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六章 破局时刻 五
    万道引归,寰宇剑罡,应飞扬举剑擎天,便是凌霄剑宗传说中的至极之剑。

    剑,磅礴无匹,剑,如雨繁密,天地似也被这惊世剑意充斥,风沙为剑,草木皆兵,招未出,势已足,慑人心魄。

    下一刻,万剑齐发,罡气纵横,剑气所向,天崩地裂,剑还未至,张守志的神魂已被钉死,几无抵抗勇气!

    “怎有可能?”如果金甲神人也有表情的话,那他现在定是面如土色,汗成雨下,张守志今日已不知说了多少次“怎有可能?”,但他此时脑中依然充满了这四个字。

    “怎有可能!!!”所有疑问化作不甘怒吼,张守志奋起余力,做垂死的挣扎,金甲神人振臂一吼间,无数柱子粗细链条冲天而起,盘亘交错,结出一张坚不可摧的链墙护住头顶,金甲神人形态下催动的乾金锁天关威势更胜以往。

    “怎有可能?分明没有感应到施放变化之术的痕迹,他如何在我眼皮底下从杜笃之变成应飞扬?”

    剑之所指,无坚不摧,坚实链墙如同纸糊一般,锁断!墙崩!剑气又至!

    金甲神人四臂轮转,四把兵器挥舞成团,护住周身,泼水不入,密不透风。

    “怎有可能?站到这种地步,事先布下的遮眼阵法还未被冲破?周遭之人仍好未察觉?”

    剑指所指,无所不至,繁密剑气从缝隙渗透,穿刺,贯入,转眼刀剑皆折!枪斧俱断!

    剑气无穷无尽,金甲神人浑身如蜂窝一般,多了无数孔洞,无法护及的下半身,更是在剑气下被打得支离破碎!

    “怎有可能?,九阳昊天剑诀,二十八星宿剑阵,再到万道引归天剑诀,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怎么会这么强,这么强?”

    一道剑气直贯而去,金甲神人的连头盔带着脑袋少了半边,仅存的一只眼珠,眼中的红光逐渐失色、黯淡、消散。。。。。。

    “有可能!”

    如他过往听闻一般,濒临死亡时,时间会变慢,而人的思绪会变快,一瞬之间,便是念头千百转,而扩张的思维,终于让他触碰到了真相的边缘。

    当这么多不可能同时出现,那定是因为另一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一念想通,红色的眼眸,黯淡消散前,突然再度燃起,若嗜血的凶兽死而复生!

    金甲神人千疮百孔的四臂同时举天,四掌掌心雷光叱咤,下一刻,四发掌心雷同时脱掌而出。掌心雷由金甲神人的巨掌使出,每一发掌心雷皆粗得如柱子一般,四道电光分别射向天之四极!

    下一瞬,好似撑天的天柱被怒雷击断,整个天穹垮塌而下!这方世界的景物如掉了漆般剥落,之后,现出了房屋,和两道人影。

    “是你,果然是你在帮他,吕知玄!”

    “一人,一剑?”胡离眉眉头一挑,道:“慕公子,何必玩弄文字游戏呢?“你若不是存心想让应飞扬送命,那么,尚有一个上佳的棋子,你怎可能不人尽其用?”

    “胡公子此指何人?”

    “明知故问,人的名字是应飞扬,那剑的名字是不是该叫做吕知玄了!”胡离笃定道。

    慕紫轩朗笑两声:“哈哈!吕知玄舍弃自身意志,一身修为皆为应飞扬所有,供他驱使,说他是剑,也不能算我虚妄。”

    “听闻应飞扬曾得司马真人亲自传赠《上清含象剑鉴图》,此图是司马承祯一生剑术精华所在,其中最为精妙的,当属天隐剑界,应飞扬悟性过人,或许已领悟了天隐剑界的真意,但限于根基不足,无法施展剑界,而吕知玄,一身上清派根基,所修的真气“坐忘心经”与天隐剑界同出一脉,却因暂未得悟,同样无法施展剑界,但这两人若是联手,或许情况又该不同了,司马真人虽死,他的绝技能隔世再现,他若知晓也该含笑九泉了。”

    “天隐剑界出,李含光又将至,张守志败局已定,恭喜公子的计划功成!”慕紫轩拱手道贺。

    胡离无奈摇头,道:“且不说你来势汹汹,挡在我面前,便是只说张守志,他虽身陷绝地,却未必不能脱身,现在就言功成,未免太早!”

    “哦?这般情形,张守志还能脱身?”

    “九死之地,尚存一线生机,端看他能否把握了!”

    “吕知玄,竟然是你帮他!”看到眼前之人,所有疑问也都有了解答,他方才所见的情景之所以件件都超乎他的常识,只因早有人张开天隐剑界等候他的大驾,从他踏入房门的那一刻起,就已身陷似虚似幻的剑界之中。

    想通此节,张守志又惊又怒,猛吐了一大口血,脚步虚浮踉跄,直扶住柱子才稳住身形,天隐剑界虚中有实,若心神在内中遭受的创伤,伤势同样会折射到肉体之上,张守志虽破解剑界,但一身筋络已是五痨七伤。

    吕知玄看他这副狼狈模样,感慨叹道:“我和应飞扬虽有小怨,但和伤害师傅的凶手却有大仇,又岂会因小失大,只是没想到,凶手竟然是师兄你。”上清派弟子中,他与张守志私交最好,看到此情此景,愤恨之余也不禁惋惜。

    不久之前,他听闻应飞扬传令众人追查孙长机下落,虽已被逐出门墙,但仍想一尽心力,于是正打算与其他人一起出动,方要出发却被应飞扬叫住,说是请他看出好戏,他虽与应飞扬生了睚眦,但也分得清轻重,心中纵然不甘,最后却仍是听从应飞扬差遣。没想到,戏剧的终幕竟是如此。

    “我也想不到,你与应飞扬联手,竟然能再现天隐剑界,更没想到,你成名多年的老宿,竟会甘心为一小子所用,也难怪,这小子剑心通明,悟性更是惊世骇俗,若非有他在,你便是能独力开出剑界也未必能赢我!”

    张守志此话说得也没错,吕知玄修为仍略逊他一筹,应飞扬则差得更远,若是正常情况下以一敌二,纵使不敌,也决计不会败得这么惨。

    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一则是未曾料到身陷剑界之中,剑界之内规则不同现实,强弱之别不在根基而在心念,战法也少了些现实制约,往往可以率性而为,他却因浑然不知,所有自缚手脚限制了发挥。

    二则便是,应飞扬在剑界之中强到这般地步。杀神剑章,二十八星宿剑阵,九阳昊天神剑诀,这些在现实中他只是见过,却难以尽展的剑法在剑界之中却被他运用的如火纯青,甚至连《万道引归天剑诀》这种只听闻过名号,却从未见过的剑法,竟也被他在剑界中凭空创造,需知天隐剑界虽有虚幻,但也脱离不了现实,应飞扬在剑界之中能成长到这种地步,证明他却是有此“器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