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二章 见招拆招 三
    “道长若不放心,反正你也知晓了公主什么时候来私事,等那日到来,还可再亲自查验一番。”应飞扬坏笑道。

    “你这满肚坏水的小子,莫再提这事了!”吕知玄一脸赤红,连忙将话题扯开,道“既然先前那个公主是假的,为何你们还要任由张守志离开,干脆将他和假公主一起留下不是更好,现在张守志一逃,想再抓回来就不容易了。”吕知玄问道。

    应飞扬笑道:“逼得太紧,反而会让他们狗急跳墙,真的对公主做出不利举动,不如让他们自以为得计,然后我们什么都不需做,就可以等着他们放回公主了,至于张守志那边,自有慕师兄将他带回。”

    张守志嗤道:“你们啊,一个个心眼都这么多,算得倒是明白,不过那假公主究竟是谁?你们算出来了吗?”

    应飞扬正欲开口,李含光用眼神阻止了他,抢先答道:“应该就是张守志安排的暗子吧,只等将张守志擒回,一切便见分晓。”

    “既然你们这么有把握,那这件事也算结束了,李师兄,应师弟,我也要走了。”张守志突然道。

    应飞扬一愣,道:“走,道长这个时候离开,是要去往何处?”

    吕知玄叹了声,道:“师傅逐我出门墙,我初时虽是不忿,但如今想来确实该受此罚,自随师傅入京以来,我的心性就变得浮躁易怒,处处争名好利,才会屡屡被张守志和孙长机利用,先是与张守志拧成一派与师兄你对抗,又因为《上清含象鉴剑图》的传承与应师弟相争,引得佛道两教局势动荡。本来已被师傅驱逐,却因他的死又在观中赖了几日,现在既然事情将了,我也该领罚了。”

    李含光皱眉道:“就算要走,何必这么着急,将伤养好再走不迟。”

    吕知玄摇头道:“不必了,今夜既然诈出了真凶,那师傅的死讯就不必隐瞒,明日皇帝便会通告天下了吧,倒是少不得王贵公族和其他门派人士前来吊祭,若被他们看到我还呆在这里,岂不让人觉得师尊的生前的命令毫无作用?况且我与张守志终归相交一场,也不忍眼见他凄惨的收场,还是先走再说吧。”

    李含光道:“也罢,你先在外游历一段时间也好,待我稳定局势,再想法将你重新收回上清派,如今上清派实力大减,日后还少不得你出力。想一走了之落得一身轻松,还没那么便宜。”

    二道子颇多感慨,正告别时,应飞扬道:“吕道长,你可还想要一观《上清含象鉴剑图》?”

    吕知玄一愣,随即脸上黯然的摇摇头,道:“罢了,今日与你联手,看到天隐剑界在你手下展现出的惊世气象,便知师傅不将它传我确实是对的。我就算有幸学得,也绝不可能将它发挥到你这等地步。”

    “以往不能,现在倒未必了,吕道长,你且看这《剑鉴图》的最后几句。”应飞扬说着,就将卷轴扔去。

    吕知玄卷轴,随仍有疑虑,但还是依言打开,看了两眼,便是神色一变。卷轴最后竟是司马承祯的留书叮嘱。

    应飞扬道:“吕师兄,现在明白了吧,司马真人所创的功法,无论是真气法门《坐忘心经》,还是这《天隐剑界》,名称中便包含了其内涵,讲求得是坐忘清新,天隐万物,返璞归真,不争而争的心境,先前你冲动易怒,争名之心太甚,心境与司马真人所创功法大相径庭,所以司马真人才不将这《剑鉴图》传你,不过真人他也留下此书叮嘱我,何时你堪破此节,不再追求这《剑鉴图》时,便证明你有了修炼它的资格,那时,再由我将此卷转交与你。”

    吕知玄拿过此卷,想起过往种种,羞愧之余又暗暗伤怀,长叹道:“师尊,是我辜负了你一番苦心啊。”说罢,又向应飞扬长揖了三下,“先前贫道多有得罪,应师弟仍能不计前嫌,众人皆知你资质当世少有,却不知你这心性才最是难得,贫道期待师尊的《天隐剑界》在你手下大方光彩之日,到时,贫道定再来讨教。”说着,长笑数声,笑声畅怀开阔,胸臆尽解,转身潇洒而去。

    待吕知玄走后,应飞扬冲李含光道:“道长,假的玉真公主应该就是青丘狐族的胡媚儿,不知方才为何要阻止我说出?”

    李含光道:“此事尚未证实,不好轻下定论,况且若让师弟知晓背后有妖族暗施动作,以他性子,怕是又要冲动行事了。”

    “有道理,但原因怕不止如此,道长,现在四下无人,在下心头有个猜测,虽没半分实证,但一直压在心头总觉不吐不快,所以想向道长倾诉一番,不知道长可有兴趣听我的牢骚?”

    李含光面色一凝,点头道:“但说无妨。”

    应飞扬坐直身子,一字一顿道:“在下总觉得,司马真人并非张守志所杀!”

    ----------------------------------------------------------------------------------------------------------

    灵狐山庄内,连环布局,层层算计,最终却要靠最简单的赌斗决定胜负。

    豹额半蹲在地左右压腿,“咯吧”“咯吧”,一阵骨节摩擦声如爆竹般不停响起,口中道:“胡小九,你护着你那又懒又滑的二哥,我先向慕兄弟讨教几招。”

    胡言默然无语,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豹额也不理会他,足一蹬地,便如炮弹一般射出,慕紫轩耳闻到他蹬地声时,豹额已是连环飞踢了三脚。

    “好家伙,动作竟是比声音更快!”慕紫轩轻赞了一声,反掌挡下豹额的飞踢,但豹额却借着掌脚相接的反震之力,身子也不落地,灵活的一扭腰身凌空反转,脚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扫向慕紫轩脑后,慕紫轩反手再挡,却又被豹额借力,变换方向又是数脚踢来。

    所有踢技中,起身飞踢角度最刁,威力最猛的,但飞踢起落之间必有间隙,速度必然受到影响,无法连续使用。可在豹额脚下,这个定则却是丝毫不存在,但见他身形在空中翻转不停,每次飞踢被挡下,都能借力换个方向再出数腿,腿法迅捷如电,绵密如雨,接连不断的砸向慕紫轩上盘,竟是在短短片刻间连出了数百腿,次次都是最凌厉的飞踢,而期间竟没有落地一次。

    “这等踢技,关键便在腰力,依靠腰力才能在凌空变向的同时再起新力,让腿法连绵不绝。”慕紫轩看出门道,却也自知学不来,豹额的原形是花斑豹子,豹子是能在扑击时通过扭腰变换方向的动物,这等腰力是得天独厚,与生俱来的,不是人族就算靠着后天修炼勉强做到,也决计无法做得像豹额这般灵转自如。

    念及此处,慕紫轩断了观摩的念头,掌法一变,掌上劲力似有还无,时虚时实,正是要豹额无力可借,豹额看他窥破关窍,抢先变招,一击鞭腿自上狠狠砸下,慕紫轩无法硬接,后退半步躲闪,豹额却已双手成爪,带着一股妖厉之气笼向慕紫轩面门。

    若是应飞扬见了,此时定会大吃一惊,那日与他交手时,豹额最多只用了六七成本事,如今豹额能为尽展,爪脚交替,身形如幻影一般时隐时现,招招式式,俱是迅如雷霆疾电,凌厉无铸,天下功夫,唯快不破,豹额就是将快字发挥到了极致。

    面对豹额的连环快攻,慕紫轩也是以快打快,但他的身形虽然在毫不停留的做着高速运动,却奇异的给人一种静止不动的感觉,与豹额那快如流光的攻势不同,他的每一掌都十分的平稳,虽然速度与豹额仍有差距,但是每一掌都牢牢的锁定着豹额的身影,无论豹额从何种角度发起攻击,他的掌总能后发先至的挡下。

    二人身形兔起鹊落,看着数百招来回,实则只过了短短片刻。忽得人影分开,豹额退后数步,气息微喘,慕紫轩却是气定神闲,腾身一掌击向坐着的胡离。

    胡离面色泰然不变,仍颇有余暇的饮了杯酒水,却见胡言已挡在了他兄长的前头,胡言双掌接招,身形立刻被慕紫轩推得后退,却是双唇一起,一股玄音发出,慕紫轩顿感前头风势一紧,劲风好似化成无形利刃,旋击而来,无招之招竟是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这胡言,非但修为突飞猛进,对妖言的驾驭竟也超过了当年的胡宇,留他一命,真不知是对是错!”慕紫轩心中惊叹,却也不慌,真气一振,周遭空气竟被挤压一空,在他身遭形成一片真空领域,风刃少了传播的介质,自然被挡在外头。

    一番交手,虽时间不长,却各见三方不俗修为,此时却闻懒散一声传来,“唉,真是没眼瞧了,说要比试的是你,处处藏招的也是你,慕公子,这般缚手缚脚的比拼,连我这在旁看着的人都替你憋屈了。”胡离晃荡着酒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道。

    慕紫轩一边与胡言过招,一边颇为无语的道:“藏招?胡公子你自己都不动手,在那悠哉悠哉的看着戏,竟然还数落我藏招?”

    胡离道:“我那三脚猫的本事,完全没法子拿出来见人,藏招,也得我有招可藏。”

    “那好,我便信胡公子一回,胡公子可莫要相欺。”慕紫轩说着,一手挡住胡言,又破空一掌劈向豹额,道:“若真如胡二公子所言,那二位最好齐上。”

    “因为,你们会败得很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