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三章破局时刻 二
    孙长机脸色变了变,默然不语。

    慕紫轩道:“此计成功后,为防有人看出端倪,追问伏蛇丝下落,你白日便装作昏迷,让人无从问起,晚上则黑衣夜行,急急要将伏蛇丝收回,可惜我等早已在此恭候,你这次自投罗网了。”

    应飞扬补充道:“若你觉得人赃并获仍不算证据,我可以再补上一条,张道长听见你的惨叫后入屋探视你,发现你出了胸前受了掌伤外,头还被砖瓦砸破,留了一地血,手捂着脑袋昏倒在地。可你房屋的顶并不算高,况且以你修为就算受伤应也有真气自行护体,怎么会这么轻易被砖瓦砸破脑袋?若我料得不差,应是你在松开伏蛇丝的时候手被伏蛇丝划破,留了许多血。而其他人听到动静后将要到来,让你无时间处理伤口和地上血迹,为了避免别人发现你手上的伤痕而联想到伏蛇丝,你索性又砸破了自己的头,做以手抚头状昏迷,这样,张道长他们就以为你手上的血是从头顶的伤口上沾染的,从而掩盖了你手上的伤痕。”

    应飞扬说罢,眼神一厉,喝道:“孙长机,你可敢伸出你的左手,证明你的清白?”方才与孙长机交手时,应飞扬便有意留意他的手掌,孙长机方才右手使掌,左手掐诀,所以已看清他右掌掌心光滑并无伤口,但左掌掌心总是被手指挡住看不清楚。

    孙长机冷冷笑道:“有何不可?”说罢,握着拳头将左手递出,缓缓将手打开,就在众人上前几步,将目光集中在他手掌上时,突闻慕紫轩一声“小心!”

    伏蛇丝竟不知何时被孙长机偷偷移到左掌,此时他张开手掌,按运真气,伏蛇丝竟如箭一般朝应飞扬射去。孙长机阴谋败露,决意杀出重围,自是从包围中最弱的一环——应飞扬下手。

    应飞扬心中本有戒备,如今虽惊不乱,双足接引地底土元施展玄武不动剑,剑一点地,便有一道厚实土墙横档于前。哪知伏蛇丝锐利竟是远超想象,土墙未曾挡它半瞬,便见伏蛇丝已直穿过土墙射向应飞扬眼珠。

    危急之时,慕紫轩再喊一声“后仰!”,一掌击出,应飞扬当即照做,随即便觉一阵掌风如石砲一般从鼻尖擦过,替他荡开伏蛇丝。

    伏蛇丝被荡开,却顺着掌风转了个方向,真如灵蛇一般滑个半圆,阻挡了逼近的李含光和张守志,伏蛇丝这般奇门兵刃刚柔并济,诡谲难缠,二道子不敢大意采取了守势,反是应飞扬无惧无畏,方脱危机,就孙长机分心应对他人时趁机电射向前,一剑直取他命门,孙长机右掌相迎,掌前凭空出现一个阴阳双鱼互咬的太极道印,道印旋转欲卸剑威,然而——

    “你有阴阳双劲,我便有冰火同流!”应飞扬催动玉虚真气,气走体内阳脉,将本无属性的玉虚真气转化成暴烈的火属真气,手中剑招却是至阴至冷的傲寒剑诀,火属真气催动冰属剑诀,竟然合成冰火同流之象!

    “这小子!是哪来的怪胎!”孙长机心头大骇,阴走阴招,阳行阳式本是一切招式默认的定理,像他这般以纯阳之气走体内阴脉,催动至阴之招,非但会损及经脉,更是会带来令人昏厥的剧痛,常人决计无法这般使招。他却哪知应飞扬曾经为了排除体内异种真气,有过一年多的洗脉经历,非但经脉坚韧异于常人,对这招痛苦也早已习惯。

    这冰火合流之招自他与明烨交手后心中就已有雏形,如今初次试招就用在了孙长机身上。冰属阴、炎属阳,冰炎双气与阴阳双劲出自同源,彼此制衡,相互抵消,竟使阴阳太极印崩解消融,星纪剑没了阻挡,一剑贯穿孙长机掌心,钉在孙长机胸口。

    孙长机中招同时,却闻“咔嚓!”一声,是瓷器破碎的声音,孙长机口中渗血,却狰狞笑道:“还好,是我赌赢了。”

    随着瓷器破碎声,一股纯净,浩然,精纯,虔诚的液体自孙长机胸口渗开,随后那股液体从他胸前伤口涌入体内。孙长机身子一震,将应飞扬震退数步。

    “是众生愿力!”李含光叫道。上前派作为道门显世大宗,自然也有积蕴大量众生愿力,孙长机来时有所准备,将部分众生愿力提纯液化装入特质瓶子中以备不时之需。只是事出突然,他一直无机会将瓶子掏出使用,方才应飞扬剑锋临身,他便做出赌命之举,稍微偏移下身子,借助星纪剑击碎胸口瓶子,令众生愿力流泻而出。孙长机疯狂吸奶众生愿力,非但体内气机充盈得如蓄满水的大江一般,脸上被应飞扬划下的剑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快阻止他!”李含光喊了一声,符咒一画,一只火鸟自符中飞出,应飞扬三人此时也同时出招,四股劲力夹击而来,“晚了!”孙长机长笑一声,催动一身雄浑真气,却见真气催动下,伏蛇丝越变越长,嗖嗖得回旋一圈又一圈,缠绕孙长机周身,竟结成一个大茧将他包裹其中,掌劲剑气轰然而至,却是难伤他分毫。

    而在众人回气瞬间,真气爆涌,茧子破开,伏蛇丝折出无数锐角,如刺猬抖刺一般密密麻麻射向四面八方,繁密丝线席卷,应飞扬挡招之际,只觉孙长机实力上了数个台阶,丝线威势比起贺孤穷爆射的剑气也不遑多让,周围沙尘惊起,景物皆摧,四人不敢大意,鼓足真元护身同时边挡边退,

    片刻,锐劲消散,徒留满地疮痍,山石,树木,土地皆被传了一个个坑洞,好似被酸雨洗刷过一般,伏蛇丝收缩成一小截跌在尘土上,却再也不见孙长机身影。。。。。

    “可恶,竟然让他跑了!”张守志狠狠道。

    李含光道:“无妨,众生愿力虽可化作真气增进修为,但也该循序渐进的慢慢吸收,像他这般强行一次性吸收大量众生愿力,必然遭受反噬,决计逃不了多远。”

    张守志骂道:“可惜未能将他拿下问个明白,端法也就罢了,师傅对他恩重如山,他往日也皆是一副恭顺模样,为何竟会对师傅下此毒手!”

    慕紫轩上前道:“这个,我倒是猜出几分端倪。两位道长可曾听过以《周易参同契》凝练阴丹之法?”

    二位道人面色齐齐一变,问道:“慕公子如何知晓这套功法?”

    慕紫轩轻描淡写道:“在下自有得知的途径,二位道长皆是上智之人,联系下昨日杜笃之之事,也该知晓我所说为何了?”

    张守志面色凝重道:“你是说,杜笃之背后之人是孙长机,他令杜笃之替他搜罗些女子,采取元阴之力修炼阴丹?”

    “没错,孙长机以此上清派禁法增进功力,但却被司马真人发觉,得知爱徒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举司马真人自然将他叫来审问,却不料孙长机事情败露后恶向胆边生,竟趁真人不备将他杀害,阴丹之力至阴至柔,这也解释了司马真人身上阴毒的掌功何来。”慕紫轩一番推论合情合理,二道人也不禁点头。

    应飞扬打断道:“好了,这种事情都没必要猜测,只需杜笃之醒来后一问便知,孙长机既然已经逃了,咱们就分头行动,我回去上清观看守着杜笃之,顺便帮你们叫些人手,慕师兄去司天台、李道长去王屋山的本宗调集人手,张道长则继续在洛阳城及附近找寻。若不将人捉住,就算知道他是凶手不也白搭?”

    慕紫轩翻翻眼皮道:“说的是没错,不过两位道长在此,几时轮得到你发号施令了?”

    李含光笑道:“无妨,应师弟说得在理,我和师弟自然愿受差遣。”

    张守志面上却颇为僵硬,似是心中有些不满,但仍开口道:“好吧,那就依应师弟所言。”

    与两位道人分道扬镳后,应飞扬与慕紫轩正是同路,便一路同行。

    慕紫轩责备道:“都说好了,咱们莫要出全力,让孙长机有机会逃跑,你倒好,一用起剑来,就不管不顾了,竟然拿孙长机试起了你的新招,差点坏了我们计划!”

    应飞扬讪讪笑道:“用剑时自然该一念专精,谁还记得这么多弯弯绕绕的事,再说孙长机也没这么不济,这不也成功让他跑了吗?而且更加逼真,更令人难起疑心,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慕紫轩似是被他说得没了脾气,轻轻一叹,“是啊,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中,走吧——”

    “我们的第二步要开始了!”

    ;