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七章 破局时刻 六
    听闻张守志的贬低吕知玄而抬高他,应飞扬张目一撇,“都到这时,还不忘挑拨离间,今日赢你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吕道长,而是司马真人!”

    张守志闻言,凄厉笑道:“哈哈哈,没错,是师傅赢了,师尊,这一局天衣无缝,令徒弟我有口难辩,一切都逃不出你的掌控,只是——”张守志眼神爆射出狰狞恨意,嘶吼道:“司马老贼。你究竟将你的徒弟当成什么了!”

    “住口,休得侮辱师尊!”吕知玄对司马承祯敬若天人,此时听闻张守志出言辱骂,不禁怒斥。

    “哈,师尊?吕知玄,你可已经不是上清派的门人了,珍惜此点吧,这是司马老贼对你仅有的仁慈,此次事了你便离开吧,千万,莫要再回上清派,上清派不适合你这种直来直去之人。。。。。。”张守志眼神闪过一丝真诚,随即又变回疯魔般的癫狂模样。双目赤红,对着天空那道不存在的身影,森然道:“至于我,这身修为是你所传,今日我便将它废去,这一世将恩偿尽,下一世,司马老贼,我定再将仇讨还!”

    话语方落,张守志猛然出掌,自毁丹田气海,但见轰然一声,张守志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丹田之上。

    “不要!”吕知玄大叫一声,张守志已是一身五痨七伤,此时再自毁丹田气海,定再难有活路,但见张守志吐了大口触目惊心的血,颓然跪倒在地。

    或是觉张守志话外有话,想要问个清楚,或是因为多年师兄弟情谊,让他心生不忍,吕知玄向前数步,扶住张守志,伸手把住他脉门时,却觉脉搏已衰弱的几乎不可察觉。

    吕知玄轻叹一声,知晓他在无药可救,正轻轻将把脉的手放开。

    “小心!”应飞扬大吼一声。

    就在此时!张守志的脉细突然由弱转强,再现磅礴生机,吕知玄觉察之际,却突得腕上一紧,他得脉门反被扣住,随即一股阴柔诡谲的纯阴真气自他手臂蔓延而上,直闯他周身经脉,吕知玄真气一滞,急急运功抵御,张守志又再出一掌,打在他空门大开的胸前,吕知玄惨嚎一声,猛吐大口血倒飞而出。

    “都说了,上清派不适合你这种直来直去之人。”张守志缓缓起身,周身阴阴森气缭绕,散乱的头发无风自动,如阴鬼,如魔神。随后望向应飞扬,森然道:“现在又只剩你我两人了。”

    “是阴丹!”应飞扬惊异道,

    。

    《周易参同契》中记载的双修之法虽因章节的遗漏变成了单纯的采补,但通过汲取女子的元阴和寿元凝成的阴丹,内中自然有充沛的生命元力,只消阴丹一成,几乎是相当于又多了一条命,昔日司马承祯就是通过凝结阴丹,再化消丹力的方法从垂死中复生。

    如今张守志出掌击碎丹田中的阴丹,阴丹中的生命元力自然也流泻而出,润泽他的周身百骸,虽功效无法与慢慢化消阴丹相比,但一身伤势也好了四五成。

    而应飞扬,虽然面上无伤,但开启剑界后,消耗定然也不小,如今吕知玄受伤,只余他一人支撑,胜负,似又有逆转的趋势。,

    张守志狂笑道:“没错,就是阴丹,想不到吧,我方才假装自废功体,实则是击碎丹田的阴丹,之后装作重伤垂死,引得吕知玄。。。。。。。”

    “好了,好了。”张守志正志得意满的说着,却被应飞扬不耐打断,道:“你方才做了什么,我长了眼睛和脑子,自然能明白,何需你来解释,只是,你确定你要继续拖延时间?

    张守志小人得志般的张狂姿态一瞬间消失,面上如换了张面具一般满是沉冷,静静看向应飞扬。

    “你刻意拖延时间固然能再恢复些功力,但这同时,我也在恢复功力,况且你师兄李含光也即将赶到,你确定拖延下去会对你有利?”

    张守志被道破心机,面上一愠怒,口中道:“那你打算如何?”

    “简单,两个选择。”应飞扬伸出一根手指道:“一者,不必再浪费唇舌,咱们大大方方的各自坐下调息,等待任意一方觉得有把握取胜,再来由他出手打破僵局。当然,道长最好拿捏好时间,若调息久了,或许会被赶来的李道长坏了兴致。”

    应飞扬竖起第二根手指,“二者,你我都不再拖延,就在此时此刻。速战速决,判生定死!”

    一语既出,张守志再度变得惊疑不定,看着眼前气定神闲的应飞扬,却越看越觉难以把握。

    “他是以虚掩实?还是以实掩虚?是故作姿态让我不敢轻动,还是他消耗的真气和心力并无我预料的多?”。张守志正陷入两难抉择,额上浮起了虚汗,但看到应飞扬轻慢眼神,突得暗骂自己道:“我真是方才被他在天隐剑界中吓破胆子了吗,如今我已恢复五成功体,便是他全然无伤,我也不会败给他,有什么好想的!”

    “好,我倒要看你还能有何本事?”不再犹豫,不再掩藏,张守志怒喝一声,已然出手。

    “来得好!”应飞扬双目精光一闪,好似对方所做的选择也合乎他的心意,起手扬剑,盈盈如秋水的剑光荡漾而起,直迎张守志而去。

    二人真气皆是不足,所以不约而同的舍弃耗费真气的剑气术法,改作最凶险的近身搏斗,应飞扬所使正是破风斩云剑诀,此剑法虽算不上高深,但是他自幼学来的第一部剑法,最为得心应手,如今剑术大进后再度使出,竟有返璞归真之意,诸多体悟尽在这套基础剑招中演绎,来来回回、简简单单的几招,却如同写字绘画中的基础笔法一般,任他随意书写。

    而张守志以肉掌迎战,招式颇为阴柔刁钻,最诡异的是掌劲绵细而分散,如将真气炼化成一根根细线般,无孔不入,令人防不胜防。

    “这就是玄阴天蚕手?司马真人就是丧命于此招之下么?”见对方劲力难缠,应飞扬施展风云缭绕之招护住周身,口上责问道。心中却已是确定,这套上清派仅有的至阴至柔的掌法,传说中只有女子才能练出的招式,在阴丹的纯阴元力催动下竟被使出。

    “我若是不是,你相信吗?”张守志口上回应,双掌却是不停,身形越来越快,如鬼似魅,在应飞扬周身踩出八卦道印,而真气更是缠绕,包裹,如同在应飞扬周身结出一道无形的蚕茧。

    交手片刻,张守志哈哈一笑,道:“原来是故弄玄虚,小子,你力尽了吗?”

    应飞扬所耗费的真气不少,而张守志的掌法却是也诡谲难缠,双掌飘忽不定,劲力却如线如麻,应飞扬心知久战不易,长剑劲力陡然收成一线,锐利逼人,随即人剑如一,如破茧化蝶一般,冲破周遭绵密掌劲,直迎张守志。

    张守志见剑光临头,双手聚合,做出空手入白刃的架势,心中却早有算计,他方才虽然在天隐剑界中使过掌心雷,但既然那只是虚实幻境,便证明他一日只能用一次的掌心雷,实则还并未在真实世界中使出。真气不足情况下掌心雷虽威力爆减,但只需他以双掌夹住剑刃后再催动,雷劲便能顺着剑刃导向应飞扬体内,定电得他皮焦肉烂。

    但就在将触摸到剑刃时,突然眼前一空,应飞扬竟似使用了缩地成寸的法术般,从身前凭空挪移到他身侧。

    “是步法,加上遁术!”张守志心头一惊,暗念道,他所猜确实没错,正是应飞扬方才心念一动,使出了姬瑶月所传授的花间游身法。张守志双掌一错,换个方向向身侧击去。

    却见应飞扬脚步虚踏,竟有凭空挪移了数尺,转移到了他身后,接着,应飞扬头也不回,腾身而起,翻越院墙向外逃去。

    “该死,他一开始就是要逃跑!”张守志暗骂一声,随即催动真气,在面上笼了一层黑气,直追而上。

    花间游的身法应飞扬不过初学,若寻常时刻使用,十次最多只能用成功五六次,但在方才全神关注下,竟然连续两次施展成功。但连续使用遁法,反噬随即而来,此时只觉真气几近枯竭,头晕目眩,丹田刀割般的疼痛。应飞扬却强咬着牙,“跑,快跑,在那赢不过他!”应飞扬双足轮舞,踩踏着屋顶、院墙,奔逃而去。

    忽然,应飞扬只感侧肋一道掌风袭来,心头一凛,大脑还没反应,身子却本能动作,双手横剑挡在身侧。

    掌虽挡下,但劲力难卸,星纪剑被弯成了弓形,而应飞扬也被一掌击得横飞出去,砸到另一侧院墙上,直砸得墙壁裂开,瓦石四溅。

    张守志轻轻立在墙头,喘着几口粗气,口中却得意道:“你以为只你会使遁术,班门弄斧,现在看你还要逃到哪里?”

    应飞扬却从瓦石中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熟悉景致,带着一丝得逞微笑道:“逃到这里便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