公子口中的那个前辈了,也难怪公子对他实力如此信任,看来贺师叔却是难从师老手下讨得什么好处。”

    “但也没吃什么亏。”师我谁道,“物盛当杀当真名不虚传,若我年轻个三五十岁,定与他一较长短,不死不休。”

    胡离躬身道:“师老,晚辈无能,委屈了您老在我胡府装作仆人,却仍输了此局。”

    师我谁摇头,僵硬的面容挤出一丝笑意道:“不妨事,在你这呆着也挺好,有吃有喝,还有你和七丫头陪我说话,比老朽孤零零一人呆着好太多,太多了,只是小十一太闹了些,我这老骨头可禁不起他折腾。”

    胡离低头道:“我那十一弟不懂事,给师老添麻烦了,我定好好责备他。”

    “不妨事,不妨事,小孩子就该活泼点才好,二小子你小时候也未必比他安稳。”

    胡离道:“施老,我既然输了此局,便愿赌服输,你将七妹叫来,让她把张守志交由慕公子吧。”

    师我谁却是低垂的老眼一亮,道:“七丫头?七丫头还没回来吗?”

    胡离一疑,道:“七妹难道不是与您老在一起?”

    师我谁摇头道:“贺孤穷凶剑之下,老朽自保都不容易,如何能分心顾及她的安危,便让她先回来了,以她脚程,应该早已到了山庄了才对。”

    胡离再看向慕紫轩,道:“慕公子果然仍有后招,看来我败得不冤,既然张守志已落入慕兄之手,慕公子可否将七妹还我了?”

    “胡公子弄错了吧,令妹下落我并不知情。”慕紫轩摇头道。

    慕紫轩一语否认,在场之妖面色皆变,胡离叹了一声后退数步,豹额和胡言则自左右夹来,一步一步,却是将慕紫轩包夹在其中,而二妖虽气势压人,却仍逊于师我谁,但见师我谁身子弯的更低,气势却不断攀升,浑身衣衫鼓涨,只随意站在前头,就如山岳一般难以逾越。

    就在此时,突闻外头一魅惑女声传来,“二哥,这次我可是豁了命将人与你带回,你可要好好。。。。。。。”一个相貌普通的小道士口出女声,拎着张守志进入,看到屋内情形,面色却是一变,道:“师老伯,您怎么比我先回来了?”

    师我谁见她到来,气势一收,道:“七丫头,我还要问你呢?你跑到哪儿去了,短短一段路,怎到现在才回来。”

    小道士面上闪过一丝惑色,道:‘我可并没有耽误时辰,还生怕贺孤穷那老杀材赶上,一刻也不敢停留呢。倒是师老伯,您何时跑到我前头了,我路上怎也没撞上您?”

    胡离和慕紫轩对望一眼,道:“七妹,你且将张守志放下。”

    胡媚儿依言做了,慕紫轩探身上前,将张守志身上禁制解开,张守志随即慢慢醒转,睁开双眼,迷蒙的打量四周,却是满脸惑色,轻声道:“这是何处?你们是什么人?”

    张守志勉力挣扎坐起,突得又看向师我谁,戒备道:“血腥妖气?阁下是血戮道的妖?那这便是你的妖窟了?阁下修为深不见底,远在我之上,便是你将我擒来的么?”

    张守志连珠炮般的问了数个问题,而且还有喋喋不休的趋势,慕紫轩上前道“|张道长,你弑师恶行,难以饶恕,这几位只是替我将你带来,你便莫问这么多,乖乖与我司天台领罪吧。”

    张守志冷觑他一眼,道:“你又是何人,好端端的,为何与妖魔为伍?”突得,双目圆睁,满脸惊异的问道:“等等,你方才说,弑师恶行,是个什么意思,我师傅他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